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一百三十五章

    十月二日&&,李谨言和楼少帅一同乘火车从天津前往京城。

    在此之前,他已安排陆怀德和廖祁庭继续南下,随行的有两名情报人员和五名兵哥&。得知李谨言将转道前往京城&,并在之后返回关北,陆怀德没说什么,廖祁庭的表情有些微妙*,似乎想笑,却在李谨言威胁的目光下&,把嘴角的弧度硬生生压了下去*。

    好吧^,他不笑&&。

    可看到现在的李谨言,再想起之前和天津商界众人谈笑风生&,做生意手腕一流的李三少……这差别,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李三少撇嘴,面对楼少帅&&,基本没人能做到泰山压顶不低头吧&?

    老虎爪子拍下来*^,他几天都不用出门了^*。虽说这没什么……可到底他脸皮还不够厚啊……

    京城

    楼少帅的专列驶进站台^,火车的鸣笛声之后,是昂扬的军乐声^。

    站台上等候的政府官员^,各界代表和进步人士,以及年轻的学生们*,看到一身戎装的楼逍从车上走下^^,立刻发出阵阵欢呼&^^。

    楼逍站定^&,靴跟一磕&,庄重的敬了一个军礼,照相机响个不停^,欢呼声更加热烈了^。

    这个时候下车&?李谨言站在列车车厢门口&*,有些犹豫&。尤其是看到站台上众多或扛或抱着相机的记者,总觉得现在下去不是个好主意&*^。奈何楼少帅敬礼之后一步不动&,站定&,侧头看向车厢门口,明显在等他。

    李谨言咬牙&,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众人的目光也随着楼少帅的动作看向车厢门口。

    一身长衫的李谨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热烈的欢呼声顿了两秒*,周围的记者却好像抓到了什么*,满脸兴奋的朝前涌了过来*。

    十七八岁的年纪,相貌极好,乘楼少帅专列进京&,同处一个车厢*,如果不是随员^,那还能是谁?

    大名鼎鼎的李谨言李三少??&*!

    天津日租界被包围以来^&,关于李谨言的传闻也是甚嚣尘土&。

    由于李谨言之前一直很低调&,想要知道他的长相很难,他的照片比楼少帅还少^,连他自己创办的《名人》上都没有刊登过。

    民族商人李家的后人^&,创办实业^,开垦农场,救济贫民^,被公举为北六省总商会会首,楼逍的夫人……

    据说大量外省人涌进北六省,同这个李三少有不小的关系*。

    不过这些都比不上另一个传闻,据说&^,之前发生在秋山道的刺杀事件是日本人做的^,楼少帅派兵包围日租界*,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悍匪^,而是为了报复&,给李谨言出这口气^*!

    这样的传言在京城相当有市场&,一些小报还绘声绘色的就此专门写了报道*^,有心怀的恶意的,甚至将李谨言形容成了“邓通”“董贤”一流,更有甚者*,将他比作“褒姒”“妲己”*,明着是攻击李谨言,实际上却在影射楼逍昏聩^,为一己之私挑起两国争端。

    此类报道是谁的手笔不言而喻。

    毕竟楼逍的身份摆在那里&&,之前的战绩也摆在那里,加上临时接管日租界,更是让国人有扬眉吐气之感*,这样污蔑他的言论,华夏的报纸上绝对是少之又少*。李谨言也在北方商界有不错的口碑&,很少有人会如此诋毁他。

    国人重信,李谨言既然嫁进楼家,那他就是楼家的人*^。正经记入楼家的族谱^,百年后要进楼家的祖坟**^。

    不管他是男是女*,这一点都不会改变^,除非楼逍休妻另娶,当然*,现在不叫休妻叫离婚^&。很多新派人士结婚也不再遵循古礼,而是选择在报纸上公告^&*,穿西式礼服在教堂举办婚礼^。

    信封天主基督的家庭尚且罢了*^,那些家中有上了年纪的老人且不信教的&,见到西式礼服非黑即白&*,尤其是新娘头上的白纱,险些气得背过气去&*,这是办喜事还是办丧事?不拜长辈却让一个洋人做主婚人&*^,这是哪门子道理?

