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轰轰轰&!

    随着几声炮响,十余枚炮弹眨眼间落下&,数团黑色的浓烟伴随着人体的残肢腾空而起,爆

    飞的弹片和沙石成为了驻扎在苏家屯一个日军大队的催命符&&。

    能够在堑壕战中?;な勘耐房姑挥械?日本人仓促应战,挖掘的战壕还不到膝盖深,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炮弹落下,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炸死炸伤,那些日本兵临死的哀嚎声,成为了

    扎进其他日本兵心里的一根利刺。

    轰!

    又是一阵炮击,炮弹炸出的弹坑比刚刚足足大了一倍&!

    “重炮!”一个军曹大声喊道:”避炮!”

    可是,他们又能避到哪里&&&?

    华夏人明显是有备而来,最先三轮炮击直接将附近几处可以作为掩护的建筑物夷为平地。

    日本人只能祈祷下一颗炮弹不要落在自己附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他们不可能撤退,

    一旦撤退,就是将苏家屯火车站直接交给华夏人,等待他们的将是被军法处置,连国内的家

    人都可能受到牵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五师团大木大队的大队长大木次郎趴在一个弹坑里,小心翼翼的举起望远镜看向对面

    的独立旅阵地&。大木大队不是唯一驻扎在苏家屯的日本军队&,还有一个铁道守备大队,可惜

    大部分人都在炮击中被炸死了&,就连铁道守备大队的大队长都没能幸免,华夏人发动的攻击

    太过突然,他们一点防备都没有&&??銮?,从来都是日本人在华夏人面前耀武扬威,什么时候

    华夏人竟敢主动攻击帝国军人了?

    “卑鄙!”大木恶狠狠的咬着牙,“电报发出去了吗?”

    “是!”趴在一旁的通讯兵满脸烟尘,身上还染着血迹和白色的东西&。就在几分钟前,

    另一个通讯兵在他眼前被炸飞&&&,他很幸运,只是被炸伤了胳膊。

    “太好了&&!”大木次郎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等到我们的援军赶到,一定要让

    这些华夏人见识一下,挑衅大日本帝国6军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轰轰轰&&!

    炮声不断响起,从七五山炮,七五野炮,到12omm榴弹炮&&&,华夏人就像是在展示他们手中

    到底有多少种类的火炮一样&,不停的向日本兵藏身的地方倾斜炮火。这种炮击密度,在欧洲

    强国眼中实在算不上什么,在一战中,德军曾在七天时间里向英法联军的阵地砸下了以百万

    计的炮弹,而在刚刚的十几分钟内&,从独立旅炮兵阵地发射出去的炮弹还不到两个基数。简

    直就是打一炮,喘口气歇一会&,再打一炮,再歇一会&,不是炮兵们不想摆开架势痛快的打一

    场,实在是上峰有令,弹药数量有限&,省着点用。

    饶是如此,也足够这些日本兵喝一壶的了。

    在独立旅的临时指挥所内,楼少帅正举着望远镜看着日军的防守阵地,却也只能看到一

    团团黑色的浓烟,连炸飞的残肢断臂都很少见&,恐怕那里也没多少活人了&。

    “少帅,是不是该发动攻击了?”旅属特务营营长周乾说道:“这么轰下去,对面的日

    本兵都要被轰成渣渣了&,步兵上去只能收拾破烂了&?&!?br />
    楼少帅放下望远镜&,目光扫了过来,周乾立刻脚跟一磕,双膝并拢:“少帅,属下请战!”

    “再等等?!?br />
    “可是……”

    周营长还想争取一下,季副官突然大步走进来&&,“少帅&&,鞍山车站的日军动了!”

    “多少?”楼少帅的表情未变&&,握住望远镜的手却倏地用力&。

    “足有一个联队&!”季副官语带兴奋的说道:“现在那里只剩下一个中队,赵团长向少

    帅请示&&,是不是马上把鞍山站拿下来&?”

    楼少帅几步走到桌旁&&,地图上标注了从宽城子到大连的每一个车站&&,几个集中驻军点都

    用红笔圈了出来&&&。楼少帅对苏家屯的日军发动攻击,为的是将鞍山火车站的日军都调动起来

    ,趁机攻下鞍山车站,借此将从关北至鞍山一线的铁路从日本人手里抢过来!这就相当于从

    中间截断了南满铁路,只要独立旅站稳了脚&,日本人无论怎么做都是投鼠忌器&&。就算他们拿

    出朴茨茅斯合约也照样没用,那是他们和俄国人签的,同华夏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至于在海城的两个日军大队和一个铁路守备大队&,楼少帅并不担心,中间还隔着一个汤

    岗子,等到那里的日军赶到,鞍山火车站早就落进他手里了&&。就算来了也不要紧,架上两挺

    机枪,就当是给士兵练枪了。

    马上发动和日军的全面战争并不现实,楼少帅的最终目的&&&,就是像在满洲里对付俄国人

    时一样,狠狠揍这群矬子一顿&,给他放点血,也顺便给他们提个醒&,有些主意是不能打的,

    有些人也是不能动的,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命令,”楼少帅抬起头,“独立旅下属第二十八团立刻向鞍山车站发起攻击,务必在

    日落前占领车站?&&!?br />
    “是&!”

