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1o月28日,北方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枪声终于停了。

    此时,北六省军队已经实际控制了南满铁路开原至大石桥一段^,安奉铁路关北至连山关一段,日本从华夏北方掠夺资源的运输线几乎全部被掐断&&,加上军费支出^,可以预见,当财政部递交相关文件时,内阁首相桂太郎的脸色会是何等的精彩*。

    正是财政上的捉襟见肘*,才迫使日本不得不服软,硬着头皮请英国进行调停。

    从甲午战争到日俄战争*,日本一直上演着“以弱胜强”的神话,他们就像是一个赌徒,用全部身家去进行一场豪赌&。不知道交了什么好运,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赌赢了,甲午战争的赔款&,让日本第一次真正的财大气粗起来^,日俄战争后*,他们从俄国人手里抢来了南满铁路,不断从华夏东北攫取资源壮大自己^。

    作为一个资源贫乏的岛国&,若是没有华夏的铁&^,煤炭,木材和粮食*&*,日本根本就熬不过日俄战争结束后的一段日子。

    日本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华夏人会直接一巴掌扇在他们的脸上*,然后再狠狠的喘他们一脚,告诉他们^^,白吃白拿占便宜的好日子结束了!

    一个习惯了侵略和掠夺,并将其视为理所当然的强盗,在面对受害者的反抗时^,压根不会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进而反省自己&,只会表面上装出一副讲道理的姿态*,暗地里继续策划阴谋。

    “日本人真的打算和谈^?”李谨言看着报纸上登出来的消息,还是不相信日本人会如此轻易的服软^。

    事实上,如李谨言一般想法的人并不少,其中就包括楼盛丰和楼逍&。不过^&,无论日本人在打什么主意,这一次都注定无法成功&&。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比他们更加聪明^*,也更加强硬的对手*&。

    在英国公使参与调停北六省和日本的战争之后^,楼少帅并没有马上下达停战的命令,反而派出独立旅第三十团进入安东&,驱逐在安东境内的全部日侨和朝鲜移民,派独立旅特务营武装接管本溪钢厂,钢厂中的日籍人员一律驱逐^,武装反抗的格杀勿论。凡被查明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华夏人&,尤其是钢厂领导层人员都被扣押。

    在此期间^,钢厂的工人配合特务营的官兵揪出了不少汉奸&,这些人都被扣押起来&,家产也被查封,查明证据确凿之后全部枪毙^^。乱世用重典^,无论他们是因为什么理由当了汉奸,都只有死路一条。若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接管本溪钢厂,就必须将日本势力全部驱逐出去。而隐藏起来的汉奸,往往比台面上的更加危险。

    日本总领事矢田得到消息后&,立刻向北六省军政府提出了抗-议,展长青依旧是笑容满面的接待了他^^&,然后满面笑容的和矢田说了一通社交辞令*,句句客气,字字在理,就是没一句在点子上^*,等矢田被绕晕了送出会客室之后,依旧没从展长青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身在旅顺的大岛义昌和日本公使伊集院得知安东被华夏军队占领,本溪钢厂的日本人也被驱逐之后*,不是没想过利用军舰对安东进行炮击^,但是&,就算打赢了又能怎么样?连军部元老山县有朋都认为短时间内不宜与华夏全面开战&^^,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持续下去的可能*??銮液>髡降南氖?军的几倍*。已经捉襟见肘的财政,马上就会濒临崩溃&。难道向国外贷款吗^*&?不是没人提出过这个建议,却被首相桂太郎否决了。

    “还不到孤注一掷的时候&*?^!惫鹛伤档溃骸罢馐俏舜笕毡镜酃?&&!”

    不得不承认,在桂元时代结束之前*,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虽然狂热^,却远没有到丧失理智的地步。如果桂太郎和西园寺等人提前几年死去,或许就能免去楼少帅和李谨言今后许多的麻烦&^。

    相比起日本人的郁闷和沮丧,华夏人却再度扬眉吐气^*。国内的各家报纸纷纷对华夏军队在对日作战时的英勇大加褒奖^^。

    民国四年,公历1912年1o月28日,北方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枪声终于停了*。

    此时,北六省军队已经实际控制了南满铁路开原至大石桥一段,安奉铁路关北至连山关一段,日本从华夏北方掠夺资源的运输线几乎全部被掐断,加上军费支出,可以预见,当财政部递交相关文件时,内阁首相桂太郎的脸色会是何等的精彩。

    正是财政上的捉襟见肘*,才迫使日本不得不服软,硬着头皮请英国进行调停。

    从甲午战争到日俄战争*&,日本一直上演着“以弱胜强”的神话,他们就像是一个赌徒,用全部身家去进行一场豪赌。不知道交了什么好运*,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赌赢了,甲午战争的赔款^&,让日本第一次真正的财大气粗起来&*,日俄战争后,他们从俄国人手里抢来了南满铁路^*,不断从华夏东北攫取资源壮大自己&。

    作为一个资源贫乏的岛国,若是没有华夏的铁&*,煤炭^,木材和粮食,日本根本就熬不过日俄战争结束后的一段日子&^。

    日本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华夏人会直接一巴掌扇在他们的脸上&^&,然后再狠狠的喘他们一脚&&,告诉他们^,白吃白拿占便宜的好日子结束了!

