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五十二章

    两列送亲队伍在长宁街分开,唢呐手分别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卖力的吹奏着&,队伍已经相隔百米远,仍是高声低调的应和着,就像是在别着苗头。

    几个身着短打的男人夹杂在看热闹的人群中^,等到长长的送亲队伍走过^,互相打着手势。动作很快,却还是被另外几个人注意到了&。这些打着手势的人根本就没发现,自从他们现身,就已经被盯上了。

    街对面的茶楼里,一个长衫男人就坐在二楼的窗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人群中的情况&。

    一个小个子的伙计凑到了男人旁边,“五哥,跟不跟?”

    长衫男人摇摇头&&,“不跟?!?br />
    “可扛把子吩咐……”

    “哑叔!”长衫男人瞪了小个子一眼&。

    “是,这不是一时忘记了吗?”小个子不清不重的打了自己一嘴巴*&,“不跟*?就这么放走了^^?”

    “你白长了这对招子,喘气的^?”长衫男人示意小个子朝下边看^,“那几个,看到没?瞅一眼就知道是吃官家饭的*,有他们在&,跑不了^!再说哑叔吩咐了,遇到穿官皮的咱们就得小心行事,不能给三少爷惹麻烦&!”

    小个子眼珠子转了转,嘿嘿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

    “没,我就是想着,当初李二老爷是这个&!”小个子翘起了大拇指^^,“肯定想不到他死后,自己的儿子竟然被亲大哥给卖了!这李三少爷也是能耐*,在大帅府是混得‘风生水起’^&,咱们扛把子是什么人^?眼高于顶的,当初若不是李二老爷救了他的命,也不能……”

    啪*!

    长衫男人狠狠拍了小个子的头一下,”你闭嘴&*^!嘴上没个把门的,这话是你随便说的&?还有,叫哑叔!再叫扛把子,老子先收拾你^!”

    小个子缩了缩脖子,不出声了&&。

    “去,再给老子上壶好茶,来几叠点心^&,一会扛把子要过来!”

    “五哥,你刚才不是说要叫’哑叔’的?”

    长衫男人被小个子噎了一下,举起拳头就要砸^,吓得小个子一溜烟的跑下楼没影了*。就连茶水和点心也是另一个伙计送上来的。

    这长衫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李谨言到李家屯找哑叔时遇到的刀疤汉子&。

    李谨言意识到川口香子这个日本女人牵扯的事情绝不简单,若是抓着不放继续追查,很可能会犯到上位者的忌讳&,便吩咐哑叔不要再查下去。哑叔明白李谨言的顾虑&,早些年他也吃过官府的亏&,知道李谨言的想法是对的,但小心太过。事情往深了查肯定不行,若全部放手**,却不是哑叔的作风。

    于是*,哑叔命令手下的人,只摸准这些日本人接头和联络的地点,深一点的*,例如他们都做些什么^,只掌握个大概,再深就不要碰了&。

    “这是三少爷的吩咐^?*^!毖剖遄源哟鹩Π锢罱餮宰鍪?,在手下面前便改了称呼&。最初大家伙还以为扛把子不过是念着李二老爷的救命之恩*,如今看来,却不是这么回事。至少*,能在大帅府站稳脚&,让那个杀人不眨眼&,能把老毛子揍得屁滚尿流的楼少帅看重,就绝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

    “二老爷没了&*,还以为咱们这些人就得归隐山林了&,没想到……”长衫男人捻起一?&;ㄉ锥炖?,看着人群中陆续消失在街边巷子口的几个男人,咧嘴一笑*,看来,他李老五这双招子还没废,果然是几个穿官皮的!

    就在这时&,楼梯边响起了脚步声*,李老五转头一看,立刻站起身,“哑叔&&!”

    “恩^&?!毖剖迦么返幕锛葡氯?*,自己走到桌旁坐下,若不是先头的伙计,李老五根本就发现不了哑叔,他走路压根没有一点声音&,“怎么样了^?”

    “八成就是今天动手^。有几个穿官皮的也跟上去了,我没让兄弟们跟,怕万一露了行迹给三少爷惹麻烦*&!?br />
    “你做的对?!毖剖宥似鸩璞?,抿了一口&,说道:“楼家父子都不是一般人物^,手下更是卧虎藏龙&。尤其是楼少帅,今后的成就绝不会在他爹之下&!三少爷跟了他,以后的日子想要过好恐怕还得多费些心思^*?*!?br />
    哑叔说这话,李老五没敢接口^。只低声将又查到几个日本人隐秘联络点的事情告诉了哑叔。

    “您放心^&,就算官府给漏了,咱们的人也能……”说着^,伸手在自己的脖子前边划了一下^,“保准一个都跑不了^!”