    “第二十九团配合二十八团,于中途截击增援苏家屯的日军?!?br />
    “是!”

    “下令停止炮击,特务营作为主攻部队&,拿下苏家屯火车站&!”

    “另外&,”楼少帅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滔天的杀意:“不要俘虏,一个不要!”

    “是!”

    季副官和周营长同时一凛,胸中却涌起了一股兴奋与难以抑制的激动。难怪少帅杀鸡动

    牛刀,一次就动了两个团&,看来少帅是铁了心的要给日本人一个教训了&。

    独立旅的炮击突然停了,残存的日军已经不到两百人&&,分散在不同的弹坑内,有胆子大

    的,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朝对面看去,下一刻,瞳孔骤然紧缩&&,一个个穿着浅褐色军装的华夏

    士兵,排开了散兵线&,压低身子朝他们压了过来。

    他们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却给这些日本兵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他们就是楼逍的部队?”大木次郎幸运的从炮击中活了下来,但此刻的样子却极其的

    狼狈&,一身军官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眼色,裤子被弹片撕开了一个破洞&,幸运的没有受伤,

    但破的却很不是地方&&,只要大木动作大一点&,百分之百的要春-光-外-泄了&&。

    “是的!”趴在一旁的山本中队长说道:“看他们身上的衣服,和北六省其他军队的不

    一样?&!?br />
    大木次郎点点头,没时间再和山本讨论独立旅和其他北六省军队的不同&,立刻下令残余

    的日军拿起步枪反击。

    现在的日本6军还很穷&,并不是另一个历史时空中,发动九一八事变抢占了东北,利用

    北方丰富的资源武装起自己的侵略军。日俄战争刚刚过去几年&,日本人虽然赢得了战争&,从

    俄国人手中抢来了南满铁路&,损失的元气却依旧没有完全补充回来。

    大木大队因为驻扎在苏家屯,才特许配备了两门七五山炮&,也在勉强回击之后被炸成了

    零碎&。

    至于士兵手里的掷弹筒……不说掷弹筒兵都被炸死了,就算没死,难道要用掷弹筒和大

    炮对战吗&?

    哪怕大木次郎祖上曾是旗本武士&&,他也不会干出这种蠢事&&。

    现在,他只能期望余下的大日本帝国士兵能够“超水平”发挥&,抵挡住几倍于他们的敌

    人&&,支撑到援军抵达。

    特务营营长周乾亲自端着一杆德制步枪,带领手下的弟兄们冲锋。在出发前,他就对特

    务营里的弟兄们说了,是他和少帅主动请战才得到了这次机会。

    “要想人前显贵,光耍嘴皮子没用&!咱们当兵的,想要出人头地就得靠战功。战功是什

    么,懂吗&?”周营长把步枪扛在肩膀上&,“就是比杀人!谁在战场上杀的敌人多了,谁就是

    这个!”说着,翘起了一根大拇指&,“谁要是听到枪声,见了血就怂了&,那就不是个爷们!

    这些日本矬子在咱们北方这片地界干了多少不是人的事&?做了多少孽?别把他们当人,那都

    是些畜生!畜生是听不懂人话的&&,往死里揍才会老实&&!”

    听到周乾的话,所有的士兵都眼睛发红&,如果现在有个日本兵站在他们面前,恐怕得被

    生撕了。

    “少帅可是说了&,不要俘虏?!敝苡み诔鲆豢诎籽?,“不过对面剩下的矬子也是有数

    的,先到先得,后到的,可别怪我没提醒啊?!?br />
    在这番不伦不类的讲话之后,特务营全体集合,发动了对残余日军的首次进攻&。

    啪勾!

    日军年式步枪特有的枪声响起,一个华夏士兵应声而倒,几人卧倒和枪声传来的方向对

    射,其他人脚步更快的冲向残余的日军。

    就在这时,令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刚刚被击中倒地的华夏士兵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

    晃晃脑袋,低头看看自己受伤的地方,没射中要害,子弹也没留在体内,直接穿透了&&。

    早就等候在旁的医务兵硬是把那个受伤的士兵给弄下了战场,那个兵哥一路被架着走&,

    一路骂:“你nnd日本矬子,老子和你们没完&&!放开我,不就是一个窟窿吗&?堵上&,老子还能

    打枪!”

    在进攻中,接连有几个华夏兵被日军射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兵哥一样幸运,战死

    的同袍刺激了兵哥们的血性,他们非但没有因为死去的人而停下脚步&,反而发出了吼声,一

    边问候着日本兵上溯十八代所有的亲属&&,一边冲向了他们。

    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枪声渐渐密集起来,狡猾的日军等到华夏兵靠近,才打响了机枪。瞬间又被扫倒了十几

    个人。

    “手榴弹&!”周营长大吼一声,十几枚冒烟的手榴弹同时朝机枪射击的方向扔了过去,

    轰响之后,机枪顿时哑火。

    周营长骂了一声:“这群败家玩意,用得着这么多吗?给老子冲!”

