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七章

    楼大帅的府邸今日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楼大帅的独子成亲**,北六省的大小官员,无论远近^*,都要赶来道贺^^,再讨上一杯喜酒喝^。实在是被事情绊住来不了的,也要托人送上一份贺礼*^,就像是比赛似的,红封是一个赛一个的厚。

    文官们的贺礼可谓是五花八门,从前朝古董古画*,到西洋的舶来品^*,应有尽有^,武官们全是清一色的银圆^。

    一个跟着楼大帅南征北战二十多年的师长^^,拍了拍有些发福的肚子*,笑哈哈的说道:“大帅*,咱和兄弟几个都是大老粗^,也学不来那些文人的风雅事*,咱实在^,这些^,就是咱们的一点心意^^^,您可千万别挑剔^^!甭管千好万好,银子最好癪?!”

    一席话说完,哄堂大笑**,就连向来和这些武人不怎么合拍的文官们也绷不住,笑了起来**。

    在北方政府里*,北六省的官员自成一系,他们大多是跟随楼大帅起家的^,又随着楼大帅一路风光走来^,对楼大帅的忠心毋庸置疑*^。就算内部有再大的矛盾,对外的时候^,也能拧成一股绳。

    司马大总统近两年之所以对楼大帅这么忌讳^*,和北六省的官员体系不无关系。按照老话来说^,北方政府是个大朝廷*^,那北六省就是个小朝廷。就算楼大帅没有反心**,大总统也是坐卧难安^?*?鞯媚戏交褂懈鲋^*^;扯髟?^,否则,司马大总统和楼大帅扯破脸皮^,也是迟早的事情*。

    楼大帅家里办喜事^*,也有不少北方政府里的要员前来道贺,其中^,现任交通部长展长青是楼大帅的妹夫,正室夫人是楼夫人的亲妹妹,要不是出了意外*,还差点和楼大帅亲上加亲,成了亲家*。展部长和展夫人看着眼前的热闹,心里也是惋惜,怪谁呢^*,还是要怪自己家的姑娘没福气。

    楼夫人和展夫人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感情向来很好*。之前亲没结成,姐妹俩都有些遗憾^。外边还一度传闻姐妹俩反目成仇^^,弄得楼夫人娘家大哥亲自过问。如今展夫人亲自前来道贺*,所有的传言全都不攻自破。楼夫人也为妹妹的用心感动*,忙拉着展夫人的手*,“可是把你给盼来了**!?br />
    展夫人笑道:“你是盼着我吗^?你是盼着我的红封吧^*?”

    “说这话你也不嫌寒颤^,你外甥成亲,你这做姨妈的^,不该做点表示^?还好意思拿出来说嘴^?*^!?br />
    “我家长青那可是清水衙门,我就是小气*,空着手来吃席了*,你还能怎么着吧^*^,难不成还把我打出去??^?”

    “你癪^!”

    楼夫人听到展夫人提到展长青的事情*,心下一动,可眼下也腾不出空来细问*,只得朝展夫人示意了一下^,摆摆手*,等下再说*。

    展夫人会意*,也就不再多说^,帮着楼夫人一起招呼前来道贺的官员女眷*。

    这边正热闹着*,门外突然一阵喧闹,“大总统亲临!”

    “大总统来了?”

    楼大帅立刻迎了出去**,楼夫人也快走了几步上前*^^*,夫妻俩交换了一个眼色*,别人不知道*^,还只当大总统是记挂着他这个把兄弟^,楼大帅和楼夫人却是门清^*,大总统此行^,八成不是喝杯喜酒那么简单。

    插着总统府五色旗帜的黑色轿车停在大帅府门前,随行的护卫四散开来^*,之后还跟着另外几辆车^。

    司机打开车门,司马大总统穿着一身洋服*^,脚下是黑色的皮鞋,愈发衬得他身材高大^*,方正的下巴^,粗浓的眉毛*^,光看他的长相,实在是不像一个政客^,更像是一个常年领兵打仗的将军^。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粗犷的男人***,高踞北方政府总统之位^*,手握一支强军,北方的大小军阀只能俯首称臣^。

    “贤弟^*^,今日侄子成亲^^*,为兄来讨一杯喜酒喝喝^,不会不欢迎吧^?”

