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五十七章

    司马大总统下达了北六省出兵的调令,楼大帅立刻召集了军政部一干人员召开了作战会议。

    钱伯喜的一师**,杜豫章的二师在之前满洲里的战斗中都损失不小*,补充的兵员大多是新兵,拉上战场只有当炮灰的命*,并不适合立即投入战斗。

    余下的三,六**,九师负责北方六省的驻守任务*,包括戍边军*,都不能随意调动,能派遣的只余下第八师*,第十师,第十一师和独立旅**。楼少帅的独立旅虽然刚扩编*,之前却从其他师里拉走了不少军官和有战斗经验的老兵,重新组建之后*,战斗力自然是不一般。独立旅下辖两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一个炮兵营*,工兵***,辎重兵,通讯兵各一个连*,另有特务连和卫生人员*,总兵力几乎和一个师不相上下**,火力上甚至更胜一筹*。毕竟*,独立旅的炮兵营可是重炮营*,火炮口径均在120mm以上*,这在北六省乃至全国都很少见*。

    至于这个重炮营是谁的功劳*,军中的大佬基本上都清楚*?*?上У氖?**,人家是楼少帅的“媳妇”*,其他人也只有羡慕的份。

    司马大总统的调令上并未写明北六省需增兵多少,按照前方的战况*,想要把南六省的军队拦截住,至少需要调派两个师**,想把他们打回去,则需要更多兵力。

    “都说说吧?**!?br />
    楼大帅的脸色严肃**,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终于*,第八师师长卫宗国开口道:“大帅***,不就是去给韩庵山擦-屁-股*?谁去不一样*?就是……”

    “就是什么**?”

    “咱们不能白去吧*?”卫宗国的性格和钱伯喜颇有些相似*,在北六省的军队中,两个师长雅号“大小滚刀肉”,十分具有个性--色彩**,“咱们带兵去把南方那帮孙子打跑了,然后空手回来***?这买卖就算傻子也不做**?*!?br />
    “是啊*?*!钡谑κΤご飨医涌诘溃骸安皇窃勖遣蝗室?*,实在是韩庵山先头死活不让咱们过去,这回求到咱们头上,总不能一点车马费都不出吧*?”

    “大总统电报上不是写明了***,军费酌情……”

    “可拉倒吧*!”一师师长钱伯喜打断了十一师师长杜澜的话*,“老杜你就是太实诚了*!之前在满洲里打老毛子,大总统不是也很‘大方’?先后给了多少军费?还不够塞牙缝的*!这次更是提都没提,这一酌情,那就是给多少都是他说了算**。十万也是酌情*,一百万也是酌情***,到头来,吃亏的还是咱们**!”

    钱伯喜这番话说得毫不客气*,就差指着鼻子骂司马君抠门了*。杜豫章咳嗽了一声没说话**,心里也对司马大总统颇有微词*,加之司马君还曾明里暗里的收买挑拨过他们和楼大帅的关系,更是让这两个北六省军中资格最老的将领十分不满。

    “可也不能不出兵吧**?”

    “是啊*,大不了咱们就地……”

    “快打?**?*!那是马庆祥手下那群马匪胡子才会干的事*!你想让咱们被戳脊梁骨*?”

    “那怎么办**?”

    会议室中议论声四起*,这些老兵痞们嗓门本来就大*,假若不知道他们在开会*,八成以为这屋里的人正在吵架**,下一刻就会动手群殴**。

    “军费不是大问题***?!甭ド偎蝗豢诘溃骸岸砉南乱槐收秸饪罴唇痛?,一千五百万?!?br />
    会议室里顿时一静*,是啊*,他们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像上次一样顺道截了*,谅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一千五百万也不多*?!闭钩で嘧魑普砍?**,也被拽来参加了会议。实际上他根本不想来*,论军事他不懂**,拽他来无非就是要钱*,可政府财政着实紧张,之前挤牙膏似的挤出了五百万,比起所需的军费*,实在是杯水车薪*。等到这场内战打完,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若是不能找到财路*,北六省的财政破产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足够了?!甭ド偎д酒鹕?,走到挂在墙上的地图前*,指着山东省内的几个重要城市,“只要进了山东*,军费问题就能解决*?!?br />
    马上有人开口劝道:“少帅*,咱们不能学姓马的当胡子……”

    楼逍脸色未变,“不是抢*?!?br />
    不抢*?那钱从哪里来*?