    就在哑叔和李老五说话的时候^,几个还不知道自己被盯上的男人迅速穿过几条相连的巷子&&,走到川口怜一藏身的宅子前,四下看了看*,敲响了院门^。

    又是之前的那个女人开了门,看清站在门外的人&,没多废话,直接把他们让进了院子里*。

    川口怜一正等着他们的消息,“如何*?”

    “今天是下手的最好的时机!”其中一个男人开口说道:“属下收买了一个狱卒&,从他口中得知&&,被关押之人的形貌都和香子小姐无异。凭借潘广兴提供的地形图,必能将小姐安全救出^*!”

    男人说着话,脸上露出了一抹阴狠&&,那个被他收买的狱卒,过了今天就必须处理掉了。

    “救?”川口怜一冷冷说道:“你确定香子现在还活着*?”

    “这……”

    “若他们撬开了香子的嘴,那么,这一切就是为我们精心准备的一个圈套!”

    “川口君^*!”男人猛地抬起头,“属下相信香子小姐对帝国的忠诚!”

    “属下等也一样!”

    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川口怜一的神色不变&*,点点头*,“我说的不过是最坏的情况,我同样相信香子对帝国对天皇陛下的忠诚^,但是华夏人诡计多端,不得不防*。所以&,山下君&,拜托诸位了!务必找到香子&*!若能救出便是最好,若……问出只有她知道的隐秘联络点和人员之后,便让她为天皇陛下尽忠吧&!”

    “是&!”

    等到男人们离开,川口怜一对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的女人说道:“美名子*,派人严密监视潘广兴一家&&*,若是情况不对,就杀了他们!”

    女人郑重点头,“是^!”

    守在宅子外的人听到动静,立刻隐藏起身形,见院门打开*,七八个男人从院子里走出来^*,其中并没有他们一直关注的川口怜一*。

    “情况不太对头*?!逼渲幸桓瞿腥怂档溃骸闭庑《笮难劭烧娌簧?,大鱼轻易不进套*?!?br />
    “不好抓也要抓!”另一个男人说道:“你跟着这些人&*,他们肯定是去救那个日本女人&,豹子去找人,把这所宅子围起来^,若是那条大鱼想溜^,咱们就立刻动手^!”

    “可萧先生不是说&&,要等他们进了套^,才好往他们身上安罪名……”

    “你也不看看情况,这小瘪犊子不上套,咱们就眼睁睁的看他跑了?干脆直接把套拴他脖子上,到时就算没罪也有罪了&^!”

    “万一上边怪罪*?”

    “我顶着^^!”

    豹子憨笑了两声*,不说话,起身去找人了。

    楼府

    贺喜的宾客陆续告辞^,李谨言强打起精神,嘴上说着客气话*,心里却只想等客人们都离开,马上找个地方坐下好好歇一歇。

    楼少帅站在他身旁,曲起手指擦过他的脸颊^,低下头,“累了*?”

    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耳边,李谨言忍不住僵了一下,下意识的侧了一下头^^,他突然有点后悔去找乔乐山&,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不自在^。

    见李谨言闪躲,有力的手指突然钳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一双深黑的眸子锁住了他,就像是捕获了猎物的兽,他抓住的,就是他的^!就算不情愿,也是他的!

    李谨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想说自己没不情愿,真的^!就是情况太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从抱大腿升级到那什么*,这火箭一般的速度&,他一时还没做好准备&。

    楼少帅定定的看着李谨言,丝毫不放过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李谨言力持镇定*,却不知道会不会下一秒就破功^,直到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李谨言立刻开口:”少帅,有人*!”

    “我知道&?&!?br />
    “那个,你能先放开我吗?”

    “不能*?*!?br />
    李谨言:“……”

    咳嗽到一半被噎住的萧有德:“……”

    最终,还是楼大帅的到来把李谨言这只肥兔子从虎爪里救了出来*,想起楼少帅离开前看他的那一眼&,李谨言开始思量&,今天晚上过去,他得在床上躺几天^?

