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一百七十七章

    民国六年,公历1915年8月5日,华夏与俄国就黑龙江及乌苏里江流域边界划分进行正式谈判*^^。

    谈判地点选在海兰泡*,即俄国人口中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在被北六省军队夺回后*,海兰泡逐渐发展成为华夏与俄国边境一座商贸集镇,大量的俄国商人涌入这里,用皮毛和黄金换取各种战争期间急需的物资^^*,面粉,罐头,价格低廉的糖果以及所有能吃的东西,还有香烟和烈酒^^。

    北六省出产的二锅头,烧刀子,都是这里的抢手货*。

    战争期间,俄国贵族们依旧不愁吃穿,夜夜笙歌^^*,除了为军队接连战败失去大量土地抱怨上几句,生活并没受到多大影响^。俄国平民的生活却愈发困苦,大量的青壮年被拉上战场*,失去了主要劳动力^^,很多妇女不得不替代男人的工作**^,做最脏最累的活^*^,若是她们不干,一家人就都要饿肚子?*?烧馊晕薹ɑ航庠嚼丛皆愀獾那榭?,土地变得荒芜^,工厂大量的停工^,只有兵工厂还继续维持着生产,因为军队需要武器!

    沙皇政府的财政也出了状况^,财政大臣每天都在愁眉苦脸,从战争开始到现在^,为了支撑战争开支^,沙皇政府借内债,借外债,凡是能借的都借了,可架不住军队不给力^^,除了战争最开始打败过奥匈帝国的军队^**,北极熊就再没获得任何具有实际意义的胜利!

    庞大的军费开支*,加上在前线大量损失的战争物资^*^,足以把财政大臣逼疯。

    沙皇尼古拉二世是欧洲最富有的君主^^,但他的黄金却放在银行和私人的库房里*,财政大臣也不可能对沙皇说:”陛下**,请把您的私房拿出来吧^?^^*!?br />
    至今为止^^*^,俄国已经欠下英国和法国一屁-股债^*,连美国都没少借钱,若是沙皇不肯拿出私人财产*^,想要继续维持军费开支,唯一的办法就是大量发行纸币。

    这样做的话,百分之百的可能会引起国内通货膨胀*,让早就糟糕透顶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财政大臣皱紧眉头,决定将这件事递交沙皇,到底如何选择,就请沙皇来做决断吧*^。

    在沙皇尼古拉二世为财政大臣所报告的俄国经济状况烦恼时,华夏和俄国的谈判代表已经坐到了谈判桌上。俄国谈判人员里有一些熟面孔^,其中就有满洲里谈判时^^,差点和楼少帅拔剑相向的那个武官^,如今*,他的军职升到了中校^。

    华夏谈判代表以外交部部长展长青为首^^,被楼大总统一封电令召来的楼少帅坐在他的身后^^。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华夏国家银行总办白宝琦竟然也坐在谈判桌旁。

    关于“领土纠纷”的谈判*^^,国家银行的总办出现未免有些奇怪*^,可他就是来了*,据说还是主动向楼大总统提出^*^,要求加入到谈判代表团中**。

    俄国驻华公使库达摄夫同展长青打过多次交道**,对他十分忌惮^^^。在谈判开始前^^^,库达摄夫同俄国谈判人员交换了意见,慎重提醒他们,和华夏人谈判时必须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楼少帅的出现更是让俄国人焦躁^。本就处于劣势一方**^,结果这个杀神又出现了……凡是有楼逍出现的地方*,俄国人次次损失惨重,就没占过一点便宜**!

    古有瑞兽镇宅^**,今有少帅压桌。

    和楼少帅对上的人^^^^,只能自认倒霉。

    不服气*?

    那就揍到你服气为止。

    谈判在上午九点三十分正式开始^^,双方人员都没有多费唇舌,直接进入了正题*。

    伯力,双城子*^,海参崴重归华夏*^*,无可争议,有争议也没法提,毕竟,这些地方也是俄国人从华夏抢走的*^*。俄国也没在这三地的问题上多做争执,他们关注的是伯力通往海参崴的那段铁路,以及被华夏人“俘虏”的三艘巡洋舰。

    土地可以不要^,但是铁路的运营权不能白给^*,要不回来也要让华夏人出点血^^。

    三艘巡洋舰,其中有一艘可是重巡洋舰!由于战争爆发,俄国的造船计划被迫搁浅^,每一艘战舰对俄国都很重要*。沙皇严令谈判代表必须要回这三艘战舰*^,可参与谈判的俄国人都清楚*,这恐怕不比把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地要回来容易多少*^^。

    明知困难,也要迎难而上。

    当俄国人硬着头皮提出^*,要求华夏花钱赎买铁路运营权和无条件归还三艘巡洋舰时,华夏谈判代表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微妙^。难道这些俄国人以为他们是清政府***,在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不只不穷追猛打*,反而给对方反咬一口的机会^?

