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第一百七十四章

    京城

    新一届国会即将在八月召开,各省议员6续抵京&。随着会议日期将近,楼大总统变得越来越忙,身兼总理和外交部长的展长青却比他还忙。至少楼大总统多数时间都只需要处理国内事务,而展部长身兼两职,国内国外都要一把抓,怎一个忙字了得。

    各国公使也对此次会议十分关注,尤其是英国公使朱尔典&。

    在和联合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各国外交人员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现在的华夏政府很难缠^。从大总统楼盛丰以下,包括副总统宋舟,监察院长司马君&,外交部长展长青,华夏银行行长白宝琦,宣传部长周炳勋,等等等等*,这些联合政府官员和他们认知中的华夏官员完全不同&,就连驻各地领事发回的报告都在说,华夏如今的变化很大&。

    从北方到南方,从东北到西南^,短短两年时间内^,从政府民间&,这个国家产生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很难理解,却又很好解释。

    一个强势的政府,基于一个强大的国家?&;拿褡逶诶飞锨渴⑶?,现如今不过是从沉睡中渐渐苏醒^,将被压弯的脊梁一点点挺直。

    朱尔典没有同任何人说起过他的感触,在发回白厅的电报中都没有提及半个字。他知道,远在欧洲的大不列颠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在大部分英国人眼中^,华夏依旧不够资格成为他们的对手。大英帝国不会轻易放弃在华夏的利益,可是,陷入欧战泥潭的大不列颠并没有意识到,说这句话时,他们的语气中已经少了一丝底气&。

    “这个国家会走多远^?”

    朱尔典偶尔会这样问自己*,唯一的答案*,就是没有答案。

    就如早年的大不列颠^,哪怕在战胜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的一段时期,都不会有人相信^,大英帝国的旗帜会-插--遍全世界^。

    敲门声打断了朱尔典的沉思,一身黑色洋服的管家给他送来飘着香气的红茶和点心。

    在华夏生活了几十年&,朱尔典爵士习惯了华夏的饮食^,华夏的服装*,华夏人打交道的方式,却依旧保留着一些英国人固有的习惯,例如下午茶^&。

    “是红茶吗&?“

    “是的,祁门红茶&?!?br />
    “哦&,”朱尔典端起茶杯,看着杯中如盛开玫瑰一般浓郁的色泽^,据说楼总统一家都喜欢这种茶*,“很香&?!?br />
    管家微微躬身&&,借着低头的动作,在朱尔典的桌面上扫了一眼^,“老爷可还有吩咐**?”

    “没有了*?!敝於湟⊥?,“你可以下去了*?&!?br />
    “是?*!?br />
    退出书房之后,管家无声的带上房门,单臂夹着托盘&,背脊挺直,大步离开^,与往日没有任何区别^。

    在他离开后,朱尔典放下茶杯^&,叉起一块点心送进嘴里,是他喜欢的味道**。

    大总统府

    楼大总统忙了一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楼二少。

    还有四个月就满三周岁的楼二少^,愈发有楼少帅当年的“风采”,连对楼大总统横眉冷对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楼大总统实在是想不通^,白宝琦和展长青抱这小子,照样笑脸奉上,怎么他一接手,立刻就没了笑模样?

    楼二少不给他笑脸,偏偏楼大总统信邪^*,喜欢迎难而上*。父子俩相处时,最常出现的画面就是,面对面&^,大总统蹙眉,楼二少冷脸。

    楼大总统走进房间时,楼夫人正坐在沙发上翻着一张报纸^,这份趣闻报专登民间故事和市井趣谈^^*,并单有一版专门介绍国内的戏曲大家,电影演员,以及各地的剧场剧院*。

    这是文老板报社旗下的一份新报^&,刚刚发行三个月时间^,销量却节节攀升*,从每周一期改为每周两期*,最后又增加了一期特刊&,每期加印,仍供不应求*。

    李谨言曾建议文老板将报纸改成杂志&,文老板却罕见的摇了头,一旦改成杂志,成本就要提高,报纸的价格要比杂志便宜许多,受众也更广,暂时还是以发行报纸更为妥当。报社里的编辑也同意文老板的意见^。李谨言听过文老板和编辑的话*,也觉得自己有些想当然,外行指挥内行果真要不得。

    “夫人也喜欢看这份报**?”

