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二章

    1911年,对南北政府来说^,都不是个省心的年份^。

    北方的司马大总统忙着安抚手下因**立闹情绪的老兄弟&,觉都睡不安稳,南方的郑大总统刚到手的借款就被追讨军饷的军阀们搜刮一空&,整日里长吁短叹。

    山东的韩庵山依旧和南六省的宋舟死皮赖脸的掰扯不清,让人奇怪的是^,手握六省的宋大帅,竟然没趁机给韩庵山一个教训^。

    当年司马君扯旗自立为大总统时,?;扯髟橹颖鄙?,当时宋舟的势力还只有苏浙两省,打着郑大总统的旗号,拿着郑大总统的军饷^,北上讨伐逆军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却干起了抢地盘的勾当。不到几个月时间^*,地盘直接就扩大到了南六省&。

    占据了南方最繁华的几个省份,兵强马壮,底气十足的宋大帅再不愿意听调遣了,其他的南方大小军阀&&,也看出了郑大总统的外强中干&^,顶着“安庆首义”和大总统的名号,其实就是个空壳子^,纷纷趁机耍起了心思。?;扯髅话旆?*,也只得表面上强作镇定&,暗地里气得吐血&^。

    好在司马君当时也没能力一口把南方给吃下去&,双方只得休兵&^,签了份“和平协议”^。英法德美公使做了见证人,俄日也趁机掺了一脚*&。明明是南北双方的事情,这些洋鬼子却打着调停的名义*,从中攫取了不少的好处*。谈判结束后*,楼大帅在司马大总统的办公室里直接掀了桌子,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这群洋鬼子,都他妈的不是好东西^!早晚老子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虽然协议签了*,可到底有多少效力,双方都心知肚明^。

    这次韩庵山的挑衅,明显得到了北方政府的授意&。?^;扯骷钡猛飞厦盎?&,派出的专员频繁造访大帅府&,宋大帅却依旧是八风吹不动,任你说破了嘴皮子*&,他照样整天呆在大帅府和姨太太听戏哼曲^,只在私下里和幕僚商议:“韩庵山那孙子&&,也是演戏给司马君看呐&,估计司马君想要对南方动手了*^,却不乐意动自己的军队,打着抢地盘&,也消耗别人的主意*。韩庵山和咱们耗上了*,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开鲁地的^。甘陕的马庆祥倒是想动*^,可他手底下那群兵&,说白了,就是一群马匪^,要是真放出来&,可真就是个祸害了^^?!?br />
    宋大帅手握南六省,和北边临近的几个省份都交过手*,最棘手的^,就是甘陕的马庆祥^^。他手底下的兵不是马匪就是胡子&,打仗不讲规矩,专门祸害自己人*,见着外国人就怂了*。

    “看着吧&*,非到万不得已&&,司马君是不会放马庆祥那帮子出来的,被蝗虫给祸害过的田&,可是连个麦粒都捡不着&!”

    宋舟哼了一声,一双狭长的眸子精光四射,见儿子宋武一直坐在旁边不出声,问了一句:“阿武*,你觉得怎么样?是继续这么耗着*,还是先动手^&,趁机捞上一笔*?”

    不只是北方盯着南方**,南方这些军阀^,也看着北方的地盘眼热*&。尤其是临近南六省的湖北&,现在正被北方的宋琦宁占着。说起来,宋琦宁和宋舟还算得上是本家,出了五服的亲戚*。宋舟不是没想过拉拢他&^,奈何宋琦宁是个直肠子,楼大帅救过他的命^^,他就只认楼盛丰*。楼大帅不和司马君扯破脸&,他就死守着湖北**,谁也说不动*^。投靠南方&^?宋舟派去游说他的人,脑袋都被砍得排成一溜了*。

    “父亲&&,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时机,最好再等等^&?&!彼挝涑さ煤退沃塾形辶窒嗨?,一张书生面孔*^,眸子狭长^,嘴唇很薄,做起事来心狠手辣。去年从日本读完军校归国^,就进入了宋大帅的军队中做事^&,很快升到了师长,和宋舟手底下的一干老兄弟平起平坐*。

    “哦*?怎么说?”

