179第一百七十八章

    八月二十一日,楼夫人一行人抵达关北。

    这次二姨太留在了京城,四姨太和五姨太与楼夫人同行&。五姨太是去看楼六小姐,四姨太则从关北转道去热河探望楼五小姐*。上个月,楼五小姐给四姨太传了消息,说是姑爷好像在外头有了人,不像是姨太太,倒像是另一房太太。

    四姨太当即脸色就变了,不管怎么说*,戴建声要是真敢这么做&,就是打了楼家的脸!

    楼五小姐的性子,可说是除了楼二小姐,再没哪个楼家小姐比得上,连楼六也不行。嫁进戴家的这些年*,孝顺公婆&&,敬爱丈夫,慈爱子女,戴家上上下下就没人不夸她的。戴建声身边也没见有什么丫头,更没一房姨太太&。没承想夫妻多年^^,竟然会闹出这样的事&*。

    四姨太是个要强的人^,可接到楼五小姐的信后&,却在楼夫人面前哭得像个泪人,”夫人^^,要是姑爷真想往家里纳个姨太太,依五姑娘的性子也不会硬拦他*,这么不清不楚的^,外头还传出什么两头大的话来&,让五姑娘的脸往哪里摆?岂不是掉楼家的面子吗?”

    听了四姨太的哭诉,楼夫人的脸色也不太好^*,可她不信戴建声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否则戴国饶第一个饶不了他!

    热河省长戴国饶和他本家兄弟第十师师长戴晓忠,都是跟着楼大总统起家的^,就算比不得钱伯喜和杜豫章,也绝不会对楼家生二心。

    这样掉楼家脸面的事*,戴国饶会眼睁睁的看着?

    但空穴不来风^*,楼五也不会在这样的事上乱说^,楼夫人只能先安抚了四姨太太*&,带着她一起回关北*,然后让贴身的丫头跟着她一起去趟热河*,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证明是误会一场当然好&,真有其事的话……楼夫人放下茶杯^,那这事就没得善了&&。

    老臣的心不能寒*,当初处置第九师的事时^,戴国饶也立了大功*,但这一码归一码&,不能因此就让楼家的姑娘受委屈却没人给出头^!

    李谨言并不知道楼五的事,实际上*^,若是楼五不写这封信*,消息根本就传不出热河。若是不是戴建声做得过分了,她也不会把事情捅到楼夫人跟前&,一夜夫妻百日恩不假,可她到底是楼家的姑娘,没有被这么打脸的道理&!

    至于公公和婆婆&,楼五虽然是跟着四姨太长大的,可该学的却一点没落下^&。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就算媳妇再好&,也是儿子最亲^。到头来^*,恐怕外头那个女人还是能如愿。她要是真让这两个称心如意了&,她就不姓楼!

    楼夫人一行乘坐的专列是在午后抵达的*,不巧正赶上下雨^,豆大的雨点砸落在地面&,溅起一片片的水花^。

    “娘&&?!?br />
    李谨言亲自打着伞迎上前*,看到李谨言被雨水溅湿的长衫下摆*,楼夫人蹙了一下眉头:“你这孩子,怎么不去车里等?雨这么大着凉怎么办&^?”

    “没事,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崩罱餮孕ψ潘档溃骸耙擦箍?&?*!?br />
    “还凉快*!”

    坐上车,楼夫人就掐了李谨言的脸一下。

    李谨言也不敢躲,只得咧嘴苦笑*,其实楼夫人的手劲很轻,不疼&,可他脸皮薄,掐一下还是有些泛红^。

    “言哥?!贝酉铝嘶鸪抵笠恢泵怀錾穆ザ偻蝗唤辛死罱餮砸簧?,“言哥,抱*!”

    “睿儿还记得言哥?”李谨言把楼二少从楼夫人的怀里抱过来^,上次见面都是几个月前的事了^,没想到这小豹子还记得他&*,额头顶了一下楼二少的脑门,“想言哥吗?”

    “想&&?!甭ザ俸谄咸阉频拇笱劬λ榱榈?,伸出两条藕节似的胳膊搂住李谨言的脖子*&,直接贴脸,“想言哥?&!?br />
    李谨言顿时乐了,这么个白胖软乎的可爱生物,搂在怀里*,谁能不喜欢?

    楼夫人看得有趣&,“也不知道这小子随了谁&&。对了&,逍儿呢*?我来之前听大总统说*&,他不在关北&?”

