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一百五十章

    大连,旅顺

    几名身着黑色校服的年轻学生在街上匆匆走着&&*,他们甚至顾不得迎面撞上的行人,脚步愈发加快。被撞到的男人刚要拦住他们,问一句走路怎么不看路,下一刻却瞪大了双眼。

    一群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正跑步过来*,看到几个学生,其中一个貌似军官的宪兵立刻大声说了一句什么,几个学生的脸色一变^*&,马上飞快的跑了起来。

    被男人抓住衣袖的学生连忙道:“大叔,你快放开我**!被他们看到,你也会被牵连的!?br />
    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几个日本宪兵已经跑了过来*,其中一个举起枪托就朝学生的头上砸了下去*^^。男人却突然用胳膊扛住砸下来的枪托,不顾日本人的骂声^,一把将学生往前边推了一把:“快走!”

    自从大连被日本占了,像这样的事发生过太多^。男人是个老实的小商贩,见到穿着军装的日本人向来都是绕道走^,遇到类似的事也是背过身去装作看不见,今天,他却鬼使神差的想要护住这个孩子^。

    是啊&&&,还是个孩子&!

    这群日本人,不是人*,是畜生!

    “大叔!”

    学生叫了一声,男人却顾不得其他*,依旧大声喊着:“快走?&?!”

    可他能拦住一个*,却拦不住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日本宪兵冲了上来,那个学生最终也没能跑掉^,连同他的几个同学,都被日本宪兵用枪托砸倒在地,鲜血顺着额头流淌,他却执拗的的看向刚刚帮他把宪兵挡住的男人:“大叔,谢谢……对不起……”

    下一刻,枪托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头上&^,他倒在地上,再无生息。

    男人身上也不断的挨着枪托*,他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看着躺在地上的孩子依旧被日本人的皮鞋不停踩踹,他发出了一声仿佛野兽般的叫声:“我和你们拼了!畜生*!”

    两柄刺刀同时扎进了男人的身体*,鲜血从口中涌出,临死之前,他竟然丝毫不觉得后悔^。

    过了今天*,看还有谁会说他是个没胆子的!他赵老三&,死得像个爷们&!

    日本宪兵终于停下了打人的动作,他们开始察看学生里是否还有活着的^,并且从他们身上搜到了不少反对日本的传单&^,还有北六省军队炮击瓦房店的消息,这些消息在旅顺的报纸上是看不到的&,尤其是近段时间旅顺实行了戒严,进出都要受到严格的排查,外面的消息更是很难传进来^,即便有&,也会变成“大日本帝国的勇士让北六省的军队不敢踏足瓦房店一步^!”

    宪兵队长懂得华夏语&,看完了传单上的内容,又狠狠的踹了倒在地上的学生一脚,嘴里骂道:“一群支-那-猪!”

    他们拖起还活着的两个学生转身就走,余下的几具尸体,竟然就那样扔在那里。

    在他们转身要走的时候,几个拿着木棍的汉子突然从街道拐角冲了出来,他们是旅顺人口中的“混子”,平常游手好闲&,打架闹事*&,今天却红着眼睛拿着棍子冲向了日本人,日本宪兵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但情况却渐渐变得不妙,越来越多的华夏人从街头巷尾,街道两旁的屋子走了出来&,他们手里没有武器&,但这些日本宪兵的心中却开始发慌。

    以往如兔子一般温顺的华夏人,怎么会突然……

    被日本宪兵拖着的一个青年学生突然笑了***,睁开被血模糊的双眼&,用日本话说道:“你们这群侵略者,一定会被赶出华夏^&*&!”

    “闭嘴!”宪兵队长恶狠狠的骂道:“想要命,就闭嘴!”

    “不!”学生每说一句话^,嘴里就会喷出一股血沫&,“生命重要&^,但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说着,他突生一股力气&,狠狠的撞开了抓着他的日本宪兵,用华夏语大声喊道:“自由^^!尊严^!不做侵略者的奴隶^*!我们是华夏人,我们脚下是华夏的土地,我们的军队就在不远处,打倒侵略者,华夏万岁!”

    “混蛋&*^!闭嘴!”

