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一百九十二章

    1916年2月21日,清晨

    欧洲西线的战场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炮声*。

    德军在十二公里长的战线上,摆满了一千多门大炮,开始了长达六个小时的炮轰。炮弹以每小时十万发的速度,砸在法军的防守阵地和野战工事上,法国边境小镇凡尔登*&,被笼罩在可怕的硝烟和熊熊烈火之中*&。

    这座只有一万四千居民的小镇,被称为巴黎的门户&,也是协约国军队唯一突入德军阵地的部分,其战略意义十分重要^。

    德军知道这一点^*,协约国军队同样也知道&*。

    但在战争一开始,协约国的首脑们却因为是否要向凡尔登增派军队发生争吵^,就在他们互不相让的争论时^&,凡尔登的十万法军已经同二十多万德军正面交火,法军的伤亡,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递增&。

    德军在进攻凡尔登时采用的战术很简单^,也相当粗-暴&^。即使用大规模的炮击摧毁敌人的防守阵地和防守意志*,在炮击结束后,马上由步兵发动攻击^*,占领敌人的阵地&&&。

    这种大炮轰击&,步兵占领的战术*,在一战中被屡屡采用&,德军的前线指挥官还据此发展出了“弹幕徐进”

    战术,炮弹几乎是成排向前推进^&,为步兵的进攻和占领进一步扫清障碍*。

    长时间的炮轰之后&,凡尔登的法军野战工事大部分被摧毁&,可防守在这里的法军&,却发挥出坚强的作战意志*,他们就像在伊普雷战役中的英军一样,固守在自己的阵地上&&,一步也不后退。

    炮轰,冲锋*,白刃战多次上演。

    德军挥起了屠刀^,他们要斩断高卢雄鸡的脖子&,法国人同样挥起了武器,他们发誓除非德国人碾过自己的尸体,否则休想前进一步*!

    战事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焦灼^,在这里,正义和邪恶的概念被彻底模糊,每一分钟都在死人^,没人会在乎死去的是谁^^^,是自己的战友还是敌人*^,因为下一刻^,子弹射中的就会是自己&。

    战斗持续了三天,在凡尔登的法军已经被德军三面包围,即将崩溃**,协约国的首脑们终于做出了决定&,凡尔登不能丢给德国人&&!

    此时^,距离德军攻占凡尔登^&,只差一步。

    在欧洲的华夏军事观察团&*,将发生在西线战场上的所有一切,都通过电报发回了国内^。即便是久经沙场的将官&*,目睹发生在凡尔登的战斗之后,也用上了“可怕”一词。

    “这简直是一场屠杀*,屠杀敌人^,也屠杀自己&?!?br />
    由于凡尔登战役突然爆发*,本该回国的观察团成员滞留在了欧洲,新一批成员也只能延期登船,满怀期待的年轻军校学员们十分失落?;蛐硪仓挥忻痪嬲匠〉男』镒?&,才会对这样的战争充满期待,但凡是亲自走过血火地狱的军人,只是听到双方投入到战斗中的兵力,就可以预期到这场战争的惨烈&。

    在战场上,士兵的死亡,永远只是战报上一个个冰冷的数字而已。

    华夏军事观察团发回的电报越来越多,其中有一份电报让楼大总统和楼少帅都皱起了眉头^^,有三名观察团成员^,竟然擅自拿起武器加入了战斗。

    在华夏并没打算参与,或是马上参与到欧战之中时,这三名成员的行为*&,很可能会给华夏带来麻烦,成为欧洲人把华夏拉进战场的借口。

    “他们在帮法国人打仗*?!蓖囊环萸楸?,也送到了李谨言的面前*,看着电报上的内容,李谨言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这三个人同加入法国外籍军团的华夏飞行员不同,他们的所作所为,很可能会影响到华夏中立的立场^^,难道他们做事前不会想想吗**?

    “还有更具体的吗?”

    “法国的报纸已经就此事进行了报道&^^!绷醺惫偎档溃骸按笞芡车缌钫馀鹿鄄焱懦稍绷⒓垂楣?*,下一批观察团成员出国的时间也被延后^?!?br />
    登报了*?

