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六章

    乔乐山的实验室传来了好消息,磺胺,终于研制成功了**^。不过,成功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个问题^?*;故歉鍪植缓媒饩龅奈侍?。

    乔乐山抱着双臂&,耸了耸肩膀,李谨言站在他对面^,也有些无语。

    李谨言大量购买的红色染料中^,并没有百浪多息^,乔乐山和他的助手*,通过李谨言提供的资料,在实验室中合成了百浪多息,又通过药物裂解,得到了无色的磺胺。在小白鼠身上做了实验&,得到的实验结果^,十分令人满意&。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找不到人体临床实验的对象*。

    磺胺类药物有一个特点^,只有进入生物体内*^,才能产生作用,在试管内则不行^&。而这,恰恰是摆在乔乐山和李谨言面前的难题&^。

    乔乐山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根&,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他已经能说一些简单的国语了,从他国语英文交杂的话中**,李谨言大致能听明白^*,他是在说:如果不能做人体临床实验,就没有办法确定这种药物对人体疾病的治愈作用*。但这很难&,国人的思想还很保守&^&,没有人愿意相信&,对老鼠有用的药**,对人同样有效*。

    “李^,我不得不说*^,这是个难题。就算是西方人开设的医院**,也很难相信,一种染料&*^,竟然可以治疗肺炎和败血症?&!?br />
    这个难题如果不能得到解决&,就算他们说破了嘴皮子&&,也没用。

    没有经过临床试验^,只在小白鼠身上发挥了作用的药物*,谁敢用**?

    “真的没有办法吗**?”李谨言叹了口气^。

    楼逍却在这时开口问道:“伤口感染*&,也可以治疗?”

    “可以&^?^^!鼻抢稚降愕阃?&。

    “那好^&?^!?br />
    楼少帅走出实验室*,叫来了随行的季副官,低声吩咐了几句&*,随即回到室内对乔乐山和李谨言说道:“问题很好解决^!?br />
    不只是乔乐山^^,李谨言也颇感诧异^^,楼少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很快^,季副官就带着两名军医来到了实验室*^*,李谨言似乎明白了,楼少帅找到的临床试验对象^&,是谁^。

    在独立团的驻地*&,有一间单独的营房&*,这里安置着从满洲里战场上带回来的伤兵^*。一部分伤势较轻的已经痊愈了^,可仍有不下二十人*^,忍受着伤口感染的折磨^^。

    在二十世纪初,青霉素和磺胺类药物没有问世前*,伤口感染,几乎成了伤兵的催命符&。

    虽然这里的伤员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可情况仍旧每况愈下,所有的人都清楚&,他们^,不过是拖日子罢了*。

    乔乐山将装有磺胺的盒子交给了军医,并按照在小白鼠身上用药的比例*,建议军医该如何用药。

    “我必须让你们知道&,这种药物,之前从来没有用在人的身上&^?^^!鼻抢稚娇诘?。

    伤兵们听着乔乐山磕磕巴巴的话^*,都咧了咧嘴^^,其中一个腹部受伤^*,伤口已经开始流脓的伤兵说道:“我们早晚是死路一条&^*,用了,说不定还能活下去&*。能活着&,谁愿意死啊&^?^!?br />
    乔乐山不再说话&*&,军医按照乔乐山的叮嘱&^,先给伤势最重的几个伤兵用了药*,接下来&,就是观察了。

    李谨言站在营房外&,可以清楚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一只大手按在了他的发顶*&,微微用力^,李谨言低下头*^,用力搓了一把脸**。

    乔乐山从营房走出来&^,看到两个人的情形*&,咳嗽了一声,忘记了自己正在努力练习国语*,开口就是一串德文,还暧昧的挤了挤眼睛&,李谨言听不懂他说的话,却也知道&^,肯定没“好话”^!

