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一百七十二章

    法国驻北六省总领事并不是到大帅府来兴师问罪的,恰恰相反,他是来撇清关系的*。

    “这件事从头至尾与法国政府没有任何关联*?!?br />
    法国领事的态度相当明确^&,那个找上警察局的女人,所作所为只出于她个人的意志,领事馆毫不知情,在没有危及到她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也不会在这件事上为她提供帮助*。

    听完法国领事的一番话^&,李谨言明白了^,这个法国佬的意思是,这件事和他无关&。

    起因^,过程,结果^^,他一概不“了解”^*^,不“参与”*,不“追究”。但有一个前提,必须保证“法国公民”的人身安全&。

    “她的丈夫并不是法国公民?^!狈ü焓掠植钩淞艘痪?,这让李谨言松了口气。

    否决了那个记者的法国国籍^*,就证明这是华夏人自己的事情*,那个法国女人想要把她的丈夫从牢里救出来,就要遵守华夏的法律&,按照华夏的行事规则^。

    这样带着记者找上门的行为*,说白了还是仗着她外国人的身份^。从清末以来*^,欧洲人^,美国人*,日本人^*,甚至是被英国殖民的印度人,在华夏的土地上都有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尽管北六省连打了几场胜仗,华夏联合政府也实现了德奥意三国租界共管,但老牌的英法等国至今仍在“装糊涂”^^,既没有就租界问题和华夏联合政府接洽,也没有其他任何表示。哪怕楼少帅手里还抓着他们的“把柄”&,他们的军队在欧洲同德国正打得热闹*^,约翰牛和高卢雄鸡也从没想过要对华夏人低头。

    或许他们已经在考虑放弃部分在华利益&*,用来缓和同华夏联合政府之间的关系,但也仅仅只是可能而已。他们可以轻易出卖俄国和日本的利益^,轮到自己就不是那么容易下决心的事了&*。割别人的肉很痛快&,换成是自己,哪怕只是划一道伤口^,都会疼上半天&。

    “领事阁下的意思我明白了?!崩罱餮运祷暗乃俣炔⒉豢?,“只要贵国公民不做出过-激-行为,人身安全完全可以得到保障^^?;囊幌蚴抢褚侵頭^,我们讲究的是以德服人?!?br />
    以德服人?

    暂且不论法国领事相信与否^,坐在一旁的任午初险些喷出嘴里的茶水。

    旁人倒还罢了^,北六省的军队可是还围着海参崴*^,随时可能打起来……

    紧接着*,李谨言又言辞恳切的向法国领事保证*,他说的话绝没有半句虚言,法国领事就算半信半疑,也只能表面上接受李谨言的说辞。至于他回到领事馆后会如何向上级汇报&&,就不是李谨言该操心的事了。

    法国领事离开之后&,任午初开口说道:“三少*&,这样答应他好吗*?”

    “有什么不好^?”李谨言耸了耸肩膀^,“行为是否过--激不是法国人说得算。他愿意相信我说的话,吃亏了也只能算他自己的&??此难右参幢鼗嵯嘈?^&^,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面子上过得去也就行了。这招还是和展部长学来的*?!?br />
    任午初:“……”

    “不过也不能真对那个法国女人怎么样^^*,到底影响不好?*!崩罱餮越执钤谕壬?,手指敲了敲,“说不准还要丁肇帮帮忙**?!?br />
    任午初知道丁肇和乔乐山的存在,他和两人见过面&,对他们的研究却知道得不多*。听李谨言提起丁肇&&,也没多问&,聪明人都清楚一个道理&,好奇心可以有,太多的好奇心却最好不要有。何况是任午初这样的聪明人,更是深谙其中道理。

    看着眼前的李谨言,再回忆初见他时的情形,有子如此&*,李庆隆地下有知也会老怀大慰吧。

    关北警察局前&,一名金发白肤的女人正大声的叫嚷着*,她的华夏语音调很古怪,却依旧能让人听清她在说什么*&。

    四名警察站在她的面前,一个年过而立,另外三个都是二十出头*^,年纪最大的警察脸色始终很平静^,几个年轻警察的脸色却很难看^,但碍于女人身后的六名外国记者,以及上头还没有命令下来**,他们能做的也只是挡住这个女人和她身后的记者,不让他们冲进警察局^&。

    六名记者里有四个欧洲面孔,另外两个却是亚洲面孔,他们在警察局前闹出的动静越来越大,四周渐渐聚集起不少人。

    大帅府的车开到时,法国女人正向人群哭诉^,说关北警察局无故逮捕了她的丈夫^,倒是激起了不少人的同情心。

    “我的丈夫是无辜的,我要控诉这里的警察,还有政府!”女人之前一直居住在上海公共租界,对关北这里的情况略有耳闻,却知道得并不详细,见关北警察们的表现十分“懦弱“,愈发嚣张起来,口口声称她的丈夫是法国公民&,关北警察局无故抓捕法国公民^^,难道不担心引起国际争端吗&?

