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一百二十章

    咚咚咚^!

    书房的门被敲响了三声,门里传来了宋舟的声音:“进来**&&?!?br />
    “父亲&^,您叫?”

    宋武推开门走进去,就见宋舟正坐办公桌后,手里摆弄着一枚银币*。

    “看看这个?^!彼沃劢遗赘挝?宋武单手接住,摊开手掌,神情一顿^。

    这枚银币和华夏国内流通的洋银以及各省私铸的钱币都不一样,正面为一侧面半身像,上铸华夏民国五年,背面中央为壹元字样&^,四周祥云环绕,底边铸有华夏国家银行及银七钱二分&。

    “这是&&?”

    “发下来的军饷^^!彼沃勖嫔槐?声音却有些低沉*,“同时下令筹办南六省官银号,整合六省内钱庄^*,受国家银行总管^?!?br />
    “只有南六???”

    “各省都有?!?br />
    宋武的眉毛拧了起来&,成立官银号?这是想给他们个甜枣,还是想要趁机抓他们小辫子&?

    “这个拿去看&&,”宋舟拿起桌上的文件递给宋武^,“到时中央政府会派来,这件事就交给负责&?^!?br />
    “是!”

    “三天后启程去京城^,不的期间^&&,南六省的军政事务都交给,多看多学,军政府的也会交代下去*,有清泉他们,不会有故意和为难*?!?br />
    “父亲*,……”

    “是宋舟的儿子^,楼盛丰的儿子能掌管北六省*,宋舟的儿子也不比他差!”显然宋舟是和楼大总统憋了一口气,联合政府大总统的角逐中输给他没关系,宪法规定大总统四年一任,他还有机会。但楼盛丰京期间&,北六省实则是楼逍管理*,他做事严谨果决&,御下手段丝毫不比楼盛丰差,甚至还更胜一筹^。宋舟早就起了考验宋武的心思&&。虽然他比楼盛丰年轻近十岁^,但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宋武若不能接过这份担子**,将来……

    “请父亲放心^^,儿子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恩*?^!彼沃鄣愕阃?,又叮嘱了宋武两句*,便让他离开了^*。

    走出书房^,宋武站定台阶前&,回头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缓缓握紧了拳头*。楼逍能做到的^,他也能!宋家,绝不会就这样败给楼家*!

    七月十五日,宋舟抵京*&,原本以为楼盛丰特地叫他来京是有重要事情^*,结果却被告知&,楼大总统要回北六省一趟,这期间需宋副总统京坐镇***。而他要回去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儿媳妇过生辰^!

    “这段期间就请宋兄多担待了?^&!?br />
    “……”

    “这孩子进了楼家&,又是办厂又是赚钱,一直忙个不停^。上次说好要给他好好办的&,谁知道路上差点被炸死?*!甭ゴ笞芡程玖丝谄?,“都是那群日本矬子^&!亏得逍儿教训了他们一顿^,现老实不少?!?br />
    “……”这是炫耀他儿媳妇能赚钱*,显摆他儿子能打仗?&&!

    “宋兄?”

    “……”他不想和这个气得肝疼的王八蛋说话&*!

    特地把宋舟请来京城^,绝不是楼大总统一时糊涂,给宋舟机会抓权^,而是有宋舟,他才能安心回北六省^。宋舟京城&*,司马君才不敢轻举妄动&,同理&,司马君一边看着^,宋舟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銮艺鞑棵诺娜Χ甲プ约菏掷颺&,众议院和参议院目前还只是个摆设**^,楼盛丰也不担心宋舟暗地里使手段。

    楼大总统抱着楼二少,笑了两声:“儿子,爹聪不聪明&&?”

    楼二少头一撇&^,朝坐一旁的楼夫伸出了手,娘抱&*!

    “夫*,孙夫携孙小姐登门拜访^?*!?br />
    “哦?&^!甭シ虼勇ゴ笞芡郴忱锝庸?^,“去通知二姨太,让她去接待^&。四姨太和五姨太要是没事也去凑个热闹?!?br />
    “是**?^!?br />
    丫头下去了^,楼大总统张嘴貌似想说话*,却到底没出声。

    “大总统想说什么?”

    “夫^,是交通部次长的夫吧*?怎么让……”

    “大总统是想说&^,怎么让几个姨太太去接待?”