    一个习惯了侵略和掠夺,并将其视为理所当然的强盗,在面对受害者的反抗时*&^,压根不会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进而反省自己,只会表面上装出一副讲道理的姿态^,暗地里继续策划阴谋。

    “日本人真的打算和谈*^?”李谨言看着报纸上登出来的消息^*,还是不相信日本人会如此轻易的服软。

    事实上,如李谨言一般想法的人并不少^,其中就包括楼盛丰和楼逍。不过,无论日本人在打什么主意,这一次都注定无法成功*。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比他们更加聪明^,也更加强硬的对手。

    在英国公使参与调停北六省和日本的战争之后,楼少帅并没有马上下达停战的命令,反而派出独立旅第三十团进入安东&^,驱逐在安东境内的全部日侨和朝鲜移民&,派独立旅特务营武装接管本溪钢厂,钢厂中的日籍人员一律驱逐,武装反抗的格杀勿论**^。凡被查明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华夏人^,尤其是钢厂领导层人员都被扣押。

    在此期间*^^,钢厂的工人配合特务营的官兵揪出了不少汉奸,这些人都被扣押起来&,家产也被查封,查明证据确凿之后全部枪毙*。乱世用重典&,无论他们是因为什么理由当了汉奸&,都只有死路一条*。若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接管本溪钢厂,就必须将日本势力全部驱逐出去&^。而隐藏起来的汉奸,往往比台面上的更加危险。

    日本总领事矢田得到消息后,立刻向北六省军政府提出了抗-议^&,展长青依旧是笑容满面的接待了他,然后满面笑容的和矢田说了一通社交辞令**^,句句客气,字字在理&*^,就是没一句在点子上,等矢田被绕晕了送出会客室之后,依旧没从展长青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身在旅顺的大岛义昌和日本公使伊集院得知安东被华夏军队占领,本溪钢厂的日本人也被驱逐之后,不是没想过利用军舰对安东进行炮击**,但是,就算打赢了又能怎么样?连军部元老山县有朋都认为短时间内不宜与华夏全面开战,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持续下去的可能&??銮液>髡降南氖?军的几倍。已经捉襟见肘的财政,马上就会濒临崩溃。难道向国外贷款吗*^?不是没人提出过这个建议,却被首相桂太郎否决了^*^。

    “还不到孤注一掷的时候&!惫鹛伤档溃骸罢馐俏舜笕毡镜酃?!”

    不得不承认,在桂元时代结束之前,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虽然狂热^*,却远没有到丧失理智的地步。如果桂太郎和西园寺等人提前几年死去*,或许就能免去楼少帅和李谨言今后许多的麻烦*^。

    相比起日本人的郁闷和沮丧,华夏人却再度扬眉吐气*。国内的各家报纸纷纷对华夏军队在对日作战时的英勇大加褒奖*。

    唱反调的也不是没有,有亲日势力重提北六省军队劫掠日侨&,一个颇有名气的文人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指责北方穷兵黩武*,会将华夏拖向深渊。放言楼逍此时劫掠日侨*,某一天便会劫掠国人^^^!

    此番言论一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立刻有人反驳他:此等穷兵黩武&,无需劫掠**,我等愿破家支持&&!

    第二天^,那个在报纸上高唱反调&,秉持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姿态的文人*,刚出家门就被人泼了一盆脏水&,砸了两个臭鸡蛋和十几片烂菜叶,二十几个学生堵在家门口,见到他就高喊打倒”汉奸卖国贼”!吓得他十多天都没敢再出门。

    北方大总统司马君和南方临时大总统宋舟接连发表了讲话,盛赞北六省军队作战勇猛,扬我华夏国威。各省督帅也纷纷发表通电,表明支持态度^。各地的民众和学生举着楼盛丰和南北大总统的画像上街游-行庆祝&,这一次队伍还里多了一副楼逍的戎装像&。

    年轻^,俊美*,学识渊博,战功彪炳,楼逍几乎是所有女孩子梦中所幻想的那一抹侧影*。也是这个时代所有热血青年最希望看到的民族英雄。

    对俄作战&,对日作战&,两次大胜&,让楼逍的名字响彻神州^。

    上海申报的一名记者别出心裁的做了一份调查&^,发现包括一些在租界中生活的洋人都对楼逍有很不错的印象,在年轻人中^,楼少帅更是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撰写报道的记者在文章结尾玩笑似的写了一番话:若是楼逍参选总统*,他不需要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能赢得上百张选票^。若我手中有一张选票&,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投给他!

