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四章

    潘广兴一杯接着一杯喝酒^^,仿佛要让自己醉死过去才干休&*^。

    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坐在他旁边,略微有些胖,脸上驾着一副圆框眼睛。男人叫徐广治&,是北六省军政府交通局下属路政处的一个办事员*^&,和潘广兴有些交情,时常往来*。

    “广兴兄,少喝点吧?^^!?br />
    潘广兴摆摆手,一副醉态十足的样子,“你别管我!”

    徐广治还要再劝&&,潘广兴借着酒劲骂道:”我跟了大帅多少年,???!鞍前马后,任劳任怨,就是头驴&,也没有卸磨就杀的道理!结果呢?凭着那个*,就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奶娃娃一句话^&,就把我给一脚踢了*,我不服!“

    说着,潘广兴摔碎了酒杯&*,举起酒壶就往嘴里灌,不想一口呛到,连连咳嗽起来^^&&。

    “要我说**,这事情还是启东做得不妥^?!毙旃阒闻淖排斯阈说谋?,说道:“这种偷了方子去卖的事情^&,论谁也咽不下这口气,更不用说是大帅了?&!?br />
    “不就是一张香皂方子吗?算得了什么?我潘广兴为楼家也算是鞠躬尽瘁了,难道还抵不上一张方子?*^!启东的手也给砍了,我的差事也没了,要我说,就是那个姓李的借机生事!”潘广兴通红着双眼,“他早就看我不顺眼*^!我给大帅说&*,大帅却不信!我……”

    徐广治依旧在劝^&*,话里的意思却逐渐变了调,“自古忠言逆耳啊&&?!?br />
    潘广兴好像没听到徐广治这句话,又举起了酒壶*,将一壶酒都灌进了肚子里,整个人醉倒在了桌上。

    “广兴兄&&?”徐广治推了推潘广兴,见他的确是醉了*,便让伙计结账&,扶着潘广兴出了酒楼,叫来一辆人力车,亲自把潘广兴送回了家。

    潘夫人见潘广兴醉成这个样子*,抱怨了一声,“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忙吩咐下人把他扶回卧房*,又请徐广治留下喝杯茶。

    “嫂子&,喝茶就免了*。你这边忙^,我就不打扰了?!?br />
    “那就多谢你了?!迸朔蛉艘裁辉倭?^,将徐广治送了出去。

    走了几步*,徐广治却突然回头问道:“嫂子*,启东的伤怎么样了*?”

    “还不就是那样?&*!迸朔蛉颂玖丝谄?,“能留条命就该谢天谢地了?!?br />
    徐广治安慰了几句,便没再说话。

    离开潘家&,徐广治穿过两条弄堂*,走到一间偏僻的三进宅子门前,敲了敲院门:“有人在吗&*?”

    过了一会,里面才有人问:“谁??&*?”

    “我姓徐,来找江先生的?!?br />
    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年约二十的妇人站在门边&,“我这可没什么江老爷*,河娘子倒是有一个。徐老爷&,要进来看看吗*?”

    徐广治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取出了三枚银元^,全都是人头朝上,一一放在了妇人的手里,两枚在下*,一枚在上**,“见谁都一样^?!?br />
    妇人笑了^,“那就进来吧*!?br />
    等到徐广治走进宅子,妇人又探头朝他身后看了看,巷子里空空荡荡&*,什么人也没有,这才关上了院门。

    等到院门一关,一关穿着黑色短打的男人从旁边的院墙上跳了下来,记下了宅子的位置,立刻大步离开了。

    妇人将徐广治带进正堂,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相貌颇为英俊的男人等在那里&。

    “川口先生^!”徐广治站直身体&,九十度鞠躬,吐出了一口流利的日语。

    “恩^?!贝ǹ诹皇疽庑旃阒巫?*,“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还在观察*?!毙旃阒嗡档溃骸芭斯阈耸欠窨尚?&,还不能确定&?!?br />
    “没时间了^?!贝ǹ诹皇种杏昧,茶杯陡然破碎^^,“香子下落不明&,很可能就是楼家抓了她,必须尽快找到她的下落!”

    “是!”

    “潘广兴曾是楼盛丰的心腹,应该知道他的一些秘密,想办法让他说出来*?!贝ǹ诹坏难壑猩凉荒ㄒ鹾?^,“必要时,不择手段?!?br />
    “遵命!”

    潘家^,潘夫人送走了徐广治,走进卧室,就见本该躺在床上的潘广兴已经起身下了床^&,哪里还有一点醉意&?

    “老爷**,你没醉?”

    “没醉*?&!迸斯阈艘∫⊥?,嘱咐道:“你不要多问*,今后见了徐广治要小心点?!?br />
    “哎&?!迸朔蛉烁谂斯阈松肀?,大风大浪也见过^,听丈夫这么说*,也就不再多问。

    “我这几天都要出去^,你守好门户。也给振学振武送个信*^,没事就不要回家了?^!?br />
    潘广兴话说完^&,潘夫人的手就是一抖,“老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都是你那个好弟弟闹的^!”

