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四十八章

    楼家六小姐和七小姐出嫁的日子终于定下了。

    楼夫人,钱夫人和杜夫人特地请关北城内最有名的测字先生给算过,公历1912年5月22日,农历壬子年四月初六,是个宜嫁娶的好日子^。

    “是不是赶了点&^?”钱夫人看着测字先生写下的帖子*&,这日子也太赶了点,满打满算还不到十五天*。

    “除了这个日子^,就得等到下个月*?!甭シ蛉说溃骸耙宜仍挛煨缛?*&^,难得都没什么冲撞&。我和大帅也商量过了*,能早点办,就尽量早点办&&?!?br />
    “是啊?*^!倍欧蛉说愕阃?“局势越来越乱了,谁知道会不会明天就打起来&。能早点把事情定下来也好&&?^&!?br />
    见楼夫人和杜夫人都是一个意思&&,钱夫人也只得作罢。想起测字先生的话,的确*,要是错过了这个日子&,就得挪到下个月了,而且月份日子都不如这天好^&,和楼家七小姐的生辰八字还有些冲撞*&,那还得往后拖^。这日子一拖*,变故就多*,现在南北又是剑拔弩张的&,谁知道事情会怎么样?

    “好在东西都提前准备得差不多了?!?br />
    三位夫人商定了主意,便开始一项项查看婚礼的准备^^,楼夫人特地让丫头去叫李谨言&,“去把言少爷请来**?^!?br />
    钱夫人和杜夫人手上的动作都是一顿*,不约而同的看向楼夫人&。

    “我年纪大了*&,总是有精力不足的时候*?**!甭シ蛉诵Φ溃骸跋胱湃盟锇咽?,我也能清闲一会&&&?^*!?br />
    “夫人好福气*&?*!鼻蛉说溃骸把陨僖歉瞿芨傻?&,看看城外的皂厂和家化厂**,谁提起不竖大拇指^?”

    “可不是^^?”杜夫人在一旁帮腔,“我娘家嫂子还托我给她带香皂和雪花膏呢&。你们是知道的&,她家里是南方的大户*,兄长还在洋行里做事&,一向眼高于顶,只觉得国货不如洋货好用^,可现在如何&?还不得巴巴的等着我给她送东西^?”

    “还别说,我妹妹也托我办这事呢?*!鼻蛉艘慌氖?,“新出的那个眉笔和蜜粉&*^,可真是好用^*,可惜我每次去买的时候都要等上挺长时间,有时还买不到。等言少爷来了&&,我可得厚着脸皮讨一些*^。我兄弟在上?*?肆郊疑绦?*,前段时间来信说,楼氏的雪花膏和口红洋人都在用*&,若是言少爷不嫌弃,能不能照顾一下他的生意*&?”

    “你就是个破落户^^!”楼夫人笑骂道:“我家言儿赚点零花钱罢了,你还在这惦记&?*&!?br />
    钱夫人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杜夫人也帮忙凑趣&*,两位夫人都从楼夫人的行事中看出来&,楼家这是刻意在抬举李谨言^*。想起之前那些暗地里打主意想往楼家送人的,两人都在摇头^。这真是被富贵权势迷了心^,只想着李谨言是个不能生的*^,若是送进楼家来的姑娘能生下一儿半女,可就是一步登天做了凤凰了&。也不想想**,楼家如果真有这个意思,还轮得到他们&*&&?

    钱伯喜和杜豫章跟着楼大帅打仗*,出生入死几十年,几个夫人也多有来往*,都知道早些年间大帅后院里出了个嚣张跋扈的三姨太&,猜也能猜出楼夫人对这种事的态度&^。

    哪怕今后楼少帅要纳妾,那也是楼家自己的事情^,旁的人还是哪里凉快哪里歇着去吧*^&。

    三位夫人正说着话***,丫头回报说,言少爷不在,出门去了**^。

    “出去了*?什么时候走的^^?”楼夫人问道*。

    丫头回道:“伺候的丫头说&&,言少爷接了商会的帖子,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br />
    商会的帖子^&?