    “贵方的要求,我方无法答应?!碧概凶郎系恼钩で嗍贾瘴忠桓蔽挛亩诺淖颂?,但从他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往俄国人的脸上扇巴掌:“首先^^*,既然土地归属华夏^,上面的一切,包括建筑,铁路,也将归属我国^**。其次^^,三艘巡洋舰是华夏军队的战利品,贵方要求我方无条件归还,根本不可能。而且,这三艘巡洋舰为何会成为我方的战利品^,我想阁下也略知一二?”

    展长青的一番话相当于对着光头骂秃子,揭开俄国人的伤疤,又在上面撒了一层盐**,可谓是相当嚣张^。但他有嚣张的底气,楼少帅就在一旁“镇桌”*,要是俄国人不服气,大可再来一场拔剑相对的好戏^*,反正现在的华夏不怕打仗^^,来海兰泡谈判前^^,楼大总统亲口告诉他*^,三个马大胡子最近闲得身上长草**,很想到外边遛遛马。

    至于这外边是哪边*^,遛马是怎么个遛法,可以参照之前一路抢过蒙步^*^,追着外蒙骑兵跑进西伯利亚那一趟**。

    三个马大胡子和下边的大小胡子如今的“觉悟”很高*,做马匪胡子也要有水准*,祸害自己人不算本事*,能抢出国境那才是真英雄!或许在后世人看来*,他们的这种思维和行为都很不可思议,但结合实际情况来看*,这才是这个时代的“特色”*。

    欧洲哪个列强发家不是伴随着血淋淋的侵略和劫掠?在旁人眼里彬彬有礼的英国贵族*,十个里至少有七八个祖上曾做过海盗**,没少祸害西班牙商船*,尽管后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把天花带进美洲**,故意传染给印第安人,言而无信,灭亡了印加帝国的强盗,会是什么好人?

    强大的大英帝国海军,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群海上强盗的后代。

    华夏的海军也曾强大过^,明初三宝太监七下西洋,欧洲商人进入华夏海域也要知趣的“拜码头”^^,敢充大瓣蒜*?板子直接拍你身上^!

    后世一旦提起明朝^*,除了太监就是锦衣卫^^^,提起辫子奴才们倒是一个劲的歌功颂德。怎么就没人看到*,即便明朝有这样那样的弊病*,可比起大明人的铮铮傲骨^,那些奴化了华夏近三百年^^,让华夏在百年间就落后于整个世界的什么大帝**,什么老佛爷*,才是真正的历史罪人*^*!

    如果这些俄国人还以清末时的眼光来看现在的华夏^^,注定他们被砍手砍脚^*,剥皮拆骨^**^。

    展长青丝毫不打算和这些俄国人“客气”,不只地要占^^*,船要留下*,战争赔款都是一个天文数字。连同那些被北六省军队俘虏俄国兵*,都有一张精确的价目表^*。

    从一等兵*,到士官^,尉官*^^,再到校官**,一个不漏*。日本人曾遭遇的一切*,在俄国人面前再次上演**。

    就算俘虏里军衔最高的也不过是个中尉*,那又有什么关系?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若非担心不必要的麻烦,展长青和白宝琦甚至想把将军的价格也列在上面^,争取“一步到位”。

    在给俄国俘虏定价前,展部长和白总办特地咨询了楼少帅的意见*,比起给日本人的那张价目表^^,给俄国人的价格几乎翻了两番。

    谁都知道*,日本穷得快当裤子了^^,而俄国,就算国库里跑马*^,沙皇不是还有私库吗?

    至于丑八怪是否会泄密的问题……那也要俄国人肯把这些大兵赎回去再说^^。若没有逼到份上*,沙皇会动用他的小金库来救这些炮灰^^?想想都不可能。

    就算俄国人愿意出钱**,战俘营里的俄国兵愿意回去吗?恐怕值得商榷**。

    毕竟*,已经有不少俄国人在打听是否可以转投华夏军队**,或者是给华夏人干活了。

    上午的谈判结束后*,俄国代表全部脸色铁青的走出房间,于此相对*^,华夏代表却是笑容满面*,谈笑风生^。早就等候在外的各国记者纷纷上前*,拍照的拍照^^,提问的提问*。

    这此谈判*,无论是华夏联合政府还是沙皇俄国政府,都没有同意英法等国介入,唯一被允许旁听的只有德国和美国。

    但也只是做做样子旁听而已,想要插言?不好意思*,德国和俄国还在对掐*,俄国人能同意德国人坐在一旁就不错了。至于美国,未来的世界警察*,现在也就是个片警实力。

    俄国人是不希望在盟友面前丢面子^,而华夏人选择德国*,无疑是在给英法等国敲边鼓,警告他们,私下里的某些动作最好不要再做。以前的事华夏不会再追究^,但是以后……聪明人,最好着量着办**。

