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八章

    室内寂静^&^,只有龙凤红烛的火光映在墙上*&,摇曳出暧昧的光影&。桌上摆着一壶酒^^*,青瓷的酒壶旁*,是两只用红绳系在一起的酒杯^。

    李谨言张张嘴^,很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一清二楚,同样是男人*,他太了解楼逍双眼中的光亮代表着什么^。

    楼逍一步一步走近*,李谨言下意识的后退**,后膝已经抵在了床沿,退无可退*,一下坐到了床上&*。

    “那个,少帅&&,咱们打个商量行吗*^?”李谨言艰难的开口*,掌心按在绸面的喜被上,冰凉*。

    “恩*?”楼逍的手已经解开了军服上衣的第三颗扣子*&&。

    “这事,能不能先缓缓^^?”

    楼逍手下的动作一顿*,抬起头&*,乌黑的眸子定定的看向李谨言***,下一刻^,李谨言的视线忽然颠倒**,已然被按倒在了大红的喜被上^^,两只腕子被一只大手抓住,扣在了头顶&,楼少帅就像是一只蛰伏了许久的兽^,终于抓住了他觊觎已久的猎物,急着下腹&*。他单膝跪在床上*^,另一只手掐住了李谨言的下巴**,低下头^,暗色的双眼^*,在满目的红色中&&,益发的深邃&。

    “为什么^?”

    “那个*,就是……”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李谨言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更不用提说话了^^。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却谈何容易*^。

    楼逍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楼少帅能感受到掌心下的僵硬*,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眉,“怕我&*?”

    “……”李谨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话吗^?他怕自己“死”得更快。

    “嫁了我^,拜了堂^^*,我睡你^,天经地义^^?*^!?br />
    李谨言被噎了一下^,他很想说&,少帅,好歹您也是留过洋的高级知识分子^,就不能含蓄点吗*?

    楼逍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似乎在说&,含蓄^&,也是要睡的^&&。

    李谨言:“……”

    楼少帅明显是铁了心*,和他武力对抗根本不可能**。若是谈条件……现在的他,压根就没有那个资本。

    就像楼逍说的那样*,他们已经成了亲&*,拜了堂&,睡在一起&*,的确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今天不成,那明天呢?后天呢&&?总是会有这么一天的**。在这件事上坚持,当真是没什么意义*。

    李谨言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只凭他自己^,却是难上加难^^,一朝穿越呼风唤雨那纯粹是扯淡^。在这个世道&&,想要找到楼家这样的靠山并不容易&^*。

    李三少突然之间想通了,闭上了双眼&,楼少帅能感到身下的人渐渐放松了下来,有些不解*,侧过了头*,手指擦过李谨言的下唇^,“怎么^&?”

    李谨言睁开眼^,“少帅^,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这样^,不太舒服*?^!?br />
    楼逍沉默片刻&,放开了李谨言^,起身走到桌旁**,执起青瓷的酒壶&^,回到床边,坐下,咬开了壶嘴,喝了一口&。

    李谨言正半靠在床边揉着手腕^,下一刻^&*,被楼逍扣住了后颈&^,唇&,被堵住了。冰凉的酒水度进了他的口&,沿着喉咙滑下^,变得火热&,仿佛连心都要烧起来了*。

    来不及吞咽的酒沿着唇角滑下^,顺着颈项^&,滑进了长衫的衣领*,被修长的手指抹去,领口被粗鲁的扯开^,呼吸也瞬间变得急促起来。

    李谨言仰起头**,任由楼逍的唇舌在自己的下颌和颈项间游走&,手臂紧紧搂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抵在大腿上的热度^*,让他莫名的兴奋起来^。

    有些自嘲&,却依旧难以抵挡从尾椎处蔓延开的快-感&*?*&;秀奔?,长衫的盘扣已经全被扯开&,露出了白色的里衣和分明的锁骨*。

    楼逍撑起身体**,额际已经沁出了汗水&,李谨言也急促的喘--息着,他必须承认**,想开之后^^,他甚至是有些期待的&。

    就在楼逍的手搭上腰间皮带的时候&*,门外突然起了一阵喧哗*,还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房门砰砰的响了起来&,季副官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少帅!出事了^!”

    楼逍的动作猛然间一顿,李谨言也是神色一变^。

    门外的季副官满脸焦急,看到房门打开&,立刻说道:“少帅^,出大事了&!钱师长他们对着那个老毛子拔-枪了,大帅也和大总统吵起来了,外边都乱成了一团&*,夫人实在是应付不来&&&,您快去看看吧*&!”