    “吔**,这个*,总不和规矩^?!?br />
    “怎么^*,大总统这是怜香惜玉了?”楼夫把楼二少放到一边&,收起了脸上的笑,“难不成大总统还真看上那位孙小姐了?”

    “夫说什么呢!都能当她爷爷了*!”

    “可家不这么想啊?!甭シ蚶淅湟恍,“家仰慕大总统&*,仰慕大英雄啊&?!?br />
    见楼夫语含酸意,楼大总统反倒笑了^,搓搓大手,“夫吃醋了&?”

    “吃醋&?”楼夫斜了楼大总统一眼,“都老珠黄了,吃哪门子的醋啊?!?br />
    楼大总统笑得愈发得意,腆着脸想往楼夫身边凑^,好不容易扶着沙发站起身的楼二少却突然”咿呀”一声^,嗓音那叫一个清脆。楼夫连忙回身去抱他&,楼大总统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怎么瞅怎么觉得这小子不顺眼起来&*。

    大儿子成天噎他老爹,小儿子又这样,他楼盛丰是不是天生和自己的儿子犯冲?

    楼夫却不管那么多,楼二少的脸上香了两口^,楼二顿时笑得像朵花一样,挥着小手咿呀咿呀的&,不是一般的招喜欢。

    “大总统,瞧睿儿多讨喜欢&^?”

    讨喜欢个头!楼大总统哼了一声^^,和那个不孝子一样,都是他老子的克星!

    三个姨太太午后都有些犯懒,正二姨太房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听丫头来报说夫请她们去接待客,不由都是一愣&。

    让她们去接待客?楼家可没姨太太待客的规矩啊^。

    二姨太诧异的问道:“难不成是们家里来了?”

    “不是,是交通部孙次长夫和孙小姐?*!?br />
    丫头一说^,二姨太还没反应过来,倒是四姨太一拍手,“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见天上门来烦的如夫啊^?!?br />
    “什么如夫^*?”

    “昨天夫不是还提起她了吗^?交通部次长的夫,原来是个妾来着*?!?br />
    “啊&,想起来了?!蔽逡烫涌诘溃骸澳歉鲂∫套油到惴虻摹?br />
    “呸*,说什么呢&^!”二姨太连忙止住五姨太的话头,甭管这孙夫是怎么样的品行,也不是她们该说的,嚼舌头楼家可是个大忌&,“去回夫一声,稍后就过去^?&!?br />
    “是^^?^!?br />
    等到丫头退出去&&,二姨太才对五姨太道:“管管这张嘴,让外听到了不好*?^!?br />
    “怕什么&?!蔽逡烫啦灰獾幕踊邮志?*&,“夫都让咱们去见客了*,压根就没想要给她留面子。再说她还有什么面子?不过上了几年洋学堂,就嚷嚷什么新女性,满口民主自由*&,自由得去勾搭有妇之夫&&^,还是姐夫!不愿意做姨太太,倒愿意无媒-媾-合&。若不是她家里有些势力,她姐姐也是个善心的^,她得让给浸了猪笼*!结果现倒好*,亲姐姐被她气死了,她就腆着脸充正室夫&?^?伤膊豢纯凑馐鞘裁吹胤?^,三天两头的上门^^,也不怕脏了咱们家的地*!”

    “这些从哪里打听的^^?”

    “还用打听*^?京城里的太太姨太太谁不知道?除了上杆子不要脸捧臭脚的,谁不看孙家的笑话&?让咱们去接待她**,都觉得丢份?!?br />
    二姨太沉吟了片刻,随即让伺候的丫头取出她那件苏绣旗袍来换上&,这是楼夫做主给几位姨太太做的,料子和样式都时新^,近些年二姨太已经很少穿这么新鲜的颜色^&^。

    “们也回去换一身,什么鲜亮穿什么^?!倍烫粤剿档溃骸胺蚣热幌氩日飧鏊锓虻拿孀?&,咱们就得往死里踩&!那个孙小姐……恐怕是打了想进大总统府的主意?!?br />
    “什么*^?”四姨太惊呼一声,“不是少帅&&,是大总统^?”

