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六章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1月1日,农历辛亥年冬月十三

    自从清廷被推翻,民国建立&*,南方政府便采用公历纪年^&,将公历一月一日定为元旦,农历正月初一称为新年*,北方政府建立后也仿效行事^。

    虽说上了年纪的还念叨着老黄历,可甭管公历还是农历,这日子总是要过**^,节庆总要讨个喜气。

    关北城从一大清早就热闹起来,沿街都是一片喜气洋洋。

    廖祁庭背着手在前边走,小栓子苦着脸跟着一路小跑,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少爷还是不打算回家,他都不敢想今后回廖家的日子了^,一顿好骂肯定是跑不了的&。

    “少爷,要不,咱还是先回去吧*,这眼看过年了^,家里的老太爷和夫人都念着您呢?^!?br />
    廖祁庭没说话^,心里也在打鼓&。俄国人在边境增兵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一个弄不好^,就要打仗。万一楼家真和俄国人干上了&,北方政府里能帮忙的不多,袖手是好的,就怕有人在背后捅刀子。

    按照廖祁庭对这些官员和军阀的了解*^,这事,不是干不出来&^?*;蛐?,他该去南六省看看,宋武的确和日本人走得近^*^,可宋舟却着实不像个短命的*,只要不出意外,至少还能活上十几年^。廖家也未必没有准备的时间。估计祖父心里明白,也是存着考验自己的心思*,否则,不会不提点几句&。

    想到这里&,廖祁庭豁然开朗&&。

    “小栓子^?!?br />
    “哎*^!”

    “给家里发电报,我这两天就启程回去&?&^!?br />
    “哎*,少爷*&,你可是……”小栓子险些没掉下眼泪来,少爷总算是不犟了**&,这北方眼见不太平,要是少爷还不乐意回家,他可怎么和家里头交代!

    主仆俩正在路边走着^^,迎面来了一队人马^*,通体乌黑的骏马撒开四蹄^^,马上的骑士挥动马鞭,行人纷纷走避*,小栓子拽着廖祁庭往路边走,不想廖祁庭却踩上了一块薄冰,脚下一滑^,摔倒在地**,马上的骑士猛的一拽缰绳,骏马扬起前蹄&,发出了连串的嘶鸣,硬是停了下来^。

    “少帅!”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廖祁庭抬起头^,马上的骑士也低头看他&,一身铁灰色的军装,黑色的大氅,目光沉冷。

    随后的骑兵聚拢上来&,看着廖祁庭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廖祁庭苦笑*,这算是飞来横祸^?

    楼逍一抱拳:“军务紧急*&^,得罪!”

    廖祁庭愣了一下&,忙摇头,楼逍见廖祁庭并未受伤,不再多言,一挥手&,马队飞驰而过^。

    街上的行人纷纷议论:“看这个样子^,恐怕真要和老毛子打起来了^?!?br />
    小栓子忙扶起廖祁庭:“少爷*,你没事吧^*?”

    廖祁庭站起身,拍了拍衣摆沾上的碎雪*,突然冒出一句:“奇货可居?!?br />
    小栓子不解的问道:“少爷^,你说什么*?”

    廖祁庭微微一笑:“知道吕不韦第一次见到秦始皇他爹&,说了句什么吗*^?”

    “什么*?”

    廖祁庭脸上的笑意愈发深了:“此奇货可居!”

    “可您也不是第一次见楼少帅啊?!?br />
    廖祁庭:“……”果然榆木脑袋没得治吗?

    楼逍一行人从军营赶回大帅府*,也带回了满洲里戍边军发回的消息。

    “俄国人动手了&*?!”楼大帅吃了一惊^。

    “是的&&!?br />
    “消息确实吗**?”

    “确实&^,俄国人先开的枪^,死伤一个排,还折了一个排长*?!?br />
    “廖习武怎么说?”

    “交涉没用^*?^!?br />
    楼大帅的脸色阴沉&*,拳头猛的砸在了桌子上,“来人!给大总统发电报,就说俄国人在边境发动突然袭击,戍边军死伤一个营^*!老毛子都蹬鼻子上脸了&,还谈,谈屁谈&!”

    北六省的军队大规模调动*^,总是要向北方政府报告一声^,想起之前大总统给他的回电,楼大帅就一肚子火^。要打南方*,就个顶个的蹦高**&,和老毛子干,就脖子一缩,这都是些什么人**^,窝里横!

    楼大帅背着手在地上转了两圈,狠狠心:“也不等后天了^*&,明天就让钱伯喜的一师开拔&,杜豫章的二师也去*!”

    不是不让老子的一师动吗*?成!老子两个师一起动!