    接下来的工作^&,就要交给军医了^。

    楼少帅下令&,这件事要绝对保密*,不能泄露给任何人知道^。至于军营里的其他官兵*,不需要楼少帅特地下令*&,只要军医发话&*,这些兵哥是绝对不会自找麻烦的。

    毕竟&**,对当兵的来说&,有两种人绝对不能得罪^,一个是自己的上峰*,再一个,就是军医*!

    磺胺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只需要等军医传回消息就行了^。乔乐山和他的几个助手依旧整天呆在实验室*,他告诉李谨言*,这次工作给了他灵感&&,让他明白了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

    李谨言不太明白乔乐山的话&*,却能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很认真^*。

    楼少帅握拳用力捶了一下乔乐山的肩膀*&,李谨言差点下巴掉在地上。他很想说:少帅,您的拳头,会给这位捶出内伤,他还指着他的实验室发财呢&&!

    没想到&,乔乐山却闪电般的后退一步**,单手接住了楼少帅的拳头^。

    李三少掉在地上的下巴短时间内是捡不起来了&。他突然有了一种比卡丘变身奥特曼的荒谬感&。果然马大爷说得对,必须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坚决不能犯形式主义的错误……

    五天后^,李秉送来消息&,缝纫机已经送到^,洋人的技师正帮忙安装,教给工人们使用的方法。原来布庄的掌柜走了两个&,留下来的^,大都是有真本事的&。老师傅和伙计也大多留下了*&,按照李谨言之前提出的&,工钱都涨了一到两个大洋^。

    李谨言告诉李秉^,第一批制作的军被和军服*^*,只当是试手&,让大家习惯一下使用缝纫机^,若是效果好*,李谨言打算再从美国洋行买进二十台^。

    想起之前和楼少帅提过的伤兵安置,目前他手中的工厂肯定是不够的*。年后家化厂建成开工*,可以再安置一批*&,余下的&,就要另想办法**。

    现在北方还没有出现移民潮^,当真是地广人稀*,土地肥沃&,最适合种植商品粮。土地价格也很便宜*,李谨言打算多买些土地*&,种植大豆玉米,养殖禽畜。他清楚的记得*,在九一八事变前&,东北产的大豆^*,曾经在国际市场上占到百分之八十的份额^!

    可惜的是**,后来日本侵华^*,再加上一系列别的原因^*,华夏失去了这个优势^*^*。

    不过,现在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还有机会。

    发展农场经济*,仅凭人力明显不够&^,他和美国洋行的订单&,可以再加上两台拖拉机&&&。最初的坦克,好像就是拖拉机改装的^*?

    想到买地,李谨言就打算再去一趟城郊??纯词奔?,还早&^,晚饭前应该能赶回来&。结果房门刚打开*^&,却和站在门口的楼少帅撞个正着*&&。军装上的铜纽硬邦邦的戳-在他的脸上*^,李谨言疼得呲牙,捂着腮帮子抬起头:“少帅?”

    楼逍没说话&*&,一把抱住他*,两条钢铸似的手臂*^,勒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少帅*&,到底怎么了?”

    楼逍还是没说话,一脚踹上房门^,直接抱起他*^,几步走到床边,将他按倒在床上**。察觉到楼逍的情绪有些不对劲&,李谨言咂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楼少帅激动成这样*?

    难道……脑中闪过一道灵光*,李谨言开口问道:“磺胺……”

    话没说完,唇就被堵住了^,下巴被有力的手指钳住^*&,生疼&&,李谨言气得直拍楼逍的肩膀,倒是让他把话说完?*?*&!

    可是很快^,他连抗议的表情都摆不出来了&^,布帛的撕裂声再次响起,修长的腿^^&,被架在了楼逍的肩上^^,金属的肩章,划破了肌肤*,一道鲜红蜿蜒而下……

    等到楼少帅终于肯让李谨言说话时^,李三少已经累得连坐起身的力气都没用了^&*。

    几乎是强撑着问了一句:“是不是磺胺的事情成了&?”

