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一百八十章

    李锦画的表情很平静,在得知赵亢风的真实身份后,她神色间也没产生太大的变化,只是轻轻的捏着手绢,端正的坐着^^,对襟大袄的宽袖在身侧铺开,像是一只被雨水打落的蝶*。

    “堂哥,”终于,她出声了*^*,“他活不了了^^,是吗*?”

    看着这样的李锦画,李谨言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忍,可赵家父子两代都为俄国人做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是能放过他们的理由^*。否则,因他们而死的亡魂该如何安息?

    “锦画^^,我不想骗你。以他的所作所为**,就算我不杀他*^,少帅和大总统知道了也不会放过他*?^^!?br />
    李锦画轻轻应了一声*^*,右手缓缓抚过腹部**,“堂哥*,前天我晕倒了,家里请了大夫……”

    听到李锦画的这番话*^^,李谨言的眉头蹙了起来*。

    “赵家几代单传^,他没有叔伯^,也没有兄弟。唯一的老父如今也卧病在床?!崩罱趸夯禾鹜?,目光看向李谨言,双眼终于闪过了一丝波澜*^*。

    李谨言有些猜不透李锦画的意思^,她是要为赵亢风求情*?

    “堂哥**,我不是要为他求情^,”李锦画拧紧了手帕,“他没了**,我的孩子就是赵家唯一的血脉*。我只想最后见他一面?**^!?br />
    “锦画*,”李谨言双手交握*,声音和缓*,“不管怎么样^,我都能保证你今后衣食无忧^,生活无虞。你可以有新的家庭^,也没人敢说三道四!?br />
    “在来之前,我去见过老太太?!崩罱趸α薧,“老太太和堂哥说了一样的话*^,可我不愿意!?br />
    “为什么?”

    “说我死心眼也好*,怎样也罢,嫁进赵家的这段时间*^,是我从出生到现在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日子?!崩罱趸淙辉谛?*,眼角却带上了眼泪*^,“他骗我也好*,利用我也罢,但他对我的好^*^,我都记着*。他做了不好的事,我不为他求情*,我唯一的能做的,就只是这样^*?^^!?br />
    说着,李锦画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中的泪已经消失无踪**,“这门亲事是我自己选的*,有什么样的后果也只能我自己担着?!?br />
    李谨言还想劝李锦画几句^,可无论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劝她吗?怎么劝^?这个小姑娘说出的话和表现出来的态度*,都让他感到有些无力。

    “锦画*,你真的考虑好了?”

    “恩^,我仔细想过的?!崩罱趸阃?*,再一次笑了,“这么做也是为了我的孩子^?*!?br />
    她已经考虑好了^,在老太太的佛堂里^,她就都想清楚了^。

    唯一仅存的那一丝侥幸*^,也在得知赵亢风的真实身份后散去了,她不能为他求情^,她没念过书*,却也知道什么是民族大义,什么是国之大节^*^,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赵亢风是对她好**^^,可他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大错特错^。

    她可以不计较他骗她^*,利用她*,因为他对她是真好^,但其他人呢^?就像堂哥说的,堂哥放过他*,楼家也不会放过他*。

    她是个妻子,却也即将是个母亲*^。她的孩子,不能有这样一个父亲**。

    最终^^,李谨言答应让李锦画和赵亢风见上一面,亲自带她去了鼎顺茶楼。

    城外的情报局总部所在是个秘密,李锦画想要见赵亢风,只能选择把他带出来。有哑叔在^*,李谨言也不担心中途会出现什么岔子^。

    等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哑叔和两个情报局的人就带着赵亢风走上二楼**。不知哑叔用了什么手段^,赵亢风的脸色依旧苍白^,左脸颊还带着几道血痕*,步态却十分沉稳^^,很难看出他之前受过大刑*^^。

    “锦画……”走进房间^,他看到了李谨言*,最先出声叫的却是李锦画。

    是故意做戏?还是想博取同情?亦或是认为李锦画已经开口为他求情*?

