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八十章

    李谨言和楼少帅走进鼎顺楼,一个伙计立刻迎上前,“您二位是大堂还是雅座&?”

    “雅座*?!?br />
    “好勒!”

    穿过大堂走上二楼,李谨言看到了不少熟面孔,尤其是跟着哑叔去过楼家的那个“账房先生”,楼少帅也见过。他将目光转向李谨言,明显带着疑问。

    “少帅,等回家我再和你解释?!崩罱餮匝沟土松?^,“我选这里和他们见面,也是因为这个^?!?br />
    “恩&!甭ド偎У愕阃?,没再询问&^。

    伙计将他们带到二楼朝南的一个房间*,三面开窗,穿堂风让屋子里显得格外凉爽。墙角还摆着个半人高的花瓶,里面八成是放了冰,光这份心思,就十分难得*。

    两人落座,伙计送上了凉茶&,李谨言给了他十文赏钱*,对他道:“等下会有一位姓孙的先生来找我,你带他上来&?!?br />
    伙计将赏钱揣进口袋&,答应着出去了。不到一刻钟,房门被敲响*,伙计带着孙清泉和宋武走了进来。

    虽然只在葬礼上见过一面,但李谨言对这两人都有印象??吹剿挝?,就知道自己没猜错,人家的确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简单寒暄了几句,宋武说出了他的目的&^,“此次请楼兄前来,只为重启南北和谈的事情?!?br />
    “重启和谈?”楼少帅端起茶杯,低头看着茶水中的倒影,“你代表宋家?”

    “是?!彼挝涞阃?,“我辈同为华夏儿女*,本不该同室操戈,一旦再起战端,国家必将陷入混乱,于国于民都有大害。更是称了觊觎华夏之徒的心愿!”

    楼少帅放下茶杯,看向宋武,“即便和谈重启,又能如何?”

    南北政府第一次和谈的情况&,楼少帅也清楚。先不论双方是否真有诚意达成国家大一统,大部分人都倾向于建立联合政府倒是真的。只可惜双方各有私心,不愿做任何让步*,除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几天的谈判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谈判桌和菜市场几乎没什么区别。这让南北政府内的有识之士都很失望。

    即便是中途没出楼大帅遇刺这件事,恐怕也谈不出什么结果来。

    “大家吵,无非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彼挝渌档溃骸奥バ质欠裣牍?,如果能满足各方利益,即便不是全部,只是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就有了各退一步的余地!?br />
    “你是说?”

    “现在掌握华夏各省的督帅&,才是真正能决定谈判结果的人?!彼挝涫掌鹆肆成系男?,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只要能说服他们重启和谈,建立联合政府,选出总统,华夏大一统就不是问题&?^!?br />
    李谨言听着宋武的话*,总觉得这人好像有点理想主义,他说的的确是大多数华夏人所盼望的,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怎么说服这些割据各地的军阀?在另一个历史时空中,经历过几次北伐^,华夏才有了名义上的中央政府,可政府真正能控制的地盘也不过几省而已,有实力的军阀还不是各行其是?

    至于宋武所说的满足这些人的一定利益,换取他们的让步,李谨言更觉得可行性不大&^。割据军阀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继续做他们的土皇帝*,不说别人,只说楼大帅和宋大帅,就不可能轻易放弃手中的权力,如此一来,这个方法的可行性几乎为零^。

    宋武话说得动听,却不过是画了一张大饼而已。

    李谨言转头去看楼少帅&,自己这个政治白痴都能想到的问题,楼少帅不可能不清楚。

    “这些都是空话&?!甭ド偎档溃骸凹?,就为了说这些?”