    “哪能??!”楼大帅哈哈一笑^^^*,“大哥驾临*,可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做弟弟的只有高兴的份*,哪里会不欢迎*?不过大哥啊*,你人来了,礼也没少带吧?”

    楼大帅故意将话说得粗鲁直白,反正他在外人眼里^,就是个粗莽的武夫,这种说话办事的方式*,才是正常^*^。

    楼夫人嗔了楼大帅一眼*,对司马大总统笑道:“大哥^,你别理他*,你能来^,就是一份大礼了^^!?br />
    “还是弟妹会说话?!彼韭泶笞芡承π?^^,接着说道^;“不只我来了*,你看看,还有谁?”

    众人这才将目光转向跟在大总统车后的那几辆车,随着车门的陆续打开,顿时吸气声四起**^。

    最先下车的是一个干巴瘦的小老头^*,一身前朝的长袍马褂^*,却是西方人的长相^^*。别看这外国小老头长相不起眼,却没一人敢小看^,他就是大不列颠驻华公使朱尔典*,慈禧老太后都曾经让这小老头给坑过,南北政府对峙后^^,南方政府一直宣称自己才是正统^,而以朱尔典为首的各国公使,却都没做明确表态*,不承认南方,也不得罪北方^,当真是左右逢源*^,谁也不得罪^,左右得好处^。

    “楼大帅,恭喜啊*!敝於溲ё殴说难?*,双手抱拳,笑得一脸褶子。

    楼大帅自然不敢怠慢*,忙抱拳回礼:“多谢!”

    朱尔典之后*,是法兰西驻华公使潘荪纳,德意志驻华公使哈克斯绍绅^,北美合众国驻华公使喀尔霍*,意大利驻华公使斯弗尔扎^,俄罗斯驻华公使廓索维兹,日本的驻华公使伊集院彦吉没有亲自来^^,来的是书记官署理公使本多熊太郎*。

    除了了朱尔典,几个西洋公使都是人高马大*,只有本多熊太郎是个将将一米五的小个子**,还昂首挺胸的摆出了一副傲慢的姿态^^,怎么看*,怎么滑稽*。

    几个随父母一同来道贺的年轻人^,躲在人群后*,憋笑憋得肚子疼。

    大总统和各国驻华公使一到^,整个场面就更加热闹了*。负责大帅府防卫的兵哥全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今天这里可是聚集了北方政府的一干大员^^,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比起政府大员^,实际掌控北方各地的军阀督帅们却大多不便前来,尤其是山东的韩庵山和湖北的宋琦宁^,当真是一步也走不开^,韩庵山正和南六省的宋舟掰扯,隔三差五的开两炮,打几枪^^,宋琦宁守着的湖北自古以来就是四战之地**,还有一家汉阳兵工厂^,不说南方,就是临近的马庆祥*,也看着湖北流口水^。

    不过宋琦宁人没到^^,礼却是到了*,还恰好赶在了司马大总统之后^^*。

    “湖北宋督奉上礼金十万圆整**!”

    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在场众人*^,连司马大总统都忍不住有些诧异。要知道*,现在的年月,一百银圆就差不多够一家五口生活一年了,这宋琦宁一出手就是十万*,除了说明他手头富裕,还说明什么*?他和楼盛丰^,果然关系不一般*!

    楼大帅也没料到宋琦宁会出这么大手笔^^*,紧接着,山东韩庵山*,山西阎淮玉*^,青海马庆瑞的贺礼也陆续送到,这些统领各省的督帅出手皆是不凡*^,虽然不像宋琦宁一出手就是十万之数,最少的,也有三万。

    到了陕甘的马庆祥*^*,却闹了笑话^*,这马胡子没送钱*,直接给楼大帅送了三百匹膘肥体壮的战马,除了之外,还送来了两头圆头圆脑*,身上黑白两色的大熊猫^*。

    “这是^*,猫熊^?”