    没人能猜到他此刻在想什么*,就如他无法猜到,李锦画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夫君,我有了你的骨肉^!崩罱趸峦竦男ψ?,在赵亢风脸上乍然闪过一抹惊喜时,接着说道:“为了咱们的孩子,我什么都愿意做,你呢^?”

    赵亢风的错愕和不甘*,李锦画的淡然和脆弱^,全都落入旁观者的眼底*^*。

    短暂的沉默之后*,赵亢风的声音在室内响起:“我明白了*。锦画,好好照顾自己!?br />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赵亢风离开了。

    李锦画静静的坐了一会,直到面前的茶水凉透,才站起身^,“堂哥,我该回去了*!?br />
    回李家,然后回赵家。

    “我送你?!?br />
    “谢谢堂哥**?^^!?br />
    李锦画又一次笑了^^*,就像当初赵亢风带着她返回察哈尔*,意气风发的骑在马上^*,告诉她*,要为她去草原猎狼时一样*,笑得静谧*^^,温柔,像是一幅定格在时空中的仕女画。

    送李锦画回李家的路上,李谨言突然开口:“锦画,我可以送你出国,像锦书一样?*^!?br />
    “出国*?”李锦画摇摇头,“堂哥,我和二姐不一样?*!?br />
    “可……”

    “堂哥*^,路是我自己选的,我就得自己走^!崩罱趸喙?^,“当初,大老爷逼你嫁进楼家^,堂哥应该比我现在的处境要难上百倍千倍吧?”

    “锦画***,这不一样*?!?br />
    “有什么不一样呢^?”李锦画转回了头*,“其实都一样^*,路是人走的***,日子都是人过的*。何况*,从今往后^^,整个赵家都是我们母子的*,堂哥真的不用担心我会过得不好**!?br />
    车子开到李府大门前**,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李锦画走下车,两步之后^^,回过头*,对车中的李谨言笑道:“堂哥^^,我会好好的*,真的?*!?br />
    李谨言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突然觉得很累,身体累*,心也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开车吧^?!?br />
    两天后^,赵亢风染急病去世的消息传回了察哈尔*,一同传去的*,还有李锦画身怀有孕的消息。很快^,赵家就派人来了关北城^,彼时*^*,赵亢风已经入殓,赵家人能看到的只有一具上好的樟木棺材^。

    棺材的四面都被钉紧*,李锦画在一旁哭得伤心,赵家人哪怕觉得赵亢风的死因蹊跷也没人出声^。更不会去怀疑棺材里的不是赵亢风^。在来关北之前,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就发话,这次来关北,无论少夫人说什么都要照办**^^。

    李锦画同赵家人一起回了察哈尔^,她身边多了两个丫头,四个下人,赵家也没人开口询问^。临走之前*^*,她对李谨言提出了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要求*,李谨言答应了她^^*。

    在李锦画返回察哈尔后四天*,卧病多年的赵老爷子也与世长辞^。赵家父子接连命丧黄泉,赵家老宅里忽然传出李锦画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祥的流言*^。原本一副柔弱样子的李锦画*^,却在此时露出了非同一般的手腕*,借着这些流言清除了赵家老宅中的一批人,其中不少都是赵家父子生前的心腹*^。他们前脚离开赵家^*,后脚就失去了踪迹,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不过却有传言**,他们趁着赵家父子新丧卷走了不少的财物,倒是引来不少人的觊觎,可惜的是*,连人的影子都找不到,更别说钱财了*。

    处理完这些事之后,李锦画关闭赵家宅门^,说是为公公和夫君守孝^,谢绝了所有女眷的登门拜访^*。几乎断绝了赵家同外界的全部联系^^*。

    与此同时^,赵家在北六省内的钉子被一一拔除^,察哈尔省长王充仁的身边也少了两个熟悉的面孔^*。赵家在蒙古和俄罗斯的关系网也被北六省情报局一手掌控。

    至于引起这一切的源头^,马尔科夫依旧被关在情报局的地下牢房里**,丁肇和乔乐山几乎每天都来和他喝茶聊天*,旁听的还有即将代替他成为欧洲知名间谍的美籍犹太人大卫**。

