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五章

    楼家人来得突然^*,李家门房看到黑色小车前的大帅府标志*,忙不迭跑去找管家李东^。李东正坐在炕上嚼着花生米&^,和屋里伺候的丫头眉来眼去&^。别看他只是个管家,靠上了大老爷和大夫人&&,李府里谁不高看他一眼?三老爷对生意不上心*&,三夫人再厉害也没用&&*,二老爷没了&,二夫人和三少爷孤儿寡母的*^,加上三少爷又要被送进大帅府&,这李府,早晚是大房的天下&。

    李东呷了一口酒*,摇头晃脑的哼着二进宫,正唱道:“太师爷心肠如同王莽*&,他要夺我皇儿锦绣家邦?&*&!?br />
    就听门外传来声音:“大管家^,楼家来人了*?!?br />
    李东嘴里一口酒喷了出来,楼家&^?披上棉袄*&,推开门,“来的是谁&?”

    报信的门房双手拢在袖子里**,缩着脖子*,一路小跑过来**,滑了一跤,棉袄上还站着雪渣子,耳朵和鼻子都冻得通红:“是大帅夫人和少帅^*!?br />
    李东听了,再顾不上别的,连忙穿好了棉袄^,就朝外边赶^,又回头朝屋里推窗往外边看的丫头叫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告诉大老爷和大夫人&&,说大帅夫人和少帅来了**!?br />
    丫头哼了一声*^,不情愿的从屋里出来*,朝大房去了*。李东也顾不得骂她*,快几步跟上门房*&,拦路又叫了一个丫头去正屋通报老太爷和老太太&*。

    李东心里也嘀咕,这楼家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时候*,二房刚闹了一场^,三房帮腔*&,大老爷和大太太吃了挂落^^,连大小姐和四少爷都关了祠堂*&,听说这还是三少爷给求情了&,只关祠堂*,先前老太太还要抽大小姐和四少爷鞭子**,饿上三天。

    谁能想到&&,往常脾气好得像棉花的三少爷*,能说出那样的话&*,不过……李东咂咂嘴&,就算再能耐又能怎么样*?老太爷向着大房^,谨丞少爷又是老太爷的心尖尖^,二老爷又没了,早晚都得听大老爷的。

    三少爷嫁进楼家&,八成也是个“摆设”的命^,也没听说过楼少帅好男风,这不情不愿的娶个男人回去^,还不知道今后怎么样呢。

    李东一面想,一面小步快走*^,迎面的冷风吹散了酒气*,脸色倒是红润了不少^,至少不像是个大烟鬼似的惹人晦气&。

    楼夫人和楼逍只等了一会*^*,李府的大管家李东就迎了上来&,李大老爷和大夫人先一步得到消息*^,也赶了过来,恰好看到楼夫人和楼逍从车上下来。

    楼夫人一身花开富贵锦缎旗袍*^,披着半袖的斗篷&,雪白的皮毛&,看着就不一般,这种穿着在关北城还是独一份*,据说是京城的款式&。楼逍一身铁灰色的军装,巴掌宽的皮带勒出劲瘦的身形,及膝的黑色马靴包裹着笔直修长的小腿*,李东打眼看了,马靴上还带着马刺^^。

    李大老爷和大夫人一同上前^,把楼夫人和楼逍迎进了府里**,一路走向了正房&&。李老太爷和老太太也得到了消息,在正厅里等着*。早先砸碎的茶盏都被收了下去&&,二夫人磕在青砖地上的血迹^,也被擦干净了^,丫头们几步一小跑的把屋子里的东西重新归置过*,李老太爷和老太太换过衣服,在正位坐下^^,等着楼夫人和楼逍。

    正房这边的动静*^,还没传到东屋*^。李谨言正询问刘大夫二夫人头上的伤势&。

    “大夫,我娘的伤,没大碍吧?”李谨言看着刘大夫开药方子,繁体字他认识*,刘大夫一手楷书又是极其的规整&,丝毫不像后世的医生那样&,开张药方,龙飞凤舞的^^&,恨不能除了自己^*,谁都看不明白才能显示出水平*。

