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第一百六十五章

    砰!

    枪声响了,迥异于马枪,而是俄制莫辛纳甘步枪特有的枪声&&*。子弹擦着楼少帅的脸颊而过,马队中的几人立刻循着子弹飞来的方向疾驰而去,其他人护卫在楼少帅四周*,挡开陷入混乱的人群&。

    趁众人的注意力被枪声吸引*,一名记者突然从怀里掏出一颗香瓜式手榴弹,没等他拉开保险,两枚子弹已经击中了他,一枚直接打爆了他的脑袋,手榴弹从他的手里滚落在地。

    “?;ど偎?!”

    “少帅*,危险**!”

    楼逍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骑兵,视线扫过死去的记者和从他手中滚落的手榴弹,“英国货^^?”

    一个兵哥旋即下马,捡起地上的手榴弹&,“是英制米尔斯手榴弹?!?br />
    俄国的步枪^,英国的手榴弹&,记者^^,华夏人……或许,不是华夏人?

    几个男人混在人群中想要趁乱离开,不想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按住肩膀,腰间也抵上了手枪^。

    “千辛万苦的来到关北,不如留下多做几天客^?!?br />
    被抢抵着的男人顿时色变&*。

    之前去追枪手的兵哥们也回来了^&,一个兵哥手里拿着一杆俄制步枪。

    “少帅,人跑了&,只留下这杆枪&?^&!?br />
    “跑不了?^!?br />
    楼少帅敲了一下马鞭&*,这里^,可是关北!

    警察局赵局长得到消息,气得再次骂娘^^*,先是刺杀言少*,这次竟然直接找上了少帅^!tnnd^^,要是被他知道是哪个混账王八蛋&,绝对扒皮抽筋&*,活撕了*!

    旅馆的老板夫妻也是又气又急^,只希望这事千万别牵扯上自己&。刺杀少帅,这些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旅馆伙计看着被一连串变故惊呆的几个记者&,狠狠的啐了一口^。

    警察赶到时,几个兵哥正下马维持秩序^^,围在四周的人,不少都红着眼睛&,像是要生吃了地上几个记者的样子&&。楼少帅骑在马上^,手里拿着一枚还没打开保险的手榴弹,脸上没什么表情*,却让人轻易不敢靠近*。

    赵局长上前几步:“少帅^^!”

    “这里交给你*,这几个人我带走?!甭ド偎б焕稚?,“稍后萧有德会去警局&?^!?br />
    “是^&!”

    几个记者早没了之前的气焰^,神情也变得恐慌&。他们自诩“正义”,为了言论自由敢于对抗强权*,却不代表他们是白痴^!之前仗着在外国报社工作的记者身份&,以为楼逍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们的同事***,和他们一同前来关北的一名记者竟然试图刺杀楼逍!

    楼逍手握北六省,楼盛丰更是华夏的大总统*,被牵扯进这起刺杀事件*,他们想要保住命恐怕都困难&!

    “不,我是无辜的!”一名上海泰晤士报的记者突然大声叫嚷了起来^^,“我是法国公民,你们不能抓我&!”

    法国公民&?

    楼少帅连头也没回,摆明不会理他。抓着这名记者的兵哥嘿嘿一笑,“我怎么瞅着你是个华夏人&^?就算法国公民又如何?老子还没扒过法国佬的皮,正好用你来练练手!?br />
    扒皮^?&!

    记者挣扎得更厉害了&,兵哥不耐烦了&,一记手刀劈在他的颈后^,世界安静了&。

    回到大帅府&,楼少帅刚走进客厅&,李谨言就迎了上来,“少帅,我听说……”

    “没事?&!甭ュ谢赝啡酶惫偃ソ邢粲械?*^,拉着李谨言大步走到沙发旁坐下^,马鞭扔到茶几上&&,“几个跳梁小丑?!?br />
    “真的&*&?”李谨言还是不放心的上下打量着楼少帅&。

    “真的?!甭ュ腥斡衫罱餮岳抛约荷峡聪驴?,一只手按住李谨言肩膀,俯身靠近,“担心我^^^?”

    “当然^^!”李谨言很想翻个白眼,再说句废话^^&;暗阶毂呋故敲髦堑难柿嘶厝?,之前在剧院一时口快,被楼少帅折腾一夜,一连三天腰都是酸的&&^,这样的“亏”吃过几次^,榆木脑袋也该开窍了&**。

    “少帅*,能确定是谁做的吗^?”