    楼逍的神色一凛,单手耙梳过有些凌乱的发*^,抬腿就要离开^^^,突然间脚步一顿,回头望向身后&,李谨言也下了床&,正在整理衣服,见楼逍看过来^,抬头说道:“少帅&,你快过去吧&,我等等就到^?&!?br />
    楼逍点点头^,并没说出这不关李谨言的事。李谨言提起的心放了回去^^,到底松了口气^&^。

    开喜宴的大厅里,已经乱作一团**。俄国公使廓索维兹被几个师长围着&,脾气最暴躁的钱师长^&,不是人拉着,已经要动手了*。饶是如此^,嘴里也骂骂咧咧的&,没一句好话^。

    朱尔典和其他几国公使都被?*;ち似鹄?^,在场的北方政府官员们显得有些无措^,北六省军政府的众人倒是显得同仇敌忾,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怒气&&。

    楼夫人一边忙着安抚女眷&,还要一边注意着楼大帅这边的动静&*^,司马大总统的上衣已经沾上了酒渍*,被几个随身的警卫护在身后&*,楼大帅站在他的对面*&,一手用力的捶着胸口&,一边大声的问道:“大哥啊,大哥^!我楼盛丰敢把心掏给你&,你敢吗^??^?^?&^!”

    司马大总统的脸色有些难堪^。

    “大哥^^,你糊涂?^^?^!”楼大帅的虎目满是血丝*^,身边的人想要拉住他**,却被他一把甩开&,他上前一步**^,不顾大总统警卫手里的枪&^,一把抓住了司马大总统的衣领:“你说*,你真不知道老毛子是个什么东西&&?!那群王八羔子十年前做的孽你都忘了,是不是^&&?^^!”

    “我没有!”

    “没有^?你摸摸良心,你敢说你对得起这些当年和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吗?*!你对得起死在外东北的那些老弟兄吗*?**!”

    “别说了!”

    “别说了?”楼大帅的神情益发的愤怒*^&,就像是一头终于被激怒的狮子*,“我看你就是没忘&*,也压根不再当回事&!”

    “楼盛丰^&!你反了吗^?^!”几个北方政府的官员呵斥道:“你竟敢质问大总统^^?*^!”

    “屁!”楼大帅一把扯开了身上的军装*,露出了胸膛上狰狞的一道道疤痕:“老子当年出生入死的时候*,你们还在娘们肚皮上拱窝呢&!和老子掰扯,你们不够格&!”

    “你……”几个出声的官员都被楼大帅一席话气得脸色发白^,他们的确满腹经纶^*,但和在军队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军痞子打嘴架^,当真只有挨骂的份&。

    司马大总统见闹得不成样子&,只得开口道:“盛丰^,今天是逍儿的好日子^&,别闹了。让你的人把公使阁下放了*&^,咱们坐下好好谈谈?!?br />
    “原来,大哥你还知道今天是我儿子的好日子^?”楼大帅憋了一肚子的怒气^&,不是一天两天了,借着酒劲&,干脆在今天全都发了出来&,“这些狗屁倒灶的屁事,就提都不该提*^!”

    楼大帅不依不饶^,司马大总统脾气也上来了&*,“盛丰^,这是不得已&*!”

    “不得已个屁*^!当年的六十四屯*,还有海兰泡的事情,你都忘了^?!几万人呐^^,都让这些老毛子给害了*&!你还要和他们谈什么满洲里^!什么合约&?&*!我还叫你一声大哥&^,大哥,这事你要是真做了,那你就是千古的罪人&*!还有你们!”楼大帅的目光如利剑般扫过北方政府的一众官员&,最终落在了俄国公使廓索维兹的脸上,“还有你*!回去告诉你那个沙皇&,想要满洲里,除非在我楼盛丰的身上踩过去!有能耐^,把北六省的爷们都杀光了,否则&*,就算一块土疙瘩&,我也不给你&!”

    “楼大帅*,你只是地方官员&,这件事,你无权插嘴**。最终的决定权,在总统阁下的手中?&*!崩魑鹊牧成皇且话愕哪芽?*,语气十分僵硬:“另外^^&,你们竟然如此蛮横的对待一个外交人员,我会将此视为对大俄罗斯帝国的挑衅&!”

    “去你-妈-的^^!”钱师长直接一脚踹在了廓索维兹的肚子上,要不是身旁的人拉住他,他就要扑上去给这人一顿胖揍:“妈了个巴子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在这里撒野^,老子废了你^&!”

    楼逍和季副官赶到时^^,恰好看到了这一幕*,钱师长身旁的人没注意到,他却看到,廓索维兹的手已经探进了怀里&,眼神一冷,上前几步*,抄起一个兵哥手中的枪^,对天放了一枪*!

    顿时^,大厅里变得鸦雀无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女人的尖叫&。楼少帅听而不闻*^,大步走到钱师长一群人身旁,枪口抵在了廓索维兹的头上,季副官忙紧跟上前&,一把拉住了廓索维兹的右手*^,他手中赫然握着一把左轮手枪*。

    看到这一幕^&,钱师长和他身边的人眼中顿时闪过了一抹杀意,廓索维兹高声叫嚷:“我要抗--议&!你们不能这样对一个外交人员!”