    楼夫人这才想起&,关北城的确是有几家“华商同业公会”*,都是商人自发兴起的组织*^。清朝开埠之后,洋货和洋商涌入,北方到处是俄国和日本商人,本地的商人若是想要生存&&,就得联合起来^&^。

    一些大商家牵头^,几乎每个行业都有类似于这样的组织^&。只不过组织松散^,规模也不大*,行事没什么章法&。后来有了官方许可的北六省总商会^,情况才得以好转^。想要加入这样的商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资本不说,人品也十分重要*。

    为富不仁或者攀上洋人势力打压同行的&,是绝对不会被接纳进去的&&。

    李谨言之前联系天津和上海的皂厂对抗日本皂厂&,和商会的行事宗旨有些类似*&,只不过,这种地方-性-的商会多奉行“地方?^;?主-义”&*。不只是洋人被排斥,连外省的商人也很难被接纳**。

    “既然是去办正事了^,那就算了吧?&&!甭シ蛉巳醚就废氯?,“还是咱们先看看吧*,等言儿回来我再告诉他^?!?br />
    “也好&&?!?br />
    李谨言也没想到自己会接到商会的帖子^,而且还是北六省总商会^*&。他接到帖子的第一反应是疑惑*,毕竟之前他从不知道北六省还有这样一个组织,第二个反应还是疑惑^&,据他所知,他现在开的厂子^,除了被服厂^^,皂厂和家化厂在北六省都是独一份^,和商会里的任何行当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就算是老太太给他的银楼和典当行&*,从李家要来的饭庄和茶楼*&,也不是什么大生意&,怎么就入了这些人的眼*?

    想不明白,李谨言没有贸然赴约*&&,而是去找了李三老爷。

    李庆云看到李谨言手中的帖子&,一拍大腿&,“这事怪我!怪我没提醒你^^!?br />
    “?^?”

    经过李三老爷的一番解说,李谨言才明白**,原来这事的确是他疏忽了*。甭管他做的是什么行业*,在工厂开工之后,都应该和总商会打一声招呼,送一张拜帖的。

    “这是行里的规矩^?*&!崩钋煸频溃骸暗背醵缃庸芗依锏牟甲?&,李家也曾经在总商会里说一不二*^*。后来二哥去了南方,换成了李庆昌接手&,不说生意一落千丈*,连带着李家在商会里也被人排挤^*。如今他们主动给你下了帖子,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要去赴约的?**!?br />
    李谨言恍然,这就是所谓的拜码头*?

    李庆云看了他一眼&,“说什么呢,商会里的都正经生意人,和那些帮会土匪可没关系!”

    “我知道了^&?!崩罱餮悦Φ溃骸叭?,这封帖子上没说只邀请我一个^,到时你陪我一起去吧。我到底年纪小*&,商会里的人^,十个里有十个都比我年纪大*。有你在^,还能帮忙镇下场子?&!?br />
    “侄子,你这话可就说错了**?*&^!崩钋煸谱俗稚系陌庵?,“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什么身份^^&?说白了**&^,你就算没有官身*&,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官商’,就像是当年的红顶商人,背后可是站着咱们北六省的这个!”李三老爷翘起了大拇指^,“甭管他们年纪多大*,资本有多少*^,都得给你几分面子*。否则怎么会主动给你送帖子*?”

    李谨言咧咧嘴&&,是他想差了^&^,他还想着这些商会里的大佬都相当于国内五百强董事长&^,他不过是个刚起步的小毛头**,自然是有些怯场,如今看来,还真不是这么回事^!

    他可是不折不扣的富N代&&,还抱着楼少帅的大腿&,标准的官商勾结……不对,官商结合!如果这些商会大佬是蒸汽机的动力^,他早就飙到了柴油发动机!

    想通了这些*,李谨言的心里也不发虚了^,可还是拉着李庆云和他一起去赴约&,“三叔^,我不太擅长和这些人打交道*&,总归是要请你多帮忙?*!?br />
    李三老爷没辙,只得应下^。

    “对了^,我也有件事要和你说&^?&&!?br />
    “什么事&*?”

    “大丫头月底就要出嫁了,看老太爷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回来一趟*&?!?br />
    “月底?”李谨言有些吃惊&,“大伯不是刚去不久&?”

    “是啊^&&,就是要赶在热孝里把事情办了&?^*!崩钋煸频溃骸胺裨蛟俚纫荒臧朐氐?*^,大丫头可就过二十了*?!?br />
    李谨言没有接话*,想起只不过十五六岁就要出嫁的楼家两个小姐&&&,和她们比起来&,李锦琴的年纪的确是有些“大”了。

    “谨丞的差事也定下来了&*,”李庆云接着说道:“在政府军里当了个团级参谋。听说邢家最初给他在财政部里找了个差事^,被他给推了*&,一门心思的想要从军&&^。没想到邢长庚却说他有志气,转眼就给他安排进了军队*。到底是大总统身边的人,门路可真不少^^!”

