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四章

    用过午餐,李谨言和楼逍便要离开^。

    二夫人只送到了二房的院门口,便停住了脚*。李家还保留着前朝的规矩,后宅的妇人,一般是不许到前院的*?^?醋呕夯汗厣系脑好?,李谨言嗓子眼有些发堵。哪怕有老太太护着,没有了丈夫,儿子也不在身边的女人*,在这样的李家*&,日子又怎么会过得轻松&*&。

    李谨言想接二夫人离开*,可现在还不行。李家还没有分家,人言可畏,他不能让二夫人身上被泼脏水。

    李谨丞和李三老爷都到了前院,就算之前被李谨言扫了面子^,李谨丞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丝毫异样*,依旧和李谨言做出了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在外人看来,或许李家大房和二房不和&^,但李家大少爷和三少爷,关系却是不错*。

    在一旁的李三老爷自始至终挂着一副笑模样&,偶尔说上两句**^,却也不在点子上。

    李谨言看不透他这个三叔*,想起枝儿带回的话&,如果李庆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扶不起的阿斗,老太太怎么会刻意提起让他和李庆云多走动?如果不是^,他这副样子*&&,难道都是装的&?有必要吗?

    心里想着,李谨言就不免多看了李庆云两眼^^,李三老爷嘿了一声^,撸下了手上的红翡扳指*,“侄儿*,你出门子的时候,三叔也没给你添件像样东西,这个,是从前朝一个贝勒爷手里得的*,就当三叔一点心意,拿去玩吧^?!?br />
    李谨言接过扳指,“三叔*&,送给我*,你不心疼^&?”

    “你要是觉得三叔这礼不错,就想法给三叔找点事做怎么样^?”李庆云大大咧咧的开口道:“你可是不知道,你三婶没少念叨我,说我整日闲着不做事,坐吃山空,混吃等死,就没一句好话。我耳朵都快长出茧子来了*,啧&*!”

    李三老爷话说得直白^^,李谨言乐了&。

    “三叔,你这话就是抬举侄子了^。要是不嫌弃,等元旦过后&^,咱们叔侄俩好好聚一聚,如何&?”

    李谨言话一出口&^,李庆云顿时喜上眉梢,李谨丞脸上却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离开了李家&&,楼家的马队上了长宁街。

    由于李谨言不会骑马,楼夫人安排了家里的车来送他,楼少帅自然也坐进了车里,少帅的马队顶替了大帅府的护卫*,黑色轿车后,跟着一溜高头大马,马上的骑兵身姿挺拔^*,背着骑枪,腰上挂着马刀*。不用说就知道,这是大帅府的^。

    长宁街上依旧热闹^,自从来到这个年代,李谨言先是一场大病,家里又闹了一团乌七八糟的事情&&,紧接着就“嫁”进了楼家*,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没容他歇口气&。至今还没正儿八经的逛过关北城^。听着车窗外传来的吆喝,不由自主的扒着车窗往外看*。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何况是这个弥漫着古早风-情的年代。

    长宁街是关北城最繁华的三条大街之一,沿路酒楼茶庄饭馆林立,典当行&*&,银楼,杂货铺&,应有尽有,各种幌子,实物的*,旗帘的,牌匾的,其间还夹杂着外国人开的洋行,看得李谨言眼花缭乱*。他甚至还看到一个挑货的货郎头上攒着两朵绒花,和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洋神甫擦肩而过。

    楼逍侧过头,见李谨言看得出神*,叫司机停车*。

    推开车门*^,楼逍直接把李谨言拉下了车。

    开车的司机被打发回了大帅府,几个兵哥下了马,跟在楼少帅和李谨言两人身后**。街上的人大多是认识楼逍的,却对李家三少爷不太熟悉,见两人走在一起,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李谨言看得稀奇,他对这个年代的认知*,大多来自于电视电影**,那里面描绘的军阀,大都是横行霸道*,闹市纵马^^,抢男霸女,无恶不作,比胡子还胡子^,比土匪还土匪*。老百姓见了^,都像是躲瘟疫一样*,恨不能立刻就长出四条腿跑了。他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夸张的成分&*,但艺术总是来源于现实吧*^?

    兵匪一家^,自古有之*。

    可街上的人看到楼少帅&,却表现得很是平常^*,熟悉的打个招呼&,不熟悉的&^,也就当是个陌生人*,擦肩而过^,不见诚惶诚恐*。只是对楼逍和他身后的大兵有几分忌惮倒是真的*。

    李谨言想什么*,脸上不由得就露出了几分*^。嘴里还问了一句:“少帅*^,他们不怕你?”