    几个师长的目光从楼少帅身上转向楼大帅*,楼大帅哈哈一笑*,“咱们给人干活*,当然不能白干*,把宋舟的军队打跑了*,地盘再还给他韩庵山?没那么便宜的事*!想把地盘要回去就拿钱来换,否则***,咱们就地安营扎寨?!?br />
    哗*!

    会议室里再度炸开了**,姓韩的不给钱就占了山东*?众人互相看看*,到底要钱还是要地盘,是个问题*。

    “韩庵山不是一直担心我楼盛丰趁人之危吗?我还真就趁他之危了**!就算我不占*,他那块地盘也保不住?!?br />
    “不过**,”杜豫章犹豫了一下**,“大总统那里?”

    “我知道*,咱们和山东还隔着一个河北*?!甭ゴ笏Ю淅湟恍?,“不是还有个山西在吗*?”

    楼大帅的话让众人悚然一惊,山西?难不成大帅还想把山西拿下来?

    “我不是说回头打山西*?*!甭ゴ笏嗣馔?,“阎淮玉那老小子是个精明人,该怎么办他心里有数*。在司马大总统手底下这么多年*,也没见他捞到多少好处,上次还和我念叨手头紧*,日子不好过啊**?**!?br />
    话落*,楼大帅突然站起身*,双手支在长桌上环视众人*****,“咱们在北六省也憋屈够了,干脆借着这次机会,大家都挪一挪地儿***?*!?br />
    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楼盛丰不打算继续给司马君当个卒子了****。这世道,谁拳头大谁说话算**,那帮洋鬼子整天对着华夏流口水*,自己人却在这里打生打死*,胡搅蛮缠片刻不肯消停,还不如干脆利落的把事情全都解决了,调转枪口一致对外**。国内这点利益算什么****,就像他儿媳妇常和人说的,去踢洋人的屁-股,抢洋人的钱才是真本事**!

    “大帅,这么做不妥吧*?”一个幕僚出声道:“恐会落人口实*?!?br />
    “这事我自有计较*,总归都得先把宋舟那个老奸巨猾的打回南方去*,回头再和韩庵山掰扯**?*!甭ゴ笏Ф倭硕?,接着说道:“我宣布!”

    哗!

    会议室中的将官集体起立,展长青等人第一次参加军事会议,都被唬了一跳***,下意识的跟着站了起来*,马上又发现不对***,可在场的大小将官谁也没注意到他们**。

    “第一师第二师继续休整**,第三*,六*,九师原地驻守*。第八师和独立旅待命*,第十师,第十一师会后集结,后日开拔,南下增援山东!”

    “是!”

    “父亲,”楼少帅突然开口道:“在出兵之前**,要注意俄国和南满铁路的日本人*?*!?br />
    “恩*?*!甭ゴ笏У愕阃?,“这事你来办**?*!?br />
    “是*!”

    北六省即将出兵增援山东的消息,隔日就被报纸报道了出去*。

    李谨言看到报纸上竟然连出兵线路都有*,忍不住咬牙*。这可真是新闻自由**,自由得没边了!原来听说中东路事件发生时**,东北军的战斗计划被报纸当新闻刊登出去,他还以为是个笑话……不过*,这个记者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太对*,当初在满洲里打老毛子的时候,情报都被捂得严严实实的,楼少帅打了胜仗的消息传回来**,报纸上还曾经出现过质疑的声音*,这次怎么轻易就让人给报道出去了?

    若楼大帅和楼少帅对保密工作看得不重,没有最基本的保密意识,那些被砍了头的日本特务该怎么解释**?

    李三少单手支着下巴,一脑门的问号。

    “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楼少帅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俯身拿起桌上的报纸翻了起来。

    “少帅*,会开完了?”

    “恩**?!?br />
    报纸上的消息并未让楼少帅的脸色产生任何变化*,李谨言心中的疑问更深*,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难不成这消息是被主动泄露出去的?

    “这家报社是楼家出资的?*!甭ド偎Р坏壤罱餮晕食隹?***,便帮他解了惑*,“消息是我让人发的*?!?br />
    “为什么*?”

    “为了给人看*?*!?br />
    “……”给人看?李谨言垂下了眸子***。日本人还是俄国人*?或者是……自己人*?