    “若是不想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就尽快释放我的丈夫!并且向我们赔礼道歉,作出补偿!”

    “想得美*&!”一个年轻警察被气得红了脸&,一把抓下头上的警帽&,大声说道:“甭管是不是法国公民*,他涉嫌刺杀少帅*^,绝不能放!还道歉^,道个屁&*!”

    围观的人大多没注意到年轻警察爆了粗口^^,他们关注的是^,这个外国女人的丈夫竟然涉嫌刺杀少帅^?之前发生在旅馆前的刺杀案已经通过报纸传遍北六省*,那几个记者的大名和所作所为赫然也在报纸之上*。

    竟然是那几个混蛋*?^!

    之前露出面露同情的人表情骤然一边*,其他人也沉下了脸^。一时间*^&,所有人看向这群闹事者的目光都变得不善起来。

    法国女人仍在叫嚷,两个亚洲面孔的记者却察觉到情况不对*&,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若是这些华夏平民伤害了这个女人和欧洲记者,说不定事情的发展会比计划的结果更加有利!

    两个记者决定推动事态继续向混乱的方向发展*,其中一人-操--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大声说道:“这位女士的丈夫是法国人,是否有罪该交由法国领事馆裁决*,华夏的警察局无权逮捕他!”

    另一个记者接口道:“必须马上放人&!否则&*,你们将受到伟大的法兰西的报复!”

    这番话就像是泼到火上的热油*,围观的人群开始躁动,场面随时都可能失控。

    关北人有自己的骄傲&!

    在关北*,是龙得盘着***,是虎也得趴着!洋人怎么样?洋人就能无法无天了^?外国佬在华夏作威作福的日子早就过去了^!

    领事裁判权^*?去你的领事裁判权!

    人群中突然飞出一块石头&,正好砸到扯着嗓子叫喊的记者头上,那个记者摸过脑后**,看到手上的血迹,愤怒的骂了一声:“八嘎!”这一声彻底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

    他的同伴刚要拍下这一幕,一块更大的石头就朝他飞了过去&&,四名欧洲记者却却没有任何举动,他们不是傻子^,这两个日本人刚刚的所作所为,简直是故意引起华夏人的怒火&,将他们所有人都陷入危险的境地!

    女人的叫嚷声也停了下来,之前嚣张的气焰一扫而空,脸上出现了惊慌的表情。

    李谨言透过车窗看到这一幕,转头对坐在前排的丁肇说道:“丁先生,是动手的时候了?!?br />
    “美人的吩咐^*,是我的荣幸?!?br />
    丁肇的话再次让李谨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倒是前座开车的兵哥很平静*&,如果忽略他暴起青筋的额头和摸向腰间那只手&,他的确相当平静*&。

    场面终于开始失控,几个汉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直扑向那两个日本记者^,法国女人尖叫一声*,其他四名记者也脸色发白,背靠背的聚拢在一起,他们后悔了&,不该不打听一下就被日本人挑唆贸然跑来关北*!现在的华夏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是任由他们来去自由*,肆意妄为的那片土地了。

    奇怪的是,那几个汉子专门围攻日本记者&,和两个日本人相比&,几个欧洲人受到的攻击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这些华夏人就像是故意围住他们,将他们同日本人分开^,方便其他人对这两个日本矬子拳打脚踢&。

    两个日本人很快就被揍得鼻青脸肿&,警察的哨声这才响起^,十数名手持警棍的警察貌似在驱散人群,实际上警棍都落在谁的身上,混乱中还真不太好说。

    一个日本记者被揍得头昏眼花时**,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枪*&,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这把枪是哪里来的,甚至不清楚他是如何扣动的扳机,子弹--射--出--枪--膛的那一刻,他或许还以为这是个幻觉&&*。

    枪声响了,一个汉子应声而倒,目睹这一幕的人群顿时一静^^,法国女人尖叫一声*,白眼一番晕倒在地。

    几个欧洲人都不知道这个日本人身上竟然有枪,还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开枪*!

    “上帝^,他疯了*!”

