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一百七十一章

    “言少,您下令追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br />
    萧有德将一个牛皮纸文件袋交给李谨言,里面装的是沈老口中那个第二国际成员的相关资料^。

    “他这段日子一直住在长富街的旅馆里*,旅馆登记的名字是马尔科夫,自称是个芬兰商人,很可能是化名,连身份都未必是真的?*!?br />
    “是吗*^?”

    李谨言打开文件袋,里面只有三张纸*,不多*^,却详细记录着这个马尔科夫在关北城内的所有活动,甚至连他什么时候吃早点都写得清清楚楚^。

    从资料上看,这个人就像他说的一样,是个到华夏来寻找机会的北欧生意人^,他对关北的很多商品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尤其是罐头类食品^,不久前还向一家商铺下了订单*,三百箱午餐肉和一百箱红烧牛肉。

    “他去找过沈和端吗?”

    “又去了一次*,两人见面后,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他就离开了?!?br />
    “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只隐约听到参战&&,协约国之类的^&*?^&!毕粲械旅娲焉?*,“两人在书房中说话,没办法靠得太近^!?br />
    李谨言叹了口气&,他明白^,大白天^*,众目睽睽的^,总不能去爬房顶吧^?就算沈老不介意,可让旁人看到了算怎么回事^&?万一被沈和端发现了&,他又会怎么想?

    “还有一件事?!?br />
    “什么&^?”

    “赵亢风同这个马尔科夫接触过^?!?br />
    “谁?”乍听这个名字,李谨言实在没什么印象&。

    “李三老爷的女婿&?&!毕粲械露倭硕?,才继续道:“他们做得隐秘^,而且是在马尔科夫找上沈和端之前。不过在那之后*&,两个人再没碰过头**,就像是压根不认识一样^^?^!?br />
    作为情报头子,萧有德对李谨言和李家渐行渐远的关系也略知一二,话里也只称赵亢风是李庆云的女婿^*,没说他是李谨言的堂妹夫。

    李谨言的眉头拧了起来,他记起来了&,李锦画的丈夫的确是叫赵亢风^。他和这个马尔科夫有过接触^?偶然还是……他同李家结亲&,是不是还带着其他目的&?

    “把人抓起来^?*!?br />
    “言少?”

    “把这个马尔科夫抓起来^!”李谨言的脸色发冷&*,若事情真如他所想**^,无论是马尔科夫还是赵亢风^^,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国人历来重视血缘&,不管他和李家的关系是亲密还是疏远^*,在外人看来他都是李家三少^。利用李家*,最大的可能就是找上他&,而他现在姓楼&!

    李谨言希望是自己杞人忧天,但他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

    “言少,人抓起来容易^,不过……”

    “什么?”

    “最后不太好处理^!毕粲械伦邢缚醋爬罱餮缘谋砬?,“毕竟他表面上的身份是个合法商人&,灭口的话会引来麻烦。若是问话之后放了*&,惹来的麻烦会更大?!?br />
    “萧先生,”李谨言忽然笑了*,靠向椅背,手指轻轻擦过扶手&&,“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我相信这件事你肯定能处理好&^,对吧?若是处理不好也没关系,我可以交给能处理的人^^?*!?br />
    “言少放心&,属下一定将事情处理妥当^^?!?br />
    听到李谨言的话*,萧有德神情一变,语气也愈发郑重*。

    “我相信萧先生&?&!崩罱餮远似鸩璞?,“我等萧先生的好消息&?^!?br />
    “是^^!”

    萧有德离开之后*,李谨言闭上双眼&,疲惫的捏了捏额角*,他不想惹麻烦*&,麻烦却要来找他*。不过是一桩亲事,竟然能牵扯出这么多。他实在不希望事情是他想的那样*,没人喜欢被算计*,尤其是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算计?&?銮?,牵扯进这桩阴谋中的还有许多无辜者^。

    赵亢风回了察哈尔*^,想要查清他的底细&*,除了派人去察哈尔没有其他办法*。说不准,他还要再回李家一趟了&&。至于是否提前给李家通个气,还是等等再说*^。最后的结果尚未查明,最好不要轻易下结论,赵亢风毕竟是李锦画的丈夫,李三老爷的女婿*。

