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一百一十章

    三月上旬,二月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凤城之战落下帷幕**,日本凤城的驻军和武装侨民被全歼&^&,朝鲜侨民也死的死跑的跑,大部分跑向新义州,一部分跑向安东*&,想方设法穿过边境线回到朝鲜,着实边境闹腾了一阵^。北六省经过满洲里&**,南满铁路和凤城之战,彻底向世展露出了肌肉,再加上之前木浦拦截日本军舰的德国军舰,日本大本营不得不重新考虑对华夏的态度。

    内阁首相山本权兵卫听取了西园寺公望的建议,缓和对华态度,不仅强-压下6军大臣调派驻朝日军报复北六省军队的提议&,同时照会英国驻日本总领事&,希望英国能帮忙从中斡旋,缓和日本同华夏之间的关系*。并且一改之前的态度^,非但不再提被华夏和英国联手眛下的庚子赔款*,反而主动提出可以先赔偿北六省战争赔款两百万两白银。

    这一次**,日本没再玩北方政府和北六省军政府之间的文字游戏^*^,站展长青面前的日本领事矢田一改之前的嚣张,甚至“忘记”了不久前他曾经对展长青叫嚣“大日本帝国一定会报复”的话&,态度恭敬,言辞恳切的希望能恢复北六省与日本之间的“友谊”。

    “友谊^?”

    展长青意味深长的笑了,不过和日本见面之前^,他也预料到日本会有态度上的转变^,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彻底。

    果然拳头大才是真理&。

    把这些日本矬子打疼了&,他们就老实了。要是和他们讲道理,讲仁义,他们就敢继续骑华夏脖子上耀武扬威^。

    “矢田领事的话方会慎重考虑&&?^!闭钩で啻蚱鹆颂?,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些矬子痛快了,虽然现态度摆得低^,可大连安东还被他们占着&!什么时候这些日本矬子全都退出华夏的土地,什么时候再来讲彼此的友谊吧。

    按照少帅的意思和安排&,安东和大连早晚也要收回来&,但目前不能操之过急^。英国领事一旁,展长青总要看世界老大的面子上^,给日本一个台阶下。扇几巴掌踹两脚就行了,不能真给一刀捅死了^^,至少现还不行*。

    矢田接连鞠躬*^,谦逊得几乎要和地板形成九十度直角的时候&&,展长青终于大发慈悲的告诉他,北六省军队暂时没有再动武的打算&**,接下来北六省上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日本领事矢田听到这句话&,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大大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展长青指的大事是什么,南北和谈!

    据旅顺都督大岛义昌传来的消息,北六省督帅楼盛丰十分重视这次和谈,并志和谈中取得联合政府大总统的宝座。至少和谈期间,北六省军队继续对外作战的可能性不大。

    若日本这个时间对北六省释放出“友好”讯号,有六成以上的把握会被接受**。那个以铁血好战闻名的楼逍也不会不顾楼盛丰的意思**,再发动一次战争。

    送走矢田和英国领事,展长青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之前的谈话中,英国领事的傲慢让他很不舒服&。英国这次肯下这么大力气*,除了他们和日本之前的盟约,应该还有利益牵扯里边吧&?不知道这次英国佬又从日本捞了多少好处&*。

    这些洋鬼子果没一个好东西&*,刀切豆腐两面光&,一边骑墙两面捞钱&^。

    事实的确让展长青料对了*&^,日本政府这次算是下了血本&&,通过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向英国贷款五千万英镑^,武装军队,购买粮食,缓解国内的政治矛盾和国民的生存压力。

    英国也不想看到华夏国内有某一方势力崛起得太快,这些列强国家不能允许任何触动他们的华利益,扶持日本&,同时能起到牵制北六省和海防上威胁德国远东舰队的目的**^,现的日本就是他们手里牵着绳子的一条狗^*&,要想活下去*,就得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

    英国的算盘当真是打得噼啪响^。

    这件事只能算是三月里的一个小插曲,接下来的南北政府第二次和谈才是重头戏*。

    北方政府的大总统司马君,南方政府的临时大总统宋舟^&,北六省的督帅楼盛丰,毫无争议的成为了这场谈判的主角。民间还设下赌局^,赌的就是联合政府大总统最后花落谁家&,根据赔率来计算,楼盛丰高居榜首*&,宋舟位居第二*,反而之前表现强势的司马君排了第三^&。

    “这不难理解?*!比挝绯跫罱餮远哉饧赂行巳?,三言两语说清了这其中的关窍,“北六省军队对外战争连番获胜,民生商业等发展也是有目共睹^,大帅又率先全国提出联省自治&&,北方^,司马君很难再同大帅比肩。宋舟南方声望极高*,加之国的地域观念^*,南方各省还是更希望宋舟能成为联合政府的大总统&,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从一开始司马君就退出了这场角逐&^。若是他有心也不是没翻盘的机会,只是很奇怪^&,好像从传出第二次和谈的消息起&,他的一举一动都表明他无意参与联合政府大总统的竞争^&?!?br />
    任午初说得清楚明白,李谨言茅塞顿开之余^,也跃跃欲试的想要下一注,赌注嘛*^,当然要下给楼大帅*。

    “言少与其去赌钱*,不如把钱存进官银号?!?br />
    “说任老板&,”李谨言满头黑线*,“几天前官银号开业**,可是存了二十万大洋*?^!?br />
    北六省官银号开业当天^^,不只李谨言捧着真金白银去了*,连之前托他引荐*,想和任午初“谈一谈”的吴老板等也去了*,也不知道任午初是怎么和他们谈的&^,这些自己开钱庄的老板竟然捧着大把的银子鹰洋,全都存进了官银号**^。想起那一笔笔的存单,李谨言都忍不住咂舌,好奇的问了两句&*,吴老板倒是大方,告诉李谨言&,任午初答应他们官银号入股,并三个月后派专对他们经营的钱庄进行整改^*,钱庄的牌子全都摘掉,挂上官银号分号的牌子&***,至于他们存官银号的这些真金白银^&,就当是他们入股的“资金”了。

    之前接管北六省内日本银行的时候*,楼少帅就曾承诺,凡是手持这些银行存单的存户^,都可以到开业的官银号中兑现。不过官银号开业之前,北六省军政府就解除了对这些日本银行的临时接管*,消息传出当天,大部分储户就跑向被搬得一干二净的日本银行和分店,要求取钱!