    “恩?*!崩罱餮苑鲎怕ザ俚谋?,“少帅在伯力?!?br />
    “伯力^?”

    “之前和俄国人签的条约里,很多划给咱们的地方都还在俄国人手里,不尽快拿回来怕老毛子赖账?!?br />
    “哦&!甭シ蛉说愕阃?,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后便没再问&^,反而和李谨言提起了趣谈报和关北电影公司的事^。

    车子开到大帅府前,雨已经停了&,走下车^,一股雨后潮湿却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

    李谨言把楼二少放下,由他抓着衣摆,带着他在青石路上走&,特意放慢了脚步*,让楼二少很轻易的就能跟上。

    楼夫人走在一旁,脸上的笑容自始至终没消失过*,五姨太凑趣道:“夫人&*,这可真是亲兄弟一样?!?br />
    “可不就是兄弟吗?”楼夫人笑道:“等到睿儿再长大点*&,我送他来关北**,让他们兄弟好好亲近亲近?!?br />
    “夫人说的是?!?br />
    一行人刚走进客厅,就被趴在沙发上的一只半大豹子吓了一跳&*。

    五姨太太和丫头婆子脸色发白^,楼夫人转头看了李谨言一眼,楼二少却是满脸好奇,若不是李谨言拉住他,恐怕就要扑上去了^*。

    “这只豹子是少帅抓的^?!崩罱餮允疽獗鹇ザ?&,“一直都在后花园的,不知道怎么突然跑出来了^?!?br />
    哪怕怀里的楼二少好奇得直抻脖子*,李谨言还是不敢让他靠得太近,只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就算是从小养大的,看起来无害^,那也到底是头豹子。

    豹子被牵走前,还特地走到李谨言身边蹭了蹭他,李谨言忙把楼二少举高^,开玩笑*,如果不是他动作够快*,小胖爪子已经抓到豹子耳朵上了。

    看管后花园的人额头直冒冷汗^,怎么就让这祖宗跑出来了^?他明明记得笼子关得好好的……一定要好好查&!

    虚惊一场&,丫头去安置行李,管家让人送上热茶和点心^,娘几个说了一会话,楼夫人和五姨太就回房休息去了^,倒是楼二少精神得很*,又一直粘着李谨言^,楼夫人干脆让李谨言看着他*,“要是累了就找个东西给他玩,这小子最喜欢玩九连环?!?br />
    “我知道了,娘?^!?br />
    等到楼夫人转身上楼&^,李谨言抱起楼二少就回了自己房间的^。

    接到楼夫人发来的电报*,他就知道楼二少也会一起跟来&,积木^,跳棋,还有仿照北六省大兵模样做的玩具*,全都提前预备好了^。

    剧院里二夫人说的那番话李谨言一直没忘,反正他也挺喜欢这个胖娃娃的,若是真有一天会让他来养……那就养吧,当养儿子也就是了^。

    红木地板上已经铺上薄毯,各种颜色和形状的积木*,木制的小人都摆在上面,知道小孩子喜欢往嘴里塞东西,这些玩具都经过仔细筛选,凡是容易“入口”的^,一概不许出现在楼二少跟前^。

    果然&,一看到这些&,楼二少的眼睛就移不开了*&,刚被放下*,几步就奔着那些扛枪的缩小版兵哥去了,抓住就不放手,李谨言不由得感慨,果然和楼少帅是亲兄弟*,这只小豹子长大了^,肯定也是个杀伐果决的主。

    当夜&,楼二少玩累了就睡在李谨言的屋里,结果楼二少睡觉不老实*,李三少又担心自己翻身会压到他,整晚都没睡好。第二天起床后哈欠连天,就差挂两个熊猫眼&,和后院那一家作伴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楼二少一直粘着李谨言,楼夫人好不容易落了清闲*,便到剧院去喝茶听戏*,顺便看了两场电影。兴致一来,拉着二夫人在关北有名的几条商业街从头走到尾*,买了不少的东西,等到终于停手^*,跟着她们的下人,丫头,还有几个兵哥手里都提满了东西。

    “这可真是……”楼夫人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买这么多的东西*,尤其是在专卖水粉胭脂和化妆品的铺子里*,转手就花了二三十块大洋^,结果一看,盒子上全都印着楼氏家化厂的牌子。

    多少年了,也难得有这么一次。

    楼夫人坐在车里^,拿起一管精致的口红,拧开,一股淡淡的花香??醋懦荡巴饴庸姆缇?,忽然想起几年前,清风观中那个道士给楼逍下的批语^^。

    贵子四柱属火……为将则掌虎符,为官则握相印&*。若是得遇贵人,则蛟龙升天,至尊之位。

    遇贵人,则至尊吗^?

