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八十九章

    十月五日,关北火车站

    李谨言走进站台*,两个身着黑色短打的汉子跟在他的身后,另有数名不起眼的男人分散在人群中,时刻注意他身旁的情况。

    自从李谨言在街上被人扔了炸弹,身旁的护卫就没再少于四人^。楼少帅安排了一个班专门负责他的安全^&*,其中就有李谨言熟悉的那个有鞑靼血统的兵哥**。他现在已经升任班长&,手下带着十一个大兵*^,见到李谨言依旧是笑出一口白牙*,满嘴跑火车*,说起话来就没完^。

    对于楼少帅的这番举动&**,说李谨言不感动是假的。当然,如果楼少帅不是每天一封电报催着他吃药&&^,那就更好了。

    李谨言是到车站来接人的,由于楼少帅和日本人打仗*&,从河北到关北的铁路也一度停运&*,宋老板和顾老板不得不推迟北上的时间^。等到战事稍缓才最终确定行程*。为确保万无一失^,李谨言特地给楼少帅发了一封电报,询问他这两天是否要和日本人动手*^。电报发出去&*,李谨言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不妥*,这不是刺探军情吗&*?万一情报泄露^*,可就要出大事了*!

    为了补救&*,李谨言连忙又发了一封电报*,电报上说,无论动手还是不动手^^*,都不要告诉他!

    楼少帅的回电很快&&,电报上依旧是四个字:记得吃药&。

    看到这封电报^,李谨言半晌没说出话来&&,话说这封电报当真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吧^&^?

    事实上^&,李三少的确想多了。

    从楼大帅的电报中得知刘大夫的一番话之后&^,楼少帅就给季副官下令,每天一封电报^^,督促李谨言吃药。

    想到楼少帅当时说话的样子^,季副官就为李谨言捏了一把冷汗*^^*,或许言少爷该祈祷这场战争打的时间更长一些……

    北六省的军队截断了南满铁路&^,又在安奉铁路上扎下了钉子^^,完全阻断了通往大连和朝鲜的铁路线。日本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增兵救援,要么服软^*。

    宽城子驻扎了日军一个联队*&,联队长小岛发回旅顺的电报中声称&,若不给他调派援军*,他很难守住宽城子^。

    身在旅顺的大岛义昌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即便是在华夏生活了几十年的“华夏通”*,也从没想过战争会爆发得如此突然*。楼盛丰这个人已经够他们头疼了^,楼逍更是不按牌理出牌,他们本以为将刺杀事件栽赃到南方政府身上,可以轻易挑起华夏的内乱,坐收渔翁之利,这种手段之前就被用过^^,而且效果很不错*。但是这一次&^,他们选错了对象^,也错估了北六省情报人员的能力&。

    在查明动手的是谁之后&,这场战争就成为了必然*。无论是楼盛丰还是楼逍&^,都对日本人忍得够久了*&。

    “阁下,要不要向朝鲜总督发电报,请求派遣援军^?”

    第五师团的师团长大谷喜九藏和大岛义昌一样脸色阴沉&,眉头深锁,参谋的建议他们都曾经想过^,可是朝鲜通往华夏的唯一一条铁路&*,安奉铁路被华夏军队阻断了^,北六省的一个师不久前刚攻下连山关*,随时可能进攻凤城&。一旦驻朝日军出兵增援^,必然会受到这个师的阻拦*。

    现在的大谷师团长和大岛都督都不再狂妄的认为大日本帝**队可以轻易击败华夏军队*^。事实上^,第五师团^^,这个曾经参加过日清战争^,攻陷平壤*^,并在日俄战争中表现突出。在日后被称为“钢军”的日本陆军老牌劲旅*,已经被楼少帅揍得满头包了**。

    从旅顺发回日本国内的电报大多经过修饰*,写得还算好听**&,但是再好的措辞也掩盖不了他们接连被华夏军队打败的事实^*。

    现在*,一个问题摆在了日本人的面前,是和华夏人死战到底,还是主动要求和谈^?

    继续打下去&,他们未必不能赢&,甚至赢面更大*^。毕竟楼盛丰只是个地方军阀^,而且华夏几乎没有海军^?&?墒?,在这期间*&,庞大的军费开支就可能先一步拖垮日本&&!而且日本陆军和海军向来不和&,若是陆军向海军求援*,不知道会被嘲笑成什么样子*&。

    和谈的话*^,无论谈判结果如何,代表军方势力的桂太郎内阁都将倒台^。而且,按照楼盛丰和楼逍的性格*,他们很难从谈判桌上得到想要的东西^。

    那么,打还是和?

    相比起日本人的举棋不定,北六省上下则显得轻松许多^,无论如何^,华夏的军人都打出了自己的威风*,先是俄罗斯&,又是日本&,在连篇累牍的报道之下,楼少帅几乎成了所有热血青年心中的当代军神*,甚至有人翻出了之前纽约时报的那份报道&^*,指着报纸说^,连洋鬼子都佩服咱们少帅!