    李谨言愕然抬头*&,欧洲人的反应&*&,比他预期的还要快&。

    正如李谨言所想,在军事观察团成员尚未登船之际,英法德等国公使便接连找上了门^^^^。

    英法的目的很明确,既然华夏人已经拿起了武器&,那就尽最大可能把他们拉到自己一方。

    德国人的来意也很清楚,他们必须弄清,华夏是否打算加入协约国?若不然**&,是否能将华夏拉到自己一方阵营*&。

    连非洲的黑人都被武装起来&&,凡是能利用的力量^,已经打红眼的欧洲人都不会放弃&^。

    双方都在不遗余力说服华夏政府&,德国人不只列举出他们同华夏的种种“合作”,还指出,他们连同自己的盟国,可以将与华夏实行共管的租界完全交还华夏政府,同时放弃全部庚子赔款&,并且派遣技术专家对华夏发展工业进行支持*。

    条件很令人心动*,只不过&&,和德国公使辛慈接洽的展长青心里却十分明白,德奥两国的租界,名为共管&,实际早已掌控在华夏手中,至于庚子赔款,海关还控制在英国人手里*,德国人正和英国人打仗,连根毛都捞不到,也是张空头支票&&。只有派遣专家还有些实际意义*^。但德国人现在举国动员投入欧战*^,他们就算能实践诺言&,也要等到战争结束&,或是在战场上占据绝对优势之后。

    华夏一旦答应了德国人提出的条件*,付出的绝对比得到的多得多*!从头至尾*&,这就是一桩说得天花乱坠,却注定赔本的买卖。

    辛慈离开后*,英国公使朱尔典和法国公使康德联袂而来^&。

    英法两国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他们提出的条件比德国人更加优渥^,租界共管,五年内将海关移交华夏政府&,同时退还更多的庚子赔款用于华夏的教育事业。

    两国还提出,华夏在缅甸和印度等国“占领”的土地,可以正式割让给华夏。反正都是慨他人只慷&,在牵涉到本土和殖民国家的利益时,被牺牲的当然是两国的殖民地^。

    人老成精的朱尔典还有另外的心思,一旦这些土地被割让给华夏*,完全可以祸水东引,将殖民地反抗势力的怒火引到华夏人身上*^,即便不能让双方打起来&,也足以破坏他们之前的某种盟约?;娜说娜泛艽厦?,但有的时候,聪明人也会被利益蒙蔽双眼。

    收买华夏人**,同时削弱华夏人*,大英帝国若要维持在华利益&,就必须打乱华夏发展的脚步,这才是朱尔典的本意^*。

    送走了朱尔典和康德*,展长青微合双目&^*,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擦过茶杯的杯口*^,听到英国人的条件&,他的确心动了&,却也只是心动而已。

    楼大总统的态度很明确&,华夏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搅合到欧洲人的战争中去。一旦搅合进去&,百分之百被当成炮灰消耗掉。这也是李谨言想方设法避免华夏卷入欧战的原因^。要出兵&,也不能在1916年^,等到凡尔登和索姆河战役结束后,欧洲人才会真正面临困境^,到那时,他们提出的条件会比现在优渥百倍千倍。

    “租界,海关&^,关税,边界领土*?!崩罱餮岳湫σ簧?,“原本就是华夏的东西*&&,却被这帮强盗拿来做交换条件,想得可真够美的^^?!?br />
    正伏案拼图的楼二少抬起头,不解的问道^*;“言哥?”

    “没事^*?!崩罱餮苑畔碌绫╚,把楼二少抱到自己腿上*^,随手拿起一块拼图,放在成形一半的骏马图上&。

    只有国家的实力强大,别国才会正眼看你&。否则就只能被视为一块大蛋糕&&,或是一头白胖的小肥羊&,等着这些强盗拿着刀叉来大快朵颐。

    连孔圣人都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李谨言不是圣人,只是个普通人&,他所信奉的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加倍奉还!

    对闯进家里的强盗,永远不能心存怜悯^。别人打你一巴掌还要笑着把脸再凑上去给人打吗*?那不是与人为善&,那是犯x。

    历史的教训就摆在眼前,最重要的,摆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自己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2月24日^,楼夫人带着楼二少乘火车离开关北,返回京城。

    临行之前,楼夫人和李谨言进行了一番长谈&。

    虽然心中早有预料,可当楼夫人正式提出把楼二少交给他“养”之后,李谨言还是有些犹豫*。

    说到底*,对于是否能负担起教育楼二少的责任,李谨言心里当真没底。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即便有两世经历^,在这个时代的精英面前也完全不够看。为此&,他也在不断的学习,学得越多,越能发现自己的不足&。

    这样的他,真能教好楼二少?

