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一百一十一章

    民国五年,三月中旬

    南北政府第二次和谈正式重启,以司马君,宋舟,楼盛丰为首的各省督帅齐聚京城,参与和谈的南北政府要员也一一露面,包括国内各界民主进步及爱国人士的目光也聚集到这次和谈之上&。

    京津唐,南六省,北六省,两广等地的各大报纸纷纷派遣记者前往京城,有的报社更是社长主编亲自出马^^,到了京城之后疏通各种关系,就为得到第一手新闻资料。

    最先发回的新闻稿是关于南北政府要员及各省督帅到京的名单,和谈的日程安排还暂时对外保密。李谨言看到后,立刻让文老板派负责《名人》增刊的记者赶赴京城。

    “这么多的国内各界名人&,几乎是排着队的等咱们采访&?!崩罱餮孕朔艿盟鄯殴?,“就像一个聚宝盆一样,这一趟出去能省多少差旅费^?”

    在接连几期报道北六省的军政府和军队要人之后,《名人》的名声越来越大^,李谨言已经和文老板及《名人》主编商量过^,不再局限于北六省,可以将目光放到全国^,南北大总统,南北政府要员,各省督帅,都是现成的材料。

    和谈期间,最重要的一期《名人》专访对象已经定为楼少帅^,同期还将重新刊登楼大帅的专访*,包括北六省军政府各部要员也都将在刊物中提及。这期《名人》不仅在北六省内发行,还将在天津分社,京城临时分社大量发行,为北六省军政府和楼大帅在和谈期间造势。

    “这些督帅平时都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要想让他们动一动&,除了打仗就只剩下这场和谈?!崩罱餮远约唇巧匣鸪档募钦咚档溃骸霸勖潜ㄉ绲奈蠢?,《名人》的未来,就全靠两位了!”

    文老板也在一旁帮腔道:“这次要是表现突出,等到报社再开分社,两位将是派驻到分社的骨干力量^?!?br />
    被忽悠得激动无比,满脸通红的记者哥兴奋的登上火车*,不忘从车窗伸出手臂挥舞^,就像要奔赴战场的士兵一样。李三少和文老板在站台上目送火车出站,对彼此的忽悠能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和谈期间,英法德美等国公使再次不请自来,会场的警卫早已得到命令,这些公使前来不必阻拦^,连俄国公使都放了进去,唯一要拦在会场外边的只有日本公使伊集院。

    恼火的日本人和横着手臂,硬邦邦说着“这里不欢迎您!”的警卫大眼瞪小眼,一点办法都没有^。身为一国公使*,他不可能在这样的公开场合和一名警卫大声争执。

    走在前方的各国公使目光中有轻视,有怜悯,大多是带着看好戏的意味。谁不知道日本之前被北六省连揍了两顿,揍得几乎没了脾气,全靠英国的借款和斡旋才能缓过一口气,想要再和他们平起平坐?几乎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说接连打败了清国和俄国的日本在列强眼中还能算是二流国家,现在的日本恐怕连二流的尾巴都摸不着了&。

    不光是这些列强的态度发生了改变,经过南满铁路和凤城的战斗*,其他各省的军政府和治下百姓对日本人也不再那么“客气”。以往穿着木屐带着佩刀,动辄在华夏的土地上胡作非为仗势欺人的日本浪人,现在也不得不收敛起来^,否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人拖到巷子里暴揍一顿*。尤其是在北六省和临近的河北等地,日本人的领事裁判权已经形同虚设,若是日本侨民和华夏百姓发生冲突^,警察再不会碍于日本人的治外法权缩手缩脚^,只要确认是日本人挑衅,管你三七二十一,抓了再说^!

    抓起来之后*,全部和江湖惯匪,杀人不眨眼的胡子关在一起,每回都能修理得这些矬子舒爽无比。

    这些胡子盗匪都是恶人,但同样是华夏人!既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活着出去了,不如临死前做几件“好事”,到了阎王爷爷那里也算是将功折罪,下油锅的时候能给个痛快。

    此时日本国内刚依靠英国的贷款缓和了一些,内阁就和陆军军部闹得不可开交,发展到近乎是水火不容的地步。

    出身海军的内阁首相山本权兵卫老奸巨猾,在国内的声望极高*,几次周旋下来&,让陆军一方有苦说不出,陆军一方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还有杀手锏没有使出&,若是给他们抓住了山本的小辫子^^,这届内阁必将倒台无疑^^。

