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第一百七十三章

    海面上的战斗很快分出了胜负,在三艘巡洋舰的围攻下,余下的一艘巡洋舰毫无还手之力,很快遍体鳞伤^^,瞭望塔&,指挥舱接连被炮弹击中&&,甲板上燃起熊熊大火,更糟糕的是,弹药库也被击中&,很快引起了炮弹殉爆,剧烈的爆炸声中浓烟冲天而起,船体几乎断成两截&,等待它的,只有沉没一途。

    这艘被围攻的巡洋舰是一艘老式舰船&&,从十九世纪末即在俄军波罗的海舰队中服役^,后因俄日关系恶化,被调至远东西伯利亚舰队&,还曾参加过日俄海战^。哑叔抵达海参崴之后^,曾与最先倒戈的两名舰长通过气,的到的答案是,“伊万诺维奇很识时务,巴甫洛夫是个固执的人^?!?br />
    言下之意,这个叫巴甫洛夫的舰长是很难被收买的,不需要在他身上浪费太多力气。

    “扛把子*,这些老毛子也挺会耍心眼的?^!?br />
    这是和两名俄军舰长见面后,刘老五对哑叔说的话。

    哑叔点头&,就算巡洋舰的舰长无法被收买,舰船上的水兵却未必会如岩石一样坚定*。但哑叔并没有挑明^,反而接受了这两个俄国人的“建议”^。

    他隐约能猜到这些俄国人在打什么算盘,他们需要一个“敌人”*,有这样一个敌人存在,无论最后获胜的是华夏军队还是俄军&,他们都能找到借口脱身。

    华夏军队占领海参崴^,他们就是起义者,俄国军队把华夏人赶走&,那艘被击沉的巡洋舰就会成为替罪羊^,代替他们成为“替罪羊”。巴甫洛夫中校和他的巡洋舰会成为这样的存来^,可能因为他的确很固执,也可能只是因为他倒霉。

    真正的原因恐怕只有上帝知道&^&。

    不过北极熊也知道拿人手短的道理,不能拿钱不做事。他们承诺^&&,会对华夏军队的进攻提供一定的炮火支援。对俄国人来说,一切的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利益之上**。若没有哑叔送出去的那几张汇票,恐怕这个“一定的炮火支援”都不会有&^*。

    “足够了?!?br />
    从一开始&,楼少帅就没期待这三艘俄国巡洋舰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只要舰炮的炮弹不会砸到华夏军队的头上,预期的战损就不会出现^。对参与此次进攻的部队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要塞炮,钢筋混凝土的地堡群&,两米深的战壕,交错的铁丝网,半人高的掩体&^,阵地前的电控式步兵地雷,所有的这些^,构筑成了海参崴的筑垒地狱。

    “华夏人全部将死在这里!”

    海参崴军事要塞的俄国驻军*^,自认将这里建造成了一座足以吞噬敌人生命的坟墓*,他们唯一要担心的*&,就是自身的弹药补给以及华夏人是否也会使用毒气。不过今天的风向注定华夏人有毒气弹也无法使用^^,除非他们想死在自己释放的毒气下&*&。

    但世事总是难料,再坚固的防守也有攻破的办法,就像在欧洲西线战场上的厮杀。

    海面的战斗结束时&&,华夏军队的炮轰依旧没有停止*。

    七月的海参崴&,气温最高也不过十几度,炮兵阵地上的兵哥们却个个大汗淋漓^,脱-光-了膀子^,一些人的手臂和胸膛还被烫红,却没人在意。

    地上的弹壳堆成小山,但兵哥们依旧没有罢手的意思^*,如今伯力和双城子都在华夏军队手中^,双城子和伯力之间有铁路连通,弹药补给不成问题*^&*。

    “团座&,真要把这些都打光^?”

    “打光?!倍懒⒙门诒磐懦さ撕I酵?赤-着上身,黑红的脸上满是汗水,“上次那帮在天上飞的可没少出风头*&,这次咱们也不能丢了面子!看他们往地上扔那三瓜两枣的&,两个拳头大的炮弹能砸死个鸟^!继续给老子轰^,非把老毛子那些乌龟壳砸开不可&!”

    这场炮击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打出去的炮弹数量简直可以用“败家”来形容。不过下令的是楼少帅&*^,就算是钱大滚刀肉也没胆子当面说楼少帅败家,有这胆量也有这个立场的恐怕只有李三少。

    毕竟*,在楼少帅花钱这件事上^,李谨言有绝对的发言权。

    钱伯喜等四名师长都拿着望远镜*,看着仿佛犁地一样落在俄军阵地中的炮弹,嘴里啧啧有声:“这下够老毛子喝一壶了!”

