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进入十二月,关北一连下了几场大雪,北风冷得刺骨,路上的行人全都穿着厚厚的棉袄,戴着棉帽,行色匆匆&。

    李谨言加了两件衣服,又披了斗篷,围了围巾,坐在车里,却还是觉得冷^。

    同车的楼二少在棉衣外加了一件斗篷^,戴上帽子护耳围巾,再多就免了^,他拒绝再被包成一个球。

    车子开到子弟小学*,下车前,小豹子开口说道:“言哥^&,下午只让王叔来接我就行了^?&&!?br />
    话落&**,也不等李谨言回答*&,推开车门就走了出去&。

    李谨言想问是怎么回事,却被迎面的北风“吹”回了车里&,连打了两个喷嚏^,只能看着楼二少大步流星朝前走背影^。

    必须承认,开始抽条的小豹子^*,越来越有楼少帅的“风采”了。

    天上又开始飘雪了^^,李谨言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没心思去工厂,让司机把车直接开回大师府&*^。

    因为民国三年的那场大病&,每到冬天^,李谨言就手脚冰凉*^^。刘大夫看过后*,说是身体底子伤了^,得慢慢调养*,还开了几副滋补的方子。

    前几年楼夫人在京城&,二夫人也不住在一起*,没人看着他&。等到情况好些*,李谨言就不耐烦再喝那些补汤&,一次两次还好*,时间长了,味道真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楼少帅在外边打仗*,更是没人能“管”得了他*。去年和前年都还好*,没承想今年入冬&^&,李谨言有些着凉*,直接被楼夫人“抓了现行”&^^。

    不只李谨言没逃了^,楼少帅也被叫来一顿好训。

    楼夫人语气和缓*,不见疾言厉色*,可李谨言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仗着年轻就疏于调养,当大夫的话是耳旁风^?你这孩子&,让我说你什么才好?自己的身子&,自己不知道^&&^?”

    楼夫人说一句*&,李谨言的头就低一分^*,说到后来^,完全是一副“认-罪”模样。

    楼少帅刚开口叫了一声母亲*,就被楼夫人瞪了一眼*^。

    “还有你,等会我再和你好好说道*&&!”

    楼少帅不出声了^*。

    李谨言偷眼瞅瞅,终于发现,楼家最厉害的不是大帅也不是少帅^*,是楼夫人才对……

    最终,楼夫人又派人去请来刘大夫^^,给李谨言重新诊脉&&,开了方子。吩咐下边的人&,每天按时端给李谨言喝*^。

    “我看谁还敢不听话&*&?**!?br />
    当初喝补汤喝得肝火上升,李谨言至今记忆犹新,原本还想“抗争”一下&,说他只是着凉&,过几天就好了^,话没说完^*&,被楼夫人目光一扫^,声音全都哽在了嗓子里**。

    自此^&,李三少重启进补生涯。

    二夫人得知后^*,笑着说道:“先前我说你*,你总说没事,就该这样!要是你再不听话,娘就亲自喂你*!?br />
    亲自喂*&?

    李三少的脑门开始流汗^^,二夫人的“喂”&&,和“灌”可是挂等号的^*。

    在两位夫人的高压之下*,李谨言就是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想翻身也难。

    回到大帅府,李谨言下车之后一路小跑,也顾不得形象&,的确是太冷了&*^。

    楼夫人正和几个姨太太打牌&,见着李谨言&,第一句话是“回来了”,第二句就是让厨房把熬好的补汤端上来&。

    “趁热喝了&,驱驱凉气?&&!?br />
    李谨言接过瓷碗&,二话没说&^,仰头喝完***,经验告诉他*,伸脖子缩脖子都是一刀,不如干脆点。

    喝完汤,李谨言才被放行^。

    房间里烧着地龙&,暖意融融**。

    嘴里似乎还残留着补汤的味道^,身子却渐渐暖和起来。李谨言脱掉了外边的长衫^,把桌上的文件挪到床上,腿上盖着毯子,开始“工作”&^。

    李谨言的毛笔字已经写得很好^**,偶尔兴致来了***,也会拿起毛笔在文件上签字。但多数时间还是习惯用钢笔*。

    临近年终,楼氏商业集团却一连接了几笔大订单*,加上苏俄和白俄的工厂&*&,美国拓展开的生意&,集团上下都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工厂车间日夜不停,工人们三班倒**,四班倒*,技术工人和老师傅们是最累的&,却没人开口抱怨*,“黑心资本家”一类的说法更是再没出现*,只因工厂给出的薪水&^,福利^,的确是其他厂子不能比的&。

    最显著的表现*^&,那些外来的打工仔,包括欧洲人*^,得知一名家化厂普通工人的月基本工资之后,全都羡慕得眼睛发红。每次楼氏商业集团旗下工厂招工**,应聘的人都能挤破头。

    没多少技术含量的工种*&,不算工厂福利^,每月也有十几块大洋**,随着工龄的增长^,工资还会逐年增加。技术工种更不用说*。

    起初*&,有人心不足的&&^,也闹过几次小范围的罢工,但今时不同往日*^,有工会&,有各项完善的规章和法律&&&,李谨言不需要亲自出面,一切按照规则来*,就算是想抓新闻-爆-点的记者&,也没法睁着眼睛说瞎话&&。

    工钱少?不说国人开办的工厂&&,对比洋人在华夏投资的工厂*,甚至是欧洲和美国本土的工厂^^^,李谨言给出的工资都足够优渥。

    工时长*?这的确是现实&&,但工厂也严格规定了休息时间&,如果工人不愿意加班,同样不会强制^,只不过取消加班费&,工钱和福利都不会少,压榨一说*,完全无从论起^。

    除以上两项&^,还能提出什么?

