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二十五章

    “僧人&*?”楼大帅诧异的抬起头:“不过是个妖言惑众的嬖幸&&,连一官半职都没有,能起什么作用?”

    “父亲,拉斯普京不是一般的僧人&&,深得沙皇一家的信任。尤其是皇后亚历山德拉*,这个黑森女人性格骄横,喜欢玩弄权术&,对沙皇有着极深的影响力*^。我在德国读军校时^,也曾听过关于俄国宫廷的传言,据说*,沙皇的皇后,和这个拉斯普京的关系很不一般,几乎对他言听计从*?&!?br />
    “这样啊*&?!甭ゴ笏в淘チ艘幌拢骸翱烧獾降资枪掖笫耝?!?br />
    “总可以一试&?*!?br />
    楼大帅靠在椅背上,沉吟了半晌^,终于点头道:“好^,这事&,我会安排人去做的?&!?br />
    “是*?!?br />
    “还有**,”楼大帅语气一转^,“老毛子又在边境增兵了&&^,咱们也得有所准备^,不能抻着脖子等着挨打。钱伯喜的一师三天后就要开拔,你回去准备一下&,独立团跟着一师一起去边境*^!?br />
    “遵命!”

    “独立团原本不用跟着一起去的*,是我下的命令*&?*^!?br />
    楼逍挺直腰背&*,站得笔直&^,像一把出鞘渴血的战刀:“保土守疆&^,军人之责*!”

    “好^*!”楼大帅啪的拍了一下桌子**,猛地站起身^,“我就和钱伯喜那老小子说了*,我楼盛丰的儿子,不是孬种&&&!”

    “是^!”

    楼大帅坐回椅子上,表情缓了缓,接着说道:“逍儿**,我打下的这片家业^,将来都是你的^。我不会效仿汉景帝^,杀了周亚夫给儿子铺路*。咱们楼家以武起家&,学不来文人那一套*,无论是守成还是更进一步^,你都得凭自己的本事让我手下的这帮老兄弟心服口服^&^!”

    “儿子绝不负父亲的期望&^!”

    “好*&!”

    楼大帅摸了摸光头:“还有件事,战场上到底刀剑无眼&*,总也得留个后手*。你媳妇不能生^,你六姨娘和我提过她那个侄女,你觉得……”

    “父亲*^!”楼逍打断了楼大帅的话:“我今生,绝不纳妾?!?br />
    “你说什么*?”楼大帅一瞪眼睛*,“不纳妾*,你想让楼家绝种*^?!”

    “您还能生**?^^*!?br />
    “你^,你这个……”楼大帅恼羞成怒&,气得肝疼,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直接朝楼少帅扔了过去&,楼少帅动也未动&,烟灰缸擦着他的肩膀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钝响^&。

    “父亲&,没其他事*,我先下去了&?&!?br />
    楼逍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就走^。

    楼大帅气得直吼:“滚^&&!滚犊子*&!”

    楼少帅拉开门*^,滚了*。

    等到房门关上*,楼大帅脸上的怒容顿时消失无踪*&,坐回椅子上***,骂了一声:“妈了个巴子的,这混小子,随谁&?”

    书房外,楼少帅恰好遇到了来见楼大帅的楼夫人^&&。楼夫人伸手拍了一下楼少帅的肩膀&,看着手指上的烟灰:“又惹你爹生气了&&?”

    “娘*,三天后&,我随军队一起开拔?*!?br />
    “哦,这事我知道*?*!痹缧┠曷ゴ笏炝酵返某鋈ゴ蛘?*,一年到头,没几天在家,楼夫人已经习惯了&*&。儿子生在楼家^^&,就不可能不上战场*^*,不带兵打仗,否则,没人会服他^,“还有什么?”

    “纳妾&&^!甭ュ锌醋怕シ蛉耍骸拔揖芰?**&!?br />
    “让你纳谁&?老六那个侄女^&?”

    楼少帅点头,楼夫人嘴角掀起一抹讽笑:“这事你甭管了*,娘会给你处理好^*。不想要*,就不要*,谁也甭想勉强我儿子^!”