    撇开乍然遇到这种情况的不自在&,李谨言认为自己实在不必太矫情&,反正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不出意外的话^,他这辈子就要和楼少帅一起过了^,他喜欢自己^,总比不喜欢自己要好吧?

    搓搓下巴*,他对楼少帅也不是全没感觉*,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有点感情调剂貌似也不错。

    当然&,爱死爱活你侬我侬那一套李三少做不出来,换成楼少帅……想想就冒鸡皮疙瘩?^?銮?,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楼少帅*,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些都比谈情说爱要重要得多!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李谨言长舒了一口气,吩咐丫头去告诉楼夫人一声*^,自己先回了房间&。前两天李三老爷和他说,出口美国的口红订单又追加了一笔,约翰对日化厂新推出的眉笔和蜜粉也很感兴趣&,李三老爷不失时机的向他推荐了腮红,约翰拿回去给夫人试用之后,立刻下了订单*。很显然*,无论是李三老爷还是约翰这个美国佬^,都认识到了化妆品会带来多么大的利润*。

    乔乐山跑去研究炸药,他实验室里的助手也开小差*,家化厂和皂厂又多了几种新品*,皂厂的销售经理陆怀德还曾经询问过李谨言*,是不是扩大厂子的规模,根据目前的销量*,产能已经有些跟不上了。

    李谨言暂时没答应**^,轻易扩大工厂规模并不明智,具体下一步该怎么走,他还要仔细考虑^^。

    正想着*,丫头突然来报^^,说姜瑜林部长想要见他。

    “姜部长?”李谨言蹙了一下眉,“他不是走了吗*?”

    李谨言实在是累得动都不想动^,可姜瑜林特地来找他,总不能把人晾着吧&?没办法,只得用冷水扑了脸,打起精神^,让丫头把姜瑜林请了进来。

    书房里,萧有德对楼大帅说道:“小鱼已经进套,大鱼却没动静?&!?br />
    “派人盯着了?”

    “盯着了&*^,只是川口怜一太过狡猾**^,加上川口今造又出了事,他行事比之前更加谨慎,想要逮住他的尾巴,难&&!”

    楼大帅拧紧了眉&&,把川口怜一抓起来不难^*,关键是抓起来之后怎办&?

    川口香子明面上是个商人的小妾,就算事情闹出来,楼大帅一口咬死了,日本人也没办法。但川口怜一不一样*,他知道的东西比川口香子只多不少**,表面上还有合法的身份做掩护,又没有明显的把柄,若是处理不慎,那些小日本跳出来,肯定有一场口水仗好打。除非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人宰了!但逮住这么一条大鱼不容易^^,不把他肚子里的货都掏出来&,楼大帅实在是不甘心^。

    “父亲,”楼少帅开口说道:“事情很容易解决*?!?br />
    “怎么解决&^?”

    “抓,杀!”楼少帅的话一字一顿,异常清晰的传进了楼大帅和萧有德的耳中^&,“凡是名单中的人,一个不留!”

    “少帅*,就算没证据,日本人也可以硬来?^!?br />
    楼少帅挺直背脊*,声音中仿佛都带着冰碴&&,“在那之前^,我会让他开口?*!?br />
    一句话&&,决定了所有潜伏在关北城中的日本特务*,以及被他们收买之人的命运。

    闯进楼家私宅的八个日本人,突然察觉情况有异*,四周太过安静了!可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墙上,屋顶上,以及四周的隐蔽处,就探出了无数支枪口。

    守在外边接应的人一阵枪响,以为是潜入的山下等人不小心被守卫发现了^^,嘴里骂道:“八嘎^!山下这个笨蛋!”

    “松本君&,情况不对!”

    “什么?”

    “轻声太过密集了&!”

    “马上撤退!”松本立刻说道:“恐怕被川口君料对了,这是个圈套^!”

    可是*,在他们从藏身处走出之后才发现,他们走不了了……

    一直焦急的等待消息的川口怜一**,也没能逃过“厄运”*。

    “卑鄙的华夏人^^!”

    川口怜一只来得及说出这一句话,就被一枪托砸在了脑后^,昏倒在地^^。

    与此同时*,潜伏在关北城各处^,以各种身份为掩护的特务和汉奸,也陆续被闯进门的大兵和警察拘捕。凡是拒捕或试图逃跑的^,都被就地格杀。

    等到南满铁路的关东都督府下属情报部发现事情不对时*,他们已经和城内的所有日本特务汉奸失去了联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535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53第五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5352并对谨言53第五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535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