    最后一枚炮弹炸响后,两枚红色的信号弹飞上蓝天*,早已进入进攻位置的华夏士兵听到了熟悉的哨声,纷纷从浅壕中跃起,褐色的军装,黑色的头盔,雪亮的刺刀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沉默的进攻,几乎成为北六省独立旅的标志。即便是在欧洲战场,同盟国和协约国的大兵也会在进攻时吼上两嗓子以激励士气^。

    与此同时*,伴随着内燃机的轰鸣,十九辆钢铁巨兽也出现在俄国守军的面前*。

    参加过伯力战斗的一辆坦克和三辆装甲车也被运到海参崴&,编入战车营,和其余十五辆坦克和装甲车组成一个足以将敌人碾碎的战斗集群。

    海参崴的俄军发出了同伯力守军一样的惊呼:“上帝^,那是什么*^?***!”

    埋设在阵地前的步兵地雷被炮击大量摧毁*,加上要塞中仅有的一台发电机出现故障,余下的地雷也能发挥任何作用**&。第一道防线中的俄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十几辆钢铁巨兽缓慢的向自己碾压过来&。成百上千的华夏士兵跟随在这些装甲巨兽之后,仿佛是死神派向人间的爪牙,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轰^!

    在这些俄军士兵行将崩溃之时,他们身后的炮声终于响起&,但这依旧没能阻止华夏军队前进的脚步。相反,这些炮火给俄国人自己惹来了麻烦。

    四十架飞机组成的机群出现在天空中&*,他们一直在寻找俄军的炮兵阵地。炮声响起,他们终于锁定了目标^&。

    在之前两个小时的炮击中,俄军指挥官一直没有下令还击,所有的俄军都依靠坚固的地堡和挖掘好的堑壕硬抗华夏人的炮弹,而在步兵进攻时,炮弹才从俄军阵地中飞出。

    俄军指挥官做出这样的安排实属无奈,比起此刻财大气粗的北六省军队^,海参崴要塞的守军穷得让人“心酸”。

    华夏军队封锁了海参崴和沙俄本土的路上交通,却无力封锁海路,可要塞守军能获得的补给依旧得可怜*^。

    沙皇军队严重缺乏武器弹药的问题已经渐渐凸显,尤其是同德国作战接连失地,撤退途中被迫舍弃大量的军用物资^*,让事态变得更加严峻。

    步兵没有步枪和子弹,炮兵缺少火炮和炮弹,只有海军尚且可以维持。国内的兵工厂日夜加班加点,尼古拉二世大把的撒着钞票,可惜欧洲人自顾不暇,德国的无限制潜艇战也让中立国商船不敢轻易给俄国运送军火&。若是商船上装载有军火&,被德国潜艇击沉也没处说理去。就像挂着英国国旗的美国商船卢西塔尼亚号^,即便在非划定区域被击沉,而且船上还有上百美国公民,却因为携带弹药等违禁商品&,让“道理”站在了德国人一边^&。若非如此,美国参加一战的时间或许要整整早上两年*^*。

    介于以上种种原因,海参崴的守军把阵地修建得近乎“完美”,或许也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手中储备的弹药却实在是有限*&*,不得不省着点用。能拖延华夏军队进攻脚步的防守阵地&,是唯一能减少弹药损耗的办法。

    俄国人的炮击比不上华夏军队的声势,却也给进攻部队造成不小的损失,两辆装甲车被掀翻,爆炸之后燃起大火*^*,一辆坦克也因为内燃机故障趴窝。

    华夏的飞机如蜂群般飞向俄军的炮兵阵地^,机翼上携带的五磅和十磅炸弹无法摧毁俄军的火炮*,飞行员的目标是那些在阵地上忙碌的俄军炮兵&。

    俄国飞机也升空拦截^,比起架设机枪^,并在座舱装有钢板的华夏二型战斗机*&^,俄国人的飞机就像是对上了苍鹰的麻雀一样无力*^^&^。

    俄国飞行员的勇敢毋庸置疑,哪怕他们一个个战死蓝天&,木质的机身在空中起火,其他人也没有后退一步。但实力的对比摆在面前,就如签署《北京条约》时的满清和沙俄^&,再勇猛的士兵也无法支撑起一个腐朽的王朝,再英明的指挥官也无法在大量缺少武器弹药的情况下反败为胜。

    在满洲里&,戍边军能用血肉之躯抵抗俄国人的大炮步枪,因为他们坚信就算自己死了,也会有人为他们报仇&&&**!他们在守土卫国^,死得其所&!

