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12月9日,冬月初一

    大帅府举办西式舞会的消息传遍了关北城,城里的不少报社都派记者守在大帅门口^,就为抓到第一手消息&。最早行动的是文老板手下的记者^*,其他报社得到消息后也纷纷效仿,记者们举着笨重的相机,冒着寒风守在“最佳”位置,每当有一辆车开过来,所有人立刻严阵以待,按照李谨言的话来说,已最初具备了后世娱记和狗仔们的职业风范^^。

    在从萧有德那里得知某些人企图在舞会期间上演一场好戏之后*,李谨言就打定了主意,既然有人不愿意消停,他也就甭和这些人客气了。让他们见识一下信息爆-炸时代的某些手段*,知道什么叫黑人到底,才会明白怕字怎么写&。

    这些记者就是特地为他们安排的。希望某些人不要临场退缩*,让他的一番“苦心”白费了^。

    李谨言破天荒的穿了一身浅色的西装^,习惯了长衫&*,很长时间没穿过衬衫长裤^^,李三少站在镜子前打领带时还颇有些不习惯^??醋啪底永锏娜?&,李谨言的动作突然顿住了*&^,闭上眼睛用力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全都抛开^,告诉自己^&,以前的种种都该埋藏在记忆的最深处,当下的一切才是真实^。

    “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谨言睁开眼,镜子里映出了楼少帅的身影。

    笔挺的褐色军装,长腿包裹在军裤和黑色的马靴中*,巴掌宽的武装带勒出劲瘦的腰身&&,肩膀上的金色将星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浓墨一般的眉毛^,深黑的眼。

    李谨言注视着镜子里的男人,直到楼少帅抬起他的下巴,用眼神告诉他^*,继续看下去&,后果必须自负^。

    “少帅*,刚刚我在走神&,”李谨言扯了一下嘴角*,后果自负什么的,果然很有威胁性*。

    楼少帅没有说话&,也没放开他&,就在李谨言几乎要撑不住脸上的笑容时&,低头吻上他的嘴唇^*&,浅尝辄止*。

    “我的*^?!彬唑训闼愕奈且灰宦湓诶罱餮缘淖齑?&,鼻尖和额头*,“记住&^?&^!?br />
    李谨言的意识有些模糊&,听到楼少帅的话*,下意识的反问道:“记住……什么?”

    “……”

    下一刻*,楼少帅扯开他的衬衫领口,一口咬在了他的颈侧&。

    李谨言顿时清醒了,连忙去推他,“少帅*!”脖子上印着个牙印*,他还怎么见人&?

    丫头走进来时*&,恰好见到这一幕&,连忙退了出去*,随后进来的乔乐山却靠在门框上^&,吹了一声口哨&。

    “抱歉^^,我来的不是时候&?!鼻抢稚交繁?,嘴里说着抱歉*,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歉意*&,“或许该让外边的人再等三十分钟,或者是一个小时&?”

    “乔乐山^?!甭ド偎鹜?,拉好了李谨言的领口,“你可以继续说下去?!?br />
    没有起伏的语调&,再明显不过的威胁和杀气,乔乐山果断闭嘴&。他还有大好的人生,不想因为目睹了一场……恩^*,舞会前的激-情*&,就被杀人灭口。

    “我还以为这段时间都见不到你了?&!崩罱餮灾匦驴即蛄齑?^^。

    乔乐山耸了耸肩膀&^,“我不可能整天关在实验室里&,我也需要休息和娱乐&?*!?br />
    “我不会阻止你休息和娱乐,”李谨言一呲牙:“但我希望付给你的薪水不会白费&&^!?br />
    “当然不会?*!鼻抢稚秸UQ?,“我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员工^,就像楼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丈夫一样&!?br />
    李谨言一直没等到楼少帅的翻译,转头问道:“少帅,他在说什么*?”

    “他在夸自己^*?^*!?br />
    “只是这样^?”李谨言十分怀疑&*&,夸自己的时候,眼神需要如此这般的……猥琐?