    宪兵队长来不及阻止&,一个日本宪兵已经用枪托砸在了学生的背上,在他倒下的时候^,华夏人的神情全都变了。

    他们也曾麻木不仁&&,他们也曾想过为了日子能过下去总要忍一忍&*,现在&,他们却像之前那个挺身而出护住学生的男人一样愤怒!

    二十年前的大屠杀是旅顺人心中永远抹不去的沉痛&。

    如今,日本人的暴行更是变本加厉!

    他们还要忍下去吗&*&?

    忍下去,当这些侵略者的奴隶吗*?

    街上的人开始一步一步朝被围在中间的日本宪兵走去&,之前被打倒在地的几个汉子也站了起来,吐掉嘴里的几颗断牙,神情变得愈发凶狠。

    日本宪兵背靠着背,宪兵队长额头开始冒出冷汗……

    关东都督府接到报告&,得知有九名日本宪兵被华夏人围困在水师营街,立刻派出两个日军小队^。

    第五师团的大谷师团长下令^,务必将宪兵安全的“接”出来*,对于围住宪兵的华夏人,若没有太过激烈的行动,就暂时放过他们&。

    “师团长阁下,必须让这些支那人得到教训&!”

    “不,土井**,我们不能动这些华夏人*&,至少现在不能?!?br />
    “为什么?师团长阁下&,对待支那人,帝国军人不该表现得如此懦弱胆?*^?*!”

    “混账!你难道看不清现在的形势吗?^&!你难道不知道北六省的军队迟迟没有进攻大连,只是在等待一个借口吗*?&!”

    “阁下&,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从来不惧怕任何敌人*,何况是一群愚蠢的支那人^!“

    日本陆军一向奉行下克上的传统*^*,土井作为师团参谋&,一向被大谷师团长器重,但是这一次&,他彻底惹恼了大谷喜九藏&*。

    “既然土井君如此自信&,你就带着一个小队的士兵去瓦房店驻守吧?!?br />
    瓦房店已经成为了第五师团官兵心中的禁-地,自从北六省军队炮轰瓦房店,凡是去那里的士兵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土井蛮勇却不是傻子。大谷师团长这道命令分明就是让他去送死*。

    大谷喜九藏冷哼一声*,既然想死,那就去死吧!

    等到第五师团两个小队的士兵赶到水师营街时,九名日本宪兵已经不成人形^,这些日本兵立刻举枪朝天示警*,用子弹和刺刀驱散人群^,才把九个宪兵给救了出来^。在将他们送进医院之后,还是有三个人因为内脏破损*,当天夜里就去见了他们的天照大神&^。

    关东都督府立刻贴出告示悬赏当天殴打日本宪兵的主要凶手^。

    水师营街道一带,更是被日本宪兵挨家挨户的盘查*,旅顺的日侨和朝鲜侨民也借机生事^^,北六省军队的逼近和连日来的炮击让他们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他们必须做一些能让自己放松的事情,例如抢劫**。

    终于,旅顺人被彻底激怒了。

    首先是学生罢课,旅顺的各所学校,尤其是日本人开办的*,都再见不到一个学生的影子,然后是工人罢工,紧着就是商人罢市&^。

    这场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的浪潮*&,从旅顺开始席卷整个大连^,学校全部?^??^,大部分工厂都已经停工*,商人也纷纷在店门前挂上歇业的牌子。

    大连,成了一座死气沉沉的城市。

    日本人对此毫无办法&,游行可以驱散&,示威可以抓捕,这样沉默的抗议却让他们束手无策。他们曾试过强迫工人复工,甚至还处决了几个带头工人^^,用以威慑其他人,却只让华夏人的反应更加激烈^,原本勉强运行的几家纱厂也彻底停工了。

    发生在大连的事情被报纸刊登出来后,一封通电让日本人的后背开始发冷。

    “杀人者,必偿命*!”

    楼逍&!