    “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彼挝湫α?,”这些的确是空话,但有些人就喜欢听空话,尤其是政府里那些熟读孔孟之道*,三句话不离圣人的老夫子!?br />
    楼少帅没说话&^,李谨言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对于这点他深有体会,同北六省军政府和部队里的人都打过交道之后&,李谨言宁愿去和那些老兵痞子吵架,也不想和那些文官们说话,太累。满口之乎者也,李谨言听着困难&,十句里至少有五句是听不懂的。

    为此,他还特地去找了一些古籍来看,结果是一把辛酸泪,两只蚊香眼^,再遇上那些喜欢掉书袋的老先生*,李三少当真如扁鹊见齐桓公一般,望之旋走^。

    李谨言正在这边腹诽*,宋武已经向楼少帅提出了南六省的建议,一旦联合政府成立,推选出一名大总统*,各省督帅仍有养兵和过问地方政务的权力&,但财税必须统一上报,若有必要,各省的财政部门*&,最好由中央派人管辖。

    “这就是我说的各退一步?!彼挝涞溃骸氨砻嫔衔指魇《懒?,也算是个障眼法,让那些洋人放心*!?br />
    的确,那些在华夏划分了实力范围,攫取大量利益的洋人*,是不会愿意看到华夏建立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实现真正统一的。

    这样统而不治的方式,应该是最符合他们的利益的^。

    既维护了他们倡导“民主自由”的面子,又达成了继续在华夏这块大蛋糕上狼吞虎咽的目的。

    “财政?”楼少帅抓住了宋武话中最重要的一点,“控制各省的财政?”

    “是的??ㄗ×饲?,才能为中央政府树立威信?!?br />
    “很难?!甭ド偎玖艘幌旅?,“没人是傻子^?!?br />
    “这就是我约见楼兄的目的,”宋武坐正了身体,“南北唯一有能力逼这些人就范的,只有楼大帅和我的父亲!或许还要加上一个司马君,但是&,他对和谈的态度相信楼兄也知道?!?br />
    “这件事楼家会考虑?!甭ド偎档繼,“一旦有了结论,定会联系贵方?!?br />
    “好!”宋武举起茶杯,“那我先以茶代酒,敬楼兄!”

    楼少帅举起茶杯,一声轻响,两人同时将杯中的凉茶一饮而尽^。

    事情谈完了,宋武和孙清泉便起身告辞,临走之前,孙清泉将一封信交给了李谨言,“这是我岳丈写给言少爷的,有些冒昧^,还请言少爷不要见怪?!?br />
    李谨言拿着信&,看到上面的落款&,南浔顾。疑惑的眨眨眼,给人写信有这么落款的吗?

    孙清泉见李谨言皱眉&,知道他在奇怪什么*,解释道:“不知道三少爷听没听说过,南浔四象八牛七十二小金狗?”

    李谨言摇头,他的确是没听说过*。

    “……”孙清泉一时无语*,这李家以贩生丝起家,李家少爷竟然不知道这些同样以丝发家的南方巨贾?

    “有什么不对?”

    “没有不对?&!彼锴迦荒芸嘈?,“所谓的南浔四象八牛七十二小金狗,都是南方的豪商,虽然部分家世已经没落,但为首的四象八牛依旧豪富,尤其是四象,与廖家更是不相上下?!?br />
    “廖家&?”李谨言倒是知道廖家,据说在李家最发达的时候&,就有北李南廖的说法。

    “我的岳父正是四象中的顾家旁支,生意也做得很大?!彼锴迦ψ潘档溃骸敖┠瓴纤康纳獠缓米?,日本的蚕丝价格更低廉,且质量也好,洋人多从日本购买生丝^。顾家是南浔最早依靠生丝发迹的^,之后又经营码头和房地产生意。这些生意赚钱也招人眼红&,本家家主和岳父商量之后,都想开辟些新生意,也算为子孙多找一个门路?!?br />
    “所以才找上我&?”