    果然天才的脑回路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吗&?

    下午四点&,参加舞会的客人6续抵达。一辆又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大帅府的门前^,展长青和展夫人走下车时,恰好遇到了代表沈家出席舞会的沈和端^&。

    “展局长^,展夫人!?br />
    沈和端在北六省军官军校教导处任职**,也同展长青打过交道&。展长青对沈和端的印象还算不错**,但同人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展长青能轻易看出&,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性格中的缺点和优点一样突出*?;蛐砩蛟笃皆缫芽闯隽怂愿裰械奈侍鈄,才想尽办法将他调离军政府*,改到军校教导处任职^*。传言是军校校长看好沈和端,主动去向楼大帅要人^&,实际上是怎么回事&,该知道的人全都一清二楚*。

    所谓的信仰&&,主义&,在展长青看来都是虚的&,只有为国为民脚踏实地的办事才是实际^&。

    当然^,这并不是说沈和端这个人有太大的问题,年轻人热血一点^*&,理想化一点不是错误&。像楼盛丰的儿子那样才是不正常。

    二十岁的年纪^,却有着三十岁的沉稳&,四十岁的算计,五十岁的老辣**;褂兴备綹^,当真是两口子&*,披着一身羊皮*,坑人的时候却能呲出一口狼牙**。

    “长青*&^?”展夫人推了展长青一下,“你想什么呢&&?沈主任和你说话呢&**?&!?br />
    “没什么^*?&!闭钩で嘈ψ排牧伺恼狗蛉说氖?,“沈主任&,咱们进去吧^?!?br />
    “不敢,在下只是副职,展局长先请?^!?br />
    展长青三人走进大帅府后&,又一辆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李三老爷和三夫人从车里走了下来^,却没看到李锦书的身影&。

    原来今天下午,吕茵再一次不请自来&,虽然不是一身盛装*,却也是精心打扮过的。门房让她进了李府,领路的丫头却没让她见到李锦书,而是直接把她带到了三夫人的面前。

    “吕小姐^,”三夫人端坐在圆凳上,一身锦绣旗袍&,脑后的发髻上斜插一支凤口衔珠金簪,用一种看戏子般的眼神上下打量她一番&,直看得她脸色涨红&,才缓缓开口说道:“锦书身体不适&,不方便见吕小姐&,请你回去吧^?&!?br />
    吕茵咬着嘴唇*&,尽一切努力掩饰她的怒意*^,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有些扭曲*,“李夫人,锦书不适&,我更应该去看看她^&?!?br />
    “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吗*?”三夫人的神色愈发鄙夷了&&^,“我见过不少攀龙附凤借着梯子爬高枝的。像你这样没脸没皮的^,我还是头回见?!?br />
    “李夫人,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我真的……”

    “误会*?”三夫人打断了吕茵的辩解:“你就是端着这么一副样子骗了锦书的?”

    “我没骗她^!你不能这么污蔑我们的同学情谊^&!”

    “算了吧^&?!比蛉耸掌鹆肆成系男?,“吕小姐&&,我实话告诉你,不该想的事情最好别想*&。够不着的高枝最好别爬*,当心摔得自己粉身碎骨*。今后你别来找锦书了*&,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我女儿身边^,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你!”吕茵被三夫人一通话数落得羞臊不已*,“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不能&?”三夫人靠在椅背上^,看着指甲上鲜红的蔻丹^*,“我侄子得楼家看重*,我大哥是南方大总统的心腹*,我丈夫好歹也是北六省有头有脸的人物,锦书是我们李家的嫡女,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攀扯上的^,吕小姐&,我劝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喜福,送客&!”

    “是!”喜福走过来对吕茵说道:“吕小姐*,这边请吧,老爷夫人还要出门&**,您早点走&,省得耽搁了老爷夫人的时间^?!?br />
    吕茵从没有被这样羞辱过,直到走出李家大门,她的手脚都是冰冷的^。

    喜?;氐教梦?&,三夫人正放下手里的茶杯。

    “送走了?”