    几年后^*,几十年后&^&,乃至于上百年后,哪怕岁月轮转,哪怕他们洒下的血已经干涸,仍会有人记得,曾有人誓死守卫这片北方大地&!

    在海参崴,俄国人或许有同样的勇气,但他们的这种勇气却是基于绝望与孤注一掷的赌博。因为他们脚下的土地是侵略得来,他们本身就是一群强盗和侵略者*!

    半个多世纪前^,当他们占领这座北方要塞,死在他们屠刀下的华夏人冤魂正在大地中悲鸣^,血债血偿^&!

    半个世纪的怨恨*,必须用强盗的血和生命才能偿还*&*!

    轰!

    最后一架俄国飞机拖着黑烟从空中坠落&,砸在地面四分五裂。飞行员在空中就已经战死^^&,腾起的火焰将他完全包裹,他和他的飞机^,成为了这场发生在远东空战中的最后一个牺牲者。

    三架负伤的华夏飞机掉头返航,余下的飞机开始俯冲进攻俄军的炮兵阵地^^。

    哒哒的机枪声,炸弹的爆炸声,有几个兵哥甚至从空中扔下了手榴弹,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带上的飞机……俄军在还击*,高射机枪,步枪一同响起,两架华夏飞机被击落&^,其他的飞行员因战友的牺牲变得愤怒,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俯冲&,一次又一次的绞杀着下方的俄国人*,又有三架飞机被击落^^^&,其中一架飞机的飞行员用尽最后的力气拉起操纵杆&,在被鲜血彻底模糊视线之前,撞向了不停向空中扫射的高射机枪阵地。

    轰!

    在生命终结的时刻*,他听到了爆炸声,在火光中,他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俄国人被华夏飞行员不要命的攻击方式吓到了^,终于&***,一个俄军士兵崩溃般的高声喊叫,扔下手里的步枪转身就跑,可他又能跑到哪里去?结束他生命的不是华夏人的子弹,而是军官的手枪*。

    “不许退后!逃跑的人一律射杀!”

    一个俄军军官举着手枪高声叫道*,但这也让他成为了攻击目标,很快,一串机枪子弹击中了他&,几乎拦腰将他撕成两半&^*。

    战斗仍在继续*&&,在俄军炮兵阵地受到攻击的同时,华夏的坦克和装甲车压过俄军铺设的铁丝网^,工兵连紧跟在后^,在机枪的和坦克炮的掩护下,开始拆除用石头和木头堆砌的障碍掩体。

    堑壕和地堡中的俄国守军被装甲车的机枪火力压得抬不起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耗尽力气架设的掩体被一个个拆除,一些俄军士兵拼命用机枪还击,可马上就会遭到更加猛烈的还击&*,即便是坚固的地堡,也无法保证他们的生命。

    终于,几条前进的道路被开了出来,钢铁巨兽继续嘶吼着前进,黑色的庞大身躯给了阵地中的俄军无法形容的压力,就算有军官弹压,很多士兵也是脸色惨白*,几乎握不住手枪^^,扣不动扳机。

    历史上,当坦克第一次在索姆河战役亮相时,德军的表现也未必比这些俄国人好上多少&,一辆英国坦克甚至未放一枪就占领了一座小镇**,还俘虏了那里的上百名德军^&。

    坦克和装甲车的威力已经在平壤和伯力的战斗中得到了验证*,但却全都比不上在海参崴的“大手笔”。

    即便有之前的损失和中途发生故障,仍有十三辆坦克和装甲车的进攻序列在前进,当这支钢铁巨兽组成的战斗群抵达俄军的第一道堑壕时&,伯力曾发生的一幕再次在海参崴上演^。

    炮火^,子弹,呛鼻的黑烟和可怕的火焰,将阵地完全笼罩*^。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俄军发起进攻的七辆坦克中&,竟然有一辆喷火坦克!

    这是兵工厂一个年轻技师的突发奇想,他从喷火器上得到启发,自己琢磨了一段时间,又将他的想法告诉了兵工厂中的几个老师傅,在大家都觉得这想法不错后,正式开始了实验^。

    于是&,本该在二战中出现的喷火坦克,却在一战中提前露面。

    坦克整体的设计还稍显简陋&,火焰喷射的距离也只有不到七十米,由于技术原因,燃料箱必须挂在坦克车身之外^^,加大了坦克本身的风险,同时为减轻重量^,舍弃了炮塔和两挺机枪,这辆坦克的出现,仍整整领先别国至少二十年!

