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二章

    太阳跃起地平线,中俄边境的满洲里,再一次响起了炮声&。

    与以往不同,这一次*,是华夏军队率先发动了攻击。四门150mm榴弹炮,八门120mm榴弹炮,同时发出了怒吼。每一炮下去&,都会留下一个直径几十米的大坑。俄军炮兵阵地的一门七五山炮&,直接被掀翻,炮管扭曲。趴在地上的俄国人,除了对上帝祈祷,没有任何办法^。

    土地冻得太结实,根本没有办法挖战壕躲避炮击,就算有掩体,也抵挡不住重炮的轰击。何况,俄国人从一开始打定的主意就是进攻&,夺取满洲里^,压根没想过自己会遭受如此猛烈的攻击。

    俄国人几乎被炸懵了*,边境军队指挥官米哈洛夫耳朵嗡嗡作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帝^,这不可能!”

    俄罗斯是一个庞大的帝国,在一战之前^,能够动员的军队数量达到六百万^!但俄国的武器生产能力却极其落后*&,军队中的步枪,火炮,有一大半都是从各国进口。德国*,英国^,法国,丹麦,意大利甚至是比利时!

    凡是能能买到武器的国家,都能看到俄国卢布的影子。饶是如此^,比起欧洲强国^,俄国仍是差了一大截&,最明显的标志就是**,俄国拥有七千多门火炮*,这其中却几乎没有重炮!

    按照欧洲强国的标准^,只有口径150以上的火炮&,才能称之为重炮^。150mm口径以下的&,都是中型火炮和轻型火炮。

    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俄国人*,当真是“穷”得可怜*。

    现在的俄国^,和二战时的华夏军队**,处于类似的境地*。人*&,有,武器*,没有!

    在一战进入相持阶段后,俄**队武器更加匮乏,几乎到了三至五人使用一杆步枪的程度&。一个俄国士兵这样对一名记者说:“先生,这不是战争,这是屠杀*!”

    屠杀者*,是和俄国对战的同盟**队^,这些刚放下锄头走上战场的俄国人^*,只不过是一群等待被屠杀的牲口*。

    华夏人的情况并不比俄国人好多少。南北对峙,军阀混战*,清朝洋务运动留下的底子&,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国内的轻工业有所发展,重工业却止步不前。

    如果没有李谨言送来的这批武器,在满洲里的一师和二师*,也要“断粮”了。

    不过^,现在情况变了,之前耀武扬威的俄国人^&,终于尝到了被报复的滋味^。

    炮兵阵地上,邓海山扯开了嗓子吼道:“都给我精神点*!让那群老毛子好好喝上一壶*&!”

    不用他说*,炮兵们也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零下几十度的天气,炮兵们却是满头大汗,甚至脱下上衣*,光着膀子,不停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装弹,发射,继续装弹^,继续发射&&!

    许多炮兵双手和胳膊都已经被烫得脱了皮^,整个炮兵阵地上*&,连邓海山在内,几乎都被不同程度的烫伤^,却没人在乎^。

    这些华夏炮兵只有一个念头*,轰死对面那群俄国人^^!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华夏爷们干-炮的水平!

    步兵和骑兵们严阵以待^,等待着攻击命令下达的那一刻*。这批军火弹药运到边境后,满洲里军事指挥部制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反攻*!

    几千年前&,汉武大帝可以说出“犯大汉者&,虽远必诛!”华夏男儿纵马驰骋^,战旗猎猎,在同异族的战场上^&,所向披靡!

    几千年后&*,这片土地上的人*,却被满清的奴化统治压弯了脊梁*,再没了大漠弯弓的豪情&,也没了脚踏胡虏的壮志,只剩下被洋炮轰开国门的耻辱,百姓任人鱼肉的惨景!

    百年来的耻辱*,将从今天开始洗刷,华夏军人将重拾祖先的荣耀!