    日本国内忙着争权夺势,对侨民的“?;ぁ弊匀恢荒芤览涤谌毡咀せ辜案鞯亓焓?,奈何有之前的两次大败,日本人就算摆出一副傲慢的姿态,也不会有人再被他们吓住。

    行使领事裁判权把被抓进牢里的侨民弄出来也往往于事无补,送进去的时候还四肢完好,出来的时候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抗-议*,没用。

    继续抗-议^&,也没用。

    华夏人上千年的官场手段用到外交上同样会让对手挠头。

    几次下来*,日本侨民和浪人终于意识到在华夏必须缩起脖子了^,至于脖子要缩多久……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三月十八日,南北政府第二次和谈正式启动,全国的目光都聚集于此,在南北政府要员和各省督帅身着西装**,长衫和军礼服下车走进会场时&,镁光灯响成一片,白色的烟雾几乎形成了一条长链,场面甚为壮观。

    楼大帅去京城参加和谈,展长青和白宝琦等人都随同前往,北六省的军政要务再一次全压在了楼少帅的肩膀上。相比起之前的仓促接手,楼少帅这次已经有了经验^,工作起来十分效率,极少再会熬到深夜。

    李谨言也终于见到了乔乐山口中能让楼少帅变脸^,传说中的丁肇。

    第一印象,很高很英俊&。再一看*,一身的知识分子精英气息,第三眼,这个精英分子突然从外衣的口袋里“变出”一朵玫瑰花,夸张的朝他行了个十九世纪法国宫廷的贵族礼,“啊*,我是如此的荣幸能够见到你,你就像玫瑰花一样的美丽!“

    英俊的精英形象瞬间轰塌,李谨言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一下^,这是个二货还是个二货?

    乔乐山缓缓的转过头^,捂着嘴,肩膀不停耸-动,他是在偷笑?一定是在偷笑&!

    李谨言突然有些明白&,为何他提起丁肇时*,楼少帅会嗖嗖飙冷气^。若他当初也对楼少帅说了玫瑰美人什么的,没被一枪轰了当真算他命大*。

    “丁肇?!?br />
    在丁某人就要单膝跪地继续吟诵小夜曲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身冷意的楼少帅站在门旁^,戴着雪白手套的大手紧握成拳*,骨节间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见到楼逍*,丁肇的二货表情顿时一收^,瞬间恢复成一副精英做派,“楼,三年没见^^,你还是这副样子^?!?br />
    丁某人除了精通化学药理,还是个语言天才&,凡是他到过的地方,不出三个月就能和当地人打成一片。虽然自曾祖起丁家就移居南洋,但丁肇自幼就能说一口流利的华夏语,没少借此嘲笑只会听不会说的乔乐山。

    乔乐山凑到李谨言身边,用他半生不熟的华夏语夹带着英文对李谨言说道:“我们三人是在德国时认识的*,第一次见面*,丁就被楼揍得半个月没办法见人^^,等他能下床之后,第一件事不是去上课,而是跑去找楼算账,结果又被揍得半个月不能下床,那年楼十六岁。不过之后丁给楼下了一次药,让他差点在射击课上打出零环*?!笔率瞪蟐^,当丁肇被揍得鼻青脸肿时,乔乐山也没少趁机在他伤口上撒盐,算是报了之前自己被嘲笑不会说华夏语的一箭之仇。

    “乔乐山,”李谨言十分惊奇的说道:“你竟然能说这么长的华夏语!”

    “……”关注点该是这个吗?

    两人在一旁窃窃私语^,楼逍和丁肇的目光同时看了过来,李谨言知趣的走到楼少帅身边&,“少帅&,乔乐山是和我说你们在德国时的事情?!?br />
    乔乐山被楼逍冰冷的目光刺了一下&,手指在嘴边一抹&,示意自己立刻闭嘴。

    不顾楼逍的冷脸,丁肇又从口袋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盒巧克力递到李谨言面前:“送给你&,聊表心意?!?br />
    楼少帅冷声道;“他是我妻子?!?br />
    “我只是在表达善意?!倍≌匾惶?,“还有,我送给美人的东西都是绝对安全的&?*!?br />
    话落还朝李谨言眨眨眼,李谨言搓了搓胳膊上争先恐后立正敬礼的鸡皮疙瘩&,暗想是不是该撺掇楼少帅再揍这家伙一顿?