    “不用担心*?*!甭ド偎Х畔卤ㄖ?*,拍了一下李谨言的脸颊*。

    李谨言点了点头,这份报纸是楼家出资办的**?他之前根本没注意到*。

    民国初年的报纸太多*,只在关北城内就有好几家报社,这家报社并不起眼**。不过*,当初北六省军队在满洲里打了胜仗*,就是这份报纸最先披露,国外对楼少帅的报道*,好像也是这份报纸率先转载刊登。

    这都是楼家的手笔?这一次**,楼少帅让这家报纸刊登的北六省军队出兵路线**,十有八--九是个假消息,他想做什么?李谨言猜不透*,只能目不转睛的盯着楼少帅***。

    楼少帅:“怎么了*?”

    李三少:“少帅*,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楼少帅:“吃饭*?!?br />
    李三少:“……”

    第十师和十一师开拔的日子转眼就到,后勤部再一次忙得人仰马翻**,好在姜部长提前就有所准备*,才没像上次满洲里出兵一样手忙脚乱*。

    约翰已经同李谨言签订了□的订单*,正如李谨言所说***,没有商人在钞票面前不会心动。约翰是个犹太裔美国人,他和大部分犹太人一样,拥有虔诚的信仰和对金钱永无止境的追求**。

    ”一万发子弹510美元,不能再低了*?***!?br />
    李谨言之前并没有购买军火的经验,特地询问了姜瑜林**。当姜部长得知合同价格之后*,下巴几乎要掉在地上。

    “510美元?”姜部长咽了口唾沫,“一万发尖头子弹才一千四百多块大洋*?”

    “是啊**?*!崩罱餮缘愕阃?,“这是贵还是便宜*?”

    “便宜**!绝对便宜*!”姜部长斩钉截铁道:“除了日本人*,没有比这更低的价格!”

    “日本*?”李谨言皱了皱眉*,“咱们还和日本人购买武器?”

    “这倒是没有?*!苯砍ひ∫⊥?*,“不过我也听到消息,有个什么泰平组合突然冒了出来,这段时间正四处活动。据说郑大炮从他们手里买了一大批武器*,价格十分便宜?*!?br />
    “这样啊*?**!?br />
    李谨言并没有和姜瑜林说不要同日本人购买武器之类的话**,该怎么做姜瑜林会自己把关*,就算他拿不准,上面还有楼少帅和楼大帅**,不需要他多嘴。

    至于这个泰平组合……李谨言皱了皱眉*,他好像有点印象**,似乎是那个被日本-军-国-主义-狂-热-分子称为”日本第一卖国贼”的商人组织?可事实真相如何一直没有定论,也有人称这个商人组织大量出售武器给华夏,背后还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为的是让华夏陷入更深的混乱**,消耗华夏的实力***,为日本侵华铺路***。

    无论怎么样,李谨言都对这个泰平组合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却有必要提醒了一下楼少帅**,还是多注意一下为好*。

    六月十八日,第十师和第十一师的先头部队开拔。

    李谨言订购的第一批子弹也恰好送到。在交割之后*,约翰又问李谨言是否对炮弹有兴趣**。

    李三少有些无语**,这位还真是要么不做**,做就要做到“最好”***。子弹生意还没了结**,他又想倒卖炮弹*?

    “约翰*,你不是想转职做军火买卖吧***?”

    “当然不?*!痹己菜柿怂始绨?*,“你需要这些*,我恰好能弄到*。有钱不赚可不是商人的风格*,”

    由于约翰的大力推荐,李谨言又和他签订了一笔炮弹订单*,拿给姜瑜林看的时候*,姜部长几乎就要热泪盈眶。

    “言少爷***,您就是姜某人的救星?**?!”

    “打??!”李谨言举起一只手,“一码归一码**,这批炮弹可是要另算的*?!?br />
    姜瑜林讪笑两声**,“这是自然?*!?br />
    随后**,李谨言询问了之前委托姜瑜林那件事办得如何**,姜瑜林咂咂嘴*,“肥皂绝对没问题*,香皂的需求量也大,就是被服还要再谈**?!?br />
    李谨言抿了抿嘴唇***,他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被服厂的产品销售出去****,肥皂和香皂只是个添头*。毕竟皂厂的产能摆在那里,倒是被服厂现在已经有了一百多台缝纫机,产能稳步提升*,除了供应北六省的军需**,还需要另外开辟市场*。这就需要姜瑜林这样有门路的人来帮忙了*。

    “这件事*,还要请姜部长多帮忙?*!?br />
    “千万不敢当*?*!苯ち至Π谑?*,“言少爷**,你这可是打我脸。不过,前几天警察局的赵局长倒是和我说,下边要一批新制服*?*!?br />
    “警察制服**?”

    李谨言眼珠子转了转,搓着下巴*,心下有了主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585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58第五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5857并对谨言58第五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585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