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第一百二十六章

    “廖兄,请^*?^!?br />
    李谨言一身蓝色长衫&,亲自将廖祁庭迎进了大帅府**。

    事情的具体经过^,他听二夫人派来报信的人说过了&。廖家的七少爷,千里迢迢将枝儿带回北六省&,送到关北城,说他只是大发善心*^,连小孩子都不会信^。他想做什么?不仅让枝儿跟着二夫人回了住处,连二夫人酬谢的礼都不肯收*。

    不是因为善心^*,那就是另有所求。

    “三少不必如此客气^?*&!绷纹钔バψ殴笆?第一次看清李谨言的长相**,不由暗道,果然是好人品。

    看着廖祁庭脸上的笑容,李谨言不由一皱眉&^,这个廖七少爷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很快&*&,在简单寒暄之后*,廖祁庭就将他的目的说了出来&*&。

    “廖兄是说^,你打算同我合作&?”

    “对,是我,而不是廖家^?!?br />
    “为什么^^?”

    “很简单&&,我行七&^,上面还有六个兄长&,除了不成器的*,三位兄长已经在管理家族生意&&&?&*!绷纹钔サ纳硖逦⑽⑶扒?,“我人轻言微,很多事就算想做也做不了**&,有些话说了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br />
    李谨言忍不住诧异^&&,两人只是第一次见面,廖祁庭怎么会和他说这些&?况且*&&,很少有人会将家族内部的权力争夺在一个外人面前说的如此直白吧?现在不比后世^,胳膊折在袖子里才是大部分人的处事之道&^。

    “这件事在南方算不上是秘密?!绷纹钔ゼ罱餮圆凰祷?*,仔细观察他的神情**,就能猜出他在想什么*,“我说出去也只是为了让三少明白^,我甩开廖家自己找你合作的原因&&!?br />
    北李南廖,李家已经没落**^,虽有李谨言,可他手下的生意却都已经挂上了楼家的牌子^^&^。而廖家……老太爷在时还好&,否则&,他那几个伯父伯母,叔叔婶婶还有堂兄弟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就连他出嫁的堂姐都时刻盯着娘家的这点东西&。廖祁庭就像他说的那样,人轻言微,有些话明知道是对的,但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往往会被立刻打压下去&。

    如他之前和老太爷所提与楼家合作的事情,当时李谨言的生意还没做到这么大^,楼家“偏安”北六省,北方的大总统还是司马君^。若廖家能抓准机会,未必不能有一番作为^。老太爷也有几分意动^,廖家在南方的处境算不上好*,?&;扯骶褪歉鲎炫?&&,手下没军队,廖家跟着他不会有太大的前途&。廖祁庭前番北上,就是经过了他的默许^。

    可惜几个叔伯和堂兄听到风声后立刻出言反对*,甚至说廖祁庭此举会给廖家招来灭顶之灾。

    “廖家的根基在南方^,若是和一个北方的军阀交好^,咱们在南边的生意怎么办??*;扯髅挥?&,南六省的宋舟可还在那看着哪!”

    一番话让廖祁庭的计划只能胎死腹中&。廖祁庭甚至怀疑&,他们根本没仔细去想这件事会对廖家有什么影响,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不去看廖家的未来*,只管眼前的利益。

    当廖家的其他人都站在他的对立面时&^,老太爷不可能一意孤行的支持他^,毕竟想要维系一个家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身上杀伐果决和独断的锐气,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被渐渐磨灭^&^。他现在所想的*,大多还是子孙和睦&,家族安稳&*。

    最终*,天平还是倾斜到了廖祁庭的叔伯一方&。

    廖祁庭很遗憾,但他也没办法*&。

    随后民四条约被报纸全文刊登^,?;扯鞅黄认乱?*&,宋舟成为了南方的实际统治者**,几个堂哥堂姐在家族聚会时明里暗里的嘲讽廖祁庭^,只说多亏老太爷没被他三言两语蒙蔽^^,任由他胡来*。

    对此,他却只是笑笑,一言不发^。

    直到北六省接连战胜了俄国和日本,楼盛丰又登上联合政府的大总统的宝座*&,这种冷嘲热讽才渐渐平息。事实证明&&,廖祁庭的眼光没错,宋舟不是楼盛丰的对手。

    可经过之前的那段波折&,廖祁庭有心提携家族**^*,也不会再直白的说出来了&。他明白&,如今的廖家人和很多已经没落或正在没落的传统商家一样,只盯着自己家里的一亩三分地*,不愿意推开门走出去看看外边的世界*,哪怕用不到他们半分力气&&。

    安于现状&,固步自封&,只会将家族逐渐带向没落&。身为廖家人^,廖祁庭绝不愿意看到廖家走到这一步&^。

    李谨言不是刚出社会的愣头青&,不会凭廖祁庭简单几句话就相信他^&。不过对于廖祁庭所说的南方市场^,他的确有兴趣。

    不过^,廖七少爷想撇开廖家同自己合作,凭借的是什么?