    “无碍。涂上药膏^,切勿碰水^&,三天就能好了^。只是令堂忧思过甚,还需喝上两幅药调养,切记戒躁戒怒,气大伤身^?^&!?br />
    刘大夫留下了药方子*^,又从随身的药箱里取出一个半个巴掌大的扁平盒子&*,放到桌上*,道:“这是外敷的*^*,早晚各一次&^?&!?br />
    李谨言拿起盒子,掀开盒盖,满满一盒子黑色的药膏^,并不像一般中药的苦涩*,反倒是带着一股清香&&。

    李谨言抽抽鼻子^,这味道*,还怪好闻的&^。

    刘大夫见李谨言的样子,笑了&,到底还是个孩子*。对李家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想起李大老爷的行事^,也忍不住摇头&*,这么狠心的大伯^^&,丝毫不顾及亲兄弟的情分,还真是……可他到底是个外人,也不能对李家的事情说三道四*,只是觉得李家二房这对母子^,着实是可怜^^。

    “刘大夫&&?”李谨言看刘大夫一会摇头一会叹气*&,看着他的眼神也不太对劲&,心里咯噔一下&&,开口问道:“刘大夫*,该不是我娘&?”

    “不是,三少爷尽管放心*&&。令堂并无大碍?*!?br />
    李谨言的心这才落回了嗓子眼^。送走了刘大夫^,吩咐二夫人身边的丫头添香去煎药^,自己拿着药膏进了内屋,就见二夫人靠坐在床边,三夫人正从丫头怀里接过一只浑身雪白&^,只有成年男人两个拳头大小的小狗&&,仔细瞅瞅^,还真是只哈巴。

    “言儿*,快过来^。瞧瞧这小东西^&,好玩吧?”三夫人朝李谨言笑道:“这还能作揖呢*,小乖^*,来,给三少爷作个揖&!?br />
    小白狗还真像模像样的合上前爪&,摇摇晃晃的给李谨言作了个揖&,把屋子里的人都逗笑了&,就连二夫人也笑了两声^。

    “我说了吧?你三叔为了这小东西*&&,可花了五十块银元呢&&?*&!?br />
    三夫人抱着小白狗揉搓*^,那小东西也不闹*,李谨言也瞧得乐呵*&。这条哈巴显然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也亏三叔能找来。

    三夫人和二夫人逗着小哈巴^^,李谨言将手里的药膏交给二夫人身边的另一个丫头*,“这是刘大夫给的&,早晚给夫人抹一次*^,伤口别碰水。吃食上也精心一点?^^!?br />
    “哎*?*&!?br />
    丫头答应得脆生&,转身把药膏收好&^,李谨言却让她先取来一方干净的帕子*,把二夫人额头上的伤口仔细清干净了,先薄薄的涂了一层药膏&,顿时&^,满屋药香。

    说也奇怪,盒子里的药膏是黑色的&,可涂上之后*,片刻就变成了透明。二夫人拿着镜子看着*,三夫人也啧啧称奇*,“这挺好闻的,回头问问刘大夫*,我也弄一盒抹抹!?br />
    “胡闹&,药哪里是随便涂的*?”