    炮声终于停了,前方的俄国人阵地^,腾起的浓烟却久久不散。一个撞了大运的炮兵,打中了俄国人的军火库^!引起的殉爆^,让俄国人损失惨重。

    楼逍骑在马上&,就像是一匹正准备伏击猎物的草原狼&。他举起手中的军刀,雪白的手套*,墨黑色的刀柄^,雪亮的刀锋,却闪过一抹血光。

    终于,军刀用力向前方一指:“杀&!”

    只是一个字,却震耳欲聋。

    “杀!杀^&!杀*!”

    隆隆的马蹄声响起,在俄国人尚未来得及对华夏军队的炮兵进行报复性攻击之前^,华夏的骑兵已经冲了上来。

    骑兵们毫不吝啬的打光了骑枪中所有的子弹,挥起了渴血的战刀。

    谢苗诺夫率领的哥萨克骑兵第九团^,在之前的几次战斗中*,死伤近三分之一^。听到前方传来的隆隆马蹄声,顿河的雄鹰们心头一颤。

    看到那一片熟悉的铁灰色,和在阳光下发出刺目光芒的马刀*&,谢苗诺夫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勇敢的迎上去战斗,而是调转马头逃跑!

    俄国人也被华夏人突如其来的反攻吓到了。军队中的底层指挥官们,甚至来不及组织有效的防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刀挥至近前^,下一刻&,脖颈一凉*,头颅脱离了颈项&*,滚落在西伯利亚苍茫的大地上&。

    鲜血从被斩断的脖颈中喷涌而出,大地被冻得结实,渗不下去的血,将入目所及的土地,都染成了一片殷红。

    终于*,反应过来的俄国人开始反击,他们用步枪&,用刺刀^^,甚至徒手去攻击华夏骑兵^,可他们身上并没有戍边军死了也要拽上一个的勇气,终于,一个俄国人发出了一声惨叫:“不!我再也受不了了^!”

    他丢下手中的已经打光了子弹的步枪^,转身就跑^!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

    俄国人仿佛受到了感染*,哪怕军官们用手枪,用手里的马鞭,也无法驱赶这些俄国兵重新回到战场上。

    楼逍猛的一拽缰绳&,战马嘶鸣,手中的马刀每挥下一次&,便能带起一片血雨,“杀&!”

    “杀&!杀^&!杀!”

    所有的华夏军人*,都杀红了眼。

    这是一场屠杀。

    毫无争议。

    一个美国记者在发回国内的电报中这样写道:“华夏的军人,像是驱赶成群的鸭子一样&,将俄国人一直赶回了他们的老家*。俄国人的无能和怯懦*,在这场战斗中暴露无遗?!?br />
    可惜的是*,出于一些原因&,这篇报道并没有被刊登出去。报社的主编甚至斥责他在胡说八道。

    “你以为你看到的是骑在马上的凯撒&?”

    如果这个记者知道,在几年后^,英国海军大臣温斯顿-丘吉尔也会和他说出同样的话,并且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同**,不知会作何感想^。

    俄国人一直没有停下逃跑的脚步^,他们手中的枪没有了子弹,他们的炮也在华夏人的炮击中损失大半,他们用刺刀和拳头同华夏人拼命,可无济于事^。他们只能逃跑*。

    讽刺的是*,就在不久之前&,华夏人用刺刀和拳头打退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少帅,再往前*,就进入俄国了!”

    “那又如何?”楼逍的声音冷冷的传来:“我说过&,早晚^,打过去!”

    骑兵营长愣了一下*^,随即^&,胸腔里一阵沸腾,打过去?打到老毛子那边去?

    华夏人,在近百年来,被压迫得太久了,祖先的荣耀&,似乎已经离他们很远*,泱泱大国^&,甚至被一个弹丸小国欺负!签下一个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楼逍的一句话,给了这些华夏军人一个宣泄愤怒的出口。

    打过去!

    所有的华夏军人同时高呼:“打过去^*!”

    没有人能再欺负他们,蔑视他们*,侮辱他们,没有人&!

    做了错事&,就必须付出代价!