    “外交人员^?”楼逍的声音很冷*,冷得仿佛能刺穿人的骨头&,“手持武器的外交人员^?”

    楼夫人眼见楼大帅闹得不成样子^,没想到儿子一来^,更是火上添油*,眼前直发黑^,展夫人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跟着着急*。这时^,一只温热的手拖住了楼夫人的胳膊,“娘^,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br />
    声音还带着少年的青涩,却意外的让人安心。

    “谨言*?”

    “娘*&,没事的^*&?&!崩罱餮孕Φ梦潞?&,“少帅能处理好^?!?br />
    他也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但现在他只能这么说。至少,不能让楼夫人乱了心神&&。他不认为楼大帅真会把事情做绝了&,能手握北六省,让手下的官员心服口服^&*,甚至连司马大总统也不敢轻易动他的楼盛丰&,绝不会是头脑一发热就万事不管的莽夫&^,否则,他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而楼逍……李谨言缓缓眯起了眼睛&&,楼大帅的儿子*^^,他会是冲动起来不顾后果的人吗*?显然不可能^。

    就如李谨言说的*,无论是楼大帅还是楼逍^&,都没想着将事情做绝^,事情还不到那个地步&*,提前和司马大总统扯破脸^,对楼家绝没有好处*。

    至于那个老毛子……楼逍收起了枪^^,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对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英国公使朱尔典说道:“爵士&*^,廓索维兹阁下喝醉了^?*!?br />
    朱尔典背着手,看着楼逍,突然笑了,“的确,俄国人总是这样^&&,一旦喝酒^^^,他们就会失去理智&?*!?br />
    朱尔典并不看好司马君,他一直想要拉拢楼盛丰&,希望这个实力强横的军阀^&,能够成为英国在北方的代言人。并且对楼大帅之前放出的机械订单十分感兴趣^&。为了利益*,帮个小忙^,朱尔典并不介意。而且&&*,俄国人就是一头喂不饱的北极熊,尼古拉二世越来越傲慢^^,国王陛下对此也颇有微词&,应该适时给他们一点警告了&。

    朱尔典一开口**,法国公使潘荪纳也随声符合&,德意志和高卢雄鸡向来不对付,但对北极熊也没什么好感^,自然乐于看到廓索维兹吃瘪**。意大利和北美合众国公使,很好的秉持了打酱油的风格&。日本的本多熊太郎倒是一脸愤慨的叫嚷了几句^&,楼少帅再度把他当做空气一般无视了。

    廓索维兹不甘心,奈何形势比人强*,在朱尔典的逼视下&^,只能闭上了嘴*。大不列颠仍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和朱尔典爵士闹出了不愉快^*,并不明智**。

    钱师长等人依旧愤愤不平^,但随着酒劲过去,脑子逐渐清醒**^,也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如果楼逍没有出面&,真让廓索维兹有机会开枪&,那吃亏^,恐怕也是白吃。

    想到这里^*,这些兵痞子都不出声了&^。

    楼逍暂时解决了廓索维兹&,他也知道&,和这些老毛子还有得掰扯&&,但至少今天不会再闹起来*。楼大帅那厢正抓着司马大总统痛哭,话却说得清楚*,等到想说的都说完了,楼大帅突然眼一闭^,直挺挺的倒下了*^。

    众人吓了一跳&&*,再一看:“大帅醉过去了*?^!?br />
    司马大总统气得脸发白*,楼盛丰^&,好你个楼盛丰!众目睽睽之下^&,他能和一个醉鬼计较吗^^&?不能!

    这口气,他只能咽下去。

    况且,满洲里的事情*^,只要楼大帅不松口,事情就没完,司马大总统也是头疼&。

    宴席到了最后,不欢而散&。

    各国公使直接开车离开*,司马大总统却留了下来^&。原本他是没这个打算的*^,可之前和楼大帅闹成那样&,如果他抬腿就走,不出一天*&,就能传出他和楼大帅扯破脸的话来^^&,他正准备拿下南方那块地盘&&*,为了这,连外蒙古都放手了,还答应和老毛子谈满洲里的事情&,如果突然传出这样的话*,他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楼夫人吩咐下人送楼大帅去休息&^,自己带着李谨言,送客人们离开^,展夫人是最后走的^,她原本想和楼夫人说一下丈夫的事情,可眼下的确不是个好时机^*。

    楼夫人拍了拍展夫人的手:“你的事**,我记着的。若是不急着回去*&,就和妹夫在关北城住上几天*?^!?br />
    展夫人听明白了楼夫人的暗示*,点点头*,满意的挽着丈夫离开了^。

    李谨言忙着指挥众人收拾大厅,经过了刚刚那场混乱&&,更加坚定了李三少紧抱楼家大腿的决心。这父子两个&*,个顶个不是省油的灯&,这等大腿*,一定要抱得牢牢的^!

    不过*,刚刚楼大帅是说满洲里&*&?

    李谨言皱起了眉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91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9第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918并对谨言19第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91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