    楼逍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身后有个兵哥直接笑出了声音^,李谨言打眼一看^,是个高个子的粗壮大汉,五官深邃,显然是刮过胡子的,可下巴上还是青龇一片^^,眉毛很浓^,眼睛&,好像还是灰蓝色的&*&。

    兵哥见李谨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好奇什么&,咧嘴笑了:“言少爷,我祖上是鞑靼人?!?br />
    “鞑靼?”

    他说的鞑靼*,和被西方人称为鞑靼的满清没任何关系,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元五世纪北方的游牧民族,后来被成吉思汗征服*,随着蒙古军队征战四方^,曾建立过几个汗国,后来先后被土耳其和俄罗斯征服&,现在的鞑靼*,主要散布在克里米亚,西伯利亚等地*^,还有部分在蒙古*,几支迁入了新疆,后世称为塔塔尔族^。

    这个自称祖上是鞑靼人的兵哥^,原来是生活在西伯利亚的鞑靼人的一支^,后来迁入了蒙古&,再后来又逐渐东迁^,和汉族人混居在了一起。

    鞑靼人和蒙古人一样^^,是马背上的民族^*,楼大帅占据北六省之后^,手下的骑兵*,有一部分都是蒙古人和鞑靼人后裔&*,有不少都成为了骑兵队中的将官*&,跟随楼少帅的这个兵哥^&,祖母和母亲都是汉人,身上鞑靼人的血统特征依旧十分明显&。

    不过&,看着一个明显有欧罗巴特征的汉子,一开口就是满口的东北话,也觉得挺可乐的*。

    兵哥似乎不明白李谨言在笑什么,见少帅没有阻止的意思&*,接着说道:“言少爷,就算是有兵匪这一说法*&^,也是兵在前,匪在后。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咱们想土匪一把^,也得找别人的地盘&。当兵吃粮&^,扛枪拿饷^,楼大帅的饷银发得足,咱们也没人非得去干那些被戳脊梁骨的破事*^?*!?br />
    兵哥说得兴起&&,接着道:“想当初,关北城外也不是没土匪^*,一些还是前清的绿营兵**,朝廷没了^,他们没了生路&,就全都进山落草为寇了^。咱们大帅不稀得搭理他们&,少帅一回国*,当即点将率兵&,连掀了五六个寨子!还有那不长眼的&,少帅单枪匹马直接攻上山寨*,一梭子子弹下去,干-死了八个!打得那群瘪犊子哭爹喊娘&&,谁不说咱少帅是常山赵子龙再世&,有万夫不当之勇&!”

    见这人越说越不像话*,身边的兵哥忙桶了他一下^&^。

    李谨言刚被说起了兴头&,想继续问几句*&,却被楼逍一把握住了手腕&,拉着就走&。

    兵哥被同伴一提醒&,抓抓脑袋^,憨憨的问了一句:“过了点*^?”

    另一个兵哥猛点头^*^,哪里是过了点啊^,没见少帅的脸都黑了,就算想在少夫人跟前多夸少帅几声&&,也没这么干的&,这是夸人呢还是说书呢?

    “少帅,你当初真单枪匹马去了土匪寨?”

    楼逍侧过头^,黑黝黝的眸子定定的看着李谨言,扣在李谨言手腕内侧的大拇指缓缓的擦过:“你想知道^?”

    李谨言突然背后一冷^^,他不想知道了&,真的&&。

    李三少老实了&&,楼少帅满意了&^。

    两人正走着*,前面一个穿着黑袍子,抱着一本圣经的洋神甫迎面走来,楼少帅似乎认识他,见到这人走过来^&,眉头就是一皱。

    “楼^!阁下^^!请等一等^*!”

    洋神甫见楼逍要走&,直接扯着嗓子在街上喊开了^,李谨言分明看到楼逍的手在腰间的武装带上摸了一下,那里挂着一个枪套&,枪套里,插着一把勃朗宁自动手枪*。

    “阁下!您今天一定要听我说……”

    洋神甫几个大步上前&,满脸的大胡子^,却并不显得邋遢。李谨言仔细瞅了一眼,他身上的教徽*,和一般的基督教教徽不同,在耶稣基督的头上和脚下&*,分别多了一横。

    “东正教^?”