    等到楼逍转身离开^,楼夫人没直接进书房^^^,而是转身对丫头说道:“去告诉二管家^,六姨太那个侄女不是喜欢伺候人吗?正巧三姨太那边的丫头不久前碰了头,就把她送过去吧?!?br />
    “是^?^!?br />
    “明个就是元旦了,今晚就把人送走&&,省得晦气*?**!?br />
    “是&,夫人*?**!?br />
    随口一句话*,就决定了喜桂下半生的命运&,楼夫人轻轻笑了一声^,看起来&,她待人还是太宽和了些*&。三姨太当年虽张扬&,好歹肚子争气,有了三个闺女**&,也算是对楼家有功,六姨太^*,她有什么?一个财政局局长的哥哥?

    楼夫人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很快就不是了。

    楼大帅听到敲门声,应了一声*,抬起头^^,见是楼夫人&&,问道:“夫人^&,你怎么来了&?”

    “大帅&^,我有件事想和你说?&*&!甭シ蛉松艘谎鄣厣系难袒腋?^,楼大帅讪讪的笑了两声,楼夫人也没追究^^&,“妹夫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展长青*&*?”楼大帅的神色一沉:“这事^,不太好办&*,他到底还是大总统亲自任命的交通部长**^*,要说挂印,也……”

    “大帅,妹妹和妹夫求上了门^,咱们也不好不管^&,说到底,这事^**&,还是咱们对不住妹夫&^?^!?br />
    楼夫人语气有些黯然&,楼大帅也不说话了&&。

    虽然没结成亲家&&,楼夫人和展夫人到底是亲姐妹,两家还是亲戚*。楼夫人知道^,展夫人一直对长女的死耿耿于怀^&。展小姐死得太过蹊跷,她很少到湖边去^^,身边的两个丫头都是会水的^,就算来不及救人&,叫人总会吧&&?可事后问起^,非但没人听到呼救^&&,还恰好三个都淹死了*。展部长这两年&&,明里暗里的查&^,前些日子总算有了些头绪&,可矛头却直指大总统府的警卫队副队长邢长庚&!

    若展小姐的死和邢副队长有关^,大总统*,知不知道?

    展家和邢副队长无冤无仇*,他怎么会朝自己的女儿下手?若不是私仇^,那是为了什么?

    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和楼家的亲事*!

    楼夫人和展夫人是亲姐妹&,若是再成了儿女亲家,则是亲上加亲,两家的关系会走得更近^。有军队的楼家和耍笔杆子的展家&^,再加上楼夫人和展夫人的娘家&,这三家合起来,在北方,当真是跺跺脚,地都要抖三抖^。

    想到某种可能,展部长和展夫人都是心惊肉跳^,连忙收手,再不敢查下去,可却来不及了。展部长的工作越来越不顺心,手底下的人不愿听调遣^,两个月前,还空降一个副部长*^^,据说是大总统的亲信*,颇有架空他的架势^*。

    展家的宅邸四周&**^,也经常出现一些生面孔^。这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展部长和展夫人商量了一下^,再不敢犹豫&*,借着楼家办喜事&^,直接找到上了楼夫人^。楼夫人知道后也是一惊*,两年前楼大帅和大总统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怎么当时大总统就下这样的黑手^?

    难不成^*,大总统从一开始就在防备楼大帅^?这人的心思,到底是有多深*?

    楼夫人想想就不寒而栗&。

    “大帅,到底妹妹和妹夫求上了门,我大哥也给我发了电报&,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事起因在咱们家^,能帮的,就帮把手吧^*^!?br />
    楼夫人话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下去了*,楼大帅叹了口气:“也罢^,夫人*&,你去告诉妹夫,就说军政府里还空着一个局长职位&^。他若是肯屈就***,我楼盛丰倒履相迎、”

    “交通局吗^?”楼夫人眉头蹙了一下:“交通局的孟局长可是大帅身边的老人了?!?br />
    楼大帅也有些犯难&,军政府里的一干官员,不说都和他出生入死过,最差也有几年的交情*,跟他干了这么些年^,总不好说撸就给撸了^。

    左思右想**,楼大帅最终拍板:“就财政局吧^&?^!?br />
    财政局的局长杜连山是六姨太杜莲蓉的亲兄弟^,能力也不错,可比起展长青,却也没什么了。楼夫人开了口**,楼大帅不能不给夫人面子,况且,比起夫人*,姨太太的兄弟^,也算不得正经亲戚^&^。

    “大帅,这样好吗?”