    “父亲*^,俄国那件事情?”

    楼大帅正发火^,听楼逍提起,摆摆手说道:“还没传回消息*&。我估计^*^,没用&?;沟么?,他们才知道我姓楼的不是好惹的^!”

    “父亲&,二师一动,要提防日本人钻空子?!?br />
    “我知道^?!甭ゴ笏ё氐揭巫由希骸澳侨猴笞雍屠厦右谎皇呛枚?!总有一天,老子把他们的脖子都拧下来&!”

    楼大帅的命令一下&,后勤部的部长姜瑜林差点白眼一翻抹脖子&。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一师的调动^^,已经让姜瑜林火烧眉毛了,再加上杜豫章的第二师*,六个旅一共九个步兵团,再加上骑兵团&,炮兵团&,对&^,还要加上少帅的独立团^,整整两万多人*!

    姜瑜林都想对着楼大帅哭了&^&,没这么难为人的!

    两个副部长和下边的部员也一个劲的挠头^,可就算把脑袋挠出花来**,该干的活还得干&!幸好关北到满洲里这段的铁路被大帅从老毛子手里硬抢回来了,否则*^,光是骡马*,就得让后勤部的这些人撞墙。

    大帅府里^&,李谨言见到楼逍给他找来的“人才”*,半晌没说出话来&。

    一个戴着圆框眼镜^,国语都说不利索的南洋华侨*&。

    楼少帅不会是军务繁忙&,就随便找个人来搪塞他吧?

    戴着眼镜的华侨见李谨言一脸的怀疑^,张口就是一串流利的英文夹杂着德文&,李谨言英文还勉强能应付,德文&,当真是一个词都听不懂。

    这怎么沟通^?

    正头疼的时候,楼逍推门走了进来^,李谨言如获救星&^,忙一把拉住了他:“少帅*^,你快帮帮忙&,这根本就是鸡同鸭讲^^?*!?br />
    楼逍没说话,反手握住李谨言的腕子*,拉他回到沙发前坐下。

    那个眼镜见到楼逍^,立刻露出了满脸的笑容&,站起身*&,张口一串德语,楼逍和他打过招呼*,转头对李谨言说道:“他叫乔乐山,祖居福建,明末移居南洋*。柏林大学化学系毕业&^,年初刚归国。他能听懂国语&*,只是说不好^?!?br />
    乔乐山看着李谨言,又对楼逍说了一串话&,神色间颇有些暧昧^,楼逍神色没变&,只是点头&*^。

    李谨言没去问两个人在说些什么*,总觉得^,不问比较明智*。

    有楼逍在,李谨言和眼镜沟通起来就方便多了*,问过了楼少帅*,知道乔乐山这人绝对可靠之后,李谨言也没多废话*,直接拿出了他早就准备好的关于磺胺的资料。时间紧急^,楼少帅明天就要随军队开拔&^,打仗的事情可没个准&*,李谨言拖不起^&,必须在他离开前^*,把这件事定下来。

    “乔先生&&,这些资料是先父从一个叫多马克的人手里得到的^。据说,这是一种能够抗菌消炎的药物?*!?br />
    李谨言在心中对李庆隆说了一声抱歉*,无论如何&^,李庆隆这面大旗^,还是要扯一段时间的。

    听到李谨言的话*,楼逍的神色有瞬间变化&,却很快归于平静*。

    乔乐山已经拿着磺胺的资料翻看起来*,先是蹙眉,然后双眼发光&,接着再蹙眉,再放光&&。过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才抬起头&,满面严肃的对李谨言说了一番话**&,李谨言听不懂&&,只得去看楼逍&。

    “少帅,他在说什么&&*?”

    “他在问*^,给了你父亲资料的人,现在在哪里&?”

    “我只知道他叫多马克**,其余的,并不清楚&?!?br />
    乔乐山的神色有些遗憾,思考片刻*,点头答应了李谨言^,帮忙研制这种药物&。不过,他需要一个实验室,实验器材,还有助手?*!?br />
    李谨言松了口气,这些都好办,只要“人才”到位,一切不成问题^。

    事情谈妥&,李谨言小人了一把&^,将乔乐山暂时留在了大帅府^。乔乐山没有反对,他清楚*,这份资料有多重要&&,这么做,对双方都好&。

    安排好乔乐山*^,楼逍对李谨言道:“我明天出发^,季副官留下。有事*,可以吩咐他?^!?br />
    李谨言点点头**^,“我知道了^*?!?br />
    下一刻^^,突然被按倒在沙发上^,楼逍单膝跪在他的腿间^**,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俯□,吻上了他的唇^,唇与唇摩擦的间隙,溢出了一句模糊不清的话:“等我回来……”

    第二天*,李谨言醒来时,楼逍已经离开了*。

    伺候的丫头端着洗漱用品进来,中间没了那个丹凤眼的丫头^*。

    门外有两个大兵守着*&,其中一个就是颇有说书天分的兵哥&&。兵哥见李谨言有些惊讶*,咧嘴一笑:“少帅离开时,给您留下了一个班^^。有事您尽管吩咐^,兄弟们绝没二话&。您看谁不顺眼,兄弟们帮您揍!谁敢找您不自在&*,绝对往死里揍!”