    万一给养歪了怎么办*?

    万一养成和他一样&,满心满眼都是孔方兄怎么办?亦或是被楼少帅影响*^,小小年纪就一副面无表情的酷哥样怎么办?

    不是说酷哥不好*,而是这么一个发面团子&*,转眼变成一块硬邦邦的石头,怎么想都不对劲^。

    摆在面前的问题一大堆^,没有一个能轻松解决。

    “这段日子以来&*,你和睿儿相处的情形我也看在眼里,我相信让你带着他不会错。他现在还小&,等到六岁&*,我就送他来关北^!甭シ蛉瞬⒚桓罱餮钥诜炊缘幕?,几句话就拍板做了决定。

    一番话说完,楼夫人大功告成*,起身离开&^,独留李三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久久无语*。

    原本以为楼少帅的霸道是遗传自楼大总统,如今看来,貌似和他想的有些出入啊……

    站在站台上^,目送火车原行^,李谨言忍不住念起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小豹子,这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不管词用得对不对*^,他对这只小豹子的感情的确和对其他人不一样,就像楼五的胖小子,楼六的小丫头,一样的漂亮,招人喜欢,可在他们身上,李谨言鲜有对楼二少的耐心和细心。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怪,弄不明白,也找不到原因。

    随着众人6续离开,热闹了一个正月的大帅府终于清静下来&。白老貌似要长期留在关北&,如今每天写写字^^&,听听广播,打上一趟太极拳,偶尔指点一下李谨言,再会会老友,品茗下棋,倒也轻松自在。

    李谨言跟着白老练了两回太极,也练出了趣味,只是像老爷子一样雷打不动的日-日-早起,李谨言却做不到。在楼少帅兴致来时*,李三少至少会有半个上午卧床不起。

    2月25日&^*,联合政府正式照会英法等国公使,华夏将继续对欧战保持中立&&&。

    同日*,欧洲西线的凡尔登战场终于迎来了转机^,六十岁的贝当将军*^,被联军总司令霞飞任命为前线总指挥,前往凡尔登组织战斗。

    在一战开始前&,贝当只是个默默无闻的旅长&,在战争最初指挥过几场不大不小的战斗&,却在偶然的机会获得霞飞的赏识^&,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从旅长升到集团军司令,这个晋升速度,简直可以用坐火箭来形容。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指挥作战能力,并不逊色于他的晋升速度。

    贝当抵达凡尔登的第一件事*&^&,就是当着所有法军军官和士兵的面^,画下一条督战线,宣言任何人&,包括他自己*,都不允许退过这条线。

    宁可牺牲生命&,也不将阵地交给德国人!

    此举鼓舞了所有法军的士气^^&,他们在抵抗德军的进攻时&&,表现得更加勇猛*^*,将贝当的这句话贯彻始终*^。

    士气鼓舞起来之后*,贝当立即着手对军队人员和物资进行调配补给。

    此时的凡尔登已经三面被围,唯一没有被德军切断的对外通路,只有一条不到六米宽的二级公路&。如果想要守住凡尔登,贝当就必须想办法在一周的时间内*^*,集结起至少二十万军队和两万吨以上的物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但奇迹却总是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发生。

    巴黎境内的所有车辆都被征集,包括所有的私家车和出租车,这些汽车排成长龙^,日夜不停的往返于前线和后方之间,公路两旁,立起一把把火炬^,为这些司机和车辆指明前路&。这条公路成为了法军能够在凡尔登坚持下来的生命线&&,也被后世的法国人称为圣路&&。

    若是没有这条公路,凡尔登之战不可能成为一战的拐点*,欧战的胜利者或许仍是协约国,而他们为胜利付出的代价却会多上几倍*。

    指挥了凡尔登战役的贝当也被法国人视为民族英雄,可惜的是,这位英雄晚节不保,在二战时投降给了德国人,成为了一个“叛国者”^。

    一站时,他率领法军同德国鏖战十个月,保住了凡尔登^。

    二战时&,他却投降给同一个对手*&,成为了法国伪政府的首脑。

    同一个人,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选择,很难有人说清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许连贝当本人都无法解释清楚^*。