    “什么好不好的^?!甭ゴ笏Щ觳辉谝猓骸暗茸旁俑才啪褪橇?。在这个位置上一年多&,他也算捞得不少^,够本了*^。楼家没亏待他*^?&!?br />
    楼夫人点点头:“那我去和妹妹妹夫说^*!?br />
    “恩?&!?br />
    楼夫人离开书房*,脸上的笑愈发的明媚&,刚走下楼&,就看到急匆匆赶来的六姨太^**,身后跟着抹着眼泪的喜桂^*^,和一脸为难的二管家**^。六姨太焦急的表情中**,还隐隐带着些许怒气^&,楼夫人一挑眉^^,六姨太那边已经开口问道:“夫人,喜桂犯了什么错&^?你要把她送去那么个地方&&!”

    “哦&*?”楼夫人走到沙发边坐下*,立刻有丫头奉上了热茶*,“你说&&^,我要送她去什么地方&?”

    “那么个疯子……”

    “莲蓉&,”楼夫人脸色沉了下来:“翠华好歹比你早进门&,又给大帅生了三个女儿^*,;照规矩^,你要叫她一声姐姐的^?^*!?br />
    “夫人^,我……”见到楼夫人脸色不对,六姨太才猛然醒悟^,自己这到底是做了什么&^?怎么被喜桂哭诉了两句&^&,就不管不顾的来找夫人闹?顿时,额角就沁出了冷汗&。

    楼夫人却不再看她^^,而是对二管家说道:“德叔*^,你在楼家多少年了&,做事&,怎么还这么没成算*?还有你们*,”楼夫人转向跟着六姨太的两个丫头:“也不拦着点你们姨太太*,这是什么地方^^^?楼上就是大帅的书房^*!万一遇上外人,楼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两个丫头噤若寒蝉^,二管家也觉得面上无光,看向六姨太和喜桂的目光&^,都带上了怨气*。

    “行了*,今天这事我也不怪你*,只当你心疼侄女*^*?&!甭シ蛉宋峦竦男α耍骸拔乙材芴辶履愕男?&^。正巧翠华一个人住这么多年了*&,总也有些寂寞**,你干脆去陪她吧*&。也好就近看顾你的侄女&,大家都便宜&?^!?br />
    六姨太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夫人这是要把她也关起来&^?!

    “夫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六姨太当即给楼夫人跪了下来&*,拔高了声音^,期望书房里的楼大帅能听到&,至少&&,不要让夫人把她送去和个疯子关在一起&&。

    可让六姨太失望了*,自始至终^&,楼大帅都没有露面*。

    楼夫人看着失魂落魄的六姨太,轻轻笑着:“这话&,我当年和翠华说过,如今,就再和你说一遍,这人呐,要是一心找死^&,是谁也拦不住的^。莲蓉^*^,带着你的侄女&,好好想想吧,说不准&,哪天想明白了^*^,就能回来了?*^!?br />
    喜桂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被拖下去的时候&&,身子已经瘫软成了一团*。

    楼夫人抬头看了一眼书房的门*,她早就明白&^,也看透楼盛丰这个人了?*;购?*,还好儿子不像他*。

    不过*,不纳妾……楼夫人单手覆上自己的小腹*,垂下了眼帘^&。

    楼逍告诉了李谨言两天后开拔的消息*&,李谨言有些吃惊^^*,却也觉得胸中有股热气上涌^**,真要和老毛子打仗了?

    凡是华人,读到近代的华夏史&,无不感到屈辱悲愤^^。

    来到这个混乱的年代&,李谨言早已经下定决心,尽自己的一份绵力。事到临头&,他却发现&&,自己能做的极其有限^*。心下盘算着&&,不能上战场,至少^,忙是能帮一些的吧&?满洲里那边冷得要命,他手里的布庄还有一批土布和棉花积压着^*,可以做些护膝^**,坎肩和手套一类的^,多找些人*,应该来得及……至于赔钱什么的^^,他乐意!等到皂厂开工^,磺胺也研制出来*^,钱的事情&&,就不用愁了^。

    楼逍见李谨言低着头,单手按住了他的头顶:“我会回来^,我保证?*^^!?br />
    李谨言诧异的抬起头,看向楼逍,动动嘴唇,如果他说自己郁闷不是因为这个*,楼少帅会不会拔枪给他一梭子子弹?

    想象一下严重的后果&,李三少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默认了。

    想到楼逍三天后就要走^,李谨言开口问道:“少帅,之前托你找人的事,怎么样了?”

    “有眉目了^?&^!甭ュ蟹趴罱餮?**,“明天^,他们就来见你&?*!?br />
    “明天吗&?”李谨言点点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625》,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6第二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625并对谨言26第二十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62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