    最终*,为了避免少帅枪杀南洋华侨的血案发生,也为了自己的钱途考虑&&,李谨言硬是把楼少帅拽走了。

    等到两人离开^&,乔乐山难得好心的提醒丁肇:“楼很重视他的妻子,你最好别太过分^?!?br />
    丁肇耸了耸肩膀,“楼的运气总是这么好,在德国时他就总是能得到美人的青睐,真让人嫉妒?!?br />
    “嫉妒也没用^?!鼻抢稚揭话崖ё《≌氐募绨?,“他对公爵的千斤都不假辞色*,但李对他来说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这是作为朋友的忠告&*,适可而止,否则我会后悔把你叫来&?!?br />
    “好吧?!倍≌氐愕阃?,“我接受你的劝告,不过你确定要继续这样?”

    意识到丁肇在暗示什么,乔乐山倏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干笑两声,“丁^,我们是朋友?*!?br />
    “当然是朋友,”丁肇咧嘴一笑^,“所以我大发慈悲没有废掉你的手?!?br />
    “……”

    丁肇抵达关北的第二天就开始到实验室工作,关于青霉素的研究已经有了进展,差的只是临门一脚,当看完相关资料和助手记录下来的实验数据之后,丁肇先是对乔乐山的实验进度大加鄙视*,然后立刻投入到接下来的实验当中。

    一旦工作起来,丁肇就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他对这项实验的专注程度让李谨言都感到吃惊。

    想起和楼少帅之前的那番对话,又不由得释然。

    很显然&,楼少帅讨厌这个人,尤其是他的性格和行事作风,但他却告诉李谨言,丁肇可以信任^,而且他的能力绝对不逊色于乔乐山&。

    李谨言站在实验室门口,看着聚精会神工作中的乔乐山和丁肇,再一次感叹,除了不擅长耍阴谋诡计**,他也绝对不是个当官和搞政治的料。如果他厌恶一个人厌恶到会和对方挥拳相向的话,是绝对不会信任他并且让他参与如此重要的工作。

    “别惊动他们了?!崩罱餮远哉驹谝慌缘闹炙档溃骸暗人浅隼?,告诉丁肇,他的薪水会和乔乐山一样?!?br />
    “好的?!?br />
    接近三月下旬,关北城外工业区的工地上又忙碌起来&。

    由于春耕已经开始*,工地上的工人大部分都来自收容所。孟波和孟涛找到李谨言,告诉他工地上的劳动力严重缺乏&,若是不能尽快补足,恐怕会影响到工程进度。

    李谨言也着急,不过他更清楚春耕有多重要,纵然工业能够强国,民生的根本却是粮食。但工地上缺人的确是个问题,收容所里倒是还有人,可他绝不会让老人和不满十岁的孩子去工地上干活。

    “这样,我会在报纸上登招工启事^?!崩罱餮远悦鲜闲值芩档溃骸盎箍梢缘酵馐∪フ腥?,咱们北六省这里地广人稀,但外省很多地方都是人多地少,肯定会有愿意北上来干活的^?!?br />
    目前只是轻工业区,几千亩的地方^,等到在鞍山本溪建立重工业区&,需要的人手会更多,到时劳动力更是个大问题。工厂开工,需要的工人也不是小数目,或许他该想办法让东北的移民潮快点到来?

    不只是李谨言为劳动力问题发愁&*,北六省的军队里也在为招兵的事情头疼。

    满洲里的戍边军也发回电报,最近东西伯利亚境内似乎不太平^,要求增派军队维持边境稳定^。

    接替米哈洛夫成为边境军总指挥的安德烈终于开始了他的高压统治,生活在东西伯利亚的一些信奉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和部分蒙古族,生活都变得艰难起来。安德烈不仅提高税收&&,收回政府之前答应发放给这些迁移到西伯利亚的移民的土地,还纵容哥萨克骑兵对这些境内居民进行抢劫,偶尔甚至会出现血腥事件,不过都很快被遮掩起来。

    戍边军不只一次看到哥萨克骑兵在额尔古纳河西案追逐平民*&,用步枪和马刀将他杀死*,抢走财物,这些被追逐的人有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黄种人^,还有部分鞑靼人,并有少数的犹太人和其他民族&。

    “很难说这个情况是好是坏*?!币丫执锖蟊醇佣南粲械乱膊幌乱淮慰吹搅送那榫?,哥萨克骑兵还曾经骚扰过这个小镇,却在留下三具尸体后被这里的居民用步枪和大刀给赶跑了&&,现在这些哥萨克骑兵都知道,生活在后贝加尔的华夏人和以前被他们欺负的华夏人完全不一样。连安德烈也有所耳闻^。

    这不是一群待宰杀的羔羊,而是一群长着尖牙的野狼。

    后贝加尔的事情传出去后,一些走投无路的俄国人竟然跑到了这里,他们会干活,会缴纳粮食和财物,只希望能得到生活在这里的华夏人的庇护。

    “太可怕了?!币桓鐾贩⒁律劳杪业镊谗肮媚锎罂诘乃阂ё琶姘?,一般吃一边说道:“他们不是人,是一群野兽&!”