    当天申报的销量高到离谱^,报童只需要举着报纸,说这上面有关于楼逍的报道,就永远不会发愁报纸卖不出去^^^。

    一辆黄包车路过&,车上的女人突然叫了一声:“停车?!?br />
    车夫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小姐,没到地方呢?&!?br />
    “我买份报纸^?!背瞪系呐舜┳乓患蠡档さ钠炫?&,黑色的皮鞋,身材高挑丰满&,一口还带着北方口音的上?;?&,

    一听就不是本地人。黑发烫着时新的样式,眼波流转*,红唇娇艳&,若是李谨言见到她^^&,肯定会吃一惊^,她正是被兄长从李家接走的枝儿。

    廖祁庭恰好到上海来谈一笔生意^,路过时惊鸿一瞥,不由得站住了脚^^,身旁跟着的保镖见廖祁庭突然停住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表情变得暧昧起来:“七少爷,看上了?”

    “胡说什么?!?br />
    廖祁庭瞪了保镖一眼,保镖却接着说道:“七少爷,那是长三堂子里的姑娘,要是看上了就去捧个场?^!?br />
    “长三堂子?你怎么知道的^^?”

    “大少爷在长三堂子里有个相好,我跟着大少爷去的时候见过她?!?br />
    两人说话的时候,车夫已经拉着枝儿走远了^,坐在黄包车上的枝儿捏紧了手中的报纸,嘴里无声的念着:“少爷,三少爷……”

    十一月五日&^,在英国的调停之下^,北六省军政府和日本代表进行了首轮和谈。鉴于各种原因^^^,法国,美国和德国公使也参与到了这场谈判中。

    很显然^^,日本人仗着有英国人撑腰&,根本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日本代表口气强硬的提出&,要求北六省军队即刻撤出安东和本溪钢厂^,交由日本军队代管^*。同时,南满铁路和安奉铁路即日起恢复运营^,华夏军队交出所有占领的车站*。赔偿日本损失一亿银圆,公开道歉。

    在场的华夏谈判代表听到日这番无理要求**,都是满脸怒气。

    展长青看看面无表情的楼少帅*,再看看面带得意的日本人*^,最后将目光落在朱尔典的脸上,很显然*,日本人所依仗的不过是和英国的同盟关系*^,但是,英国人能支持他们到什么地步^*?

    “不可能*?**!甭ド偎Ю淅涞目诘溃骸按蛹慈掌?&,废除日本在华夏的领事裁判权和其他一切特权,华夏收回南满铁路和安奉铁路的运营权,补偿日本六万银圆。日本交还辽东半岛,不得在华夏驻军^^,采矿并经营与之相关的行业。赔偿华夏军费一亿两白银*^,公开道歉!”

    “混账*!”日本代表气得拍桌而起^,“难道你想同大日本帝国全面开战吗^?!”

    朱尔典示意日本代表稍安勿躁*,不要将局面闹得更僵。

    面对日本人强硬的口气,楼逍的回答是站起身&,正了正军帽&,“想打就继续打下去?!焙谏捻映晾涞纳ü毡咎概写砗妥谝巫由系闹於?,”华夏人不怕打仗,更不怕死*!”

    “混账&,你们是在找死^!”坐在谈判桌旁的日本总领事矢田已经被气得口不择言。

    楼少帅将目光转向他&^,“你在威胁我?”

    矢田还想说什么^,却被伊集院公使拉住了*,这个人比本多熊太郎更加没有脑子!

    “我想矢田领事也只是一时口快*?!敝於浯蚱鹆嗽渤?,在华夏生活了几十年^,堪称华夏通的朱尔典^,不得不承认他看不透眼前的楼逍,他在故意激怒日本人&,让他们丧失理智&&*,方便自己掌握住整场谈判^。

    他很了解日本人&?^;蛐砀盟?,这个年轻人很了解自己的敌人。

    很可怕^&。

    朱尔典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这样的人&,无论成为谁的敌人,都会是一个噩梦&。

    或许……

    “朱尔典阁下?”楼少帅突然将目光转向他^&,“你是否有话要说?”

    “不?!敝於湟⊥?,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汗颜*,难道他也被日本人影响了&?无论如何,他本人还是十分欣赏楼逍的^??銮?^,如今的华夏或许能欺负一下日本人*,但想成为大不列颠的敌人还远远不够资格。

    想清楚这些^*,朱尔典便将之前骤起的念头压了下去,继续为日本人打起圆场^。楼少帅不再看他,展长青的目光却在他脸上停留了好一会**,朱尔典却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一样。

    整场谈判的步调和进程&*,都牢牢掌握在华夏人的手里。日本人发现*,楼逍比楼盛丰更难对付&。即便他的话不多,即便他看起来是个彻头彻尾的铁血军人*&,但他却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与其面对楼逍,他们宁可同楼盛丰打交道,虽然父子俩都是一样的油盐不进,至少楼盛丰不会把他们噎得无话可说^,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第一场谈判结束后,无论是谈判双方还是各国公使,心里都十分清楚,日本这回注定要栽跟头了^&^?!?/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9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九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91并对谨言第九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9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