    “这还要多亏天津的宋老板&?&!彼锴迦档溃骸爸叭俨皇怯幸饬夏戏街圃淼某Ъ??宋老板找上了上海的蒲老板,蒲老板和岳父的长子是好友,当时本想一起北上,可惜南北战事骤起不得不取消了行程。现在南方出现了大量日本人生产的香皂,岳父发现这些香皂和宋老板厂子里生产的十分类似,得知宋老板是从三少爷这里得的配方^,便写了这封信托我带给你&?!?br />
    “是这样?!崩罱餮钥醋攀稚系男?,暗地里思量^,当时蒲老板的确发来电报说将邀请同行一起北上&,这其中就有顾家人?自从那封电报之后^,蒲老板一直没有消息*。南北局势也不明朗^,李谨言只得将这件事暂时放下*^。不过经过那群俄国人的打-砸,加上各国洋行为争夺市场联合打压^,日本人生产的香皂在北六省近乎绝迹了*,就连洋行也没剩几家,难不成他们在北方做不下去,都跑南方去了*?

    想想也是&,他们花力气弄到了手工皂的配方*^,不可能放着不用*。

    “顾先生是什么意思*^?”

    “具体的都写在这封信里?!彼锴迦档溃骸拔乙仓皇撬托诺?,知道得不多,三少爷还是亲自看吧?!?br />
    李谨言点头,笑着说道;“论亲戚辈分,我还得叫您一声舅舅*&,您也别叫我三少爷了&,叫我谨言吧?!?br />
    孙清泉答应了&,没想到宋武却在这时插言道:“这样算起来,我和李三少爷也是表兄弟了?!彼底?,从怀里掏出了一把象牙柄的匕首,“这就当是我这个做兄长的送你的见面礼,不能不收^?!?br />
    李谨言:“……”

    这些少帅都是奇葩&,楼少帅送他枪,宋少帅送他匕首,哪天再见个什么少帅,会不会送他一门迫击炮掷弹筒什么的?仔细想想&,小日本的掷弹筒是个好东西啊,比迫击炮轻便,一个步兵就能背着跑。除了专门的炮弹,发射手榴弹也没任何问题。训练过的老兵几乎是指哪打哪,百发百中*,制作也比迫击炮简单^,不知道北六省的军队里有没有^,没有的话,可以从南满日本人那里弄几具过来交给杜维严仿制。坦克都能改装*,仿制掷弹筒还不是小意思?

    清朝洋务运动建造的兵工厂,例如江南制造局,曾经是远东最大的兵工厂^,这些华夏的技术工人和老师傅&,不比任何欧洲军工厂里的工人差^!

    李谨言正思量“武装军队”大计,似乎忘了去接宋武手里的匕首,楼少帅拿过匕首^,对宋武颔首道:“我替内子谢过了*?!?br />
    宋武笑笑,倒也没说什么&,和孙清泉一同告辞离开。

    门关上之后,李谨言立刻回神^,“走了?”

    “走了?!甭ド偎Ы笆椎莞罱餮?,“故意不接的?”

    “恩!崩罱餮悦亲?,“总觉得这人太‘高深莫测’了点,接了他的礼,恐怕就得被算计去些什么*?!?br />
    “不用担心?!甭ド偎У拇笫职丛诹死罱餮苑⒍?,“有我在?!?br />
    李谨言笑了,的确,有楼少帅在^,甭说宋武,就是张武李武也都是浮云。

    两人回到楼家*,楼少帅立刻去见了楼大帅*,宋武有句话说得很对,能让南北各省军阀低头的,整个华夏也只有楼盛丰和宋舟,至于司马君*,一旦邢长庚替日本人做事的消息曝-露出去*,别说主持并参与南北和谈了,恐怕他连北方大总统的职位都得提前卸任&。

    李谨言回到房间,坐在桌旁,手指一下接一下敲着桌面,回想宋武说的话&,总觉得有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却抓不住*^。

    到底是什么^?

    李三少响不明白*^,干脆也不想了*^,将那把象牙柄的匕首交给丫头,“放箱子里,等到哪天缺钱用^,上边的象牙宝石都能抠下来换钱?&!?br />
    丫头:“言少爷喜欢说笑*&,您还会缺钱吗*?”