    团级参谋?

    李谨言张大了嘴巴^,这个职位对军校刚毕业^*,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李谨丞来说&**,几乎是一步登天&。但李谨丞会甘心吗**?若他从军是一心想要建功立业,做一个团级参谋或许还不如一个排长吧?

    毕竟,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参谋手下可是不带兵的。

    “想什么呢^^?”李庆云拍拍李谨言的肩膀*&,“怎么发起愣了*?”

    “没什么^?**!崩罱餮砸∫⊥?*&,挥了挥手里的商会帖子*^&,“三叔^,这事就说定了*,到时候我来接你?*!?br />
    “你这小子^&,吃定你三叔了是不是^?”

    “三叔^&,你可是说过要唯侄子马首是瞻的*^!”

    “你??^!”

    从家化厂离开&,李谨言回到大帅府*&,不出意外的被楼夫人抓了壮丁,想想这事是自己应下的*,李三少也只能硬着头皮坐在沙发上^&,听楼夫人一项接着一项安排婚礼事宜^^&,还不时询问他某个细节**,看他记住了没有^。

    郁闷的李三少想起在军营里一天不着家&,“逍??旎睢钡穆ド偎?**,忍不住在心里念叨: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正在军营里和几个团长开会的楼少帅突然连打了几个喷嚏^,等他擦过鼻子抬起头一看^,全场寂静^*,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楼少帅脸一冷*^,“怎么*^?”

    “没有!”

    大家异口同声&^,就差齐刷刷的站起来增加气势了。

    楼少帅正襟危坐,手一挥&,“继续&!“

    于是,该发言的继续发言^&,该旁观的接着旁观。不过心里都在想着一件事&&,原来*,少帅也是会打喷嚏的……

    距离楼家办喜事还有五天^*^,李谨言忙得脚打后脑勺*,恨不能长出三头六臂,国内又出了一件大事^,山东省的督帅韩庵山*,庆祝五十岁寿辰的当天&,遇到了刺杀!

    戏班子里的武生和老旦正在台上唱着戏,突然从怀里取出了两把二十响的盒子炮&*,对着坐在最前方的韩庵山和他旁边的山东省要员连开数枪&^。

    一旁的卫士立刻扑上前*^,韩大帅也反应极快**,当即扑倒在地&,朝旁边一滚^^^,凭借二十多年戎马生涯练出的身手躲过一劫^,只受了轻伤&,没来得及躲避的省长和其他离得近的官员就没他这么好运了^&,全都命丧当场&。

    刺杀的两个人被当场击毙,戏班子里的人也都被扣押起来&^,一经审讯后认出一个小旦也被掉了包^*。

    韩大帅发了狠*,凡是沾边的人一个都没留*^,全部枪毙^&,连他府里请戏班子的管事都没躲过^^。而那个小旦也熬刑不过*^,死在了监狱里^^^。不过狱卒从他的口音分辨出*^,他应该是个南方人^。这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窝&。

    韩庵山直接向司马大总统拍电报^,直言南方之前借宋舟一事贼喊捉贼,现在又明目张胆的刺杀北方要员*,分明是蓄意挑衅&,据对不能姑息&!

    紧接着关北城也出了事&,插着大帅府旗帜的轿车行驶到长宁街中路时&,车前突然被扔了一颗炸弹*,车里坐着李谨言和楼夫人*,听到有人喊炸弹&*,李谨言忙护住楼夫人&。

    街上的行人也被冒烟的炸弹吓得惊慌乱跑&,幸好炸弹填装的是黑火药**,威力不大^,并没有伤到几个人*,可楼夫人还是受了惊吓。

    李谨言只得让车子先送楼夫人回大帅府,又派人去请了大夫,自己留下安抚受惊的人群^,并且将无辜受伤的百姓送去了医院&。

    “诸位放心*,楼家会负担医药费和其他的一切费用*^,只管安心养伤*。胆敢当街行凶的人,必会受到严惩!”