    欧洲的战斗越来越激烈,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奥匈帝国……无数士兵倒在了冲锋的路上^,防守的阵地里&,死在了敌人的炮弹和枪口之下&&。

    战争的残酷一面终于彻底暴露*,鲜血&^,开始染红整片欧洲大6*&。

    与此同时,两个国家却在悄然崛起,华夏&,和美国。

    至于日本,大隈内阁已经内忧外患&,虽然借助欧战缓解了国内经济^^,但无论是政府还是国民,日子还是相当不好过&。哪怕离穿不起兜-裆-布还有一定距离*^*,可想要如历史上一样*,利用欧战积蓄力量,在巴黎和会上瓜分华夏利益,却再不可能。

    华夏发表中立声明后*,欧洲人仍不肯死心^,展长青自有对付他们的办法,国会和议员,民主政治成为了最好的借口。

    “两院表决&,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议员反对参展,对此,大总统也毫无办法&?!闭钩で嗵玖丝谄?,“虽然遗憾,却也爱莫能助&^?!?br />
    讯号已经覆盖大半个华夏的广播电台,对该项新闻进行播报之后^,在民间也引起了广泛讨论&。

    此时的华夏^,尚未有“莫谈政治”一类的怪象。民众的言论十分自由,饭庄茶馆里时常能见到某人在高谈阔论^,或是得到应和&,或是被大骂*,只要不涉及到汉奸言论^&,出卖国家利益,就没人会去管这些人在说些什么。

    “民智已开&,便如流水&,不能拦,更不能堵。只能疏通,引导?!?br />
    这是白老对楼少帅的建议&。

    在关北*&,同样有相当多的人关注此事*。关北的各大院校*,从先生到学生,都各持观点,一些学生还组织了演讲和辩论,就在街边,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有支持参战,宣称可借此以扬国威^,也有不支持参战,认为这场战斗与华夏毫无干系,同样有人持有利益为先的观点,认为只有获得足够利益才有参战的价值。

    众人各抒己见,却也都有理有据。

    关北的学生和知识青年&,在有心的引导和潜移默化之下^*,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已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热-情与激-情依旧**,理智与明辨并存,他们不会再将与自己观念相左的人一棒子打死,而是会就双方意见进行思索辩论^,最终得出的结论,往往与双方最初的观点截然不同*,却最具有可行性和说服力&*。

    在此次论战中&^,关北的三所军官学校并未置身事外^&。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些年轻的军校学员也有各自的想法,但他们更多了几分克制^&^,当教官问及*,他们会各抒己见,当命令下达,他们唯一会做的就是执行^*。他们是国之利器,最高的信念就是为国为民*。

    沈和端从6军军官学校调任至空军学校*,职位也从教导处的副职升任正职,他在学?^&;嵋橹刑岢?,可以在军校内部举办一场演讲和辩论会&,让学员们各自阐述观点。

    “道理越辩越明^*,军人的天职是服从,但一支有理想和信仰的军队,远胜于一支只知道服从的军队*?&^!?br />
    意见被采纳之后*&&,沈和端开始积极奔走^,杨聘婷如今已是身怀六甲,不再适宜久立课堂之上*,与家人和校方沟通之后,便安心在家里待产。精神尚佳时,着手记录整理她和沈和端之前的种种讨论,倒也颇得趣味*。

    只是在翻阅过往的书籍和夹在日记中的信纸时&,偶尔会看到未嫁之前**,用纸笔记下的少女心事*。她爱自己的丈夫&,可她也会记得^^,在青葱年少时^,她曾喜欢上一个叫做李谨言的人。直到她年华老去&&,这份记忆和初时的悸动仍会深埋在心底&,陪同她度过人生的所有岁月^&。

    将垂到脸颊旁的发丝拂到耳后^,她将没有寄出的信纸夹在日记中*^,放进了抽屉里^^。

    二月二十八日,就在华夏国民的目光更多被欧战吸引时^*,南方政府时期成立在上海的证券交易所,却一夕之间“火”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9219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92第一百九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92192并对谨言192第一百九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9219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