    步兵们正在打扫战场*,却发现骑兵们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连带着一些步兵也举着枪跟在骑兵后边冲了上去。一师的一个团长连忙向钱伯喜报告,钱伯喜当时就愣住了,转向旁边的二师师长杜豫章*&,说道:“老杜^^,少帅追着老毛子打进俄国去了……”

    “什么&?*!”

    杜豫章惊得下巴掉在了地上。

    楼逍率领着骑兵一路追击*,前面逃跑的俄国人压根没想到*,这些华夏军人竟然会一路追在他们身后^*,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就连边境军总指挥米哈洛夫也以为,回到国内就安全了,可谁能想到这群胆大包天的华夏人,竟然跨过了边境,一直追到了俄国国内&!

    马蹄声越来越近&*,米哈洛夫感到一阵绝望&,跑在最后的俄国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下**,终于*,有人在马刀挥下之前^,跪倒在地上^,举着双臂*,大叫:“我投降!不要杀我^!”

    或许华夏军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举起双手跪地投降的动作**,却再明白不过。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俄国人发现这样做的士兵都能逃过一劫时*,纷纷跪倒在地^,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米哈洛夫无暇去管这些投降的士兵,他不想死,更不想投降,作为伯爵家族的继承人*,如果被华夏人抓住,将是家族永远无法洗刷的耻辱&!

    谢苗诺夫对投降的俄国步兵十分鄙夷:“一群懦夫!”

    跑在他身旁的哥萨克骑兵,脑子里同时闪过了一句话:“您不是也在逃跑吗&?”

    终于,在大部分俄国人跑过后贝加尔后,楼逍下令停止了追击^。

    骑兵们收拢队伍,这才发现^,一路上竟然俘虏了超过五百名俘虏!这些俄国人似乎被吓破了胆&&,即便没有人看守,也没有一个逃跑。

    等楼少帅的骑兵将这些俄国俘虏押回满洲里之后&,又一次引起了轰动*。

    戍边军的团长廖习武撑着受伤的身子*,不顾军医的阻拦^,硬是跑到军营前,看着一群举着双头,蹲在地上的俄国人,这个东北汉子*,忍不住嚎啕一声^,泪流满面^,“兄弟啊&,兄弟们?&?!你们在天上可以闭眼了!”

    没有一个人笑话他**,周围的许多人,都红了眼眶^。

    一千多戍边军,如今只剩下包括廖习武在内的二十多人……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哭得就像是个孩子。

    楼逍下了马&&,走到廖习武跟前&,拍了拍廖习武的肩膀^,没有说话,廖习武却扑通一声,给楼逍跪下了,砰砰砰连磕了三个响头:“少帅,这是我替死去的兄弟们给您磕的*!从今天开始,我廖习武这一百多斤&&,就交给您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甭ュ械屯房聪蛄蜗拔洌骸捌鹄??!?br />
    “少帅*,”廖习武眼眶发红:“我廖习武是个粗人*,我不会说话,我*!”

    “起来?!甭ュ械哪抗庀袷橇桨牙^,刺在了廖习武的身上^,也刺进了在场每个华夏军人的心里:“伤好了,去砍敌人的脑袋^^!”

    “是*^!”

    廖习武倏地从地上站起&,啪的立正^,敬了个军礼。

    钱伯喜和杜豫章看到这一幕^,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从今天开始,这廖习武和剩下的那二十几个戍边军的命,都是少帅的了&。

    只要廖习武还在戍边军,只要他不死,戍边军,就是楼少帅的&。谁也撼动不了。

    事后,钱伯喜和杜豫章都说楼逍有些鲁莽*,不该孤军深入^,若是有个万一,他们没办法和楼大帅交代&。

    楼逍用马鞭顶了一下军帽*,“要想尽早结束战事,必须这么做&?!?br />
    钱伯喜和杜豫章同时一愣:“少帅*,你是说?”

    楼逍放下马鞭,摘下染血的手套:“被打疼了,才知道挨揍的滋味^?&!?br />
    “满洲里大捷!满洲里大捷!”