    “恩^&?&!甭ュ斜ё潘?&*&,“成了^?^!?br />
    李谨言呼了口气*,不难理解^,楼少帅为什么会激动成这样了^。迷迷糊糊的想要睡着^&^,却听楼逍在他耳边说:“谨言^^?!?br />
    “?&?*?”

    “谨言&?!?br />
    “恩&&?!?br />
    “谨言……”

    “哦?^!?br />
    “……”

    室内的温度陡然下降五度,楼少帅不说话了**&,李三少再一次被按倒在了床上……

    李谨言城郊没去成&,事实上^&,等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如果不是肚子饿&^,他恐怕会继续睡下去**。

    丫头们端着热水和洗漱用品走进室内&,李谨言注意到*,今天丫头们身上都换上了桃红色的棉袄**,辫子上也系了红绳*,鬓边簪了小朵的绒花*,看起来^*,愈发的水灵&。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

    李谨言用水泼了两下脸*,清醒了许多*&。

    “言少爷,今天是除夕啊。您忘了^,夫人前儿还说呢&?!?br />
    李谨言一愣,今天是除夕?来到这个陌生的年代&,从李家到楼家,他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这段时间^^,更是忙得像个陀螺。除夕*&,新年……原来,已经要过年了吗&?

    “言少爷^?”

    “没什么?^!崩罱餮匀」聿亮肆?,笑道:“既然过年了,我也凑个喜气&**,等下午&&&,我让皂厂送些香皂花过来*,一人一朵?*!?br />
    “谢言少爷&!”

    丫头们乐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香皂花*&,可是个稀罕物*&,三朵加起来就一个大洋^!就算大帅府给的工钱丰厚,也不是她们能轻易用得起的^&*。

    楼夫人正和几个姨太太说着晚上除夕宴的安排*^,见李谨言走进来,忙招招手:“言儿,过来&?&^!?br />
    自从楼逍让下人改口之后^^^,楼夫人渐渐不再把媳妇一类的词挂在嘴上,一开始是叫谨言*,更亲近了,就叫言儿,和二夫人叫李谨言时一样。只有楼大帅,楼夫人提醒了几次*,还一个劲的忘^。

    “娘?^!?br />
    李谨言走到沙发旁坐下,笑着和几个姨太太问好*,六小姐和七小姐安静的坐在一旁&,楼夫人和姨太太们说话时^^,从不轻易插嘴。李谨言有些惊讶*,七小姐的性子&^,好像改了不少?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外边跑,很少有机会见到楼家这两个小姐^,冷不丁的看到这么安静的楼七小姐&,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楼夫人笑了笑,拍拍李谨言的手&,有些话,不好当面说&。她已经和杜夫人定下了楼七小姐的婚事&,对方是杜夫人的外甥*&,家里有六七家商行^,主要经营猪鬃,桐油和茶叶一类的生意,每年的盈利&*,也有七八万大洋^。那孩子和小七年纪相当&,长得不错&&,性格也老实^&,是个知道上进的,楼夫人见了,就和楼大帅提起,把七小姐的亲事定了下来。

    这样的人家*,不沾军政^&,就算和杜夫人有亲戚,也总是有限,就算楼七小姐今后故态复萌&,也不会对楼家产生多大的影响。

    “今年除夕,是小六和小七在家的最后一年了^?*!甭シ蛉烁刑疽簧?&,转了一下手腕上的翡翠镯子:“总是要办得热闹些。做姑娘的时候*,在娘家是千好万好^^^,等进了婆家,可就不能再任性了&?!?br />
    五姨太听得眼圈发红,六小姐忙做过去安慰^^,七小姐自己坐在那里&,低着头*,也不说话&,看起来有几分可怜^。

    二姨太满脸慈和*,四姨太磕着瓜子&,谁也没想着和七小姐说两句话&,倒是楼夫人*,拉过七小姐的手&,对李谨言说道:“两个妹子出门子了*,今后能照顾的*,总是要照顾些的^^?!?br />
    李谨言点头&*,楼七的眼圈开始发红*,叫了一声:“夫人&*?**!?br />
    楼夫人拍拍她的胳膊*,在楼七要靠进她怀里时*,却不着痕迹的躲开了。楼夫人做得十分自然,没人察觉出不对*&^,连楼七也以为只是凑巧^&&。