    一些年轻的女学生更是将亲手写下的书信送到了大帅府^,当然,没人大胆到直接写上自己的名字,信封上的署名^,一看就是化名或者是笔名&。李谨言拿起一个署名芳草的信封,暗道^,这还没有新文化运动,青年们就已经如此进步了吗*?

    当然^,打死李三少也不承认他是有些吃味^*,至于是吃谁的味……佛曰***,不可说。

    自从被刘大夫诊断出他的身体受了亏损,还“危言耸听”的说&^,可能会影响寿数,李谨言在楼家就成了珍惜?;ざ颺&,吃饭喝药都有人盯着。二夫人得到消息之后*&,更是将李谨言叫去狠狠骂了一顿^,骂完了*^,眼泪扑簌簌的掉*,只道李二老爷走得早&^&,难道李谨言还想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娘,您年轻得很**,哪里有白头发*?”

    二夫人气得拍了李谨言好几下&,到底心疼儿子没用力气^&,可红着的眼眶,眼角未干的泪^&,却让李谨言的鼻子也有些发酸**。连忙再三保证,他一定好好吃药&*。

    二夫人满意了&。

    除了每天捏着鼻子喝药*&,李三少的工作时间也被严格限制^&,楼夫人更是明言***,李谨言每天在外的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时辰,其他时间都要在家好好养着^,直到养好身体*,刘大夫说无碍为止。这次能亲自来火车站接人^,也是李谨言好说歹说&,就差赌咒发誓才争取来的。

    “顾老板远道而来*,我亲自去接&&,才能表现出诚意^?*!?br />
    顾家的事情楼夫人也知道一些&,也不再拦他,只是亲眼见他吃过了药才放人&。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汽笛声响起**,火车缓缓驶进站台^&*,接站的人群变得拥挤起来^&,李谨言马上让身后的兵哥举起了牌子*^。

    宋老板刚下火车^*,远远就见到一块大牌子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再仔细看看&^&,站在牌子边的正是李谨言^,不由转头对身旁人笑道:“顾兄*,李三少行事一向出人预料&,你瞧*,有意思吧?”

    顾惟荣点点头*&,他从宋老板口中听到过不少和李谨言有关的事情,即便知道李谨言的年龄,看到本人还是忍不住吃惊,这未免太年轻了点。

    李谨言见到朝自己走来的宋老板和顾惟荣*,立刻笑着拱手道:“宋老板&,久违了,这位就是顾老板吧?”

    自从接到孙清泉转交的那封信之后*,李谨言一直对顾家人很好奇&,顾惟荣年近四旬^,相貌普通^,身材中等,虽是生意人&,身上却有一股儒雅之气&,让人不由得心生亲近之感&&&。

    儒商。

    李谨言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词,再看顾老板^*,更觉得贴切。

    站台不是说话的地方^,寒暄几句之后*,几人上了楼家的车子**。

    接下来的几天&*,李谨言和顾老板就合作事宜进行了商谈*。顾家希望能从李谨言手中购买配方^^,李谨言却压根不打算和他们要钱&,就连分红也不打算要了。两人差点因此争论起来,最终还是宋老板建议*&^,仿照天津造胰厂的先例,李谨言以配方入股**,年底分红^。

    顾惟荣没有异议&,李谨言也意识到如果自己分文不要的确不太妥当*&,便没有再争辩&。

    最终*&,李谨言和顾老板签订合同*,李谨言以配方入股,每年分得顾家皂厂一分的红利^,期限十年^?&?悸堑剿卫习宓那榭?,李谨言提出和他重新签订合同,将红利的分配年限也缩短为十年^^。这期间&*,李谨言每提供给两人一种配方,红利的分配年限都定为十年^。十年之后*&^,皂厂盈利李谨言再不要一分&*。

    “李三少是个实诚人?!彼卫习逍Φ溃骸肮诵值南敕ㄏ氡睾臀乙谎?&?!?br />
    顾惟荣点点头^^&,“商人当以诚为本&&?&!彼祷笆贝琶飨缘暮菘谝?,却不会让李谨言听不懂*&。

    谈妥了生意**,顾老板提出到家化厂去看一看。李谨言没有拒绝,只是告诉顾老板^,家化厂附近正在施工*,可能会有些乱。

    “施工^*?”