    经过三夫人插科打诨^^,二夫人的心情显然好了不少&,又逗了一会三夫人带来的小哈巴&^,脸上就现出了倦色^。

    “嫂子*,瞧你脸色可不太好^,还是多休息,我就先回去了*?!比蛉私忱锏男」徒桓就繁ё?,站起身&*,对李谨言说道:“言儿*,好好伺候你娘^,她为了你,可是连命都不要了。缺什么只管和三婶要去**^,离大房远着点^^^,老太太向着你^*,老太爷的心可偏着呢^?&!?br />
    “弟妹^?*!?br />
    二夫人忙开口打断了三夫人的话*,不管李老太爷如何^,他们做媳妇的&,总是不该背后非议长辈&。

    “知道了*。就你性好^^?*&!?br />
    三夫人又嘱咐了李谨言两句^&,就离开了^。

    三夫人一走,屋子里一下安静下来*,二夫人喝了药^*,将伺候的丫头都打发下去,只留下李谨言*,显然是有话想和他说*^&。

    “娘,你还是躺下睡一会吧^^?&!?br />
    “不急^&,娘有话和你说&&&?!倍蛉死罱餮缘氖?^&,声音放低,说道:“你先前说愿意进大帅府,可是真心的&*?如果是为了娘,娘是一百个不乐意的&。不能让你受这份委屈^*?*!?br />
    “娘*^,我不委屈的^?^^!崩罱餮约蛉擞挚嫉粞劾?*,不由得感叹*,女人果真是水做的&,一边帮二夫人擦着眼泪,一边道:“娘,你不用担心*&,我仔细想过了^,我进大帅府^,也未尝不是条出路^。说句不好听的,大伯是那个样子&,老太爷又只顾着我大堂哥*,就算这次咱们争赢了^,留在这府里&&,也不知道今后会是什么日子&,不如我进了大帅府,说不准还能让咱娘俩的日子过得好点*?!?br />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我?&!倍蛉司醯靡徽笳笮乃醊^,“早知道^,我就跟了你父亲去了^,省得现在还要拖累你*?^!?br />
    “娘,你说这什么话^*?”李谨言板起了脸,“若是没有娘护着*,我能好好的活在这里^,说不准怎么死呢*?!?br />
    “胡说!”

    “我胡说?!崩罱餮圆磺岵恢氐拇蛄俗约阂幌伦彀?,“娘啊*,你可得好好的*,今后儿子还要让你过好日子呢&。说出去,少帅的岳母*,多威风不是*?”

    二夫人被李谨言逗笑了&,笑着笑着,又流下了眼泪&**,李谨言叹了口气,将二夫人搂进了怀里*。少年的胸膛&,还十分单薄*&,甚至有些瘦弱&^,可他却愿意为自己的母亲^,撑起一个家&*,一片天空^&。说起来*^*,不过相处了几天时间*,李谨言都没想到**^,自己会对二夫人产生这么深厚的情感*,或许*^&,是因为他生母早逝&,父亲和继母有了孩子&**,压根不怎么关注他^,活了二十六年^&,只有这几天*,才真正体会到了母爱到底是什么滋味*^。

    哪怕二夫人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李谨言”*。

    二夫人被吓了一跳,哪有儿子这么抱娘的&&,忙把李谨言推开&,见他乐呵呵的,笑得没心没肺&,忍不住拍了一下&,“混小子?^!?br />
    “娘*?&!?br />
    母子俩又说了一会话&,李谨言就扶着二夫人躺下了&,刚走出里屋,就见枝儿风风火火的一路过来^,见着李谨言*,提高声音叫道:“少爷**,楼家来人了!?br />
    楼家来人了?

    李谨言被吓了一跳^,半天没反应过来。虽说他已经决定进大帅府去开辟新的“人生道路”了^,可让他马上面对楼家人,还是觉得别扭*^。

    “少爷^,楼夫人和楼少帅都来了,正和老太爷说话呢&&。老太太**,大老爷和大夫人都在&?!?br />
    “哦*?&*!崩罱餮缘愕阃?&,太过平淡的反应&,让枝儿有些糊涂^,楼家来人了*^,少爷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枝儿,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李谨言想起之前帮二夫人涂药膏&^,该不是自己也沾上了吧^?

    “少爷^^,楼夫人和少帅来了&&,你不打算去看看*^?”