    “走了?!?br />
    “恩?&!比蛘酒鹕?^,“告诉孙妈&,好好看着二小姐^,我和老爷回来前不许她出房门一步。要是那个姓吕的再来&,直接让门房撵走?^!?br />
    “是&^?!?br />
    喜福答应着下去了,三夫人整了整衣摆&&,想起托人查到的吕家情况*,以及吕茵母女之前撺掇杨夫人给李谨言添堵的事情,再想到李锦书像是被棉花塞住的脑袋*,不由用力攥紧了手指,或许她该和谨言说一声^,这个吕茵绝不能留。

    李三老爷和三夫人到的并不算早^*^,大厅里&,不少客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穿着西式服装的男仆手举托盘从身旁走过,透明的玻璃杯里盛装着金黄和深红色的洋酒^。

    “三叔*,三婶^?!崩罱餮院蜕砼缘娜怂盗思妇浠爸?,就朝他们走了过来^,笑着问道:“怎么没见锦书?”

    “她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比蛉怂底?,视线在大厅里一扫^,指向一个靠墙站着的年轻人说道:“老爷*,那是不是沈家少爷?”

    “可不是他^?”

    三夫人对李三老爷说道:“你去和沈家少爷说话^^,我有话和侄子说?!?br />
    说完就拉着李谨言走向大厅角落。走到一个稍微僻静点的地方^,三夫人才开口把吕茵的事情告诉了李谨言,“谨言,这姑娘恐怕不会消停**^,早晚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锦书我给关在了家里*&,至少得在出嫁前给她扳过来**^*,不能让她这么出门&^?^!?br />
    “我知道了^,三婶^&?!崩罱餮曰瘟嘶问掷锏木票璣&,“这事交给我*,你别担心了。至于那个吕茵……”

    话说到这里*,突然大厅里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大帅府的二管家就来找李谨言&,说是外边出事了。

    “什么事^^?”

    “几个学生带着十几个流民在大帅府前闹事?!倍芗也亮瞬镣飞系暮筤&^,“已经惊动了客人,也不能就这么把他们给赶走?&!?br />
    “谁说要赶他们走了?”李谨言的脸上非但不见一丝紧张&,竟然还笑了,“管家^^,你去告诉少帅一声,他在书房里和人谈事情,我先去看看^?&!?br />
    “谨言,不会出事吧&^?”三夫人担心的看着李谨言&。

    “没事^?!崩罱餮允疽?br />
    “没事*?!崩罱餮允疽馊蛉松园参鹪?*,“我去处理一下&,不是什么大事&?*!?br />
    李谨言和二管家走出大厅,刚到大门口^,就见七八个学生和十几个穿着破旧棉袄的人站在大帅府门前,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学生正挥舞着手臂大声说着什么**,还去推搡门口的守卫&,见到李谨言出来*,神情更加激动^,好像就在等着这一刻^。

    “就是你&!”那个男学生指着李谨言,“就是你将这些无家可归的人赶出收容所的^!”

    李谨言嘴角依旧带笑,看着那个激动的男学生^,“你是谁&,这和你有关吗?”

    “我是张建成*!”那个男学生挥舞着手臂&,“我要为这些无家可归的人讨个公道^!你们这些尸位素餐的特权阶级&,在这里肆意享乐*&,夜夜笙歌*,这些人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还要被从唯一的安身处赶走*!你知不知道已经有人冻死在了城外^^!”

    “什么良心商人,民族商人^,不过是虚伪的小人!”

    “仗着军阀势力欺民!”

    “你必须给这些人一个交代!”

    “打倒黑心商人*!”