    不过^^,很快他的名字就将改成马克西米连科尔,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巴伐利亚人。

    察哈尔的事情还没完全结束,热河那边又传来消息^,豹子已经查明了戴建声那个外室的身份^,她是华俄混血*,父亲一方有俄罗斯贵族血统^,母亲貌似还能和满清皇室扯上点关系*,这让李谨言完全始料未及*。

    “消息属实?”

    “属实?*!闭驹诶罱餮愿暗氖歉鑫宕笕值暮鹤?**,看着就像是卖力气的^,可实际上,他却是北六省情报局里数一数二的好手**,豹子没被李谨言提拔起来之前,就是在他手底下做事^,还要叫他一声队长^。

    俄国人吗?

    李谨言仔细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给在伯力的楼少帅发一封电报*,戴建声倒没什么*,可戴国饶是楼家的老臣*^,在楼大总统遇刺期间**,一举擒获企图反水的第九师师长孟复*,立下了大功。不管怎么说^**,事情查到戴国饶这里,要顾及的地方总是不少^。

    电报发出去了*^,楼少帅一直没有回电,李谨言不知道是中途出了问题^,还是楼少帅也在为难^^,只能下令豹子在热河那边继续盯着。偏又赶上和英国人的租船合同出了点问题^,一大批货都积压在港口**,李三少忙得脚打后脑勺,一个劲的上火,嘴里起了泡,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累了一天*,回到大帅府^,李谨言连饭都不想吃就躺倒在床上,单臂搭在额前**,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想动*。

    迷迷糊糊间,他听到房门被推开了,一个熟悉的脚步声在室内响起^,那是军靴敲击在地板上的声音**。

    他幻听了吗*?

    可脚步声却没有消失,直到来人停在床边^。

    摘去了手套的掌心温热*,覆上他的脸颊,李谨言半睁开双眼*^,然后倏地瞪大。

    “少帅^^^*?!”楼少帅不是该在伯力吗?前段时间不是还发电报说要打库页岛……

    “恩^?*!甭ュ凶酱脖過,大手抚过李谨言的脸颊^,随后捏了捏他的肩膀*,“瘦了?!?br />
    下一刻,他就被楼少帅拉到了怀里*^,大手自然的在他身上左摸摸右摸摸^*,貌似在确认,怀里这个的确是瘦了。

    “少帅*,”李谨言被楼少帅摸得有些不自在,扣住他的手腕,“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br />
    “不是要打库页岛^*?”

    “计划做了改变?!?br />
    “我发出的电报你收到了^?”

    “恩*。热河的事交给父亲*,”楼少帅站起身^^,顺带把李谨言也拉了起来^,“晚饭没吃?”

    “那个……”

    李谨言话没说完***,肚子的咕噜声就出卖了他^^。

    楼少帅也没给他“解释”的机会^,把他拉起来之后,门外就有丫头送来了热水*,楼逍摘掉军帽^^,亲自拧了毛巾给李谨言擦脸^,擦手^。

    “少帅,我自己来**^!?br />
    “不是累了?”楼少帅没理会^,拉住李谨言的手腕,继续擦*^。

    屋子里的丫头全部相当淡定^*,对眼前一幕视而不见^,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李谨言干脆眼一闭*^,豁出去了,爱咋样就咋样吧^。

    热腾腾的饭菜很快就送了上来^*,一盆白米饭搁在桌子上**^,米粒晶莹饱满^,格外诱人*。

    闻到饭菜的香气,李谨言的肚子又开始叫了。他这才想起,除了早饭,他中饭也只是随意吃了几块点心^^,不饿才怪了^*^。

    一骨碌从床上下来,先给楼少帅盛了满满一碗米饭,自己再盛一碗*,两人一起动筷子**,风卷残云*,盘子顷刻就见了底^。

    楼少帅的饭量一如往常*^,李三少却超长发挥*,连吃了四碗米饭**。

    放下筷子,擦擦嘴***,回顾此次“战绩”,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饭桶者饭桶吗^?