    更有甚者,“新派”人士互相“爱慕”,男不顾家中发妻幼子,女不要脸皮,堂而皇之抛妻弃子另办婚礼,言此举为打破封建婚姻陋俗^。殊不知,那个被他们视为封建陋俗的女子有多么的无辜*。

    记者们全部一拥而上&^,李谨言被吓了一跳,以往在旁围观时倒不觉得*,等自己成为主角才发现&,被相机和记者包围*^&,实在不是一件会让人感到轻松的事情

    负责警戒的兵哥和警察想要上前*,楼少帅却先一步握住李谨言的手腕*^,将他护在身侧^^&*,当有记者大声开始提问时&,率先开口说道:“内子身体不适*?*&!?br />
    言下之意^,不接受采访,诸位哪凉快哪里歇着去!

    “少帅,李少^,就问一个问题……”

    众人不愿放弃^&,楼少帅却视若无睹&^^,护着李谨言就大步流星的往外走。面无表情,一身杀伐之气*,让这些没上过战场的人心生寒意。

    记者或许敢包围李谨言&^,却不敢包围楼逍&。实在是楼少帅凶名太甚&。

    一个日本领事,一个日军大队长^,几百日本侨民*。

    当真都是在自发的暴——乱中丧生和失踪的?楼少帅的独立旅也真的是应桥本大队长的请求才进入租界的^?开枪也是被迫自卫&?

    没人敢打包票。

    但楼少帅这么说^,法国人可以作证&^,连隔一条河的意大利人都站在他这一边,日本公使再跳脚又能怎么样?

    狠*,绝&,下手毫不留情^&,不给任何人可以翻盘的机会*^!

    这就是大部分人对楼逍的看法。尤其是接连被他坑过的俄国人和日本人*,对此更有切身体会。

    李谨言被楼少帅握着手腕*,护着肩膀走出了车站。

    三角巾已经拆了^*,但他胳膊上的枪伤的确没痊愈,楼少帅说他身体不适也不是胡诌*。不过内子什么的……反正在宋武面前也说过,事实上也的确没什么好反驳的,李谨言磨磨牙&&,认了^&。明天京城报纸上会不会出现这句话?

    李谨言决定接下来一个星期都不看报纸了。

    大总统府的车辆早已在车站外等候,见楼逍和李谨言坐进车内*,车门关上,一直跟出车站的记者不免有些失望和遗憾*,能采访到楼少帅不容易&,何况还有李三少。好在记者们都不是石头脑袋,楼少帅对李谨言的维护也足够他们大书特书,或许这样的新闻会让报纸的销量更好。

    报纸销量好了*,他们拿到的薪水才会多&,社会喉舌也是要过日子的。

    天津的日租界已经全部交由冀军第五师驻防管理,独立旅官兵撤出天津,第二十八团随专列进入京城*^,余下的兵哥们则继续北上^,返回关北。

    楼大总统的身份今非昔比*,为避免引起日本人更加激烈的抗-议和反弹*,并没有出现在车站&^。楼夫人原本想去,却被展夫人劝住了*,一来还有楼二少这个小尾巴*,二来日本人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难免狗急跳墙*?&;故窃诖笞芡掣参?,也免得孩子担心。楼夫人不是不听劝的人*,仔细一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

    天津的日租界被华夏军队临时接管之后^&,南方的几个日租界也出现了不稳的迹象。宋舟可不是个善人,他儿子宋武同样不是^*,发生在天津的事彻底暴-露了日本人此时的虚弱^^,要是他们不趁机做点什么&^,就太亏了。

    “少帅,那两辆摩托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李谨言拉了楼少帅的衣袖,不是他胡说&,而是在前面开路的两辆摩托的确很像他从美国买来的^,

    “不是眼熟^!甭ド偎Х词治兆±罱餮缘氖?&,指腹滑过他的手背&,“父亲开口要走的&?!?br />
    李谨言一愣,下意识问道:“给钱没?”

    楼少帅摇头*。

    李谨言:“……”他该庆幸挎斗摩托仍在研发改进中&^,没被大总统看到吗?

    给楼少帅花钱他乐意&,给大总统……好吧^,不乐意也得乐意。

    车子停在大总统府门前^,等候在旁的管家见到从车上下来的楼少帅和李谨言&*^,当即眉开眼笑道:“少帅*,言少爷&,你们可算是到了,夫人一直念叨?^^!?br />
    门旁的警卫同时持枪立正*^^,右手平举胸前*,“敬礼!”