    想着想着*,李谨言的眉又蹙了起来,再睁开眼&&^,不知何时**^,哑叔已经站在了门旁。房门开着**,哑叔却一直站在门外*^。

    “哑叔,你来了?!?br />
    李谨言坐正身体^&,哑叔才跨过门槛^^,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纸条递给李谨言^。

    “这是&?”李谨言接过去看了一眼*^,神色陡然一变,又从头至尾的仔细看了一遍&*,倏地抬起头^,“哑叔^,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

    哑叔蘸着桌上杯中冷掉的茶水,快速的写着,看着桌面上的字迹由清晰到模糊&,最后一个接一个的消失无踪&,李谨言的心跳的飞快*。等到最后一个字从桌面上消息,李谨言才长出一口气&,这才发现,从哑叔写到西伯利亚舰队这几个字时,他竟然屏住了呼吸。

    驻扎在海参崴的四艘巡洋舰,竟然有两艘愿意起义并帮助华夏?

    这简直不可思议&。

    “哑叔,这消息确实吗?”他还是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哑叔点头^,又接着写道:其中一艘巡洋舰舰长和二老爷有些交情。另外一艘舰上很多都是布尔什维克成员。

    自从在后贝加尔盘桓过一段时间^^,通过孟二虎和许二姐等人的口,哑叔知道了布尔什维克&*??ι酱蛉胛鞑欠纯棺橹?,沈和端对他讲的东西**,他一字不漏的都告诉了哑叔^。

    对于布尔什维克的了解^,哑叔并不少。

    李谨言清楚俄国水兵在十月革命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沙皇被推翻*,水兵起义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导火索。说西伯利亚舰队中有布尔什维克主义者一点都不奇怪,让他真正吃惊的是^,哑叔竟然告诉他*,李二老爷和一个俄国海军舰长有不错的交情。

    一个华夏商人,是如何同一个沙俄中校成为朋友的^?

    李谨言突然想起司徒竟带回的那封信,李二老爷在信中曾提及海参崴,也隐晦道出那里有曾经帮过他的“朋友”,会不会就是这个舰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李二老爷没有在信中言明这个人的身份就不难理解了*。

    毕竟在任何人看来,这件事都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清末民初&,东清铁路沿线遍布沙俄势力&,哈市道里居住着大量的俄国人^&,日俄战争后,铁路南段被日本抢走*,北段却还掌握在俄国人的手里*^,直到当时的楼大总统用尽手段,才将该段铁路运营权收回。推算一下时间&,这批武器运抵关北的时间应该在楼大总统收回铁路之前*&。也就是说,从订购这批军火之初,李二老爷就没想过要交给南方政府。

    李谨言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扯髦4笞芡沉暗哪戏秸舱婀槐叩?*,得罪了李庆隆这样的人物^,钱袋子捂得再严实,里面的真金白银也别想保住。

    “哑叔*,当初那批武器是不是也和这个舰长有关系*?”

    哑叔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他的态度足够说明一切了。李谨言清楚记得当初哑叔告诉他,究竟是谁将将军火运到关北^^,他并不知情^。实事求是的说&*,这件事怪不得哑叔&*,若在三年前将这个人的身份告诉李谨言&,根本起不到多大的用处^*,说不准还会因此给双方都带来麻烦。

    没人能预想到楼少帅和北六省的兵哥们如此生猛*&,打了日本打俄国*,如今又兵发海参崴*。

    “当年事先不说^,这两艘巡洋舰的事要尽快告诉少帅*^?^!?br />
    想到被秘密送上火车的电报机,李谨言长舒一口气,这一次**,他总算不需要再绞尽脑汁的写什么“暗语”,就为怕电报泄露了。

    “哑叔,还要请你亲自去一趟伯力^?!?br />
    哑叔既然能带来这两艘巡洋舰“投诚”的消息^&,自然就知道怎么和他们接头&,将这件事交给旁人李谨言不放心,只能再辛苦哑叔一趟&。

    哑叔没有拒绝*,他能明白李谨言的意思。

    “今天是二十六号,少帅应该到前线了,我再准备八张汇票,你一起带走?!?br />
    八张?