    没等惊慌的人群散去^,警察局长便亲自赶到&&,当他听到出事的是楼夫人和楼少夫人时^*,吓得从椅子上直接滑到了地上^。

    这是要把天给捅了吗&?^!

    赶到现场后才知道两人都没有受伤&*,楼夫人已经被送回了大帅府,李谨言正在安抚受伤的百姓&,几个兵哥护在李谨言周围^^^。赵局长一步三跑的上前,顾不得擦掉脑门上的汗&,连声道:“言少爷*^,祖宗^^,你可不能在这里呆着*&,万一还有人藏在人群里开枪怎么办&*^?”

    “赵局长,我也是没办法,总不能放着受伤的百姓不管吧?他们可都是受了拖累*?!闭馐虑槊飨允浅遄怕ゼ依吹?*&,若是放着这些受伤的百姓不管&,经过报纸一写^&&,哪怕错不在楼家,也会被泼脏水*。李谨言清楚看到有几个拿着冒烟闪光灯的记者就站在人群后边!这些记者来得未免有点太快了……

    “哎^,这事我来办^&!闭曰干揭部吹搅巳巳汉蟮募钦?&,不得不佩服李谨言*^,但一码归一码^,还是不能让他继续留在这里^^。

    他身后跟了十几个警察**,听到局长发话*,立刻上前来疏散人群*&,照顾伤员**。

    基本上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李谨言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没用&,还得给赵局长添乱^^,便十分干脆的在兵哥们的?;は吕肟?^。

    等到李谨言走远,赵桓山的脸顿时拉了下来&&,一把拽过负责长宁街安全排查的警察衣领^,咬着牙:“就算掘地三尺*^,也得给我把这事查清楚^^!”

    “是^&!”

    李谨言回到大帅府^,见胸前飘着一缕长髯的大夫正在开方子&*,忙上前问道:“大夫*,怎么样了&?”

    面貌慈祥的老大夫见是李谨言,拱手笑道:“夫人只是受了惊*,无碍&&,反倒是要恭喜府上?!?br />
    “癪??”险些被炸弹给炸了^*,有什么可恭喜的^&^?

    “大帅夫人有喜了,按日子来算^,已两月有余,难道不该恭喜吗^?”

    “真的&?”

    “你说的可是真的*^?^!”

    两句问话几乎是叠在了一起&,李谨言回过头&&,就见楼大帅和楼少帅先后走进来,楼大帅一脸惊喜*,他一边搓着大手&,一边问道:“刘大夫*,你可不能诓我^*!”

    楼少帅几步走到李谨言面前&,没说话^*,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他*,把李谨言看得万分不自在*^,总觉得楼少帅在用眼睛扒他衣服^。

    “大帅&,老夫怎么会诓骗于你?”大夫笑着摇摇头**,写好了方子*&,放下笔^&,吹了吹纸上的墨迹&,“按照这张方子煎药,少食寒凉之物^,也要注意&&,不要再受到惊吓*&?&!?br />
    李谨言一一记下。

    楼大帅想去看楼夫人&,却听丫头告知夫人已经睡下了^,大夫也说夫人受了惊吓需要休息^。楼大帅没能进去卧房*,只得在屋子里转悠了两圈^,突然没有征兆的回身给了楼少帅肩膀上一拳*,“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五十八了^,这是要有个老来子了^?哈哈……”

    看着这样的楼大帅,李谨言十分无语&。

    楼少帅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父亲龙精虎猛^^*^,龙马精神*,老当益壮,无人可以。儿子佩服^^?*!?br />
    楼大帅:“……”

    李谨言:“……”面无表情^*,语调平板的说出这番话,真是佩服的意思&?

    老大夫摇摇头&,忍住没笑出声来&,拉过李谨言低声吩咐了几句^&,虽然楼夫人保养得很好,可到底已经四十有五*^,高龄怀胎^,当要多方注意才能保全。

    “我知道了*,大夫*?!崩罱餮粤阃?,四十五岁在后世也是高龄产妇,“除了这些*,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还有就是……”

    老大夫正在嘱咐李谨言,楼大帅被楼少帅气得直梗脖子&,突然有人拿着一份电报快步走了进来,见到楼大帅和楼少帅,也顾不得屋子里还有其他人&,立刻说道:“大帅*,少帅^*,打起来了^^!韩庵山带着军队打进江苏了&&!”

    “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494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49第四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4948并对谨言49第四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494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