    楼少帅回礼&*^,李谨言则朝他们颔首*。

    楼大总统和楼夫人都等在客厅里,十一个月大的楼二少明显更壮实了,手臂像是藕节,大眼睛滴溜溜黑葡萄似的&??吹阶呓吹穆ュ泻屠罱餮?,坐在地上的二少咧开小嘴,朝李谨言伸出了手:“抱?!?br />
    “弟弟会说话了&^?”李谨言问候过楼大总统和楼夫人,弯腰就想把楼二少抱起来&,完全忘记了他胳膊上的伤还没好&。

    “哎呀*,你身上有伤^?!甭シ蛉嗣Φ溃骸罢庑∽酉衷诔恋煤??!?br />
    李谨言手伸到一半,另一双大手先他一步&,撑住楼二少的腋下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楼少帅面无表情看着弟弟*,楼二少脸上花朵一般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踪&,楼氏兄弟横眉冷对中*。

    楼大总统摸摸光头*,他这小儿子^,不只对他老爹看不上眼啊……

    李谨言眨眨眼&,“少帅^^?”又转头去看楼夫人,这样成吗&?

    “没事*,让他们兄弟俩玩去&*?!甭シ蛉耸疽饫罱餮宰?,仔细打量着他*^,“伤在哪条胳膊?给我看看*^*?^!?br />
    “娘,没事&,都快好了?&!?br />
    “那也不成^,我得看看?!?br />
    无奈,李谨言只得撸起袖子,好在长衫的衣袖和里衣都很宽松,见到李谨言缠在胳膊上的纱布^,楼夫人蹙紧了眉,“还说没事*?!?br />
    “真没事&,子弹就擦破点皮罢了?!?br />
    李谨言放下袖子,楼夫人接着问他是不是还要继续南下,做生意再重要,也得先把伤养好^*。

    “他后天和我回关北*^?!?br />
    “这么急?”楼夫人诧异道:“我原本还想多留你们几天^?!?br />
    “事情多^^?^!甭ド偎ё缴撤⑸?,楼二少坐在他腿上,兄弟俩貌似彼此看不顺眼^&,相处起来却意外的“融洽”^。

    楼大总统留在京城,北六省的军政要务全部由楼少帅一手掌控,他突然丢下工作带着部队开赴天津,积下的工作绝不会少。这次回去恐怕要忙上几天^^。楼夫人自然明白^&,也不好继续开口留他们*^,只说在京城这两天要给他们好好补补*,尤其是李谨言^,见楼夫人叫来管家吩咐厨房熬汤&,嘴里顿时开始发苦*^。

    补汤啊……他能不喝吗……

    吃过了晚饭,楼少帅被楼大总统叫去书房议事,李谨言陪楼夫人说了一会话^,又逗了一会楼二少^&&,便被撵回房间休息。

    大总统府是西式建筑^,家具也多是外国货*,细节处却带有明显的华夏特色。比起关北城大帅府传统的建筑格局和摆设&,这里倒是给了李谨言一种新奇感。

    或许这才是新旧交替时代的民国&*,古旧*,现代,西化*&&,传统……各种矛盾和思想互相掺杂&,融合,很难确切定义是好还是不好&,却足以给后人留下无数的遐想与怀念*。

    洗漱过后&*,李谨言趴在床上^*^,下巴枕着手臂,头发还没全干,却懒得去擦^,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拉着床头的台灯,灯罩忽明忽灭*,灯座上长着翅膀的小天使也仿佛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变得鲜活*。

    渐渐的^,李谨言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打了个哈欠^,他的确是累了*。

    习惯了中式的拔步床,李谨言倒有些睡不惯西式的软床了^&。明明困得睁不开眼,却依旧睡不安稳^&*,翻来覆去好像一直在做梦&。迷迷糊糊中^,床的另一侧塌陷下去,一只温热的大手覆在他的腰际*^,沿着里衣的下摆探了进去。

    “少帅?”

    李谨言没睁眼,声音也有些含糊不清。

    “恩^&*?!?br />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手臂用力,将他整个人都捞了过去^。背靠温热的胸膛^,里衣被拉下了肩膀,灼热的唇在肩头厮摩,渐渐的&,轻吻变成了啃咬^。李谨言不得不睁开眼^,单手推了推埋在他颈间的男人*。

    “少帅,我想睡觉^?^!?br />
    “你睡^*?*!?br />
    “……”这种情况他怎么睡?能睡得着?^!