    李谨言的话音刚落^,副官就带着萧有德走了进来,两人是在路上遇到的。

    “少帅&&,属下失职!”

    萧有德站定就开口请罪^^*。

    楼少帅没在这件事上计较,而是下令萧有德尽快查明这起刺杀事件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有九成可能不是一拨人&?!毕粲械滤妓髌?^,开口说道:“情报局今天抓了五个^,确定和邢五是一个路数的,都是满清那群复辟党^。至于那几个记者,属下一定想办法撬开他们的嘴!不过少帅*,万一他们其中真有外国……”

    “这里是关北*?^!?br />
    楼逍的声音发冷&,仿佛带着彻骨的寒意&,萧有德生生打了个激灵&*。

    “属下明白了?*!?br />
    自始至终,李谨言都是静静的坐在一旁没有说话。等到萧有德离开,他才蹙着眉头开口问道;“少帅,这件事和英国人有关吗**?”

    虽说上海泰晤士报是英国人办的报纸*,参与刺杀的人也的确是在这家报社工作&,但到底是不是和约翰牛有关,还真不好确定,毕竟证据实在是太“简单粗暴”了。

    “不确定?^!甭ュ形兆±罱餮缘囊恢皇?,捏了捏他的手指^,“和英国人有关,也好&*?&!?br />
    什么叫和英国人有关也好^?

    李谨言猜不透楼少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干脆不猜了&^,反正等到真相大白*,他总会知道楼少帅想做什么^^。

    “少帅*,萧先生忙不过来,可以请哑叔帮忙*?!?br />
    “恩?^!甭ド偎挥芯芫?,“确认枪手的身份,应该需要他帮忙^?*!?br />
    “不是说没抓到^?”

    “抓到了?^!贝徘辜氲闹父共凉罱餮缘氖直?,摩挲着他的手腕,“只要我想^^,没有抓不到的?*!?br />
    李三少:“……”

    他们是在谈杀手的事,对吧^?

    眼前这也是楼少帅^^,没错吧?

    可他怎么总觉得,无论是话题还是楼少帅,都有点不“正经”&^?

    楼大总统和楼夫人当天就得知了楼少帅遇刺的事*^。

    楼大总统脸色阴沉&^^,楼夫人则是担忧得接连给关北发了三封电报*,得知楼少帅确实毫发无损,才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回去^。她很想亲自回关北一趟^&,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回去&&,最大的可能就是给儿子添乱。

    “大总统&&*,这件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不必夫人说^,我也没打算把这事揭过去?!甭ゴ笞芡澈吐シ蛉艘谎?,不只着急&,更加恼火*,先是他儿媳妇^,紧接着又是他儿子,当他楼盛丰死了吗?&^!

    展长青和白宝琦几乎是前后脚抵达大帅府&。白家&^,展家^^,两个家族的富贵荣辱都紧系楼家^,敢动楼逍^&,分明就是和三家为敌*!

    “大总统,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个章程^^?”

    “逍儿的电报里也只简单说了两句,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件事内里绝不简单&*?&^!?br />
    “难道真是那些洋人在背后动手脚&?”

    “八--九不离十*?!甭ゴ笞芡吵读顺读炜?&,“只是到底都有谁牵扯在内,现在还不好说?*!?br />
    两个连襟一个大舅哥在书房里议事*,展夫人,白夫人和楼夫人在内室说话^。坐在在地毯上摆弄九连环的楼二少见着白夫人和展夫人,不用楼夫人提醒,张嘴就叫人:“大舅母&,二姨^?!?br />
    “哎*&!”

    两周岁的楼二少长得就像观音座下的童子,格外的讨人喜欢*。

    白夫人喜欢得将他抱起来&,亲了一口,“睿儿可真讨人喜欢*?&!?br />
    “可不是*?^!闭狗蛉艘材闷鹨慌缘耐婢叨核?*,“见人就笑^*,让人不喜欢也难?&!?br />
    实际上,楼二少绝对不像展夫人说的那样见人就笑*,至少见着楼大总统和楼少帅,二少就从来不笑……

    白夫人让楼二少坐在自己怀里,看向坐在一旁的楼夫人^^,开口问道:“清枚^,逍儿那边没事吧^?”

    “恩**?&!甭シ蛉耸疽夥考淅锏难就废认氯?,连楼二少的奶娘也退了出去&,“一切都还好&^。不过大总统说这事恐怕牵扯不小&?!?br />
    白夫人和展夫人互看一眼**,她们的政治嗅觉并不比楼夫人少*,楼夫人一开口*,便能闻弦歌而知雅意^。

    “莫不是南边?”