    或许尼古拉二世真的得罪了哪路神明*^,下午的谈判刚刚开始,德国的军队就攻进了华沙^。得知消息后*,俄国谈判代表看着德国公使的样子*^^,像随时会扑上去咬死他。

    碍于华夏人在场,俄国人不可能付诸行动,最终德国公使也是安然无恙的坐到了最后。

    有的时候,历史的脚步就是这么的冷血无情^,就是如此的X蛋。至少对俄国来说*,的的确确是这样。

    关北城

    马尔科夫的供词让李谨言一连几天都脸色发沉^*^,若是萧有德没有先一步抓住这个外国间谍,而是让他成功离开华夏*,把情报送到英国人手里*^,自己身上的麻烦恐怕会是现在的几倍。

    马尔科夫计划乘坐的火车,是从关北开往满洲里。不是南下而是北上的话,李谨言无法确定*^,他是打算进入俄国还是转去别的地方^。

    赵亢风可就在察哈尔*^,别看他是个情报贩子^,却也家大业大*^,去察哈尔的情报人员发回消息**,赵家在当地的名声相当不错,赵亢风本人和他的父亲常年游走在察哈尔*^,蒙古^,俄罗斯三地***,不说交游广阔,关系网也相当可观*^。

    若是想不动声色的把赵家连根拔起,恐怕还需要察哈尔的王省长和当地驻军帮忙*^。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让李谨言头疼的问题*^^^,那就是李锦画。

    他对这个小姑娘的印象不深,唯一记得的就是她很安静*^。不论赵亢风是想通过李家得到更多情报,还是想要通过和李家结亲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利用这样的手段^,利用这样一个小姑娘,都让人不耻。

    “豹子^^^,你亲自去一趟察哈尔^?!崩罱餮郧昧饲米雷?*,眯起眼睛,“带上李家的人*,就说白姨太太病重,请她回家见一面?*!?br />
    李三老爷和三夫人已经从李谨言的口中得知赵亢风的真实身份,至于赵亢风和马尔科夫接头的事*,却被隐瞒下来。李三老爷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三夫人也久久没有说话*。

    看到他们的样子,李谨言清楚*^,恐怕从今往后不是自己要疏远李家^,而是李家人的心里**,要对自己结下疙瘩了^。

    一个情报贩子为什么要找上李家?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他李谨言?

    李锦画成了这个样子,李锦书和李谨铭可都还没定亲^*。若是再来一遭这样的事,无论是李三老爷还是三夫人,早晚都会怨上李谨言。他们会感念李谨言之前对自己的帮助^^^,可人都有私心,总有亲疏远近^,牵涉到自己的儿女,李谨言的不是总是会被放大几分**。

    人情冷暖^^^^,不过就是这么回事^**。

    “三叔^,三婶^,这件事是我连累了锦画*^*?^^!崩罱餮蕴氐厝美钊弦逊考淅锏难就范记渤鋈?*^,还让自己带来的兵哥在门口守着,为的就是怕消息泄露出去^^,“若是三叔三婶信得过我,我一定把锦画安全的带回来^*?!?br />
    “谨言,三叔信你^?*!崩钊弦谒档?^。

    三夫人没有开口*,她心里有气也有后悔,早知道就不询问李锦画的意思,直接给她定下自己看好的那个军政府办事员*^,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赵亢风这门亲到底也是经过她的手……

    从李府离开时^,李谨言带上了三夫人身边的喜福^,她会跟着豹子一起去察哈尔给李锦画送信*。李锦画自己回来当然好*,赵亢风若是不“放心”也跟来**,那就更好^*。

    进了关北*^,他就是插上翅膀也难逃。

    至于赵家,就算家资富裕名声不错又怎么样?当他们选择为俄国人办事的那一天开始*,就该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

    豹子带着李谨言的命令离开了^^^,房间中突然安静下来,桌子上的茶水已经变凉**,李谨言还是端起茶杯*,将杯中苦涩的茶水一饮而尽^*。

    察哈尔

    喜福是三夫人身边最得用的丫头^^,见到李锦画和赵亢风^,按照豹子事先教的^,话说得一丝不漏*^^。不说李锦画信了^,连赵亢风都挑不出一点毛病*。

    “老爷,我……”

    “夫人不必说了*,我陪夫人一起回关北**?!?br />
    李锦画红着眼圈点头**,哪怕行事再稳重^,到底也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乍听白姨太太病重^,顿时有些慌了手脚*。

    明明她出门时还好好的……早知道就不因为舅舅那一家子说些让娘不开心的话了……

    李锦画咬着嘴唇,回房收拾东西^,赵亢风让喜福和她一起去*,却在两人即将出门时*,突然问道:“喜福姑娘,送你来的那个黑衣汉子也是李家的人吗^?我在关北城的时候怎么没见过**?”