    “是啊?!甭シ蛉朔畔卤ㄖ?,笑着说道:“这报纸有趣^&,别说我,连大嫂都喜欢看。前几天还和我说,是不是能和言儿商量一下^,从一周三期改成一天一期^,这上面的故事,她说给大哥听^,大哥也觉得不错*?!?br />
    “和咱们儿媳妇说了?”

    “还没有&?&!甭シ蛉艘∫⊥?,起身接过楼大总统脱下的外衣交给丫头*,又让丫头送上热毛巾,七月的京城算不上热,但楼大总统脸上还是出了不少汗。

    “逍儿在和俄国人打仗,言儿那里肯定忙,总不好为这么点小事就给孩子发电报*?&!甭シ蛉俗氐缴撤⑸?&,“我想着,等八月间再带睿儿回关北一趟?!?br />
    正坐在沙发上玩九连环的楼二少听到自己的名字*,转过头*,胖乎乎的小脸上挂着疑问:“娘,回关北?”

    “是啊^!甭シ蛉吮鹇ザ?,“亲了他一口*,去看你大哥和言哥^,睿儿还记得大哥和言哥吗^&?”

    “记得&?&!甭ザ僖话讯帕?&,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晶亮亮的瞅着楼夫人*,“娘,去看言哥*&!”

    楼夫人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忍不住又亲了他一口,楼二少也回亲了楼夫人一口*,娘俩你一口我一口,看得楼大总统眼馋无比,脑袋凑过去,“儿子哎,亲爹一口?”

    楼二少一把推开楼大总统凑过来的脸,直接将头埋进了楼夫人的怀里,一脸胡渣子,也不香^,亲什么亲^?不亲!

    小儿子万分不给面子,楼大总统却毫不在意*,一把将楼二少抱过来,儿子不亲老子^,那老子亲儿子总成吧?

    对楼大总统如此无赖的行为**,楼二少毫无办法,已经长成“小男子汉”楼山豹,哪怕被胡子扎疼了*^,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也坚决不哭&!

    反倒是楼夫人看着心疼&,把小儿子从他老子怀里抢过来&,看着楼二少微微泛红的脸颊,忍不住瞪了丈夫一样,“大总统*!”

    楼大总统讪讪的干笑一声^,再看趴在楼夫人怀里求安慰的小儿子,哪里还有要掉金豆子的模样*?

    得,这一个两个的^&,都一样&!

    楼夫人一边安抚小儿子,一边询问楼大总统:“大总统,逍儿这几天传回消息没有&?”

    “三号倒是发了一封电报回来,说是把海参崴的老毛子都给围了起来,还得了三艘巡洋舰?&!甭ゴ笞芡巢晃薜靡獾男Φ溃骸暗笔彼沃勰抢闲∽右苍?,你是没瞧见那老小子脸色有多精彩?^;购臀蚁园谒釉谀戏脚烁龉ひ登?,又是买地又是开厂子没少赚钱^,也不瞅瞅^,全都是我儿媳妇玩剩下的?!?br />
    楼大总统越说越得意^*^,刚刚因为小儿子不给亲香一下的郁闷全部一扫而空*,“老子的儿子还能打仗*!甭管是小日本还是老毛子*&,来一个揍一个,来两个揍一双!连大哥和长青都说^,有咱儿子和儿媳妇,他们能用鼻孔看那帮洋人^^!?br />
    李谨言能赚钱*^,楼逍能打仗^*。李三少的工厂如今日夜不停&*,工人三班倒的赶工也应付不下接二连三的订单^。从满洲里之后,楼少帅的部队就再没打过一场败仗,这样的两个人堪称是官商勾结^,不对*,强强联合的最佳典范。

    楼大总统要是不得意才怪了。

    如今马上要把海参崴收回来^,又不声不响的弄来三艘巡洋舰&,据说他那儿媳妇甩手就是几万大洋的往外撒,在青岛编练海军的萨家父子,如今是一天三遍的给京城发电报,询问的只有一件事**,那三艘巡洋舰什么时候到青岛?