    这个研发结果一直被保密,除了研发人员,知道的只有兵工厂厂长杜维严,楼少帅和李谨言。连参与此次进攻的钱伯喜等人都不知道。

    当他们在望远镜中看到一辆坦克开口到一座俄军地堡前,顶着俄军的子弹*^&^&,从坦克前部喷出一条赤红色的火龙时&,所有人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少帅,这是什么东西?!”

    “坦克**?!?br />
    “……”他知道是坦克&,他想问的是,这家伙怎么还能喷火?*!

    楼少帅脸上始终没太多表情,看了一下时间&*,下达了第二道作战命令&,第五十六师和第八师一同从俄军左--翼发起进攻,突破第一道防线&,围歼这批俄军^,同时^,第六十一师和第一师从右--翼穿过,配合正面战场的独立旅^^,直接进攻俄军的第二道防线^,那里有大量的地堡,易守难攻,战斗进行到这里*,才是真正的开始*!

    “五分钟后*,进攻开始&&*?&!?br />
    “是*!”

    与此同时^,海面上的三艘巡洋舰,也在关注陆地上的战斗^,当得知华夏军队已经陆续攻下了两道防线^&,正向纵深前进之后&^,三个舰长互相通气&*,决定是该兑现对华夏军队的“承诺”的时候了&&。

    瞭望塔上的水兵打出了旗语,距离海岸较近的地堡和岸防炮坐标,这三艘巡洋舰上的军官早已烂熟于心。

    坐标校准之后&,开炮的命令接二连三的下达&,巨大的舰炮炮弹砸下,能抵挡住150mm重炮炮弹的地堡,也在瞬间碎裂成了齑粉。

    “少帅^,是那三艘俄国军舰^^&!”

    战场上的消息不停传回,有了两部新式电台,从战场上发回的消息更加及时^,比敌人更早一步掌握最新的战况,就能永远领先对方一步^^!

    “恩&?&!?br />
    楼少帅沉吟片刻,下令季副官发出一封明码电报。

    “欢迎加入华夏海军?^^**!?br />
    这可以说是对三艘巡洋舰的“感谢”,也可以说彻底封死了他们的退路。不过在真正见识到华夏军队的实力之后,三艘巡洋舰上的舰长心中也早就有了决断*。

    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天,华夏军队接连攻占俄军两道防线^,余下的俄军都被压缩到了第三道防线的堑壕和地堡之中*,原本海岸边的地堡群和炮群也会成为他们的屏障^^**^;可三艘倒戈相向的巡洋舰,彻底切断了他们的后路&*。

    就在海参崴的战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俄国驻华公使库朋斯齐接到了来自圣彼得堡的命令,由于他之前种种不尽人意的表现&,以及反对俄日结盟得罪了皇后亚历山德拉,他在任期没有结束之前就被召回国内。接替他的是库达摄夫,鉴于两人的朋友关系^&,库朋斯齐在离开华夏之前,给了库达摄夫诚心的忠告:“永远不要小看华夏人,和他们打交道&**,必须谨慎小心*^**?*&**!?br />
    无论库达摄夫对他的忠告是否听了进去,库朋斯齐还是坐上了返回圣彼得堡的火车。

    虽然华夏军队打下了伯力和双城子,现在又在打海参崴**,但西伯利亚大铁路却一直没有对华夏禁运*。就在楼少帅打下伯力之后,北六省还曾向东普鲁士运送整整四个车厢的食物和药品^。

    不过出于各种原因考虑,李谨言还是决定暂停利用西伯利亚大铁路向欧洲运送物资*。他已经同美国洋行的约翰达成协议,租用美国商船向欧洲运送物资,水手全部雇佣华夏人*,船上悬挂华夏国旗,虽说要冒比陆上运输更大的风险&,成本也更高*,从某方面来说*,却也比同交战中的沙俄打交道要安全得多。

    名义上是美国商船,实际上却是英国设立在上海的太古轮船公司的商船。经历过之前的罢工事件,这些外国船公司不说元气大伤,却也损失不小^。

    有了李谨言洒出的大把钞票,再加上约翰的周旋&&,英国人点头点得很痛快,这让李谨言再次想对约翰牛翻白眼^&,他派人去说了几次*,这些英国佬咬死不肯悬挂华夏国旗,结果约翰只是去了一趟,英国人就松口了。

    果然,就算华夏已经亮出了肌肉,这些洋人也依旧不会改变他们傲慢的态度&^。

    想到这里,李谨言一咬牙&^^&,看来^,光是亮一把肱二头肌还很不够&,腹肌什么的都得一块亮^&!至于怎么亮^,李谨言嘿嘿笑了两声*,打算给楼少帅再发一封电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7417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74第一百七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74173并对谨言174第一百七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7417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