    “这个^^?*!绷纹钔ブ缸抛约旱哪源?,“全凭这个^*?!?br />
    “哦^*?”

    “我从四岁开始就跟在祖父身边*,启蒙用的是廖家的账本,别的孩子在背三字经千字文的时候^,我已经能打算盘记账了^^?*!?br />
    廖祁庭侃侃而谈,落落大方^&^,就差明着说“我很优秀***,十分优秀*,相当优秀&*&^!哥是智能机**,货真价实*!”李谨言很少见到像廖祁庭这样直白夸奖自己的人*,一时之间还真有些不习惯^。

    不过这也表明了廖祁庭相当的自信&。

    “廖某自认做生意的眼光和手腕都不差^。而且^&^,”廖祁庭顿了顿^*,“现在廖某就能帮上三少的忙?&!?br />
    “例如*&?”

    “廖某听说三少已经是北六省总商会的会首&?”

    “正是&^?!?br />
    “若真是如此*,廖某不得不说&,三少如今的作为,就像是捧着一个聚宝盆*^,却不会将其中的金银珠宝取出来*,实在可惜^?!?br />
    聚宝盆*^?这是什么意思,是让他去搜刮总商会里的商家?这手段也未免太……

    “廖某的本意并未如此&?&!绷纹钔ナ疽饫罱餮钥拷?&*,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话&。

    话落*,坐正身体,双手交握搭在腿上^,“三少以为如何^?”

    愕然^,惊讶*,佩服^,都不能完全表达出李谨言此刻的心情,眼前这人当真是个经商的天才!不过&,他也从廖祁庭的身上看到了另一种东西,野心^^!

    这是个有野心的男人&,一旦给他施展的舞台*,他必将大有所为^^!

    和他合作必须加倍小心^,很可能下一刻就会被他反噬^&。但若将他的这份野心用好,绝对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合作,可以&,但必须按照自己定下的规则&。

    “我们可以合作*&*?*!崩罱餮宰硖?&&,表情认真的看向廖祁庭,“但方式由我来定*?!?br />
    “愿闻其详?!?br />
    “我手下的生意很杂^,不方便管理&。我决定成立楼氏商业集团*&,不知廖兄否肯屈就副总经理一职&?将来开拓南方市场&,廖兄必将得偿所愿?!?br />
    “副总经理**?”

    廖祁庭有些犹豫,这和他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他是将自己摆在和李谨言同等的地位,希望能与对方合作。而李谨言提出的要求*,却是让自己成为他的下属**&。

    合作伙伴和下属……

    “廖兄可以考虑*,不必马上做出决定^?^!崩罱餮孕α?,是廖祁庭自己找上他的*,不是他求廖祁庭上门的&*,当他看不出这个姓廖的从一开始就存着利用他的心思^*^?他不介意被利用^*^,但必须给出足够的报酬&&,或者是付出相当的代价*。

    撇开廖家^&*,廖祁庭所有的不过是他的头脑和做生意的手腕*,比起做股东&,李谨言认为他更适合做个经理人&*^。

    这个人的野心太大^*,只是冰山一角就让李谨言心惊&&*。

    无论他想做胡雪岩还是民国版的巴菲特,李谨言绝不愿意自己成为他的踏脚石&!

    事实上李谨言有些想差了^,仅凭他和楼逍的关系*,廖祁庭就没那胆子把他当踏脚石**。不过这却阴差阳错的给廖祁庭留下了一个相当“深刻”的印象&&*,李三少是个“狠”角色^。

    他只想借助对方的财力物力&*,对方却要把他整个人给“霸占”了。

    狠,真狠!

    果然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事情谈完&,廖祁庭答应回去考虑*,李谨言起身送他离开,刚走出大门,却好遇上从军营回来的楼少帅&。李三少给两人做了介绍&^,廖祁庭是认识楼逍的,楼少帅却对这个险些丧生在他马蹄子下边的廖七少爷没什么印象*。

    送走了廖祁庭&&,楼少帅才开口问李谨言:“廖家人?”

    “对&,就是南方那个廖家^*?^!崩罱餮越纹钔ダ凑宜那耙蚝蠊枷晗杆盗?&,最后补充一句&&&,“我想让情报局在南方的人仔细查查他*?*!?br />
    “怀疑他*?”