    楼夫人垂下眼眸,缓缓的笑了^,且不论这至尊之位到底为何,可这贵人&,楼家却是实打实的遇到了^。

    “夫人?“

    “没事,回府吧?*!?br />
    “是?!?br />
    楼夫人在八月底回京^^,期间楼少帅一直只有电报联系*,他还在电报中告知李谨言,短期内*,他都不会回关北。

    北六省军队已经锁定下一个进攻目标^,不是西伯利亚*,而是被俄国人叫做萨哈林岛的库页岛^&。海兰泡条约明确写明库页岛重归华夏,但驻扎在库页岛北部的俄国军队却丝毫没有撤离的迹象^,在岛的南部还有不少日本人^。

    华夏军队不动,则俄国人和日本将继续实际占领这座岛屿,华夏人一旦动手,日本就算从牙缝里挤出军费,也必须让舰队出动^,只因为,库页岛南部与日本北海道仅隔一条海峡,是在是距离日本本土太近了。

    要想彻底夺回库页岛,华夏军队不只要赶走俄国人*^,还得驱逐日本人^。

    海兰泡条约签订后,得知条约内容的日本人甚至怀疑^,如此“痛快”的将库页岛让出,是否是俄国人“借刀杀人”的计谋^?无论俄国人在打什么主意&,日本人都别无选择,若想保住在库页岛上的地盘,就只有和华夏军队作战一途。

    日本人的确被楼逍揍得满头包,他们承认北六省的陆军很强,但华夏的海军短腿也是事实。岛上的日本人只能寄希望于强大的日本海军,能在华夏军队渡过鞑靼海峡之前把他们全部击沉在海里。

    哪怕这十有八--九只是奢望*。

    让日本人闹心的不只是库页岛,还有朝鲜^。

    自从华夏的触角探入朝鲜,北六省第三师在朝鲜新义州驻扎之后,朝鲜境内的乱局就一直没有停歇过^。

    不说竖起朝鲜救国军大旗,集合近八千人,三天两头袭击平壤的李东道等人,连被软禁的朝鲜国王李熙都隔三差五的蹦跶,还蹦跶得很欢^^。李熙给华夏军队送去一封亲笔“血书”&,言辞恳切的请求华夏军队能够帮助朝鲜驱逐可耻的侵略者*,有了这个东西*,哪怕北六省直接挥兵占领朝鲜全境&,在道义上都能站稳脚跟&。

    碍于情势,朝鲜总督寺内正毅被气得喘粗气也不能动手宰了他,至少现在还不能。一旦李熙死了^,就给了华夏军队和朝鲜救国军进攻日军最好的借口&。

    第三师师长赵越曾就此特地请示过楼少帅^*,楼少帅的回答却是*,“朝鲜有自己的军队?&!?br />
    一句话,赵师长就明白了,少帅的意思是让朝鲜人自己去和日本人掐,掐死多少算多少&。

    李东道得知华夏军队不会直接出兵^,颇有些失望*,而在救国军中担任营长职位的金正先却松了一口气*。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如果借助华夏人的势力赶走日本人,谁能保证华夏人不会和日本人做出同样的事来?

    随着和华夏人的接触渐多*,金正先对华夏人的警惕就越深^,有时甚至会超过日本。他曾在救国军内部的会议上提出过自己的担忧*,可大部分人却=都认为他在杞人忧天。日本人还没赶走,竟然就开始猜忌华夏人!就算他的担忧成为现实又如何?到时他们可以再向西方国家求助^&,情况总不会比现在更坏吧*?

    “这简直太可笑了!”