    西起甘肃*^*,主体位于陕西南部和四川北部交界线一带的秦岭山脉,是大熊猫的主要生存区域之一**。秦岭大熊猫比起更像熊的四川大熊猫***,向来被称为国宝中的美人。

    现在大熊猫还没有成为国宝^,只是比起其他动物,更加少见罢了*。

    “这马庆祥也有意思^^^?^*!甭ゴ笏Э醋帕永锬橇酵匪菩芊切躛*^,长相挺讨人喜欢的动物,摸了摸光头:“他怎么会想起送这个来^^?”

    比起楼大帅*,楼夫人倒是对这两头大熊猫喜爱非常,其他的夫人小姐也是看得惊叹连连^,这东西*^,看起来憨憨的^^,要不是隔着笼子,也不知道习性,或许就有人直接伸手去摸了。

    “少帅迎亲回来了**^!”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喧哗,马蹄声和唢呐声越来越近,大帅府里的众人,知道这是楼少帅把新娘子迎回来了*,楼大帅和楼夫人顿时笑容满面^*,比起刚才,笑得可是真心实意得多了**。

    不过,当楼逍一行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现场足足静默了三分钟*。

    大帅府今儿个是迎亲*^,不是抢亲吧?

    跟在少帅马队之后的那些人*,是李家送嫁的家人吧^?怎么会这么狼狈*?还有那些吹唢呐和打腰鼓的^,有几个已经双眼发白,就差口吐白沫了*^。

    这是^*,办喜事吧**^?

    楼夫人看到挣扎着想从大氅里出来的李谨言*,就知道自己儿子肯定又胡闹了。

    李谨言被楼逍从马上扶下来*^^,脚刚落地*,腿就有些软。他再也不说骑马是件好事了,没经过专门训练**,骑在马背上跑了一路,当真是遭罪?***?^!

    楼逍的手自始至终没从李谨言的身上离开过^^。楼夫人见这也不成个样子***,难不成等下儿子要搂着儿媳妇一路拜堂进洞房^?

    楼大帅倒是不以为意,点点头^,恩,这小子不错,有他老子当年的风采*^!

    众人回过神来之后*^,也纷纷开口道贺^,谁也不会没眼色的在这当口说什么不和规矩*,新娘子怎么没盖头之类的话**。

    至于新娘子是个男人的事情*,也没什么好稀奇。楼逍克妻的大名如雷贯耳,道士批命^,说他只能娶个男妻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大都早有耳闻。

    楼少帅虽然霸道^,却也不会当真不管不顾的我行我素*。

    楼夫人眼神扫过来*,他就放开了李谨言^,李谨言顿时觉得呼吸一畅*^^,偷偷摸了摸自己的后腰,肯定青了^。

    李家送嫁的人被楼家的管家招待下去^^,接下来就是新人拜堂*。楼大帅客气的将司马君让到正位*,司马大总统连忙摆手:“这可不行^^,今天是你儿子成亲,我可不能坐这里^!”

    楼大帅也只是意思一下^^,见司马大总统推辞*,便和楼夫人一起高坐首位^,司马大总统和其他各国公使在一旁观礼**,北方政府和北六省军政府的大小官员也没刻意去分座次^^,但到底谁和谁不对付*,谁和谁是一派,还是一目了然^^。

    各国公使中不乏天主教徒和基督徒*^***,对楼少帅的妻子是个男人的事情*,也没表现出多不自在*。

    果然***,在政治和利益面前**,宗教信仰也是会被丢到犄角旮旯去生尘的^。

    楼逍和李谨言走进正堂,跪在楼大帅和楼夫人面前叩首,礼官高声唱贺^。

    拜过了天地*,自然就要开宴*,大帅府今天把关北城里几大酒楼里的厨子全都请来了^^,开了几百桌,这还坐不下,干脆直接摆到了院子里*,另开了席位。

    楼逍身后跟着一溜的副官*,全都负责为少帅挡酒**,李谨言也没直接被送回新房,先是和楼逍一起敬酒,主要的几桌敬过之后^*,就被楼夫人拉着,七大姑八大姨^,这个部长夫人那个局长夫人的认人。

    李谨言脸上都快要笑僵了^*。

    几个外国公使也没空手来,他们送给楼少帅和少帅夫人的新婚礼物*,十分特别,全都是清一色的枪械^^。

    李谨言看着楼家下人捧下去的盒子**,额头滑下三道黑线*,是他太村儿了吗^?婚礼上送枪**,这些人都是怎么想的^^?