    之前曾大连发生的日本银行储户挤兑风潮再一次上演。

    这些日本银行欲哭无泪&&,给钱吧,他们的金库都被北六省军队搬空了,拿什么给?不给钱^**,他们今后别想继续北六省继续开下去,明明储户手里有存单,凭什么不给取钱?

    思量再三,这些日本银行中^,除了少数几家资金雄厚的*^,例如日本正金银行*^,其余大部分都关门停业。

    遭受了损失的华夏老百姓^,愤怒的将已经空空如也的银行店面砸了一通,末了,只得按照之前听到的风声,到已经开业的北六省官银号去碰碰运气*,不想柜台后的柜员核对过他们的存单之后&*,当即一分不少的把存款给了他们,利息还多出了一些*。

    “没错&!惫裨倍哉竟裉ㄇ奥骋苫蟮闹心晁档溃骸罢馐前凑展僖诺拇婵罾世此愕?*^,从军政府接管日本银行算起&,到今天为止&,这段期间的存款利率都要比日本银行的高*^?!?br />
    “这&,这哪成……”

    “这都是遵照少帅的命令*,无论如何也不能亏了北六省的百姓&?&!彼底攀疽庵心耆タ垂仪缴系陌烁鲎郑骸蔽穹?*,一心为民**?!?br />
    钱中年看了半晌,突然把手中五十多块大洋都放回了柜台上:“这些不取了^&,再存起来成不*?”

    “当然成?!惫裨笔歉鏊刮牡男』镒?*,笑起来显得十分亲切:“您是存活期^,半年期还是一年?另外还有五年,十年,利率都不一样*!?br />
    “那给说说*?!?br />
    “好*?!?br />
    柜员开始和中年详细解释,排他身后的也认真听着^*^,一整天下来^,想要看官银号笑话的日本失望了,官银号非但没有出现挤兑风潮&,相反,一些听到消息的商还特地到他国银行里将存款取出&&,存进了北六省官银号里^。

    李谨言和吴老板等亮出存单之后,更是给众吃了一颗定心丸。大帅和少帅仁义,把钱存自己的银号里才放心^*&!

    几天时间,北六省内的其他外资银行都出现了大量取款的储户,可惜他们就算想找军政府麻烦也找不到借口,老百姓愿意把钱存到谁的银行里^,是他们自发的行为^,又不是军政府和官银号唆使的,抗的哪门子议!

    “虽然会损失一些,但值得?&!比挝绯蹙倨鸩璞?,对李谨言说道:“任某以茶代酒*,敬言少&?!?br />
    “任先生,可没帮什么忙&&&!?br />
    “言少为任某引荐吴老板等,已经是帮了大忙了?!?br />
    李谨言:“……”

    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是他亲手把吴老板等推进火坑^^,坑下边有只成了精的狐狸正张大嘴接着……

    任午初见李谨言并非只为道谢,他想和李谨言说官银号铸币的事情&^。

    “铸币?”李谨言看着任午初,“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不急*?^*!比挝绯跣ψ乓∫⊥?,“目前国内流通的多为墨西哥鹰洋,每块含银七钱二分&&,另有美利坚等国银币,国内各省也有私铸钱币,其成色比不上鹰洋,流通并不广泛*。上海一些外资银行已少量发行纸币*,华俄道胜银行也曾北六省发行纸币^,一国流通的主要货币皆为外国铸造,未免令慨叹,自官银号计划之初,任某便有改变这种状况的想法*?!?br />
    “是吗?”李谨言之前倒没注意到这点,只是习惯了用大洋,仔细一想才猛然发现*^,此时的华夏还没有自己的货币*^*!由于历史拐了个弯^,连赫赫有名的袁大头也被蝴蝶翅膀扇没了&。

    不过,袁大头没了^,咱可以有楼大头*^!李三少握拳。

    “其实,铸造货币^,这里面也是大为有利可图^**?!比挝绯醭罱餮怨垂词种?&,凑到他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番话,李谨言听得心潮澎湃之余,再次感叹^,奸商,不折不扣的奸商*!

    当天回到大帅府^&^,李谨言几乎是一个字没动的把任午初的话告诉了楼少帅,楼少帅点点头,既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这件事白局长会处理?!?br />
    李谨言离开书房前突然想起一件事*,“少帅&&,前几天乔乐山和说想请一个帮手^,这几天应该到了,他说这个也认识&*?!?br />
    “谁?”

    “丁肇^!?br />
    “……”

    “少帅?”

    “丁肇&*?”

    “是**&?^!崩罱餮悦弊?,怎么突然觉得屋子里变得凉飕飕的&&?

    与此同时^,一艘从欧洲驶来的客轮正?&?可蕉嗟?^,一个穿着西装,单手拎着手提箱的东方青年跟着群走下了轮船。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10110》,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10第一百一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10110并对谨言110第一百一十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101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