    这个名字现在已经成了在华日本人的梦魇。

    楼逍的通电鼓舞了大连人,也在全国掀起了声援大连的浪潮,爱国人士纷纷在报纸上撰文,各大院校的学生在闹市街头组织了一场又一场激动人心的演讲,进而发展成为游行**,游行的人群高喊着:“日本人滚出华夏^!还我大连!”的口号**,很多街上的巡警也加入了游行队伍,当游行队伍路过租界时^^,租界中的士兵都严阵以待,尤其是收容了日本侨民的英租界和俄租界。

    不过游行人群并未踏入租界,只是在租界前高喊口号,租界士兵也只是戒备&*,并没有过激的举动*^。这让日本人很失望,如果华夏人能同英国人发生冲突,那该有多好*&。

    六月十六日,楼少帅终于下达了收复大连的命令!

    第三师师长赵越坐镇凤城,炮口直指新义州!

    三架木质双翼机出现在了大连的上空,从飞机上洒落大量的传单,传单上写明*,从即日起,日本军队三日内必须无条件撤出大连,否则华夏军队将不得不武力驱逐。

    “三天&&?!甭ド偎Ц菏终驹诨嵋樽狼?,如鹰般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上面画着两条格外醒目的进军路线,一条从大石桥直指旅顺^,另一条,却是从凤城通向新义州&,乃至整个朝鲜&&!

    “大连还是朝鲜^&?”

    坐在临时会议室内的军官们全都攥紧了拳头,目光闪动^,性子较急的独立旅第二十八团团长赵光有已经激动得脸色发红。

    朝鲜&!

    楼逍要的是收回大连^,日本人若不撤军*,他就进攻朝鲜&!驻朝的一个师团的确是块硬骨头^^,但是*,朝鲜境内,也并不全都是朝奸。

    利用好了,足够日本人头疼很长时间&。没有了北六省的资源,他们必须保住朝鲜^,否则,日本就算继续大笔借款^,国内的经济也必将崩溃。

    这一刻&,楼逍终于亮剑**!

    山东,青岛

    任午初坐在青岛总督瓦尔德克的客厅里^*,还是有些闹不明白*,他一个管财政的,怎么会接手和德国人谈判这件事?不过既然接手了,以任午初的性格^&,就要做到最好^。

    “任先生&,如果我没听错,你是希望买下远东舰队中的一艘鱼雷艇和上面所有的官兵?”

    “不*,不是买&^^?*!比挝绯跻⊥?,“是雇佣^?!?br />
    “雇佣*?”

    “对^,只是雇佣*^,雇佣期限为半个月*?*!?br />
    “为了大连的日本人&?”

    瓦尔德克曾是海军上校&,在军事方面的嗅觉相当灵敏。

    任午初耸了耸肩膀*,“有些事大家心里明白就好^。如果总督阁下愿意做这笔买卖&,雇佣费将是这艘鱼雷艇本身价值的两倍^。若是鱼雷艇出现损毁或者是人员伤亡,我方都将做出相应赔偿?!?br />
    “但……”

    “总督阁下,我只有两天时间?!比挝绯醮蚨狭送叨驴嗣怀隹诘墓寺?^,“日本是英国的盟友,日本??吭诖罅闹挥辛剿依鲜骄?*,两到三颗鱼雷*,就可以结束战斗了^?!?br />
    “我需要考虑^?!?br />
    “好的,不过&^,我希望能在后天日落前得到您的答复?!?br />
    “会的,任先生^&*?&!?br />
    六月十八日^&,北六省独立旅的两个工兵连开进了瓦房店,工兵们挥舞着工兵铲*,开始利用之前炸出的弹坑挖掘修建工事^&。

    六月十九日,独立旅炮兵团的四门120mm重炮运抵瓦房店&,这是北六省兵工厂自行生产的重炮,试射成功的那一天**,兵工厂里,从杜维严到参与制造环节的每一个人都激动得咬紧了牙关,有不少人都泪流满面^&。

    从炮身采用的钢材*,到每一个零件打磨的技术,全部出自华夏!

    这是彻头彻尾属于华夏人自己的重炮&*!

    三架飞机在工兵建造的临时跑道上滑行^&,升空,盘旋一周*,向紧张的地勤人员示意一切正常。

    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确认情报中所说的日军兵营和弹药库位置&&,潜伏在大连的情报人员会在地面上为他们做出正确的指引&。

    看到之前散发传单的三架飞机再度出现&,整个大连都沸腾*&。

    是华夏的军队^,咱们自己的军队终于要打过来了!