    “最先投靠过来的人总得给些好处,没靠过来的也可以争取一下&!?br />
    要想马快跑,就得给好料。尤其是在“买人”这一方面,楼少帅珠玉在前,他不过是仿效罢了。楼少帅买6军&,他就买海军!楼少帅买华夏兵哥,他就买俄国水兵!李三少财大气粗的很^。

    “还有那些布尔什维克水兵,”李谨言斟酌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们和拿钱办事的人不一样&,若是可以的话*,在拿下海参崴之后,尽量把他们从战舰上替换下来&&!?br />
    可以同在西伯利亚领导反抗组织的基洛夫联系一下*,这些水兵如果愿意,完全可以和他们的同志在西伯利亚并肩作战^,共同反抗“残暴的沙皇”^。若能将海参崴的其余两艘巡洋舰也收买过来,大不了让他们将所在的巡洋舰开走。

    反正等十月革命之后,俄国的几支舰队内部都会乱成一团,很多海军军官被杀,部分人投向新政权,余下的人跟随高尔察克加入了白军。高尔察克曾是黑海舰队的司令*,在水兵中拥有极高的声望*。

    是不是该想办法同这个会说华夏语的未来白军头子接触一下&?他现在好像还在波罗的海舰队中布水雷&?

    李谨言又开始走神了,哑叔静静的站在一旁*&,目光低垂*,同样陷入了沉思。

    六月二十七日&,哑叔怀揣八张最低面值五千大洋的汇票^,带着鼎顺茶楼的老板刘老五^,登上了前往伯力的火车*。

    同日^,李谨言给楼少帅发去一封电报,电报直接发到了楼少帅的指挥部,彼时,楼少帅正和几名师长开作战会议^^,按照作战计划&,担任主攻任务的部队必将承受猛烈的舰炮炮火,损失可以预期^,但若想攻下海参崴,这些损失就无法避免&,除非那四艘巡洋舰突然哑火或者沉没。

    战前^,镇海号巡洋舰和几艘鱼雷艇曾主动请战^,楼少帅没有答应。一艘老旧的巡洋舰加几艘鱼雷艇是无法对抗四艘巡洋舰的,何况其中还有一艘重巡洋舰。

    “少帅&,第一师申请担任主攻任务^!”

    “少帅,从满洲里之后&,第八师就没什么露脸的机会^,这次让第八师上吧*!”

    “卫宗国*,你敢和老子抢^?&!”

    “钱伯喜,你和谁老子呢*?!”

    眼见钱伯喜和卫宗国吵得面红耳赤,唐玉璜和庞天逸有心想出声,却到底压不过两个北方大汉的大嗓门。

    最终还是楼少帅发话了,“独立旅?&!?br />
    室内的争吵声顿时一停,四位师长齐齐向上位望去,刚刚少帅说什么?

    “本次主攻,独立旅&&?!?br />
    钱伯喜和卫宗国互相看看,唐玉璜和庞天逸交换了个眼神,不约而同的出声道:“少帅*,三思!”

    “我意已决!甭ド偎д酒鹕?,“明日独立旅担当正面主攻&?*!?br />
    楼少帅的独立旅,绝对是北六省最精锐的部队,旅的建制&,兵员数量和武器配备却完全比得上一个师。

    “少帅,再考虑一下吧*?!鼻苍俅畏⒒映龉龅度饩?,无论如何,这个主攻任务一定要抢到&,他师里的大小滚刀肉*,包括师部参谋都眼巴巴的等着呐。

    楼少帅的目光扫过去,刚要说话,季副官就敲响了会议室的门*,“少帅&,关北来电?&!?br />
    “念?!?br />
    “是!”季副官立正*,吸气,开口,“少帅&&,哑叔不日将到,随身携带大额汇票?!?br />
    念完&,季副官不出声了^。

    楼少帅半天没说话,四位师长看着他的眼神很微妙。

    言少怎么会突然给少帅送钱*?