    “应该不是&?!甭シ蛉艘⊥?,“怕是和大总统那次一样?&!?br />
    “日本人?”白夫人迟疑了一下*^,“可我听说&,那几个记者是在英国人的报社里工作的^,里面好像还有个法国人&?&!?br />
    “这事短时间也掰扯不清&?!甭シ蛉税崖ザ俅影追蛉说幕忱锉Ч?,垂下眼眸&,不管是谁*,这事都没轻易揭过的道理*^!

    东交民巷^,英国公使府邸&。

    管家在书房的门上规律的敲了三下*^*,“爵士&^,康德先生和库朋斯齐先生来访^?!?br />
    客厅里&^,法国公使康德和俄国公使库朋斯齐坐在沙发上,听到脚步声&,望向门口^,同时站起身*。

    “爵士,打扰了?!?br />
    “请坐*?!?br />
    朱尔典走到沙发前坐下,管家送上茶点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两位的来意我知道?!敝於浼馀笏蛊胍?,举起手摆了摆^,“但我要说&&^,这件事我还没想出太好的解决办法&?!?br />
    “爵士&^,若不能尽快处理好这件事&,会给我们都带来麻烦^?^!?br />
    欧洲的战争让英法等国在华夏的实力不断削弱*,华夏国内的各个实权派又动作频频&,除了云南和四川**^,最近长江流域和广东都不太平^,朱尔典看到各地领事发来的电报也十分头疼*。但他又能如何**^*?

    华夏太大了,这个国家的人和成为大英帝国殖民地的印度人也完全不同&*。外表再虚弱&&,他们的骨子里却是硬的。

    可以伤害他们&,杀死他们&*,却无法让这个民族屈服^!

    “先生们&&,事到如今&,我们彼此必须坦诚&?!敝於渌纸坏?,掌心扣在手杖上**^,目光锐利如鹰隼,“这件事到底和我们中的谁有关?”

    “我可以向上帝发誓^,绝对没有!”俄国公使库朋斯齐率先开口^,如今俄国正和华夏商谈增加药品的进口量,同时*,由于军队中缺乏武器*,从欧洲大量进口枪炮也不太可能^,沙皇正在寻求新的武器进口途径^^,华夏和美国都在备选的名单之上。

    这个时候^*,会有哪个脑子发抽的俄国情报人员去刺杀华夏最有实力的军阀?脑子进水了!

    法国公使康德也否认^,“那个记者在说谎^,他并没有法国国籍^,只是曾在法国留学*^,妻子也是法国人而已**?&!?br />
    “那么,我也必须表明,这件事和大英帝国毫无关系?^!敝於涞氖酉呱ü饺?,“若不是华夏人贼喊抓贼,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有人试图挑起我们和华夏人的矛盾&&?!?br />
    大不列颠,法兰西^&,俄罗斯同属协约国*,挑起他们同华夏的矛盾&,谁会最终得利?

    “德国*?”

    “可能*^?&!敝於浠夯嚎肯蛏砗蟮纳撤?^,他还有另一个怀疑对象,那就是日本!

    这个东洋岛国一直试图使大不列颠同华夏对立&,如果是他们做了这件事也能解释得通&,毕竟日本在华夏花费的心思绝对比任何国家都多。朝鲜的局势也没逃过朱尔典的眼睛&,这背后^^&,华夏人可没少使力气。

    但也不能马上排除德国*,德国驻华公使辛慈绝不是个简单人物*,往往越不可能的答案*,越接近事实&。

    客厅中寂静许久,朱尔典的声音再度响起:“先生们,这件事我们必须慎重对待*&?!?br />
    朱尔典此刻比楼逍更希望查明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若是日本人很好办,若是德国人,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决&。

    不过&,一旦有确实的证据握在手中,也很有可能让德国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关北城

    哑叔走进情报局在关北城外的一处秘密监狱&,这里曾是关押川口兄妹和许多国外间谍的地方&。

    之前开枪刺杀楼少帅的杀手就关在走廊尽头的一间牢房里。也是该他倒霉^,情报局这段时间正在追查混入关北城的满清复辟党&,加强了布置在城内的力量^&,他在光天化日下开枪,还想跑?

    当啷一声*,牢房上的锁被打开了,哑叔袖着双手走进牢房,看了一眼靠坐在墙边的男人^,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条*,让情报局的人按照这上面的话来问&。

    问话的内容并没多出奇,靠在墙边的男人神色却变了,无论怎么问都不肯再开口*。哑叔眯起眼睛^,示意情报局的人跟他出去*。

    “江湖人&?!毖剖迥霉?,在纸上写道:“专干杀人越货这档子买卖^?&&!?br />
    “确定是江湖人&*?”