    关东都督府连日不停的和大本营发送电报,由于河下和土肥原等情报人员身死*,日本在大连的情报机关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以至于他们根本无法准确掌握北六省军队下一步的动向。这让大岛义昌和大谷师团长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吭诼盟晨诘牧剿胰毡揪⑹窃诨木蛳路锍侵?,紧急从第二舰队抽调来的。他们幸运的没有遇上德国军舰的拦截^,也或许是这两艘还停留在甲午海战时代的军舰,根本就对德国远东舰队构不成任何威胁才会被放行。

    现在,它们却成为大连日军最强大的依仗&,第五师团装配的火炮完全不是北六省军队的对手&,只有口径大射程远的舰炮,才能对华夏军队构成威胁。

    六月二十日,上午十时&&。

    两发耀眼的信号弹划破长空^,隆隆的炮声响起,日本人在最后期限内没有撤出大连,大连会战终于打响了第一炮&。

    ??吭诼盟晨诘木⒌髯诳?,升起了观测气球&,只等观察员将华夏军队的炮兵阵地准确报告之后,用舰炮给这些狂妄的华夏人一个教训。

    不想观测气球刚刚升起,两架华夏一型木质双翼机就突然出现在了天空中^&,这两架飞机都能搭载双人&,坐在飞行员身后的兵哥已经拉开了手枪的枪栓&。

    是的,手枪。

    步枪太长,机枪太重*^,手榴弹不准&,最好的攻击方式就是手枪。

    或许没料到华夏的飞机会突然出现&,两艘老旧的战舰也没有搭载舰载机&&^,更没有任何有效的防空措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架华夏飞机围着气球飞*,用手枪对气球上的观察员各种虐^&。

    在飞行中射击准头很差*,分别打空了两个弹夹之后,气球上的观察员才终于一命呜呼。

    兵哥们还不罢休,又从腰间拽下了几枚手榴弹&,拉开引线就扔了下去,有的直接在日本水兵的头顶爆炸**,有的落在海里^,还有的落在甲板上&,炸裂之后^,立刻就燃烧起来。

    水兵们举着步枪*,扛着机枪回击*^,两架飞机几乎都是带着满身弹孔飞回了机场,一名飞行员还受了伤,地勤人员眼睛都发直了,这样都能飞回来,当真厉害^!

    日本人又一次升起了观测气球*,这一次,华夏的飞机没办法再来一次出其不意,一旦发现飞机出现**^,舰船上的日本水兵立刻会组织起有效的攻击*,让飞机根本无法靠近气球&,只能远远的对着气球上的观察员射击,效果可想而知。

    终于,华夏的炮兵占地被确定了&,舰炮开始调转炮口。

    正想着给华夏人一个教训的日本舰长并不知道^,水面下*&,一艘可怕的幽灵正在慢慢靠近。

    任午初完成了对德国人的谈判,在金钱的趋势下&,瓦尔德克总督终于点头了*,但他交给华夏人的不只有一艘鱼雷艇*,还有一艘可以携带两枚鱼雷的潜艇^。

    这将是日本人的噩梦&&。

    大连的战斗打响时&^,驻扎在察哈尔的北六省新编第十六师&^,突然越过察哈尔和蒙古的边界,没有遭到任何有效抵抗就占领了乔巴山^。

    在满洲里的戍边军和新编第十五师也越过了额尔古纳河,进入了东西伯利亚境内*。

    以基洛夫为领导的西伯利亚反抗组织,如今已经聚集起一股不小的力量,当得知华夏军队开进西伯利亚后&,基洛夫接受了喀山的建议&,率领反抗组织的成员猛攻伊尔库茨克*&,试图将这里作为据点^,并切断俄国边境军队的补给线^。

    孟二虎等人也行动起来*^,后贝加尔众人不分昼夜的袭击俄国边境驻军的哨所,能打下来就打,打不下来就跑*,沿途给戍边军和第十五师留下了不少信号和标记&*。

    各国被北六省这一连串的军事行动弄懵了&^&,同时挑战日本和俄国^,楼逍疯了吗^?