    超长发挥的结果是^,李三少果断吃撑了。被楼少帅拉着到院子里遛弯,下人丫头们依旧是目不斜视,好像眼前拉着李谨言的手穿过回廊的,根本不是那个镇日冷着脸的楼少帅^***。

    “好点了?”

    走在前面的楼少帅突然停下,侧过头,黑色的双眼看过来^^,让李谨言的心都漏跳了一拍。

    一张脸看了三年也该看习惯了吧^?怎么还是会觉得耳根子发热?

    不过这样的长相^^,也的确……

    想着想着^,李谨言又开始走神,或许是这段时间都在忙^^,身体的疲惫积累到一定程度,加上吃饱了又犯困,李谨言站着就开始眼皮打架。

    楼少帅看了他一会***,俯身将他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大步走回房间。

    李谨言顿时清醒了*,这可是在外边^^,就算都是“自己人”*,也实在不像话!

    “少帅,放我下来*,我自己走*?!?br />
    楼少帅没说话,抱着他继续往前走,长腿大步,转眼间就到了房门前。

    李三少干脆低头当起了鸵鸟,还是那句老话^,爱咋地就咋地吧*^!

    身体接触到柔软的被褥,一直打架的眼皮终于再也睁不开了*,李谨言能感到解开他衣领的手指^,拂过他耳边的呼吸*,还有包围着他的,再熟悉不过的体温。

    无意识的蹭了蹭^*^,触感也没差。打了个哈欠,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夜*^,李谨言睡得很好***,醒来时身旁早就没了人,留下的痕迹却表面他昨夜不是做梦。

    起身的动静惊动了房门外的丫头,李谨言一边洗脸漱口,一边问道:“少帅呢^*?”

    “少帅在书房**?*!?br />
    “哦^?!辈粮墒稚系乃?*,李谨言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自鸣钟,刚过了八点^^。

    简单用过早餐^,没急着去工厂^,想起楼少帅昨天说的事*,抬脚去了二楼书房^*。刚好遇上从书房里出来的萧有德*。

    “萧先生^?”

    “言少?^!?br />
    萧有德并未多言,打过招呼后就告辞离开,李谨言看着他背影*,总觉得他刚刚的神情好像有点不对?

    “少帅,萧先生这是^*?”

    “父亲派他去热河*?*!甭ド偎疽饫罱餮怨?,仔细看了他一会^,“脸色好些了!?br />
    “去热河**^?”

    “戴家的事^?!甭ド偎闷鹨环菸募?,递给李谨言^,“戴国饶写信向父亲请罪^,传言是他手底下的人放出去的*!?br />
    “他做的^^?为什么^?”

    “保命*?!?br />
    正如楼少帅所说*,楼五小姐听到的那个传言的确是戴国饶的手笔*。

    当戴国饶知道儿子竟然和一个间谍扯上关系,气得拿起手杖狠狠的打了他一顿^*,还砸破了戴建声的头^^。戴家是绑在楼家船上的,戴建声此举无疑是把戴家往死路上引。

    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戴国饶不会以为能把这事瞒住^,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事捅出去**,让楼家自己来查*^,查得清楚明白^^,查清这其中都是怎么回事!

    涉及到后宅女眷^*,哪怕外人知道了^^,也只当是他戴国饶的儿子被女色迷昏了头*,不会把事情扯到间谍的事情上去*,否则即便楼大总统放过他^*^,官场上的对头也会想方设法的踩死他**,他在军中的本家兄弟也未必能帮得上忙^。到头来,说不定还会受到拖累。

    运气好的话*^,还能留下戴建声一条命^,可戴家在楼家这条大船上的位置是否能保住^,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80180》,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80第一百八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80180并对谨言180第一百八十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8018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