    “人家又没叫我*,我去凑什么热闹&?”李谨言轻笑一声,示意枝儿小声点:“我娘刚睡着^,咱们赶紧走吧&,我还得回屋写嫁妆单子给老太爷送过去呢*?&!?br />
    李谨言觉得*,楼家和李家结这门亲&,一来或许真是因为楼少帅的八字问题*,二来就是为了李家的银子。李大老爷那个副局长的职位^,不就是这么来的?楼家想要拉拢李家^,李大老爷又投其所好,楼夫人此行&,八成也是给李家一个面子^,至于自己&,恐怕还真算不上什么^^。

    不过^^,李谨言这次却是想差了^*,楼夫人和楼逍此行^,的的确确是为了见他。李家的银子固然重要^^&,抬进楼家家门的媳妇*,也不是随便就能定下的&。

    今天见上一面&&&,如果李谨言实在不合意*,楼夫人是绝对不会让楼逍娶他的^。大不了再等上几年^,早晚能再找出个匹配儿子八字的来^&。

    楼夫人和楼逍坐在正厅&,和李老太爷寒暄了几句&,见只有李庆昌夫妇作陪&^,李家人丝毫没有让李谨言出来见一面的意思,眉毛就是一挑**,干脆直接开门见山,说道:“我今天带逍儿来,就是为了和孩子见上一面*。现在可是民国了*^,年轻人总讲个自由自主什么的,咱们长辈看着好*,也要他们自己合心意不是**^&?”

    楼夫人这番话一出口*,李庆昌夫妇的脸色就有些难看。照楼夫人话里的意思^&,楼少帅看不上,李谨言是进不了楼家门的*。

    李庆昌的脑门上冒出了冷汗^,虽说李谨言那小兔崽子松口说愿意进大帅府,可如果被他知道楼夫人是这个意思^&&,故意在楼少帅面前耍个手段&,让楼少帅看不上他*,自己之前花的功夫就都白费了&。为了这件事^*,他已经和二房撕破脸皮了。

    想到这里^^,李庆昌只得开口说道:“谨言那孩子^^^,前些天生了场大病*,还没好利索……”

    “哎呀^,那逍儿更得去看看了?*^!甭シ蛉思畲罄弦袄镉型仆阎?^,更是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见到李谨言&,“三少爷是住在哪里,让丫头带逍儿去当面看看^&!?br />
    “这……”李庆昌的脸色有些发白*,那小兔崽子现在好着呢*,这要让人带过去,不是就露馅了*?咬咬牙&^,给大夫人使了眼色***,大夫人点点头*^,吩咐身后的丫头*,“去告诉李东&,请三少爷过来&&?*!?br />
    楼夫人笑了&,“不是说病了吗^?”

    “是病了^*,可夫人和少帅要见,总是要让人过来的*?*!?br />
    李庆昌本意是想卖楼夫人个好*,谁知道话一出口^&,却像是在埋怨楼夫人不讲情面&*,让李谨言带着病来见客人^&^。

    楼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这李大老爷是嘴笨还是故意的*?楼逍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没开口*&^,身板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军帽都没摘&*,这已经算是无礼了,李家人却没敢挑他的礼。楼夫人知道儿子是被自己硬拉来的^,心里对李大老爷也有气**^,也没说楼逍&&,要是搁在以往*&,楼少帅少不了要被念叨上几句。

    管家李东找到李谨言时&*,李三少正苦恼的咬着笔头*^,对铺在桌面上的白纸运气&。他怎么忘记了^,李谨言是习惯用毛笔的&*,一手瘦金体写得极好,他这一□爬字&&,拿出去^,百分百露馅&。

    枝儿磨好了墨**,见李谨言皱眉咬着笔杆^^*,一脸的苦闷。忙问:“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李谨言正想着该怎么把这件事蒙混过去*,管家李东就找了过来&,说是大老爷请三少爷到正屋去见客&。