    李谨言从洋神甫的滔滔不绝中,捕捉到了这个词&^。

    洋神甫说得多了,楼逍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拉斯普京神甫*,我有自己的信仰?!?br />
    留下满脸遗憾的神甫*,楼逍拉着李谨言转身就走*。李谨言却在听到楼逍对这个神甫的称呼时愣了一下&,拉斯普京*?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听说过&?

    回到楼家。楼大帅又去了军营&,楼夫人正和几个姨太太玩牌,见李谨言和楼逍回来,简单问了几句,吩咐他们好好休息,就没别的话了&。

    李谨言心里一直记挂着刚刚的事情*^,总觉得拉斯普京这个名字似乎很重要^。

    拉斯普京,东正教……突然^,李谨言的脑中灵光一闪,拉斯普京,格里高利-拉斯普京*!大名鼎鼎的俄国妖僧!

    李谨言猛的一拍桌子:“着??!原来是他!”

    不过&*&,拉斯普京不是应该在尼古拉二世的宫廷里吗*?怎么会跑到楼大帅的地盘上来了*?

    “少帅^,你知道那个洋神甫的全名吗?”

    楼逍正擦着一把史密斯左轮&,头也没抬:“弗拉基米尔-叶菲姆-拉斯普京?^!毕匀槐徽飧錾窀Ψ惩噶?,楼少帅将他的名字记得很牢。

    “不是格里高利^?”

    “不是*?*!?br />
    李谨言有些失望?&&;故强谖实溃骸澳?,少帅,你听说过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身边有个叫格里高利-拉斯普京的僧人吗^?”

    楼逍没说话*&,只是看着李谨言,在李谨言以为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开口道:“有&*?!?br />
    楼大帅手中的地盘直接和俄国接壤^,隔了一座长白山就是朝鲜*,那里已经是日本的势力范围。前清的时候^,俄国在边界成立过保安队&,日本也变着法的扶植自己的势力^&。一群数典忘祖的^,靠着洋鬼子的势力胡作非为,祸害乡里^*,都被叫二鬼子&,反倒不以为耻,变本加厉&。

    楼大帅进驻北六省之后,这种情形好了许多。但无论是北极熊还是日本矬子,都没死心&。保安队解散了,间谍却没少派^&,光是在楼大帅手里挂上号的,就不下两百人&&&?烧庑┤瞬荒芩姹阕?&,一来他们的身份不是商人就是外交人员&&,抓了麻烦不小*,很可能被倒打一耙^,二来抓了他们&,谁知道会不会再另派更多的人来^?

    若是想要将境内的间谍都扫清*,就得一击必中^*^,连根拔起*,否则*&,轻易不能动^。打草惊蛇**&,可不是什么好事。

    楼家人也不是吃亏的性子,别人能插钉子^,他们就不能吗^*?

    楼大帅掌权这几年^^,没少往外派人^。被派出去的钉子**,一大部分都折了,一些失去了联系**,仅剩的十几人&,不过两三个能发挥作用*&。

    这是楼家的底牌^,连司马大总统都不知道。

    如今满洲里的事情迫在眉睫,楼大帅未尝没有让这些钉子动一动的想法&*?&?烧庑┒ぷ釉氯ゲ灰?,要怎么动*,必须认真考虑*,一个不慎&,就会得不偿失。

    李谨言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眼睛一亮,语气带着几丝兴奋的说道:“少帅^^,据我所知^&,这个拉斯普京很了不得^&,沙皇和皇后都很信任他&,满洲里的事情或许可以从他身上想想办法&。不说一定能改变局面^,总也是条路子&&!?br />
    “你怎么知道&&?”

    “吔……我父亲说的*?!崩罱餮远倭艘幌?*,他这才想起,自己一个富家少爷&,却对俄国宫廷的事情这么熟悉&*,未免有点奇怪:“我父亲生前也和俄国人打过交道?&!?br />
    “你父亲?”

    “恩^?&!?br />
    “我知道了&*?*!甭ュ邪咽种械那狗旁谧郎?^,站起身&,“这件事*,我会确认?!?br />
    李谨言刚舒了口气*,却被楼逍捏住了下巴*。

    “少帅?”

    楼逍低下头^,唇擦过李谨言的额头,落在李谨言的发间,“记住,我是你男人。我信你,不要对我说谎**?^!?br />
    话落*&,放开李谨言,拿起军帽,走出了房间。

    李谨言摸着刚被楼逍碰过的地方*,半天回不过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52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5第二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524并对谨言25第二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52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