    “十有八-九^?*!?br />
    “大总统都能当她爷爷了……”

    “可家不乎。有了荣华富贵&,谁还乎这些个*&?!蔽逡烫檬志畈亮瞬磷旖?,“亲娘被气死了还能和仇这么热乎^&*,会是什么好东西?就不知道大总统是怎么想的*,一树梨花压海棠,可是美事啊^^*!?br />
    “行了*,别说风凉话?&!倍烫谱盼逡烫雒?&,“快去,省得让等急了^?&!?br />
    “行*,就去,去给那两个不要脸的好看!”

    孙夫和孙小姐不是第一次登楼家的门,却是第一次被晾得这么久**。杯里的茶水已经有些凉了**,才见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三位姨太太走出来。

    二姨太走到沙发前坐下,未语先笑:“们姐妹几个玩牌呢&,刚好走不开,让夫久等了**?*!?br />
    玩牌^,走不开^^?孙夫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却还是压着火气问道:“楼夫不吗*^?”

    “啊?*!彼囊烫涌诘溃骸翱煞蚧挂湛炊僖?^,没空啊&。要是旁^,咱们倒帮不上忙*,也不敢出来^,可两位却不一样?^!彼档降秸饫?,四姨太刻意掩着红唇轻笑一声,“咱们姐妹一合计,两位上门一趟不容易^*&,也不能让两位干坐的&,干脆就撤了牌局^*,有请示了夫*,来陪客了^?&!?br />
    四姨太一边说,一边看向坐一旁的孙小姐*,“这位就是孙小姐&*?长得可真好^?!?br />
    “可不是?&!蔽逡烫美胨镄〗憬?^,伸出染着大红蔻丹的手擦了一下孙小姐的脸侧^&,“啧啧^,这长得可真好&?&!?br />
    孙小姐哪见过这场面*^,平时孙夫带她出去见^,就算家再不待见她们,也是正室夫陪着的,楼家三位姨太太摆出的阵势^,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终于^,孙夫被三个姨太太话里话外挤兑得受不了了**,语气变得生硬,就差直接问这是什么规矩^,怎么能让姨太太出来陪客!

    “不乐意,们还不乐意呢!”五姨太拉下了脸,“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好东西?们是做妾的&,可也是清清白白被抬进楼家的&。虽然不是三媒六聘,也是有媒的!算个什么东西&?无媒-媾-合*&,和姐夫私-通!说出来都脏了的嘴^*!还有孙小姐&*,可是正室夫生的^,爹政府里的官位也不小,怎么也想和咱们做姐妹^?不怕把娘再气死一遍?”

    “行了&!奔逡烫剿翟讲幌窕?,二姨太忙拦住她&,话说到这份上就差不多了*,牵扯上死到底不敬,“孙夫,们姐妹说话可能不中听,却也是实话&。孙小姐*,可要得想清楚了*,做家姨太太可不像想的那么好?*!?br />
    “……”

    孙小姐刚想说话*,却被孙夫拉了一下^^*。她满脸寒霜的看着二姨太&,“记住了!们给等着!”

    “等着?”楼夫的声音突然响起&,“孙夫好大的威风&^?^^!?br />
    见楼夫出面&^,楼家的三个姨太太一改刚刚的张扬&,纷纷低眉敛目&,“夫&?&!?br />
    楼夫走到沙发前坐下*,等三个姨太太规矩的走到她身后站定^,才开口道:“孙夫^&,打算让楼家等着什么*^?”

    孙夫的脸色从铁青变得惨白,“夫,一时糊涂&&^,是误会……”

    “误会&*?”楼夫笑了^,“倒是觉得&,这不是误会?**!?br />
    “夫……”

    孙夫还想求饶,楼夫却直接叫管家送客^^^。孙夫和孙小姐几乎是让撵出了大总统府**^,管家站府门口,刻意提高了声音:“甭管是大总统府还是大帅府,不是什么想进就能进的*!”

    街上众的目光落孙家母女的身上,都带着些别样的意味,开始对她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孙夫和孙小姐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脸色难看的掩面冲出了群*。等到跟着她们的丫头迎上来,孙夫恨得一巴掌扇了过去&,骂道:“刚才死哪里去了^?&!”

    被扇了巴掌的丫头也不敢出声,捂着脸&&,刚才那样谁敢上前?简直是丢死!

    这件事当天就传遍了京城&。一直关注总统府消息的都暗暗心惊^*,这是楼夫杀鸡儆猴^*&?若只是单纯警告那些想把送给大总统的&,为何还要提起大帅府?