    打了胜仗的消息,就像是是长了翅膀一样,传回国内*。

    国人闻听消息,无不欢欣鼓舞,北方政府当即发下表彰^,另拨付军费二十万元。南方政府也发了通电,对楼大帅和北六省的军队大加赞扬*&。

    楼大帅的声望再一次水涨船高。不过&^,此刻的楼大帅却笑不起来,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展长青^,楼大帅的脸色有些发苦:“妹夫*,真这么严重&?”

    展长青点点头*,将手中整理的报告放到楼大帅的面前:“迄今为止*,满洲里战事军费开支已经达到两千万银圆^*,如果不能尽早结束战事^,军政府的财政,会出现问题&!?br />
    事实上,展长青的话已经算是客气了,何止是出现问题,简直就是“破产”。

    若不能尽早结束战事,军政府的财政赤字会高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为了维持开支,只能增加税收或者是大量发行钱币。这极有可能引起通货膨胀,政局动荡&&。

    楼大帅对经济方面了解的不多&,但他却知道,老百姓买不起粮,吃不饱饭^,是要出事的。

    “我知道了&?!甭ゴ笏У愕阃?,想起楼少帅之前发来的那封电报,不得不感叹,自己到底是老了,这个天下&,早晚是年轻人的&*?!懊梅?,你再想想办法^,只要能撑过这几天&&,咱们就有钱了?!?br />
    楼大帅话说到后来,已经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老毛子这回敢啪啪扇他楼盛丰巴掌&,打满洲里的主意&,也该他们出点血了&。

    就在楼大帅和楼少帅通过电报商量,该如何尽早结束战事*,顺便在老毛子身上割下几块肉时^&,李谨言已经和美国洋行谈妥了购买缝纫机的事情。

    二十世纪初的缝纫机市场&,几乎被美国的胜家公司垄断&。李谨言要想买到质量好的缝纫机,就得和美国人打交道^,价格,也是对方说了算。

    不过&,哪怕他手里现在有钱了,也不会随便乱花^*。和洋行里的大班你来我往,讨价还价下来,终于定下了双方都还算满意的价位&。

    “二十台脚踏缝纫机?^!?br />
    李谨言的第一笔单子并不大,洋行的人却清楚他的身份,知道这笔生意做成了,今后还会有更大的生意等着他们。为了更大了利益^,暂时少赚点,并不是问题。

    无商不奸*。

    李谨言撇了撇嘴^。

    在此之前&,李谨言和李秉以及布庄的掌柜们商量过,除了保留两个布庄,继续贩卖土布以外&&,其他的布庄全部关停&&,布庄里工作的师傅和伙计,如果愿意&,可以继续在改营后的被服厂工作^,薪资比照之前^,增加一到两个大洋^。

    除了李秉,布庄掌柜们并不是太乐意。但如今他们在三少爷手底下干活,吃三少爷的饭^^,三少爷发话了^^,也只能听着&。不是没人起倚老卖老的心思,李谨言下手干脆利落,直接给那位掌柜发了两百块大洋^,请他回家颐养天年。这之后,再没一个掌柜出声了。

    “被服厂先期主要供应军需*。后期根据经营状况&,会增加其他的项目?*!?br />
    李谨言将拟好的章程交给李秉&,分发给下边的掌柜们看&,“诸位都是我的长辈&,但在商言商&,等到被服厂建成,我会根据能力安排职位&*。当然&,我手下的工厂绝不会只此一家*,凡是有能力的,我李谨言绝对不会亏待*?!?br />
    换句话说,没有能力的&,就痛快点&,拿上养老金,回家吧。

    李三少的算盘打得精&,不是他不讲人情,而是他已经没时间讲人情了&。在萨拉热窝的枪声响起来之前,他必须积累足够的资本。欧洲打成一团的那四年*,才是他大展手脚,赚得盆满盈钵的最佳时机^^!

    历史上的美国和日本^*,不就是利用一战大发横财^^,一跃成为世界强国吗^?

    这样的好时机错过了*,可就再没有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333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33第三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3332并对谨言33第三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333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