    “这可说不准?!崩罱餮哉酒鹕磙恿烁隼裂?,“做生意的,谁能保证一定事事顺利*,年年赚钱^。总是有备无患的好&。这可是象牙啊^,值钱&^,快收起来?!?br />
    丫头笑着下去了,李谨言取出孙清泉交给他的信&,撕开信封,抽——出信纸&^。

    这封信并不长^,却将想要表达的意思说得很清楚^,原来,蒲老板之后一直没消息是有原因的,他的制皂厂被日本人盯上了^。这些日本矬子手段卑劣&,经常指使浪人去皂厂前闹事,还打伤了人*。工人们被吓得不敢上工,即便报警也没多大用处。一个治外法权就能轻易让这些浪人脱身。后来甚至一把火烧了半个厂子*^,烧死了两个工人。无奈之下,蒲老板只得关停工厂作价出售。又是日本人冒了出来,不许其他人接手&,硬是要以一个低到离谱的价格买下他的皂厂,还是顾家伸出援手,借了一笔钱给他^,才让他暂时度过难关。

    李谨言越看越是生气,猛的拍了一下桌子,这帮日本矬子,真TNND不是东西!

    顾家给李谨言写这封信的目的,不为其他^,只为买李谨言手中的配方,他们打算在湖州开一家皂厂^。就算日本人烧了他们顾家的厂子&,还有张家,庞家,刘家!信的末尾,顾老先生这样写道;堂堂华夏,岂容一岛国倭人耀武扬威*&!

    李谨言放下信,长久之后,才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孙清泉还只当顾家是为了赚钱&,或许顾家人也是这样告诉他的&,可从顾老先生的信中来看,却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他们是商人,为的是赚钱不假,但更多的^,却是为了和日本人争一口气!国家孱弱,政府无作为,身为华夏之人,他们却不能坐视^!

    李谨言攥紧了拳头,比起顾老先生,那些数典忘祖,当了汉奸还沾沾自喜的^,妄披了一身人皮^!

    当夜,楼少帅回房之后^,李谨言还没来得及将顾家的事情告诉他^,就从他嘴里得知了另一件事,京城的邢家被旗人灭门&,房子也被一把火给烧了。行凶之人隔日就被找到&,都已服毒自尽*,死得不能再死了&^。

    “旗人&?”

    “对&?!甭ド偎档溃骸爸捌烊?闹-事的漏网之鱼!?br />
    李谨言抿了抿嘴唇^,八成是司马大总统动的手*,栽赃到了旗人的身上^。这些在政坛上摸爬滚打的人物,果然没一个手不黑的。

    想起嫁到邢家的李锦琴&,李谨言又问了一句:“邢家人都死了?”

    “差不多?!?br />
    “什么叫差不多?”

    “邢五没死^?!甭ド偎兆±罱餮缘囊恢皇?,捏了捏他的手指:“事发时他在天津^?!?br />
    李谨言:“……”就算邢五少爷活下来,邢家也注定要绝后了**。

    “邢五没有回京城^,躲进了天津租界的日本领事馆?!?br />
    又是日本人!李谨言现在听到日本人几个字就想咬牙。

    “还有*,”楼少帅继续说道:“李谨丞和李锦琴,同他在一起?!?^、

    什么^?!李谨言倏地瞪大了眼睛,他们也去了日本领事馆?&!

    “司马君不会放过任何同邢家关系密切的人^?!甭ド偎У氖种秆刈爬罱餮缘氖直郴鲜滞?,在他腕子的内侧摩挲着:“他们逃不了,除非彻底投靠日本人?!?br />
    李谨言沉默了*。

    楼少帅拉起他的手送到唇边,嘴唇贴在他的掌心,“你想怎么做?”

    李谨言主动揽上了楼少帅的脖子,语气中带着从没有过的寒意,“如果当真投靠日本人^,就杀了他们!”

    楼少帅静静的看了他片刻^,低头吻住他唇:“好?!?/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8180》,方便以后阅读谨言81第八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8180并对谨言81第八十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818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