    北六省&,大帅府*,楼少帅?

    难道楼夫是要告知整个京城^,不只是大总统*^,那些想要给楼少帅送的也最好歇了心思^?

    可&,可楼逍的妻子是个男^,不纳妾^,难道他要绝后不成^&^?

    不管京城里的怎么想^,经过孙夫和孙小姐这件事后*,大总统顿时消停许多,两天后&,一家就收拾行囊踏上了返回北六省的火车^*。

    与此同时,一辆从上海方向开来的火车驶进了天津站^。

    廖祁庭带着几个随从下了火车,走出站台。与以往不同,这一次,他身边还带着一个面容较好的女子&。廖祁庭的随从和保镖都知道这女子是长三堂子里的姑娘^,是少爷花大洋赎出来的^,全都以为少爷是被这个女迷住了*^,打算纳她做姨太太。当初老太爷得知这件事后,还发电报大骂了七少爷一顿*^,廖家虽不是书香门第却也是高门大户*&,没有纳个妓-女的道理&!廖七少爷却犯了倔脾气&,非要留下这个女,来北方的时候还带上了她*。老太爷气得连骂了几次&,但廖祁庭不松口,到头也只能撩开随他去了。不过是个姨太太,罢了^!

    “金枝,要天津办些事,然后再带去关北*?!?br />
    一行走进一家旅店定了房间&&,金枝虽然被廖祁庭赎出来,也一直和他住一起,但廖祁庭却压根就没碰过她。到了天津,更是旅馆里给她单独安排了房间^。

    “廖少爷大恩^,金枝无以为报?&!?br />
    被廖祁庭叫做金枝的女子,正是之前被兄长从李家接走的枝儿。她回到家才发现娘早就死了^,她大哥欠了一屁股赌债*,把她从李家接出来&,打的就是再卖一次的主意*。

    枝儿试着跑过两次,却都被抓了回去^。她大哥也知道李家二夫和三少爷对她不一般*,不敢关北城明目张胆的卖了她,只得把她卖给了一个南方来的-贩子*,讨价还价得了十二块大洋,加上枝儿带回来的二十块大洋*^,总算勉勉强强还上了赌债^。枝儿和另外几个姑娘一路辗转被卖到上海&,因为她长得好^&,又识得几个字&&,才被长三堂子里的一个老鸨看中买走,没沦落到更腌臜的地方去。

    后来遇见了廖祁庭&,被他偶然得知自己曾是三少爷贴身伺候的*,才被从楼里赎了出来。

    她不知道廖祁庭到底打算做什么&^^,唯一能确定的是*^,若是这个真打算对三少爷不利*,哪怕他是自己的恩^,自己也会和他拼命!

    此时的李谨言并不知道枝儿离开李家后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廖祁庭正打算带着她来找自己^。他正和楼少帅站刚竣工不久的跑道旁,等待北六省飞机厂生产的第一架飞机试飞^。

    这架木质双翼机外形十分简陋&,采用发动机厂自主生产的汽油发动机*,李谨言一度怀疑这个东西真的能飞上天吗?哪怕他知道一战时的飞机都是这样&,哪怕他曾经看过类似的图片^,但当看到驾驶员坐进飞机时*^,还是忍不住担心^。

    “少帅……”李谨言抓住了楼逍军装的袖口^,“有些担心*&?!?br />
    楼少帅没说话,反手扣住李谨言的手,牢牢的握自己的掌心*。

    下一刻&,地勤员示意一切就绪*^,螺旋桨的轰鸣声传进耳朵,飞机跑道声开始滑行^,一米*,十米……终于,所有的注视下,这架耗费了大量心血的飞机*,终于飞上了蓝天!

    所有都屏住了呼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看到那架飞机真实的天空中掠过时,所有都激动得高喊出声&。

    飞机!

    这是华夏的飞机^!

    华夏自己制造的飞机*!

    每一个零件都是他们亲自制造,每一个细节都经过仔细打磨,场的几个老师傅眼眶开始湿润,李谨言也觉得鼻子发酸&,一只大手却这时按住了他的头顶&*,“成功了^?&!?br />
    李谨言用力搓了一下脸&*,“是啊,少帅,们成功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20120》,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20第一百二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20120并对谨言120第一百二十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2012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