    潘广兴气得想拍桌子,到底想着不能露出马脚&,收回了手,“总之*,这事要是成了^^,说不准我还能在大帅手底下做事&,咱们的两个儿子也能有个好前程&*。要是不成也只能认命^,至少大帅不会再追究之前的事,振学和振武就算不得重用,也会衣食无忧?^!?br />
    潘广兴越是这么说,潘夫人就越是害怕*&,忍不住想哭&。见丈夫神色严厉,不敢出声***,只能用手绢捂住了嘴^&,眼泪扑簌簌的掉。心中对弟弟的怨气^&*,从以前的一分直接升到了十分^。

    为了这个不成器的弟弟*,他们一家恐怕都要搭上了!早知道死活都要留他在老家,不让他踏进关北城一步^,可如今什么迟了……

    “老爷……”

    “行了,有什么好哭的?!迸斯阈嘶踊邮?,“你也往好处想想。事情若是成了^*,咱家在大帅面前就彻底翻身了?!?br />
    潘夫人终于不再哭了^。

    楼大帅这次下了狠心*,务必要把日本人在关北城中暗藏的势力连根拔起。这些东洋矬子狼子野心,从甲午之前就不断派人潜入华夏,借各种身份掩护刺探华夏情报&。有些日本特务行事说话样样效仿华夏人,乍一看几乎分辨不出他们是华夏人还是日本人&。

    北六省中就有许多这样的日本特务&,关北城中更是不少&^。楼大帅之前掌握了一批*,没想到从川口香子嘴里问出来的要比这多上一倍*!就连他的身边也被日本人埋下了钉子!

    只是想想&,楼大帅都觉得脊背发凉^。马险些脱了缰绳*,他还在做梦呢^!

    “逍儿&,这都是从那个日本女人嘴里问出来的?”

    “是*?!甭ュ谢卮鸬溃骸盎姑挥腥恐な?^?!?br />
    “不必?!甭ゴ笏У挠锲写乓还缮接暧吹奈兜?*^,“宁可错杀*^,也不放过一个^!和这些日本特务有牵扯,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br />
    “是!”

    “那个女人还活着吗^?”

    “活着?*!?br />
    “那就好,还不能让她死了^&?!甭ゴ笏战袅巳?^,“小日本敢在老子眼皮子底下动手脚^,不让他们长点记性,老子就不叫楼盛丰&!”

    楼大帅磨刀霍霍&,一边算计北极熊的地盘*^&,一边想着砍日本人脖子。

    司马大总统也没闲着*^^。

    南北双方依旧在旗人作乱这件事上掰扯不清*。司马大总统是铁了心要把这个屎盆子往?;扯鞯耐飞峡?,郑大总统也不是好欺负的*,司马君敢朝他放枪,他就敢对司马君开炮!论打嘴仗,他?*;扯骰姑慌鹿?!

    总统打嘴仗**,双方政府官员也你来我往,不只通电满天飞&,报纸上的文章也一篇紧接着一篇*^,各自为己方摇旗呐喊。

    政府官员之后,掌握各省实权的督帅也做出了反应*,双方临近的省份都开始集结军队&&,尤其是之前就摩擦不断的韩庵山和宋舟&,几乎快打出了真火^&。

    无论是谁都能看出^,国内的形势越来越紧张,随时都可能打起来。

    楼大帅总算是看清了司马君想做什么,他当真是准备对南方动手了^。一旦双方打起来&*,北六省势必要出兵^。之前针对日本人设定的一系列计划肯定要做出调整,想到这里楼大帅就气得骂娘*。

    “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上!”

    可他不能明着抱怨,否则就是站在了整个北方政府的对立面*^&,只能捏着鼻子发了一封通电*,表示支持司马总统的决定^。

    为了应对局势紧张,北六省的军队开始扩编*^。楼少帅的独立团成了独立旅*^,人员骤然增多*,自然带来不少的问题。楼少帅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军营里,偶尔回家也会被楼大帅叫去书房,回到房间时,李谨言往往已经睡着了&。

    楼逍会用手指擦过李谨言眼底淡淡的青色&*,将他抱在怀里,却一次也没有叫醒过他&*。等李谨言清晨醒来,楼少帅早已经起身去了军营^。

    四月初,上海的蒲老板发来电报,因事暂缓北上。李谨言有些失望&,却能理解。南北随时都可能打起来^,上海距离关北又有些远,中间隔了好几个省份^,此时的确不适合动身。天津的宋老板也发来电报*,手工皂在天津卖得很好*,他打算扩大生产&^。

    宋老板的反应在李谨言的预料之中,他告诉宋老板,手工皂还在开发新品种^,若是有兴趣,可以在局势稳定之后再到关北来商谈^&^。

    四月中旬^,雪花膏和口红开始投入市场*^&*。

    李谨言别出心裁的在销售雪花膏和口红的商行上竖起了一个广告牌,上面画着一个唇红齿白的美人,皮肤胜雪,红唇娇艳,上书清雅雪花膏,红梅口红。

    对比当下社会风气有些出格,却十足招人眼球。

    楼家的女眷成为了产品的活招牌,试用过的人也交口称赞*&。雪花膏和口红几乎是一上市就销售火爆,连一些洋人都来排队购买^。

    李三老爷笑得合不拢嘴^。

    “三叔&,这才哪到哪&?!崩罱餮缘溃骸澳憧醋虐?,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不过你也得小心*,皂厂就是前车之鉴,厂子的安全一定要注意?!?br />
    “我知道^?!崩钊弦愕阃?,突然一拍脑袋,“我之前忘了和你说,大丫头的婚事定下了&,就是那个邢家?!?br />
    “邢家?他们不是要退亲*^?”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崩钊弦倭艘幌?,接着道:“还有,谨丞要到北方政府里做事了,听说是邢家引荐的*?&!?br />
    “三叔*,这消息确实吗^?”

    “我还能骗你?”李三老爷嗤笑一声*,“你是没看到你那个大伯母,这两天走路都恨不得鼻孔朝天?^!?br />
    听到李三老爷的形容^,李谨言忍不住想笑*,这的确是大夫人的性格。不过^,李谨丞要到北方政府中做事了*^&?

    想到楼大帅和司马大总统的关系*,李谨言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454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45第四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4544并对谨言45第四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454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