    没等他说话*,楼少帅已经掀起被子罩住两人,嘴唇和大手开始在他身上作乱,肩颈和腰侧被啃咬得微疼^,脊椎却蹿起了一阵酥麻&。

    突然^,李谨言瞪大了眼睛*,“少帅?!”

    一只大手却扣住他的手腕*,将他自己的手掩在了他的唇上。

    “……”

    李谨言只能尽力捂住自己的嘴,可压抑的呻——吟还是从他的唇间不断流泻而出&**。

    一瞬间^,他的眼前仿佛闪过一道白光^,四肢百骸的力气仿佛都要被抽空一般,架在楼逍肩膀的腿被用力扣紧*,身体尚且无力*,却不得不开始承受另一种猛烈而可怕的冲击……

    一夜好眠成了泡影*^&*,当楼夫人看到独自出现在早餐桌旁的楼少帅时,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谨言身上还有伤&^,你就不能……”

    “不能&&*?*!?br />
    楼夫人:“……”

    这儿子是她生的?^!

    关北城

    萧有德看着从大连旅顺发回的消息^*,脸色阴沉。

    潘广兴突然失踪^^,负责和他接头的情报人员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刻给萧有德传来消息&&^,潘广兴很可能是出事了&。

    “几处接头地点都没有发现可疑人物,应该没有暴——露^*?*!?br />
    对潘广兴这个人,萧有德算是了解,从他失去联系到现在至少过去了十几天&,若抓他的人没有从他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甚至没找到接头地点^,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已经死了。

    “死了啊?!?br />
    事实上*,从萧有德的角度来看,潘广兴并不适合做钉子^,但当时的情况不容他有别的选择,日本人找上他^,再加上家人拖累*,才不得不走上这条路&。若能够确定他至死都没有张嘴,他的遗孀和两个孩子都会得到妥善安排*^,至少一生都会衣食无忧&*。这也是他求仁得仁吧&^。

    还有一件事引起了萧有德的注意&,那就是潘广兴的小舅子也几乎是和他同时失踪的^。得到这个消息纯属偶然,潘广兴的妻子到警察局报案,说她弟弟失踪了,却没有同时说潘广兴也不见了^。

    她应该知道潘广兴在做什么,或许她以为潘广兴是因为需要才被迫躲起来**?

    萧有德摇摇头,他必须先确定潘广兴生前到底有没有说什么,之后再和他的家人联系*^&。他的小舅子是否和他的失踪有关……两人同时失踪**,也未免太凑巧了*^。

    “来人^?!?br />
    无论怎么样,旅顺的几个联系点都不能再用了,安排在大连的钉子也必须加倍小心,否则很可能会再被日本人发现蛛丝马迹&。

    做情报的没人是傻子,日本人也一样。若是因为之前连根-拔起他们在北六省的情报势力就小看他们&,恐怕会阴沟里翻船*。

    在萧有德着手重新安排在旅顺的情报工作时^&,山本等人正为从潘广兴妻弟嘴里问出的名字震惊不已。

    根本没用大刑&,只是把他带进刑讯室抽了一鞭子&,他就高声嚎叫^&,说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山本等人认为他在嘴硬&,又上了烙铁,他终于说出了一个名字:“河下&&?!?br />
    他说的其实是曾到潘宅拜访的一名日侨^,和潘广兴交情不错,却被山本等人错认为关东都督府情报部部长河下井一郎!

    这下子误会闹大了&*。

    “山本君&,这件事怎么办?”

    “必须暂时保密!”

    若河下部长同华夏情报人员有联系*,那关东都督府内是否还会有同样的“叛徒”,大岛都督是否牵扯在内?毕竟,北六省军队攻打南满铁路时的战况他们这些情报人员都十分清楚,楼逍当时是完全有能力打到大连的,但他却突然停住了。

    这其中是否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山本打了一个激灵,仿佛意识到自己发现了天大的秘密*,必须马上通知土肥原君&!不,土肥原很受大岛都督的赏识,难免……山本握紧了拳头,心中有了决断。

    这一切都是为了大日本帝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36135》,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36第一百三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36135并对谨言136第一百三十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3613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