    楼大总统也被楼逍的大手笔吓了一跳*,本以为南边和北边,总要有一处是虚的,没想到他这个儿子胆子够大*,手也够狠*,日本矬子和老毛子竟然要一起揍^!

    “大总统*&,陕甘督帅来电&^?&^!?br />
    “马庆祥?”

    楼大总统愣了一下^,没让机要秘书念,而是自己接过电报^,看完后忍不住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他怎么不知道这三个马大胡子还成了爱国人士了&*?

    原来,这份电报不是马庆祥一个人发的^^,而是三马联合发来的,他们向楼大总统请战,配合北六省军队一同进攻外蒙^&。

    继三马之后&,宋舟也从南方发来了电报,他告诉楼大总统,他手里还有几艘小炮艇^,打算全都送去大连*^。就算没办法对抗军舰^,至少也能帮上一些忙*。

    “我海军孱弱,无坚船利炮^,唯死而已*!”

    这是宋舟手下的一个舰船船长呈给他的血书^,上面有全体水兵的手印和签名&&。

    北六省军队的一连串行动激起了他们胸中的热血,这一刻*,他们不分南方和北方,他们只有一个名字^,华夏军人^*!

    随后,山西&*,湖北,河南,山东,广东,广西,四川贵州都没落下^&^,全都给楼大总统发来了电报&,内容只有一个&,请战&*!或许他们都曾各怀心思^,请战的目的也不是真的要把军队送上战场&,但这些电报却全部分量十足,字字千金^。

    司马君更是直接找上了楼盛丰,他手里还有五个师,八万人^!

    华夏再次举国沸腾*。

    一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回首北望&*^,泪湿衣襟^,“国战&,外战,我泱泱华夏^,得见我大好儿男收服河山,老朽纵死而无憾^*!”

    学生和市民走上街头,工人们开始加班加点*^,商人和士绅们捐款捐物&,当得知某支军队将要开赴北方时,都会聚集起震天的欢呼&。

    这是一个被压迫了百年的民族发出的吼声*,他们曾有过辉煌,衰落,屈辱*,但是^,他们永不会屈服!

    各国公使无不为华夏这股突然爆发出的力量感到震惊。

    德国公使辛慈决定亲自前往北六省,他必须亲眼见一见这个曾在德意志军校中接受军事教育的华夏军阀&,哪怕北六省正在打仗&*,而他就在前线^&。

    俄国公使和日本公使都脸色铁青的向华夏联合政府提出抗议*,无一例外的被展长青给挡了回去。

    法美等国公使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反正这和他们又没多大关系^,只是照会华夏政府*^,一旦三国宣战,他们将无法再保持中立态度。

    英国公使朱尔典则发出了一声叹息^,“可怕的国家,可怕的民族!?br />
    当这个庞大的国家凝结成一股力量时,这股力量,可怕得足以让任何人颤栗。

    李谨言看着萧有德送上的情报*^,沉默良久^&。

    历史已经完全脱离了他曾熟知的一切,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这个英雄人物辈出的时代,让他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却又无可自抑的热血沸腾^&^。

    外蒙*,大连,西伯利亚。

    楼逍的大胆与军事谋略让他叹服,国内的反应也让他吃惊、难道楼少帅早就知道一旦北六省动手&,国内的反应会是这样*&?

    李谨言无法想象。

    不过*,算算时间,今天已经是六月二十五日*,还有三天&,萨拉热窝的枪声就要响起,斐迪南大公夫妇将在萨拉热窝殒命&^,一战即将开始。欧洲再没太多精力插手亚洲的事情&,不得不说^,楼少帅动手的时机,当真选得好极了&。

    奥匈帝国选在六月二十八日这一天&*,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举行军事演习十分具有挑衅意味。五百多年前,波斯尼亚和塞尔维亚的联合军队就是在六月二十八日这一天,被土耳其的军队打败。

    奥匈帝国在波斯尼亚这场军事演习,无异于撕开了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的伤口,又在上面洒上了一把盐*。

    所以说,历史的惯性,有其偶然也有必然。

    李谨言放下电报&,揉了揉额头*,斐迪南大公夫妇会被普林西普KO掉,从某种方面来说,还真的不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51150》,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51第一百五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51150并对谨言151第一百五十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5115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