    “我得到情报*,北方的司马大总统&^,和北六省的楼盛丰,似乎有了龃龉*^,最近正因为外**立的事情闹口角&^*?&!彼挝浠夯核档溃骸耙遣荒馨崖ナ⒎岚哺吕?,司马大总统是不会轻易对南方动手的*,万一他南下,‘后院’起火了,北方可就要乱成一团了*&?!?br />
    听完宋武的话&,宋舟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又摇头&,说道:“楼盛丰那人我知道,一日没和司马君彻底撕破脸^,就一日不会轻举妄动&。等着他们闹起来&*,还早着呢*?!?br />
    “未必&^!彼挝涞淖齑郊负趺虺闪艘惶跸赶?,脸庞上,只有一双狭长的眸子亮得慑人:“司马大总统向楼盛丰的大帅府插了几次钉子**,楼盛丰就算能忍*,也快忍到头了*?*!?br />
    宋舟眉头一皱^,“你听谁说的?”

    “川口&^?*^^!?br />
    “那个日本人商人^?”

    “父亲,我……”

    宋舟猛的一拍桌子,指着宋武骂道:“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少和那群日本人接触^!那群小东洋是什么东西?!你两个叔叔甲午年就死在了日本人的手里*!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当初就不该送你去日本读军校!”

    宋大帅一发火^&,屋子里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宋武也低下头不说话了,宋舟的连襟孙清泉,是屋子里唯一还能说得上话的人,只得硬着头皮劝上两句:“大帅,阿武还年轻*,慢慢教^!?br />
    宋大帅哼了一声&^,总算是把火气压了下去&,屋子里的人全都松了口气。宋武抬头看了孙清泉一眼*,孙清泉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向宋大帅赔个错。

    到底宋武是自己的儿子&,宋舟也不会在下属面前对他不依不饶^&,这件事,暂时是揭过去了&。

    南北方的暗潮汹涌,丝毫影响不到李谨言。

    自从楼少帅送过聘礼之后^^,李谨言就开始忙着“备嫁”了&。

    “这些都给你一起带走*?&!倍蛉税崖ュ兴屠吹钠咐穸颊沓隼?,重新装了箱子&&,和之前给李谨言准备的嫁妆放到了一起,“除了李家给的&,我手里还有三百亩地,一个钱庄&,是我的陪嫁,都给你一起带过去**。首饰之类的你用不上&,衣料*,家里的布庄和染坊都在你手里^,你自己看着办?!?br />
    二夫人一项项的交代着*^^,每交代完一项&,就让李谨言记下来,这份单子和带去楼家的单子是分开的^,“你父亲虽然没了&&,可他给咱娘俩还留下了不少东西^,这些都不写在嫁妆单子里^^,你自己收着*?^!?br />
    二夫人打开了身边的箱子,里面是用红纸封的银元,整整齐齐的堆满了三个箱子&*,目测不下十万之数*。

    李谨言忙道:“娘*,这些钱还是你留着吧^?!?br />
    二夫人摇摇头^,“我一个寡妇^,要这些钱做什么&?李家不少我吃&*,也不少我穿&&,你好了&,娘才会好&^!?br />
    “娘……”

    “听话^,楼家不是普通人家^,将来……”二夫人话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就算楼少帅看重李谨言,李谨言到底不能为楼家生下一儿半女&,无论楼少帅将来是要纳妾还是要另娶*,李谨言的地位都会变得很尴尬。二夫人相信楼家这样的人家,哪怕为了名声&,也会善待李谨言^,可她还是不放心*。

    想到造成这一切的李庆昌&*,赵凤芸依旧恨得牙痒。如果不是他,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去给人家当男妻*?庆隆又怎么会绝后&?谨言将来的处境怎么会怎么难&?!

    李庆昌**!

    二夫人咬紧了嘴唇,你早晚要遭报应!

    李谨言见二夫人的神色有些不对,刚想说话,门外就传来丫头的声音:“大小姐^,二夫人和三少爷在里面说话呢*&,您容我通报一声&,再进去^?&!?br />
    听到是李锦琴,二夫人和李谨言都是眉头一皱&。

    楼少帅来下聘那天*,李锦琴跑到前院去的事情,府里都传遍了,老太太气得直骂&,这样的姑娘,这样的教养&&,一旦事情传出去,李家的女孩子^,都不要见人了*!

    二房只有李谨言一个,可三房还有两个姑娘,一个是三夫人亲生的李锦书&^,另一个是姨太太生的李锦画&,眼看李锦书就要说亲了,要是李锦琴的事情传出去*,她还怎么说好人家?

    三夫人气得眼前发黑&,直接打上了大房*&^,三老爷李庆云也跟去了,险些和大老爷李庆昌打起来*。

    老太爷直接动了家法*&。大夫人仍在叫嚷,说李庆云向大哥动手是不敬兄长&,李老太爷不该对李庆昌动家法?*&?伤恢朗虑榈钠鹨蚴抢罴业拇笮〗?&?见大夫人这个样子*^,老太太甩手给了大夫人一个嘴巴&,也不说李锦琴&,只骂大夫人不会教养儿女*^,“好好的姑娘&,被你教成什么样子了&!”