    这让楼大总统在宋舟和司马君跟前又大大出了一把风头,宋舟和楼盛丰“不熟”^,只能当面皮笑肉不笑,回家扎楼盛丰的小人泄愤,司马君却不顾及那么多^,差点一拳揍到楼大总统的脸上*。

    显摆就显摆*,他可以忍**?^?上园谕甓酉园诙备?,显摆完儿媳妇会赚钱又显摆儿子会打仗,当真是忍无可忍^,不揍不足以平民愤!

    岁数加起来超过一百二的大总统和监察长,险些在大总统办公室大打出手&,副总统在一旁围观兼煽风点火,弄得门外的几个机要秘书和副官提心吊胆,这要真动起手来^&,可怎么收拾?

    好在三人都有分寸*^,司马君看似鲁莽的举动却颇有深意&,至少在外人看来**,他司马君和楼盛丰依旧是结义兄弟的交情。

    听了楼大总统对宋舟和司马君的形容,楼夫人忍不住又笑了,楼二少也从楼夫人怀里转过头,貌似听得认真^*。

    “我说儿子,你真听得懂*?”

    楼大总统看得有趣&&,又凑了过去^,楼二少脸色一冷^,又把头埋了回去&。

    “大总统,别总是逗睿儿^?!?br />
    “夫人可是冤枉我了*,这臭小子……”

    没等楼大总统话说完,管家来报说,李谨言从关北给大总统和夫人送了东西来&^。

    “言儿送来的?”

    楼大总统也顾不上逗楼二少了,如今关北好东西多是出了名&,光是大帅府那几辆摩托,就够让京城里这帮人眼热的&。不过*&,是儿媳妇送来的话……

    楼大总统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送东西来的人说没说,这东西要钱不?”

    管家:“……”

    楼夫人:“……”

    楼二少:“咿呀^&!”

    别怪楼二少的咿呀重出江湖,实在是楼大总统这番发言太过惊人&。

    管家的脸成了一个囧字,“这个,小的不知道&?^!?br />
    送东西来的是刘副官和一个班的兵哥&,在东西抬上火车之后,他们就没离开过装东西的箱子半步。

    等到箱子打开^,楼大总统和楼夫人都愣住了,箱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一部电报机^,个头要比普通电报机小上一圈。

    “报告大总统^,这是关北自行研发的无线电报机^,还有,这是密码本*?!绷醺惫俳硇囊槐竞谄ば”窘桓ゴ笞芡?,“言少说&,这是送给大总统的礼物?!?br />
    个头这小的无线电报机^?

    不管是楼大总统还是楼夫人^,都清楚的知道&,这是多不得了的东西^^!

    “管家,把知道这件事的下人都安排好了?!?br />
    京城不比关北&,国内国外多少双眼睛盯着^,电报机的事非同小可,必须保密*!

    管家很快明白了楼大总统的用意&,退出了房间^*,好在大总统府的下人也只看到这些大兵抬个箱子进府,至于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说是大洋,应该最让人相信^。

    看来,李三少财大气粗的形象,已经相当深入人心&。

    有了电报机,找个接报员相当容易。很快&,楼大总统就收到了一封电报^*,不是从关北发来的,而是海参崴?^?醋诺绫ㄉ系哪谌?*,楼大总统先是眉毛一拧&,紧接着又是一松*,摸摸下巴,英国佬和法国佬什么时候惹到这小子了*&?