    楼夫人继续和姨太太们商量过年的事情&*,李谨言坐在一边,觉得浑身不自在*,借口有事想离开&,却被楼夫人一把拉住了:“这些事&*,以后都要你来忙的,老实的坐在一边听着*,不许躲懒&*&*&!?br />
    李谨言无奈*&,耷拉着脑袋坐回到沙发上**&,故意摆出一副苦脸&,见楼夫人看过来,又趁机做了个鬼脸*&,逗得楼夫人和几个姨太太都乐了^^。

    不过*^,就算李谨言把楼夫人逗得合不拢嘴,楼夫人却异常坚决&^*,不许走&^!

    李三少只得继续苦着脸&,坐在沙发上^^,老实的听着^*。

    书房中&,楼大帅听到楼逍说的事情&,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下碰到了茶杯&,滚烫的茶水溅到他的手背上,都一无所觉。

    “真的^^?”楼大帅虎目圆瞪&*,声音都有些颤抖:“你说真的^&^?!儿子,你可不能诓你老子!”

    “是真的?&!甭ュ薪剿屠吹谋ǜ娣旁诼ゴ笏媲?&,“这是伤兵们用药的详细记录*^!?br />
    楼大帅迫不及待的拿起报告*,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楼少帅继续说道:“我另外派人找到了几个肺炎病人*^,用药的情况,过些日子就能送来*?*&!?br />
    楼大帅一遍遍看着军医的报告*&,神色从激动^,变得茫然&&,懊恼^,然后又是一阵激动&^*,最后&,他抬起头&,“逍儿^&,这事^*,除了你和你媳妇^^,还有谁知道^?”

    楼逍示意楼大帅翻到报告最后一页&*,上面列出了所有知情人的名字*。

    “父亲,乔乐山绝对没问题&*^,这上面的人&&,也都信得过*?!?br />
    楼大帅点点头&,坐回到椅子上&,想要喝口茶&*,却发现茶水都沿着桌子流到了地上&^*,也没心思去管被茶水浸湿的文件*&,开口问道:“这事,你媳妇是不是早就告诉你了*&?”

    “是*^?*!?br />
    “多早*?”

    “在去满洲里之前&?!甭ド偎祷笆邓担骸扒抢稚?*,是我找来的&?!?br />
    “你媳妇……还真是向着你啊?!本鹪偌由衔饕?^,楼大帅不知道自己该庆幸儿子娶了个好媳妇,还是该把那个小兔崽子也叫来&,狠狠骂这两个小王八蛋一顿^!要是早上十年^,不说骂^&,直接架下去抽一顿鞭子!

    瞒得这么紧,一点口风都没漏&*,当他老子是什么人^?

    楼逍面无表情^,嘴里却吐出了险些把楼大帅气得吐血的话:“我媳妇*,自然向着我&&!?br />
    过了一会&*&,楼大帅堵到心口的郁气总算散开了,他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和这小兔崽子生气!

    将军医送来的资料小心收起来,楼大帅开口道:“潘广兴那件事,你知道了吗^?”

    “恩^&*!?br />
    “知道我为什么没弄死那个吃里爬外的吗&?”

    “父亲有父亲的考虑*?*!?br />
    “少和我打马虎眼^?&!甭ゴ笏Ш吡艘簧?,“那帮小东洋不是第一次玩这手,不说北六省*,只说关北城&,去年的一家玻璃厂^^,前年的一家油漆厂和一家洋灰厂,都是被这些日本矬子玩手段弄垮的*,如今还想依样画葫芦&?嘿^*!”楼盛丰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狠:“早晚得让他们知道,我姓楼的**,可不是好惹的^&!”

    楼逍附在背后的双手一握,目光沉冷*,没有说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373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37第三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3736并对谨言37第三十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373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