    李谨言听得嘴角直抽&,话说,这位兵哥,私下里当真没从事某种“来钱快”的副业吗?

    恰好季副官过来**&,听到兵哥的话^&,脸色也是十分不自在*,少帅的确吩咐要看护好言少爷,可让这个二愣子一说,怎么就像是撺掇着言少爷去横行霸道一样?

    李谨言和季副官客套了两句,转身回室内取出了之前拟好的章程。既然楼少帅说*,有事就找季副官*,李谨言便干脆把购买试验器才的事情交给他去办*。

    有大帅府撑腰,做事,会顺利得多^。

    李谨言忙着磺胺的事情&,楼逍的独立团已经乘火车沿中东铁路一路向西^,途经过齐市&&,昂昂溪,扎兰屯&*&^,博克图&^,直到海拉尔。戍边军发回消息^^,满洲里车站被老毛子占了*&,一师和二师的官兵,只能从海拉尔下车^,步行至满洲里&。

    中东铁路是清末时俄国人修的,以哈市为中心,西起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到大连^。按照清政府和俄国人签订的《中俄密约》^&,清廷几乎丧失了铁路沿线地段的一切主权。为了把从哈市到满洲里这段铁路要回来&,楼大帅没少费脑筋,能想的主意都想了^,甚至还让人假扮土匪*。足足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让俄国人松口,花了几倍价钱,把铁路给高价“赎”了回来。

    就算截了北六省的税收发军饷填窟窿^,手头也是拮据*。

    这也是楼家急着办厂的原因,缺钱呐!

    边境上&&,戍边军已经和俄国人交上了手^。

    现在是一月天**,土地冻得结实,一铲子下去*,只留下一个浅坑*,根本没办法挖战壕。俄国人一炮轰下来^,总要死伤几个弟兄&,戍边军在火力和兵员上都吃亏&&,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廖习武急得嘴上起了一溜的燎泡^,电报上说援兵已经出发了*&,最快两天,先头部队就能到&!

    可他手里这点人&,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放下电报^^,外边又响起了炮声&,副官急匆匆的推门进来:“团长,老毛子又上来了!”

    廖习武虎目一瞪^,一把抓起桌上的毛瑟手枪^,“真TM的以为老子好欺负?!走&!灭了这帮瘪独子&^!”

    深夜,克里姆林宫中^,塔基杨娜女大公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哦,上帝*!伊莲娜,你在哪里,伊莲娜!”

    侍女伊莲娜走进来,见到女大公脸色苍白&,忙上前问道,“殿下,您怎么了?”

    “我又看到了那罪恶的一幕&?&!迸蠊孀∷?,泪水顺着指缝&,和冷汗一起滴落:“上帝&,宽恕我!”

    伊莲娜不停的安慰着塔基杨娜女大公,“殿下&&,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已经过去了&,罪人已经受到了惩罚&!”

    三个月前,在基辅歌剧院&&,塔基杨娜女大公和她的姐姐奥列嘉女大公,亲眼目睹了斯托雷平总理被刺杀的一幕&。自那之后&,女大公一直噩梦不断。

    “殿下&,”伊莲娜轻轻拍抚着塔基杨娜女大公的手臂:“或许,您可以请求圣人帮忙&&?!?br />
    “拉斯普京?”

    “是,殿下&?!币亮鹊纳舻突?,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圣人是无所不能的,他将为您驱散黑暗中的魔鬼&?!?br />
    “明天,明天就请拉斯普京过来!”

    “遵命,殿下?&!?br />
    伊莲娜举着烛台,离开了女大公的卧室&&,站在门口,饱满的唇角&,掀起了一丝奇异的笑容,片刻消失无踪,她又成为了塔基杨娜女大公身边忠心耿耿的侍女伊莲娜&,而不是身上有鞑靼和蒙古人血统,整个家族都被哥萨克骑兵屠戮,对罗曼诺夫王朝怀有刻骨仇恨的伊莲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72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7第二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726并对谨言27第二十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72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