    暂且不论四位师长是否能明白李谨言这封电报的意思,总之,季副官念完电报后,楼少帅就宣布作战会议结束^,等到众人离开,季副官才拿出另一份电报&&。

    “少帅,这封电报是言少发到新式电报机上的?!?br />
    楼少帅接过去看了一遍^,没说话,将电报收进口袋。

    半个小时后,四师一旅的官兵&,突然接到了进攻延迟的命令*&。至于为何延迟,没人知道。

    关北

    哑叔刚离开^^,李谨言就接到上海发来的电报,再次南下的廖七少爷告诉李谨言,上海的外国银行成立了联合会*,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成立这个联合会恐怕并非是单纯的商业目的。

    看到廖祁庭在电报上所言种种,李谨言唯一能做的就是派人去请任午初&,总要请教一下专业人士,他才好明确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一边等着任午初&,李谨言一边看着尼德和许二姐从欧洲发回的电报^&。

    欧洲的战况^*,无论对协约国和同盟国来说都不容乐观。值得一提的是,意大利抛给协约国的媚-眼终于得到了回应,或许是受到之前“租界共管”的事件影响,协约国终于意识到,虽说意大利打仗很不给力,但若是放着不管,也会给自己添乱&,还是拉到阵营里来稳妥一点。

    于是&,意大利先在四月抛弃了盟友德国*,五月又插了奥匈帝国一刀**,然后就带着舰队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大门口转悠一圈,开了几炮^^,向世界证明^,意大利也是一个海军强国*&,至少它拥有四艘无畏级战列舰!

    意大利此举让威廉二世极其恼火,却没有太好的办法^&,难道派兵进攻意大利*?此时德军在西线同英法对峙*,在东线和俄国死掐,实在调不出兵力来对付这个反水的前盟友。至于奥匈帝国军队……恐怕还不如奥斯曼土耳其的苏丹军队靠得住&&。

    就算再生气,德皇也只能对着地图上的那只靴子运气。

    许二姐的电报大部分同尼德大同小异&&,只是在电报中,她多次提及了英国人正在研发的新式武器&*。李谨言能得到英国坦克消息,大多来自许二姐的电报*。同时^*,她还提起了一个叫做罗兰加洛斯的法国人^,他被法国的报纸c称为王牌飞行员*,因为他击落了五架德国战机。

    罗兰加洛斯**?那个因为内燃机突然失灵&,被风吹到德军阵地上的世界上第一个王牌飞行员?

    德国人能研发出断续器*,进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占领战场上的天空^&,涌现出红男爵这样的天空王者&,还要多亏这个法国飞行员和他的飞机。

    电报上写明&,从五月开始&&,报纸上就再没出现过罗兰加洛斯的名字,按照时间来算^,德国是从1915年的下半年开始占领欧洲的天空&,那这个时候,罗兰加洛斯应该已经被俘了吧?

    这样话的,红男爵里希特霍芬,伯尔克和殷麦曼也将很快翱翔在欧洲的蓝天……

    一战,以击落五架敌机为标准评价王牌飞行员*,协约国的王牌飞行员总数远远高于德国*,而德国只需要一个红男爵,便可让他们的空军永载史册。

    “好像也有华夏飞行员参加过一战?&!崩罱餮郧们媚源?,他确信自己没记错,法国的外籍军团很有名&,其中的确有一名华夏的飞行员^,后世的很多纪录片中都曾经提及这个人*,但这个华夏人具体叫什么名字,李谨言始终想不起来。

    就在李谨言冥思苦想的同时*,管家来报&,任局长到了,没等李谨言和任午初说上两句话&*,管家又来报&,警察局的赵局长来了*。

    “赵局长?”李谨言十分诧异&,警察局长找他做什么?难道又要定做制服^?那也应该去找被服厂的李秉吧&。

    赵局长走进客厅,也没多废话,三两句就说明了来意*,原来,一个法国女人找上了警察局*,还带着不少外国记者^*,声称关北警察局无故扣押了她的丈夫。

    “言少还记得之前在旅馆前抓的那几个记者吗?其中有一个说他是法国人的?&!?br />
    “记得^&^!崩罱餮运档溃骸澳巡怀?*,这个女人来找的就是他^?”

    “对&,名字年龄都对得上,她还带着照片?!?br />
    事情过去这么久^,现在才找上门?

    趁着楼少帅不在关北&&,带着记者直接闹上警车局,如果事先没有预谋**,打死李谨言也不相信&&。

    “言少,这事怎么办^?”

    李谨言捏捏额头,他也头疼,偏偏管家又走进客厅,说是法国领事找上门*,李谨言头更大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7117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71第一百七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71171并对谨言171第一百七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7117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