    “回姑爷,他是言少爷的人^?!?br />
    一句话说明了豹子的身份,却也没多做解释^,好像理所当然根本用不着解释^*,倒是让赵亢风不好继续再问*。

    等到李锦画和喜福离开**,赵亢风陷入了沉思。

    李谨言的人*,白姨太太突然生病……在约定时间没有出现的马尔科夫……这一切有联系吗?若是真有联系,这趟关北他到底该不该去?是不是也不该让李锦画回去^^*?

    叹了口气^,想起娘临终前对他说的话,“做这样的事*,迟早要遭报应的?!?br />
    爹和他都以为娘不知道,可娘却清清楚楚的明白他们父子都做了些什么*^。

    报应吗*?

    又过了一会,赵亢风起身走出了客厅。

    八月十二日*,经过长达一个星期的谈判之后*,俄国人终于松口*,几乎答应了华夏人在谈判桌上提出的所有条件。

    为了避免这些俄国人一出门就跑去上吊,华夏主动将战争赔款的数额打了个折扣*。除此以外,俄国人提出的赎买铁路以及归还战列舰的要求全部落空^。赎买战俘的事,俄国谈判代表更是提都没提**,大有撒手不管的意思。至于同样被华夏军队关起来的平民^*,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俄国人不提*,华夏人也乐得装傻^。

    在双方签字用印之后*^,条约正式生效^^。

    《海兰泡条约》明确规定,废除1860年北京条约所划之华俄边界**,收回黑龙江以北^,乌苏里以东原属于华夏国土*,新定边界区允许两国商人进行贸易*。俄国商人进入华夏境内必须遵守华夏法律^*,按定额纳税***。

    俄国赔偿华夏军费一亿大洋,五年付清*。

    取消俄国在华夏境内的一切特权**,俄国在华租界,参照德奥意三国先例^^,与华夏政府共管。

    余下还有长达上百条关于边界划分的补充*,俄国代表完全能预料到*,看到这份条约之后^,沙皇会多么的愤怒。原本只计划让出被华夏军队占领的地方^^^**,可条约一签*^,俄国被“割让”的土地,不下三十五万平方公里*^。

    哪怕很多地方现在还控制在沙皇军队手里*,但华夏人却有了继续发动战争攻打的借口。

    字已经签了*^*,华夏人不会给他们反悔的机会,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汇票^*,俄国谈判代表团的团长和俄国公使库达摄夫^*^,在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还是选择了后者**。

    至于沙皇的愤怒……俄国谈判代表已经决定,回国之后*,立刻疏通关系,给皇后的宠臣拉斯普京送一份重礼^。

    德美两国公使旁观了谈判的整个过程**,对华夏人的强硬和俄国人的虚弱有了更深的了解。

    “怯懦无能的北极熊^?!?br />
    德国公使辛慈是第三个说出这句话的人*^。

    第一个是纽约时报的记者^,第二个是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

    楼少帅同样出席了谈判结束后的酒会,比起之前他曾参与的几次谈判**,这一次他表现得更加沉默*,从头至尾也只对俄国人说了一句话:“签字,还是战场上见**?”

    只是一句话,却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这样的作风*,让同样军人出身的辛慈相当赞赏^*。

    辛慈端着酒杯走到楼逍身边,之前在他身边的两名华夏官员正巧走开*,留给两人独自说话的空间。

    “恭喜?!?br />
    “多谢^?*^!?br />
    两人用德语交谈^,辛慈刻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有一个消息,我想您会很感兴趣?*!?br />
    “哦?”

    “英国人计划向北六省派遣间谍,有很大可能他们已经动手了^?!?br />
    “恩^?^!?br />
    “难道您不想知道这个间谍是谁^*?”

    “不想^?!?br />
    “……”

    “失陪一下^^*!?br />
    辛慈站在原地,看着走向白宝琦的楼逍^,满头雾水。

    为什么他会不感兴趣*?

    如果辛慈知道^^^,他口中的那个间谍*,早已经被请进了北六省情报局的审讯室喝茶聊天^^,或许就不会如此疑惑了^^。

    八月十四日*,美国

    一辆客轮汽笛长鸣*^,即将远航^。

    客轮上搭载有首批完成学业,即将归国的华夏学子^,离家两年**,将一头长发剪短的李锦书**,就在他们中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7817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78第一百七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78177并对谨言178第一百七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7817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