    李谨言手里的笔一扔*,拿起桌上的帕子擦了擦手,见客*?当他是XX院里的姑娘吗&&&?不过,这倒是给他解了围&*。

    枝儿听了李东的话&&,忙不迭的就去柜子里翻腾*,要给李谨言换身衣服**&,李谨言却叫她别忙了,“用不着^*^,这身就挺好的?!?br />
    整了整衣领和袖子&&,李谨言掀开帘子走了出来,李东低头哈腰的站在他跟前&,丝毫不见之前对着枝儿怪笑时的得意^。

    李谨言也不想和他多废话^&,直接道:“走吧*^?^!?br />
    看着李谨言的背影,李东恍惚间^^,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之前,是不是所有人都对三少爷看岔眼了^?

    正房里*,丫头们僵硬的站着*^,大气都不敢喘&,可还是忍不住偷眼去瞧冷着脸的楼少帅&。李家人生得都不错*,大少爷谨丞和三少爷谨言更是生得极好,却都比不上眼前的楼少帅&。楼逍的五官随了楼夫人*,只一双剑眉浓黑&*^,使精致的五官显得英气勃勃**,丝毫不带阴柔女气*。

    接受过军校的正统教育,又进了楼大帅的军队,楼逍的一举一动都带着军人的飒爽^^。偏偏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个冷玉君子&^,儒雅中透着刚毅**^^,不带军人身上惯有的煞气。

    李谨言看到楼逍的第一眼,忍不住僵了一下,心下发寒&^*,这男人^&,绝对的不好惹^&。

    楼逍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侧过头^*,朝李谨言点了一下头,黑色的宽大帽檐*,遮住了他的眉眼&,也遮住了漆黑双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李谨言有些踌躇*,这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好糊弄的&,他是不是该重新考虑自己和二夫人的出路了^^^?

    楼夫人见到李谨言^,心下有了几分满意。十六岁的少年&^&,介于孩童和青年之间^,五官已经长开^&,身体却还有些瘦弱,气色不太好,想是真的生了大病&,看来李庆昌之前没说谎^。想到这里*&&,楼夫人对李大老爷的怒气&,总算是平息了一些*&。

    李谨言走进来&,先朝李老太爷和老太太行了礼^,又问候了李庆昌和大夫人^^&,态度中规中矩^**,丝毫不见之前和李庆昌针锋相对时的尖锐&,然后才转向楼夫人和楼逍*,脸上带笑**,不谄媚,也不故作姿态^^,只是谦和的&,像是一个首次见到长辈的少年一样*,向楼夫人问好^&。

    “好&&,好孩子&?&!甭シ蛉酥沼谛α?,这样的孩子*,难怪大帅说李庆隆的种绝对不错不了。当下就要摘了手腕上的镯子,又想起面前的是个男孩,动作一顿,一只戴着白手套的大手^,却先一步递到了李谨言的面前*。

    李谨言有些傻,眼前的这只手^,修长&,有力*^,可谁能告诉他,为啥这手里拿着的是一把手枪?还是一把勃朗宁自动手枪*&,似乎^,当年就是这样一把手枪^,把奥匈帝国的斐迪南大公咔嚓掉,一战爆发了……

    李谨言走神,楼逍持枪的手一动不动,幸好他的手指没扣在扳机上^&,否则*^,屋子里的人&*,都会以为他是一眼没相中&*,打算把李谨言给宰了*。

    楼夫人了解自己的儿子^,看了楼逍一眼^,拉起李谨言的手&,把楼逍手里的枪塞进了他的手里*,虽然相媳妇送的见面礼是把枪有点……可至少比送个镯子要好&。

    “孩子,这就当是楼家给你的见面礼*&?!?br />
    李谨言拿着枪,只觉得太阳穴砰砰的跳*^,能娶个男人的人家&,果然不一般!送个见面礼,都是如此的富有创意*^,不走寻常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65》,方便以后阅读谨言6第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65并对谨言6第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6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