    哑叔点头^。

    萧有德拧起眉头&&,“给他上大刑^,我就不信他能撑到死也不开口?*!?br />
    哑叔摇头^&,继续写道:“这样的就是拿钱办事&,问不出什么&。不如去看看那几个记者^?*!?br />
    “您老是说&?”

    哑叔咧开嘴,没了鼻子的面孔显得益发狰狞^。

    “那些人里^*,应该还能摸到一两条鱼^?!?br />
    看着纸上的字^,萧有德仔细一想&,的确*,虽然只在一个人的身上搜出手榴弹*^,却不代表其他人就都是“清白”的**^。

    这起发生在北六省的刺杀案不只引起了联合政府和各国公使的关注,在民间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关北和其他各省的报纸都对此大加报道&*&,之前关于枝儿和李谨言的报道全部销声匿迹,即便仍有少数几份报纸对此抓着不放^,也再难引起更多人的兴趣。

    枝儿一改前段时间不出声不露面的做法^^,接连三日出现在关北剧院&*,面对有心人不怀好意的问话,也大方的回答:“我的确在长三堂子呆过^,因为这样,我才更明白堂子里姑娘们的苦^^。至于我为什么会沦落到那里,全拜我的大哥所赐*&!”

    枝儿一边说^&,一边红了眼眶:“我做过李三少的丫头,也因为三少&,我才跳出了那个火坑^&!那些往三少身上泼脏水的,扪心自问&,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这番话一出,加上之前电影《移民》的影响&*,枝儿反而得到了一些进步人士的赞誉&*,虽说没办法一夕之间完全扭转局势,却也鲜少有人会再拿她之前的遭遇说嘴了。

    趁此时机,关北电影公司宣布开拍第二部电影*&,枝儿依旧是女主角*^。这样一来,只要没被猪油蒙了心的都能明白&*,李金枝是有靠山的,而她的靠山背后&,则有更大的靠山^。

    舆论风向又是一变,少了某些有心人的推波助澜,关于枝儿和李谨言的八卦绯闻顷刻间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楼逍遇刺事件也终于查到些眉目,经过哑叔提示^,那些记者里当真摸出了一条颇有些来头的鱼^^。

    “在旅馆前被当场打死的人叫林健一&&,父亲是华夏人*^,母亲是日本人^?*!?br />
    萧有德将一份整理过的口供送到楼少帅的面前^^,“据查明*,他的确是日本间谍*^,不过不是日本潜伏在华夏的间谍,而是被安插在英国人身边的钉子&?*!?br />
    日本人插在英国人身边的钉子?

    “这个?”

    “供出他身份是同一家报社的记者*,而且^,”萧有德顿了顿,“他是南六省宋家的人^?^!?br />
    宋家^?

    “不过据他说&^,他来关北也只是为了盯着这个林健一,并不知道这个姓林的会胆大包天刺杀少帅?*^!?br />
    楼逍没有说话^,看着桌上的口供,陷入了沉思。

    南六省

    宋武接到手下的报告立刻去见了宋舟,宋家父子都没料到*,他们手下的情报人员会牵扯进楼逍遇刺的这件事里&。要是处理不好,一旦被有心人利用^,事情绝对不可能善了&^,最坏的结果就是华夏再启战端*^。

    父子俩商议许久*,宋武决定亲自前往北六省一趟*&。

    在宋武即将走出房间时,宋舟突然开口道:“阿武,你实话告诉我,事先真的不知情^?”

    “是的**,父亲^^!彼挝涿挥幸凰砍僖?&,转过身看向宋舟^,目光没有任何闪避&。

    过了一会^&,宋舟点头&,“你去吧^^?^!?br />
    “是,父亲?*^!?br />
    房门关上^&,宋舟靠向椅背*^,缓缓舒了口气。

    就在宋武启程的同时,德国公使辛慈也再次出发前往北六省,他意识到&&,此次刺杀事件对德意志帝国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能就此将华夏拉上德国的战车*,德意志帝国在这场战争中握有的筹码将大大增加。

    “无论策划这起事件的人是谁*,”辛慈坐在车厢里*,看着车窗外掠过的风景^^,“德意志帝国,都将十分感谢他*?^!?/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65165》,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65第一百六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65165并对谨言165第一百六十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6516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