    女人晕倒在地人事不省*,中枪的汉子胸口染血,持枪的日本人貌似愣住了*,警察的哨声愈发尖锐^。

    几名华夏记者却在这时赶来,对着持枪的日本人和倒在地上的汉子连拍几张照片,又将镜头对准晕倒的法国女人和那几个无措的外国记者。把这些照片“加工”一下刊登上报,就能让策划这件事的人相当好看&^。

    “请让一让,我是医生?^!?br />
    一个穿着洋服的英俊青年拨开人群&,先是查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汉子^**,马上叫人将汉子抬走送去最近的医院,然后走到几个外国记者跟前,“这位女士晕倒了吗?请容许我查看一下她的情况?^*!?br />
    流利的法语成功让这些记者紧张的神经放松许多,他们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个人从上衣口袋取出的嗅盐瓶子,隐约带着一股微妙的香气。

    此时*,那两个日本记者已经被警察控制,那把手枪也被当做证物收缴。这把枪不是两个记者的东西,却的确是日本人的&。关北抓了不少日本间谍^*,同样型号的手枪就有不下十把&。

    李谨言坐在车里**,看着警察局前的混乱渐渐平息,那个胸口染血的汉子就坐在他的身边,不过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脸上的胡子也消失不见*,正是曾跟随李谨言南下的豹子。

    “言少,这几个外国佬^,尤其是那两个日本人&,肯定是练过的?!北友鄞獾乃档溃骸鞍阉谴笱妒?,保管明天之前让他们开口*^?!?br />
    “恩^?!崩罱餮缘愕阃?,“这事交给你来办&^。怎么问我不管*^,但人不能死了,至少现在不能?&!?br />
    “言少放心吧?!北舆肿煲恍?**,“咱们那里现在多了不少好东西*,乔先生和丁先生的手段大家也见识过,保证是什么样进去&,什么样出来^*,肉皮上绝不会多一条伤口?*^*!?br />
    “你做事,我放心?!崩罱餮钥肯蛏砗?,视线从车外收回,几个外国人都被带进警察局^,丁肇也成功抽-身,他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没必须继续“凑热闹”&。倒是那个法国女人在他离开时,显得有些依依不舍^^。

    果然该说法国人是天生浪漫的民族?还是说丁某人魅力太大?抑或是他下错了药*?

    不过看那两个日本人四肢无力,走路都要靠旁人拖**,丁某人下药的水准应该没有退步才是。

    “言少,萧先生那里……”

    萧有德在忙着抓捕马尔科夫,今天这件事,李谨言直接找上了豹子*。自从随李谨言南下之后,豹子俨然被视为李谨言的心腹^,在情报局中的地位也有了不同,连他的队长都开玩笑似的说:“早知道你小子天生运气好&,没想到会这么好!”

    “这件事你负责*?!崩罱餮源蚨狭吮拥幕?,“萧先生有其他的事要忙&?!?br />
    李谨言的话让豹子心念一闪,要是他没会错意,言少爷这是要抬举他^?那他就绝不能不识趣。至于萧先生那里……刀切豆腐两面光,可算不上是一句好话。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言少对萧先生产生了不满^^,豹子都决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就算搞情报的见不得光,可一旦有机会&*,没人不愿意往上爬。

    随后&&,李谨言去见了报社的文老板,明天的报纸肯定会对今天警察局前的事大书特书^,那几名外国记者暂时被控制住了,消息暂时还不会外传,他们必须把握先机。

    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

    李谨言要做的&&,不是向世人宣扬真理&,而是让策划这件事的幕后黑手,自己把种下的苦果吞进肚子里^^*!

    京城&,坂西公馆

    坂西利八郎和本庄繁正在对弈,棋盘上^&,黑白棋子厮杀得难解难分,只要一个疏忽&^,随时都可能被对方绞杀。

    两人的神情都很严肃^,往往要考虑很久,才会落下手中的棋子,在本庄繁的黑子即将落下时*,房间外传来一个声音:“坂西阁下,菊之内发回消息&,行动失败了?!?br />
    啪**!

    本庄繁手中的黑子落下,却不是落在想好的位置*,而是砸在另一枚黑子之上*,搅乱了整盘的棋局。

    怎么可能?!

    “支那人抓捕了欧洲人&?”