    三夫人也冷笑一声:“还是官家小姐呢*^,官家小姐教出的姑娘&,就是这个样子*&*?倚门卖笑的*,还知道羞字该怎么写呢^?&!?br />
    大夫人被老太太一巴掌打得没了章法^^,再不敢护着李庆昌*^,更不敢说李锦琴没错了。老太太发话要把李锦琴关进祠堂,不满一个月^,不许她出来&。李锦琴寻死觅活,大夫人和大老爷一起求了老太爷&,老太爷没办法*,去找了老太太说项,老太太看着李老太爷^,冷笑连连^,干脆道:“罢,我也不管了,只是*,锦琴以后万一出了事情&,都别来找我^!?br />
    “一个姑娘&,能出什么事情**&?再说,你可是她的祖母*,怎么能不管她*^^?”

    老太太兀自冷笑&,“老太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夫妻这么多年^,我赵梓和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会不知道&。我今天话放在这里^,你要是还认夫妻情分,就按照我说的,把锦琴关进祠堂,直到谨言进了楼家^,都别放她出来,等到年后*,立刻找个严厉的教养先生^,来好好教教她。就像你说的^,庆昌不是我亲生的,我也养了那么多年^^,锦琴好歹叫我一声祖母&,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给李家招祸^!”

    “梓和,你不要不讲道理*!”

    “我不讲道理?”老太太气急反笑:“好^,李蕴&&,你好&!”

    “梓和……”

    “我不想再和你多费唇舌了^,从今天开始,只当我没有这个孙女*&!”

    最终,李锦琴还是被从祠堂放了出来&*,可从那之后,她却开始三天两头的往二房跑&^,明里暗里的打探楼逍^&,撵也撵不走。二房的下人看大小姐的眼神都开始不对,跟着李锦琴的丫头,都被大小姐的行事弄得臊红了脸皮。

    李谨言开始还只当是个乐子看,可谁也耐不住李锦琴这么折腾&*,好在几天后^,他就要“出门子”了&,李谨言恍然间明白&,所谓“恨嫁”&,不是没有缘故的。

    李锦琴还在外边吵闹,二夫人的眉头越皱越紧*。李谨言也被李锦琴烦透了,有些人^,是不能给面子的*,否则,百分百蹬鼻子上脸。

    掀开帘子,李谨言直接对门口的丫头说道:“添喜*&,守院门的婆子都该给辞了,之前我的吩咐都忘了不成*?怎么什么人都往院子里放&?”

    李谨言话刚落*,身后又传来了三夫人的声音:“要我说&^,侄子你就是太好性了*,这些腌臜东西,就该拿棍子打出去^!没脸没皮的玩意^^,还给她留什么体面?^!?br />
    “三婶^?^!?br />
    李谨言朝三夫人笑了笑*,三夫人怀里的西洋哈巴自进了这个院子,就老实得不行**,叫都不叫一声^*,没办法&,谁叫这里养着一头老虎*,就算在笼子里*,也是老虎。

    李锦琴哪怕脸皮再厚^,被三夫人这么说,也没法继续纠缠下去*&,恨恨的一跺脚&,转身走了*。

    三夫人朝着李锦琴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她现在是恨透了大房*,尤其是这个李锦琴,若是她的锦书真被带累了*,看她会放过谁!

    李锦琴从二房灰头土脸的回了西屋&,关上房门&,发了一通脾气*,连贴身的大丫头都被扇了巴掌**。丫头捂着脸^,红着眼圈*,还得好声好气的劝着李锦琴。

    大夫人走进来^*,见到一室的狼藉^,忙把哭得眼圈发红的女儿搂到怀里*,“这是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

    “娘……”李锦琴搂住大夫人&^,“娘,你去和爹说&,别让那小兔崽子嫁给楼少帅&!”

    大夫人没说话*,李锦琴急了:“娘,你不疼我了!”

    大夫人眼神一厉&&,让房间里的丫头全都出去^,等到只剩下母女两人^&,一指头就戳在了李锦琴的头顶:“你个没良心,说这话,是戳娘的心窝子?*^?!“

    “娘……”

    “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二房那小兔崽子是一定要进楼家的^,你的事情,你爹也早安排好了,收收心思&,楼家不是你该想的&?&&!?br />
    李锦琴还想争辩*,大夫人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要是不听话&&,我就让你爹来和你说!”

    李锦琴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31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3第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312并对谨言13第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31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