    姑娘的家人都被杀死了,她孤身逃到这里,昏倒在镇子外被常大年给救了回来。追在她身后的两个俄国兵被孟二虎扭断了脖子,尸体也被埋了起来*。

    “税收突然加重,之前分给我们的土地也被收回大半,用家里的牛羊也凑不齐数目^,我们只能逃跑?!?br />
    姑娘断断续续的说着&,说完了,仿佛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的抓着许二姐的衣服:“救救我&,留下我吧!我已经十五岁了,我能干活,我还能生孩子!”

    生活在后贝加尔的这些人早已经忘记怜悯是什么样的感情,但他们却都在可怜这个小姑娘*。当初俄国人用来掠夺残杀华夏人的手段&,如今全被用在了他们自己人的身上。

    这个叫米尔夏的姑娘被留下了,她被安排生活在镇子中空出的一间房子里,和她同住的还有另外一对不满十四岁的兄妹^^,哥哥叫谢沙,妹妹叫霍娜&&,都是鞑靼人。

    许二姐等人并不打算瞒着这些孩子他们都做些什么,这三个孩子也没让他们失望,当他们将几个误闯进镇子的俄国兵打伤时,这三个孩子竟然一同冲了出来,用木棒,拳头和石块狠狠的砸死了这三个俄国兵。他们脸上染着血,流着泪,哭喊着多数人都听不懂的话,他们在发泄着愤怒,这些本该?;に堑氖勘彼懒怂堑母改讣胰?,是他们的仇人^!

    更多的人来到后贝加尔^,却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收留。为了避免米哈洛夫被发现,萧有德连夜将他带回了满洲里,并通知戍边军派一个连进入后贝加尔,那里的人虽然凶悍,终究双拳难敌四手,万一来的人多了^,他们也很难应付*&。

    这些失去了亲人和财产的俄国人的确可怜&,但后贝加尔不可能全部收留他们^。当初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的华夏人被驱赶屠杀时,可没见有一个俄国人伸出援手!

    许二姐等人能收留米尔夏几个孩子,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要是不想死,他们只能自己反抗。自己去反抗这些欺压他们的军队,为自己争取一条生路。

    东西伯利亚,势必要发生动荡*。

    戍边军的廖习武申请向边境增兵&&,或许不只是为了?;け呔嘲踩?,想要趁机占些便宜也未可知^&。军政府上层也看到有利可图,没谁愿意轻易放弃送到嘴边的肉。增兵边境刻不容缓^,老毛子的便宜,该占就要占!

    可派谁去?几个师长凑在一起仔细扒拉了一遍,人去少了没用,去多了却很难调出兵来。总不能把山东的第十一师调回来吧^?那不是平白把占到的地盘送给南方吗?

    没办法,只得将还在休整的第五十六师和第六十一师各派出一个团增兵边境^。但这也非长久之计,等到和谈结束&&,恐怕他们的地盘还要扩大*,至少半个山东会落进口袋。

    楼少帅在和京城的楼大帅通过电报之后,北六省贴出了招兵的布告*,招兵处也在六省都设了起来*。

    李谨言干脆也凑了回热闹^,在报纸上同时刊登出北六省招工和招兵的消息*。消息几乎传遍了北方各省。

    丰厚的薪水和军饷让无数人开始心动*。

    最先行动起来的是山东,饥荒已经让这里的人快活不下去了^&。

    之前扒火车的青壮有的传回消息^,他们都被收下了,每月军饷六块大洋,两套军装^^,一天三顿都是干的*,隔两三天还能吃到一顿肉&&,这还是在新兵营的待遇,等到扛上枪正式上了战场&,军饷加上补贴至少能有十五块大洋!表现好的还有额外的津贴,凡是送信回来的青壮,家里人还收到了至少三个大洋,这是他们从第一个月的军饷里省下来的&*。

    他们还在信中说,北六省现在正招工*,也招兵,家里人在山东活不下去&,到北六省还能有条活路&。

    收到信的人家纷纷开始收拾包裹,再用寄回来的大洋买了粮食,做了路上吃的干粮,有余钱的坐火车,没余钱的只靠两条腿就上路。

    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去北六省,活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1211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12第一百一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12111并对谨言112第一百一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1211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