    “对^*?!崩罱餮缘阃返溃骸拔掖蛩阍诠乇背峭饨ㄒ蛔峁ひ登?,前期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现在正招募人手平整土地^^&,铺设道路^?!?br />
    孟波和孟涛兄弟都是实干型的人才^,既然答应了李谨言帮忙&^^,就用上了全部力气&&。在亲自察看了李谨言打算建造工业区的区域之后^^,他们开始着手对整片工业区进行了规划*&。

    虽然看不懂他们画在纸上的条条杠杠&^,也听不懂一些专业术语,不过既然请了他们*,李谨言就没打算对他们指手画脚*。孟波和孟涛逐渐了解了李谨言的脾气^,兄弟俩商量了一下&,干脆又画了一张工业区建成后的图纸交给李谨言^^*。虽然厂房不一定要按照图纸上来建造^,但整片工业区的样子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考虑到工业区建设过程中的招工等问题*,李谨言亲自去把在家“养伤”的沈泽平老爷子请了出来*。李谨言本想自己负责这件事*,奈何刚一开口就被打了回票*。楼夫人直接告诉他,每天这么忙^^,坚决不行**!

    考虑再三*,李谨言只得去请沈老先生出山^,有他在^^&,压得住场面&,各方关系也好疏通*^,更兼沈和端同李锦书已经定了亲**,请沈泽平主持工业区的建造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大帅府的车子停在了家化厂门口&,陆经理和李三老爷同时迎了出来&^*,李谨言安排陆怀德带顾老板和宋老板进厂里参观^,至于宋老板想要看一看生产雪花膏和口红的车间*&,李谨言也没有拒绝,钱不是一个人能赚得完的^,如果宋老板真打算生产雪花膏和口红^&,李谨言也举双手赞成,有竞争才会有进步*?*;纳庵植返墓こФ嗔?^,才能进一步占领市场^^*,仅凭他手里的工厂&,短时间内,不说国外*,连国内市场都没办法做成太大的规模。

    美国洋行的约翰为金属管口红申请的专利?;て谙拗挥形迥?。一开始美国专利局只打算批准三年^,而且见专利的发明人竟然是个华夏人*,曾考虑过不批准这份专利^,还是约翰多方走动^,想了诸多办法**,甚至给李谨言起了一个英文名字*,才将专利申请下来^。对于这种情况,李谨言气愤却也十分无奈,现在的华夏还很落后*&,在欧美强国的眼中只算三流国家*,别说制定游戏规则*^,连参与到游戏中的资格和机会都少之又少^。

    美国号称自由民主^^,却堂而皇之的将排华法案写进了宪法,并且在半个世纪之后仍没有废除&^。

    李谨言知道*,只有国家强大了&,才不会有人在公园的门口挂上一个“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也不会有国家胆敢将对华人的歧视写进法律*。

    拿着约翰申请下来的那份专利文件&&,看着上面的名字^*,李谨言狠狠的磨牙**,等着&&,等到有一天……

    宋老板和顾老板在关北只呆了五天时间*^*,两个老板都是大忙人,李谨言也没多做挽留*,只是在两人离开之前*,对他们说道:“等工业区建成,希望两位能到关北来投资建厂**&。一定不会让两位失望*^、”

    送走了宋老板和顾老板,李谨言依旧每天在工厂和新建的工业区中奔忙,建造工业区需要大量的人手&,关北城内外的闲散劳动力和流民几乎全都被召集到工地上干活&,工钱按天发*,每天还免费提供一顿午饭**^,一人两个杂粮馒头&&,大碗的炖菜,菜汤上飘着油星,运气好的*&*,还能吃到一两块大肥肉&&。

    李谨言在巡视工地时&,还见到了一些光着膀子的白种人&&,询问了沈泽平才知道^^,他们大多是察哈尔过来的&^,一些是有鞑靼血统的蒙古人*,还有一些是俄罗斯人&。关北城外有活干,工钱丰厚还能免费吃饭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再加上李谨言特地在报纸上刊登的招工启事&^,不断有人涌入了关北^*。

    “身份都可靠吗*&^*?”李谨言皱着眉头说道:”要不要让伊万他们过来看看**?”

    “言少爷放心&^&!鄙蛟笃叫ψ潘档溃骸八遣皇嵌砉说奶阶?,都是些活不下去的穷人^*,我特地派人看着^&,出不了事*?*?銮宜歉善鸹罾锤裢饴袅?&,一个能顶两个&^!?br />
    “恩*^?!奔热簧蛟笃秸饷此?^&,李谨言也没再说什么^^&。

    “不过前些天还有日本人想到工地来找事情做?!?br />
    “日本人^?”

    “对^*?^!鄙蛟笃剿档溃骸坝兄苯诱疑厦?^,还有混在流民里的,我一个都没收&&?*!?br />
    “您做得对&?&!蹦呐抡庑┤毡救苏媸抢凑一罡傻?&,李谨言也不愿意冒险****。不过&,这也给李谨言提了个醒,日本人自己混不进来*,会不会有被日本人收买的华夏人**?

    “这事不用担心*?!鄙蛟笃剿淙恍ψ?,眼中却闪过一抹冷光,“都有人看着呢^,真有那样的*,我一定让他知道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李谨言搓搓胳膊^&,这沈老先生当真是军旅出身^&,够狠*!看来*,当初在西药厂为难自己时^*,这老先生连两分力气都没出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908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90第八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9089并对谨言90第八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908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