    “不?^*!泵磐獾纳羲坪跻泊挪唤?,“据传回的消息,是我们的人开枪射杀了一个支那人,那几个欧洲人亲眼看到山下开枪^&!?br />
    室内寂静片刻*,坂西猛然将棋盘上的棋子全部扫落,本庄繁脸色也变得格外难看。由于上一次行动失败,大本营已经渐渐对坂西失去信任,连同受到坂西赏识^&,成为坂西弟子的本庄繁也仕途不顺。

    这一次,师徒两人再次计划调拨华夏与欧洲各国,尤其是和法国的关系*^,在他们看来,这些骄傲的欧洲人绝对会给华夏政府施压^。若计划顺利^,将由两个日本记者动手杀死五个欧洲人欧洲记者*,再嫁祸给华夏人*^。只要操作得当^^,必将彻底抹黑华夏,尤其是楼逍本人的形象。

    独--裁,冷-血,滥--杀的军阀,这个军阀随时都会举起屠刀。

    这样的一个人,必将引起欧洲各国的警惕*。

    若想压制住这个军阀&*,只是扶持华夏国内的力量毫无作用,只有扶持日本!

    从英国人手中得来的借款还远远不够&,日本需要更多的资本&,用来发展工业,制造武器,强大国家。

    除了日本,同样有一个国家卷入了这次阴谋*,沙皇俄国*。

    混乱的朝鲜和岌岌可危的海参崴让日本和俄国有了共同利益,这两个昔日在华夏北方为利益争得头破血流的敌人,如今达成密约^&*,同样作为协约国的成员*,两国将一同对付华夏^!

    让人意外的是,当俄国驻华公使库朋斯齐得知这个消息时,竟然向外交大臣递交反对意见,他认为^,此刻同日本签订协约没有任何实在意义,还可能因此彻底激怒华夏人*!

    “不只是海参崴,西伯利亚也很危险!”库朋斯齐身在华夏&,比圣彼得堡的那群官僚更能看清眼前的局势,同日本绑在一起*^,对俄国非但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可能会惹来华夏更大的怒火。

    外交大臣慎重考虑过他的意见*,报告给了沙皇,沙皇尼古拉二世开始犹豫,喜爱-插-手政事的皇后亚历山德拉对库朋斯齐的担忧嗤之以鼻,伟大的俄罗斯怎么可能惧怕一群黄-种-猪^!

    在妻子的强势干预之下*,日俄秘约终于达成,成功获得拉斯普京信任的伊莲娜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消息送回了北六省^^。

    “日本,俄国^?!崩罱餮圆患堑靡徽狡诩淙毡竞投砉欠裾娴挠泄夥菪?,或者又是哪只蝴蝶扇动了翅膀,在他看来*,就算日本和俄国真的结盟&^,对华夏也没有大碍。

    现在是1915年,1917年*,阿芙乐尔巡洋舰上的炮声就要响起,沙皇的帝国即将土崩瓦解&,新生的政权&^,无论是资产阶级临时政府还是布尔什维克政府^,都不会承认这份同日本的协约&。

    日本人终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归想,李谨言还是将这个消息发到前线。楼少帅的回电来得很快,却不是关于这份日俄协约&,整张电报上只有四个字:等我回来*。

    看着电报上的字*^*,李谨言愣了半晌^&,嘴角却控制不住的往上翘。

    前线指挥部中,季副官从电报员手里接过译好的电报&*,扫了一眼,顿时明白为何接报的兵哥脸色会如此微妙。

    拿着电报站在会议室门前,季副官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念头^,少帅把这部电台带到前线,专门与关北联络&&^,真的不是为了和言少爷打情骂俏?

    想起楼少帅那张冷脸^,季副官果断斯巴达了*。

    从六月底^^&,战争阴云就一直笼罩在海参崴上空&&。

    华夏军队在摩拳擦掌虎视眈眈*,海参崴内的俄国驻军则在拼命挖掘防守工事,沿地堡构筑防守阵地。吃饭和睡觉是他们唯一的休息时间^,在这仅余的时间里*,他们不停的向上帝祈祷。

    七月三日凌晨&&,太阳跃出地平线的一刻^,炮声终于在海参崴响起*,开炮却不是华夏军队也不是俄国守军,而是海面上的四艘巡洋舰!

    三艘巡洋舰对另一艘巡洋舰展开了攻击^,巨大的舰炮炮弹砸进海里,掀起巨大的水柱*,目睹这一切的俄国守军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海面上的炮声就像是讯号^,华夏军队的进攻也正式开始&&,两百多门各型火炮的嘶吼震耳欲聋,炮弹拖着尾焰滑过黎明的天空,砸进俄军的防守阵地。

    大地在震动,炮声在轰鸣^。

    民国六年,公历1915年7月3日&,海参崴战役,终于拉开了序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72172》,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72第一百七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72172并对谨言172第一百七十二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7217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