    楼逍依旧是不苟言笑,只是在见到德意志公使时*^,难得表现出了一丝熟稔*。楼少帅五年的帝国—军校不是白读的。冯施里芬元帅对一个东方人另眼相看的事情,在德国上流社会和军队里也不是什么秘密**,就连兴登堡元帅也对楼逍十分看好^,德皇威廉二世还曾经想召见他^,只是楼逍那时已经回国了。

    哈克斯绍绅曾经在军队中服役*^*,消息十分灵通^,再加上之前从国内发回的电报^^,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十分自然的对楼逍表现出了恰到好处的热情。

    李谨言跟在楼逍身边,见楼少帅用流利的德语和德国公使交谈^^,尚且没觉得什么^*,后来听到他嘴里的英语,法语*,甚至是意大利语^,李谨言脸上的惊讶却是掩饰不住了*^。等到了俄国公使面前,楼少帅突然不开口了,很显然*,楼大帅对老毛子的态度*,也直接影响到了楼少帅^。廓索维兹的脸上有些不太好看*,可比起本多熊太郎^,他的待遇已经算是不错了^^,至少楼少帅还是和他点了下头,至于那个身高还不到楼少帅肩膀的日本人,直接被少帅当做空气一般无视了。

    李谨言忍不住想笑^^*^,楼逍低头看了他一眼,突然捏了一下他的耳朵:“想笑就笑^*?!?br />
    “???”

    “的确好笑*^?!?br />
    “……”

    李三少很明显还不能跟上楼少帅的思维速度。想明白之后,忍不住眉头一挑*,这楼少帅,似乎和他之前想的不太一样啊,怎么觉得^*^,这人有点蔫坏蔫坏的*?

    在场的还是武人居多,酒酣耳热之际,也越来越肆无忌惮*^。楼夫人知道**,楼逍能够应付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了^*,找了借口^,就让楼逍带着李谨言下去休息^。

    “你爹那帮兄弟*,闹起来是没个准的^,别和他们一起胡闹?!甭シ蛉酥龈懒寺ド偎Я缴?,转头看向李谨言:“好孩子**,今天累坏了吧?”

    李谨言的脸有些红,他自认酒量还不错,但和这群军痞子还是没法比*^,又架不住人多^,这个叔叔那个伯伯的^*^,一轮下来*,头就有些晕^。

    “夫人,我没事^*?!?br />
    楼夫人笑了,“还叫夫人*?都是我家的人了^,这口也该改了吧^^?”

    李谨言张张嘴*,到底还是叫了一声:“娘*^*?!?br />
    “哎!”楼夫人笑得开心,因为高兴^*,刚刚也忍不住多喝了两杯,这阵子酒劲上来,也有些头晕^,吩咐丫头送楼逍和李谨言下去休息^,回头就听那群喝高了的军痞子吵嚷着要闹洞房^^,顿时眉毛一竖:“谁敢去闹我儿子洞房*,我让大帅扣他那支部队一年的军饷*^!”

    这话一出,闹得最欢实的几个人,直接从椅子上滑到了地上^,一声不敢言语。

    夫人*,威武*!

    楼逍迈开大步*^*,一路拽着李谨言的胳膊走进了新房。

    大红的喜字贴在墙上*,红色的床帐垂落***,喜被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儿臂粗的龙凤红烛燃着,桌子上摆着十几盘坚果和糕点^^,李谨言目光移到床上,心下不由得想起电视剧里曾经看到过的,这床上*,该不会还洒了桂花莲子红枣一类的东西吧?两个男人早生贵子*?那可就是个笑话了^*^^^。

    等等*!

    李谨言突然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倏地抬头去看楼逍,楼少帅正面无表情的解开了军装上衣的两颗扣子^,露出白色的衬衫领子和凸起的喉结^^。

    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可那双眸子*^^,却黑得发亮^。

    李谨言的心里有点打鼓^^,忍不住后退一步,这事^,貌似有点不妙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81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8第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817并对谨言18第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81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