    每天两顿工作餐&,加班有晚餐和夜宵*,加班费一分不少,还有各项标准福利*^,就连来采访的记者,都觉得这工罢得有点莫名其妙&^。

    看到罢工者提出的要求后^,大多数人都在摇头。

    一个月四十五块大洋*,算不上多&,厂子里的老师傅基本都能拿到这个数*,可进厂才几个月不到,就要和老师傅拿一样的工钱*^,是不是有点欠考虑&?

    做一份工,拿一份工钱&。

    出几分力&,得几分报酬&。

    天道酬勤,脚踏实地的做事,这是老辈传下来的道理^&&^。

    由于罢工者的要求有些离谱*,加上没多少响应者,只有零星一两家报纸对此做了报道^&,言辞同之前报道上海英资工厂大罢工时完全不同&*&。

    上海英资纱厂罢工,起因是一名女工被怀疑偷窃&,在没有任何切实证据的情况下^,被-强-制-搜-身&^。事后证明这名女工是被冤枉的,可工厂却一点歉疚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以一个莫须有的理由开除该名女工。

    当地工会出面要求纱厂管理者向女工道歉&,并赔偿一定损失。

    对方却始终没有回应。

    上海市政府闻听消息,也派人同纱厂交涉*,依旧未果**&。

    纱厂聘请的华夏经理声称开除这名女工有充足理由*&,对之前无理-搜--身一事概不承认**,而纱厂的实际拥有者却一直没有露面。

    期间&^,上海的各家报纸一直追踪报道,待到市政府出面未果^&*,彻底激起了民众的愤怒^。

    工会领导商议决定*^,罢工&!

    最初只是英资纱厂,其后规模逐渐扩大*,包括所有英国人出资的企业和工厂,都被波及*^*。上海几家英资船运公司的华夏海员全部拒绝出海^**,声援纱厂女工&。

    货物堆积在码头,每天的损失都在增加,为了减少损失*,货主不得不另外选择船运公司&,廖祁庭和宋家合办的船公司趁势而起&,赚了个盆满盈钵&。

    罢工持续了两个多月^^,直到英资纱厂的厂主亲自出面&,向女工道歉*&,承诺重新雇佣她*^,并赔偿给她一笔损失*,工人们才在工会的组织下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在这场罢工运动中^,在华英资企业损失最大*,尤其是纺织纱厂和船运公司*,有三分之一在罢工中倒闭。其他欧洲企业和美国工厂虽有部分波及*,基本没太大的损伤^*,反而因减少了竞争对手*,利润有所增加。

    国外报纸也对此次罢工事件做了报道&**,国际工会组织对罢工表示同情和支持&&。苏俄成立的第三国际也对此十分关注*,弗拉基米尔发表了讲话*&,支持华夏工人团结起来**,为争取合法权益而斗争^^!

    看到报纸上转载的这篇讲话,李谨言摸摸下巴&^^,该说弗拉基米尔同志的“思想觉悟”已经达到一定境界了吗**&?他在讲话中说的是“华夏工人”**^,而不是“全世界工人”,是故意的吧**?

    对于上海的罢工事件&,李谨言最初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在上海的情报人员传回消息&,纱厂罢工实属偶然,英国人开办的船运公司卷入其中,背后却有宋家的手脚&。

    打击对手*,同时发展自己,这种手段的确是宋武习惯用的。想想英国人曾经在华夏的所作所为,宋武的手段*,着实算不上什么*。

    至少**,华夏没因为赚不到钱就往大不列颠运鸦-片&。

    否则,光是丁肇研究抗痉挛止痛药的“附带品”**,就足够让约翰牛好看*。

    屋内很安静,屋外的丫头们也没有说笑^*,而是聚在一起&*,做起了针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谨言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自鸣钟,加快了看文件的速度*&。

    小豹子说不要去接他放学^,李三少可没答应*。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李谨言放下笔^,单手捏了捏后颈^^,抻了几下胳膊&,掀开毯子下床,房门被从外边推开&,楼少帅迈步走了进来。

    “少帅^,你怎么回来了?”

    “……”

    楼少帅站定&,没说话*,李谨言意识到这话问得有点不对,扯扯嘴角,转移话题&,“学堂今天只上半天课*^^,我等下去接睿儿*&,少帅一起去^?”

    “……”

    “少帅^^?”

    “我去?!甭ド偎О牙罱餮岳唐鹄从帧岸被卮采?&^,“你留下?&!?br />
    “不是&^,少帅&&,这怎么说的?”

    李三少的问话没得到回应,直接被毯子包成一团*,楼少帅单手撑在床上^*,拍拍李谨言的脸&^,眸子深黑*,声音低沉&,“留下&*?!?br />
    对视两秒,李三少老实点头*^。

    自鸣钟恰好在这时敲响*^,李谨言在毯子里动了动&,楼少帅直起身,又拍了他的头一下*,“听话&?!?br />
    李三少:“……”

    好歹他也是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这样的语气和动作是怎么回事&?

    无论如何,李谨言还是没能去接楼二少^^。

    在楼少帅接楼二少回家的途中&,兄弟辆进行了一番简短却意义深刻的对话^。

    “睿儿*&?*&!?br />
    “大哥?&!?br />
    “你和母亲说,要我来接你^^?”

    “没有^?!?br />
    “……”

    “我只说天气寒冷**^,言哥不宜外出^?!?br />
    “做得好&^?^!?br />
    “恩?^^!?br />
    “以后继续^?*!?br />
    “是?*!?br />
    对话结束^,楼氏兄弟沉默到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7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七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71并对谨言第二百七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7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