    从李府被赶出来的吕茵也站在抗——议的学生里

    大门前的吵闹声将大帅府里的客人都引了出来,张建成和吕茵见引来的认越来越多&&,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在他们的嘴里,李谨言成了不折不扣的黑心商人^^,伪君子*,沽名钓誉的无耻之徒。

    不了解内情的人看向李谨言的眼光带着疑问*,日本驻北六省总领事矢田脸上则是一幅幸灾乐祸看好戏的表情&。

    学生越说越激动,又开始动手推搡门口的守卫,吕茵还抓起了地上裹着雪的石块用力砸向李谨言。李谨言刚要侧身躲开,楼少帅就挡在了他的身前*,那块石头就砸在楼少帅的肩膀上^&,滚落在地*?&&!狈潘?!”低沉的声音带着滔天的怒火和杀意^,他看向吕茵*,目光陈冷,”你该死*!”

    吵闹声顿时停了下来*,吕茵兀自强撑着说道:”他是个沽名钓誉的小人*,你难道看不到吗^?楼逍*^,我敬重你是个民族英雄,可你竟然是非不分**!”

    楼少帅根本看也不看她*,抬起李谨言的下颌,仔细查看着^,手指擦过李谨言的脸颊,总目睽睽之下&,倒是让李谨言的有些脸发烧*?!鄙偎?,我没事&?*!崩罱餮晕兆×寺ド偎У氖?,”还是先处理眼前这事吧^?!?br />
    吕茵依旧在那里大声的叫嚷着&,”他是虚伪······””放肆*!”楼少帅倏地转过身*,漆黑的眸子,如暗夜一般^&,”谁给你的权利^^,侮辱我的妻子?”

    吕茵硬是抬起头和楼逍对视,或许她等的就是这一刻&^,但是,她所幻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楼少帅没有因她的美貌和勇气对她产生任何好感*&,相反^,他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痹趺词俏勖??^!”张建成突然指着李谨言大声说到&&,”就是他,装模做样的办了什么收容所*,结果呢&?这些人就是被他利用赚取名声&,利用完了就赶走*&&,任他们自生自灭!””少帅*&,让我和他说两句*?!?br />
    李谨言拉了一下楼少帅的衣袖^,要是再让这个愣头青说下去*,少帅就要拔-枪-杀-人了&&?!蹦闼嫡庑┤耸俏腋献叩??””当然^*!””有证据吗?””我们站在这里就是证据*!”张建成和另几个学生说道**,”我们就是要在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你这个无耻的小人*!”

    李谨言转过头&&^,看到了人群中的萧有德^,他朝李谨言点了一下头^,示意事办妥了,李谨言笑了*&?!蹦敲?&^,我们不妨问问这些证人,你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李谨言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破棉袄的男人就扑通一声跪在雪地上&,大声说道*,”不是!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紧接着又有几个人也跪下了^^,还从怀里掏出了大洋,大声说道*^,”是这些学生&,告诉我们,只要按照他们说的做^,这些大洋就是我们的!””我们不知道他们黑了心肝要污蔑李三少爷&*!””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来&!拿这个钱丧良心?^?*!””这些黑心肝狼心狗肺^,李三少爷给我们活干,给我们饭吃*,还给我们发棉衣*,压根就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的人&*!”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着,黑漆漆的掌心里摊这白花花的大洋&,情况一下子急转直下^,刚刚还被唾弃的黑心商人成了善心人^,身为正义之士的学生则成了造-谣生事居心叵测之徒!

    一直守在大帅府前的报社记者纷纷对准这些闹事的学生拍照,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脸上的茫然无措和狼狈就已经被拍了下来*,即将刊登在明日的报纸上。

    即便他们大声反驳,但证据确凿*^,没人会相信他们。

    或许他们从来没想过*,一直站在正义一方的自己,怎么会突然成了被唾弃的人^?

    李谨言没有当场追究这些学生,一旦他动手&*,有理也会变成没理&。青年进步学生和有军阀做靠山的商人^,有的时候^,身份当真是让人无奈的东西&。

    但他不动手^,不代表别人不会的。

    萧有德站在不起眼德角落^*&,对身边一个汉子说道^^,”吩咐下去*,他们一离开大帅府就动手,全都捉了^,一个不留*?*!薄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9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九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97并对谨言第九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9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