    金正先无法说服他们,同时还引起了李东道的不满&。在李东道眼中,金正先此举无疑是在挑战他的地位^,毕竟李东道是依靠华夏人的势力^,才拉起了救国军的队伍,并将整支队伍牢牢抓在手里。

    华夏人被排斥^,就相当于他没了后台,他怎么会不提高警惕?若李东道等人当真如口中所说的一心救国,怎么会先后投靠日本人和华夏人?朝鲜不是没有一心为国的人^,可惜李东道不是,他手下的大部分人也不是^。

    于是,本该升任团长的今正先&,一直在营长的位置上呆着,只要救国军的领导人还是李东道,他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还有极大的可能&,在接下来的某场战斗中&,英勇牺牲。至于子弹会从前方打来&,还是从后方飞出&,就不得而知了。

    朝鲜救国军内部发生的事,赵越知道得清清楚楚*,可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参谋问起^*,赵师长冷笑一声:“这个金正先也算是个人物^,有这样的人在,李东道才会听话^&?!?br />
    的确,若是真让朝鲜救国军内部拧成一股绳&,李东道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听话”了*。

    关北

    黑色的轿车停在关北城外一栋欧式建筑前,李谨言不是第一次来^^,但每次都会看着院子里那栋两层小楼走神。谁会想到,这样的地方竟然是关北情报局总部*。

    “言少爷?!?br />
    萧有德和豹子一前一后的迎了上来,李谨言不是自己来的^,哑叔就跟在他的身后。

    沿着阶梯而下,顺着长长的走廊进入地下*,两旁是一间挨着一间的牢房,透过门上的气窗*&,可以看到牢房里的情景*。

    马尔科夫与赵亢风*,都被关押在这里。

    “开口了吗?”

    “没有^?!毕粲械滤档溃骸八械氖侄味加镁×?,他只死咬着一句*,想要见言少爷一面!?br />
    “是吗?”

    李谨言听了之后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将目光转向豹子,这让萧有德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只是一闪而过的情绪&,却被哑叔看在了眼里^。

    “是个硬骨头?!北铀档溃骸安还玫亩际茄俺J侄?,言少爷交代暂时留下他的命*,也不能让他傻了,乔先生和丁先生的药就都没用^&!?br />
    “恩^?*!?br />
    这一次,李谨言点头了,“去看看吧&?!?br />
    “是&*,言少爷往这边走?^!?br />
    豹子退后一步^,将引路的位置让给萧有德。不管言少爷是不是要抬举他,萧有德现在还是他的顶头上司,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些的*。

    赵亢风被吊在一间审讯室内^,四周的墙壁和木架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光是看一眼,就会让普通人吓得脚软?*?杉鸮,豹子嘴里的寻常手段也不是一般人能撑得住的*。

    除了一张脸,赵亢风全身上下已经没一块好肉了*。听到声响,他慢动作似的抬起头,看到出现在门旁的李谨言^,咧嘴笑了。

    “三少*,别来无恙?”

    “托福&?^!崩罱餮陨艘谎垩频恼钥悍?^,啧了一声^,“赵先生不是想见我^?我来了,有什么话可以说了?^!?br />
    赵亢风又笑了^,李谨言蹙了一下眉&,貌似有些不耐烦*。豹子快走两步上前*,一拳揍在赵亢风的肋侧。

    “少在言少爷面前耍心眼!”豹子一把薅住赵亢风的头发,“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是披着人皮不干人事的&,要不是老子事先做了安排^&,你是不是就打算跑到老毛子的地界去?你也真够可以的啊,一大家子说扔就扔?”

    豹子的一席话并没让赵亢风变脸*,倒是李谨言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神色骤变:“赵先生,你想死得痛快点吗&*?”

    “不!”赵亢风被豹子抓着头发&,却尽还是尽量对上李谨言的双眼*,“我不想死!”

    “不想死^?”李谨言勾起了嘴角,“怎么个不想死法?”

    “我能做三少的一条狗!”

    赵亢风的这句话让李谨言愣了一下&。

    “我不是个东西&*,我知道??晌也幌胨?,三少饶我一命*,我就是三少的一条狗!谁让三少不开心^,我就咬死谁!”

    李谨言没说话,哑叔却轻轻拉了李谨言一下,看他的口型^*,是在对李谨言说:“交给我^?!?br />
    李府

    李锦画坐在出嫁前的闺房里*,白姨太太坐在她的身边,几次想提起话头^^,却被李锦画三言两语带开。

    “姨娘,你不必再说了*?&!崩罱趸闷鹆嚼π逑?,细细比对着颜色,“人是我选的,怨不得谁^。而且……”

    “什么?”

    “没什么^?*!崩罱趸瓜卵垌?&,她记得,那人被带走时,分明在对她说*,等我&。

    拆开一股绣线,绣布上的梅花图,还只绣到一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7917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79第一百七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79178并对谨言179第一百七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7917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