    “倒不是怀疑他的身份?&^!崩罱餮孕Φ溃骸叭范ㄋ遣皇橇纹呱僖?^,只是一封电报的事**。我想知道更详细的东西*,例如廖家和宋舟的关系到底如何&。这样也能知道宋舟的钱大多是来自哪里。如果将来大总统打算削藩&^,动武之前可以先考虑从钱袋子下手*^?^!?br />
    兵者^&*,国之利器&^^。只要各省督帅手里还握有军队*^,华夏还是随时面临内战的风险^&^。削弱各省督帅对军队的掌控权*,不也是楼大总统和中央政府正在做的事情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可称之为“削藩”&。只不过削减的是军队^,而是不是土地*&。

    楼少帅站定脚步,挑起一边的眉毛&^,侧过头看向李谨言^,过了许久^,才点头道:“好&?&^!?br />
    隔日^*^,李谨言特地去了一趟二夫人的住处^*。

    枝儿重新换上盘扣褂子和宽脚裤*&,黑油油的大鞭子垂在身后^^,看到眼前这个姑娘&,李谨言恍惚间又回到了刚醒来的那几天*&。

    “少爷^,您来了?^!?br />
    在上海的那段时间,枝儿被逼着学了一口上?&;?,举止神态间也带上了一丝抹不去的痕迹&^。之前没见过她的丫鬟门房不清楚,二夫人却能看得出这些细微的地方,她自己也知道*。

    在那样的地方走过一遭&*,就算她拼命的想忘^&,清晨醒来,眼角也总是会带着没有干涸的泪水^,

    李谨言将带来的点心递过去,笑着说道:“这是特地给娘带来的*,新鲜的枣泥馅&*。我记得你也爱吃这个?&!?br />
    “可是&,多亏少爷还记着?^&^!?br />
    枝儿笑着接过点心^^,却小心的没去碰李谨言的手指,看着她转身的背影*,立刻谨言忍不住叹了口气*。

    有的时候,装作不知道远远强过自以为是的安慰。没人愿意被揭开藏在心里的伤疤^。

    二夫人料到李谨言这两天会来,枝儿服侍他几年^,一心一意的为他*^,如今……也只能说造化弄人*,老天爷的善心往往落不到真正可怜人的身上*^。

    “娘^,我过段时间要出趟远门?**!?br />
    李谨言一边喝茶&,一边把他的打算告诉了二夫人^。

    最近国内局势还算稳定&&^,湖州的顾老又一直想见他一面^,李谨言计划在八月中旬去南方走一趟&。一来为了看看顾老&*^,二来也为将来在南方开辟生意做准备*。

    报社的文老板好几次和李谨言提出想在南方开办临时分社,通过宋老板和顾家,李谨言也和不少南方商家有了生意上的往来。但想要在南方把生意做大做强&,有些事他必须亲自出面^^*。

    若是廖祁庭真答应他的条件^,这一趟去南方说不准就要和他同行^&。排外一事古来有之^,但有这个廖七少爷在&,这些麻烦就很容易解决了。

    “出远门&?”

    “是啊*,因为生意上的事,要去趟南方&?**!崩罱餮孕ψ潘档溃骸澳镉惺裁聪胍?*?儿子帮你带回来&*,听说苏州的绸缎极好&,还有南方的首饰……”

    “娘这么大年纪了,用不着那些*?^!倍蛉艘∫⊥?&&,想起箱子里那几匹李二老爷给她带回来的绸缎^,再看眼前的李谨言*,视线突然变得有些模糊&,听到李谨言叫她&,用手往脸上一抹*,才发现自己竟然流泪了*。

    “娘^^,你怎么了&**?”

    “没什么?!倍蛉瞬幌攵嗨?*,说了也只是让孩子挂心罢了*^,“你也不用记挂着我,自己注意安全比什么都强*。虽然现在国内不打仗了*^,可南方那边……”二夫人咬了咬嘴唇^,自从李二老爷出事后^,一提起南方&*,她的脸色就不会太好。

    “我都记着^^^,娘放心吧*?&!崩罱餮运档溃骸吧偎Щ古闪肆礁霭喔乙黄鹉舷?,真遇到麻烦就把身份亮出来*&,没人敢为难我*^?*!?br />
    当他对楼少帅提出想去南方走一趟时&&,楼少帅并没出言反对^,只是又给李谨言指派了一个班的护卫&*,荷枪实弹的跟着^。李谨言想说这太兴师动众了&&,却被楼少帅一句话就打了回来。

    “这样&,不会有人敢找你麻烦?^!?br />
    李三少眨眨眼&,不再说话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2712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27第一百二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27126并对谨言127第一百二十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2712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