    难道是因为之前日本矬子鼓捣出的那个刺杀&*?

    不像啊^^。

    想不明白,楼大总统干脆不想了,反正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帮孩子一把也没什么。

    隔日,楼大总统就给西南三省督帅分别发了电报*,收到电报后*,三个老油条都以为是楼大总统要找英国人和法国人的麻烦*,好在事情不难办,又能卖楼家一个人情^*,还能得了好处*^,三人都答应得很痛快。尤其是龙逸亭,如今滇越铁路都在他的手里&,要往密支那那边运东西,方便得很。

    四川的刘抚仙本就在和英国人掰扯,这封电报正和他意,回电也相当痛快。

    贵州的唐廷山一直在找机会和楼家搭线^,楼大总统电报一到,正巧给了他梯子&。在回电的同时^,还向楼大总统力荐他的本家兄弟,广西督帅唐广仁“共襄盛举”*。

    接到这几封回电,楼大总统咂咂嘴,他怎么不知道&,走私军火打闷棍抢地盘也算是“盛举”*&,需要“共襄”了*?他原本想着只要三人中有一人点头*,这事就好办,没想到,买三送一^^,还拉来一个广西。

    楼盛丰和这帮老油条兵痞子打了半辈子交道,相当清楚有便宜不占绝不是这些人的风格&,既然都愿意动手帮忙&&,肯定够这帮洋人喝一壶的了^。

    海参崴

    北六省的部队将海参崴的俄军全部压缩到最后一道防线,却连续五天围而不攻。俄军指挥官曾计划突围^,参谋的一句话却让他愣在当场,他们能突围到哪里去*?

    6上三面都是华夏军队,海上的三艘巡洋舰也背叛帝国,难道跳进海里游回俄罗斯吗?

    俄军指挥官颓丧的坐到椅子上*&,抱着头一言不发^。他心里也明白&,若想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可他始终无法下定决心*^。

    地堡和堑壕里的俄军足有千人*,随着时间流逝,食物和饮水也不断被消耗&。到了第三天^,只有军官才能分到勉强能够果腹的黑面面包,到了第五天^,军官手中的面包也只有不到两口的分量,更不用说肚子饿得咕噜叫的士兵了^。

    偏偏包围他们的华夏军队却天天做好料&,香味不断飘散到俄军的防守阵地*,一个俄国下士抽抽鼻子,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

    “好香,是炖肉的味道&?^!?br />
    下士以为这里只有他自己*,不想一个上等兵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这句话就是上等兵说的^,两个大兵彼此看看&,摸摸肚子,脑子都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三天以来*,他们吃下去的东西就只有两片黑面面包,不少人都饿得眼冒金星&。若是华夏军队进攻,他们或许还能拼死一搏*&,可这样被围着,跑也没处跑^,援军更是遥遥无期,只要指挥官不下令投降^,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褂屑蟮目赡苁潜欢鏊?&。

    “一等兵?^!毕率垦沟土松?&,“你愿意赌博吗?”

    “是的,长官!”一等兵同样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带着一丝颤抖,“我愿意!”

    临近傍晚时^,两人故意脱离了巡逻队伍&,趁着渐黑的夜色慢慢爬向华夏人的阵地。

    他们的确是在爬,若想不被自己人发现也不被华夏人射杀,只能用这样的方式靠近华夏人&^,然后举起怀里的白旗。

    他们是去投降的^,毋庸置疑^。

    五百米^,三百米&,两百米^&,距离越来越近^,前面突然响起了一声喝问:“什么人^&?!”

    一排子弹精准的打到他们面前的地面上^,溅起的碎石划破了一等兵和下士的额头*。

    “不要开枪^!投降&!”俄军下士马上从怀里抽--出白旗,一边高声叫嚷,一边拼命的挥舞&。

    “投降?”一个兵哥继续用枪指着他们^,另外一个人立刻去向上峰报告。

    下士和一等兵很幸运,在交出随身携带的所有武器之后,他们得到了一碗热汤和一个拳头大的馒头^,热汤里竟然还有一块肥肉*^!送饭的兵哥见他们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汤和馒头,一个劲的舔碗底&&,又给每人盛了一碗汤。

    “我说&,你们几天没吃饭了&?”

    “两天&&,不,三天!”下士端着汤碗,他敢来投降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会说几句华夏语,加上兵哥能说些俄语,两人勉强还能交流&。

    从这个下士的口中,兵哥了解到对面俄军现在的具体情况&&,当得知他们大部分人都只能靠喝水来填饱肚子&,甚至连抢都拿不稳时&&,不由得想起了团座之前说过的话。

    当时很多人不明白,少帅为什么会突然下达围而不攻的命令,眼瞅着就要把这帮老毛子给包圆了&,怎么就不打了?

    可军令如山&,想不明白也只能遵守。

    当时团座就说,这是上峰爱护,不明白不要紧,不能不知足。

    “老子打了半辈子的仗,常听旁人说丘八的命不值钱。死了一个&,不过几块大洋的事情?&!彼档秸饫?,团长故意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强-攻的确能打下来,可那要死多少人&?咱们少帅为什么下这道命令&,脑袋里不是浆糊的都给老子回去好好想!”

    结合这个俄国兵的话,回想团座当时的话&&,兵哥的鼻子有些发酸&。

    丘八的命不值钱吗?

    绝对不是&!

    这两个俄国兵只是开始&,很快,越来越多的俄国下层士兵冒险穿过无人区&&,举着白旗向华夏军队投降,俄军军官并非对此一无所知,可他们选择了沉默,甚至放弃趁机派人假装投降偷袭敌人阵地的机会。

    他们也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楼少帅下令围而不攻&,提前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在被困死耗死之前&,总有人会选择另外一条路。他同样在冒险,毕竟&&,俄国很可能会趁机派遣援军。幸运的是&,德军正在东线战场对俄军发动进攻,大有不将军队挺进华沙誓不罢休的气势&,如今的圣彼得堡&,全部目光都落在欧洲战场上,至于海参崴&,仿佛早已经被遗忘了&。

    “少帅&,大总统来电?&!?br />
    楼少帅头也没抬&,始终看着桌面上的地图,“念&?!?br />
    “是!大总统电告,一切俱妥&?!?br />
    楼少帅终于抬头,地图上,一个三面进军朝鲜的计划已经成型。同时&&,另有几个箭头指向西伯利亚&&。

    关北城

    李谨言接到楼少帅的电报&&&,当即派人去请后勤部部长姜瑜林。

    北六省的军需仓库里堆着大量从军队中汰换下来的武器&,有些还是外国货&,这些步枪留在仓库里没多大用处&,保养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不如卖到东南亚的英法殖民地去&&,为当地人反抗殖民者的民族独立运动添砖加瓦。

    这同李谨言最初的想法有些出入&&,不过却比他发给楼少帅的那个建议更好。

    华夏是要对欧洲人展示力量&,但现在的华夏还不足以同他们正面对抗&。

    东南亚等地是英法在亚洲的重要殖民地&,若是这里乱了,和后院起火没多大差别,再加上欧洲的战况&,足够他们焦头烂额好一阵子了。

    那四个从美国弄回来的骗子,经过近一年的再教育&,不说绝对忠心,也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应该可以派出去做事了。和尼德不同,他们的目的地不是欧洲大6,做的事也不是经商,而是渡海到与欧洲大6隔着一个英吉利海峡的大不列颠去做老本行。

    姜瑜林走进客厅时,李谨言正在笑,看到李三少脸上的笑容,姜部长竟然觉得脖子后边有些发凉。

    错觉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7417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74第一百七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74174并对谨言174第一百七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7417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