    兵哥们终于冲到了残余日军的阵地前,三个日本兵立刻站起身,背靠背,举起刺刀,日

    本步兵的拼刺能力十分有名,在日俄战争中&,北极熊就没少吃亏。在他们大吼着冲向同样举

    着刺刀摆出攻击架势的华夏士兵时,几声枪响&&,端着刺刀的日本兵低头看看胸前被子弹射出

    的伤口,瞪大双眼,面孔扭曲&&&,只来得及吐出一句:“卑鄙!”便接连倒在了地上&。

    “这日本矬子说什么呢&?”

    “谁知道?”一个连长举着盒子炮,“甭管了&,继续冲!慢点连汤都喝不着了&!”

    “冲,杀??!”

    不到两百的日本兵&,却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完全消灭干净&&,特务营也付出了二十三人

    战死&,三十九人负伤的代价&。这个战果和战损&,直接证明这些日本兵战斗力和意志力都极强

    ,并不是一群用刀就能砍成两半的大白菜&&&。

    在特务营打扫战场时,遇到还剩一口气的日本兵,不管对方是顽抗还是投降,全都一刀

    捅死了事&。凡是四肢完好身上没明显伤口的&,也都要再捅上一刀&&,还真发现了两个装死的&&,

    他们身上的手榴弹已经拧开了盖子&,只等更多的华夏士兵靠近就要拉弦。

    几个得到消息从关北城中赶来的记者看到这一幕&&,脸色都有些发白&。其中一个记者咬着

    嘴唇&,“太残忍了&!”

    见一个兵哥又举起刺刀要扎死一个日本兵时&,他立刻上前阻止,“这才残忍了&!你们违

    反了国际公约!他们不再是战斗人员!”

    兵哥被这个义正言辞的记者弄懵了,这哪冒出来的?

    楼少帅恰好在这时走来,刚刚第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都发来电报&,他们已经占领了鞍山

    车站,并将日军的增援部队堵在了路上&&,楼少帅下令独立旅第三十团派出一个营,配合其他

    两个团的行动&&,对其进行三面夹攻&,凡是日军,一个都不许放走&!

    那个记者看到楼少帅,立刻大声喊道:“你竟然让手下的士兵做出这种事情,简直是个

    屠夫!”

    “怎么回事&?”季副官皱眉叫来一个士兵&&,“这谁啊,乱嚷嚷什么?”

    “记者?!北唤欣吹谋缑飨砸部茨歉鼋腥碌募钦吆懿凰逞?&,他一个同村的弟兄,在刚

    刚的战斗中被一个日本兵用刺刀捅死了&,他现在恨不得生撕了这群日本人&,这不知道从哪里

    冒出的玩意还和他讲什么公约,屁!日本人杀华夏人时,怎么不见有人讲什么公约?

    楼少帅问明是怎么回事之后,对那个记者说道:“独立旅不要俘虏&?&!?br />
    “你怎么能这么做&&?”

    “为什么不&?”楼少帅冷冷的看着他&,“日本人可以杀我国人,我为何不能杀他们&?”

    “可他们都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

    “那么,你告诉我,”楼少帅的声音越来越冷,“在旅顺被日军屠杀的华夏人&&,他们有

    反抗能力吗?他们甚至连士兵都不是!”

    “但……”

    那个记者还想争辩,立刻被同行的另外两个记者拉住了。

    楼少帅明显不想再和他们废话,直接转身大步离开&,季副官站在原地&,轻蔑的看着那个

    被同伴拉住却不服气的记者&,“你是哪个报社的?”

    “关北日报!”记者大声说道:“我一定会向国人披露这件事的!你们这群草菅人命的

    屠夫!”

    “关北日报?”季副官哦了一声,“我想起来了,那篇污蔑言少爷草菅人命,不该把车

    里的炸弹扔出去的报道就是你们写的?!?br />
    “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奔靖惫偎柿怂始绨?,“你想报道就随意,记着,别只写少帅,我把也写

    上&。被你这种人叫屠夫&,还真是一种光荣&?!?br />
    周围的兵哥看着那个记者的神色十分不善&&,其中一个娃娃脸的一等兵路过时,突然朝他

    呸了一口,“什么东西&!”

    关北城

    楼大帅看着送回的战报,摸了摸光头&,忍不住笑骂道:“这混小子&,还真和日本人动手

    了。他手下的两个团什么时候跑去的鞍山&,我怎么一点不知道?”

    “少帅行事缜密,如此才能瞒过日本人&,也才取得这次大胜&?!毕粲械滤档溃骸耙丫?br />
    明之前刺杀言少爷的幕后主使和主要行动人&,大部分都已经抓获&,只是其中两个人有些麻烦?!?br />
    “麻烦什么?”楼大帅一皱眉&&,“是日本人&?日本人也照样抓!仗都打了,怕个鸟&&&!”

    “不是日本人?!毕粲械鲁僖闪艘幌?,才接着说道:“是李家人,言少爷的亲戚?!?br />
    楼大帅的眼睛眯了起来&,“你直接去找我儿媳妇,实话实说&,抓不抓他说的算?!?br />
    “是!”

    此刻的李谨言,正在文老板的报社中&&,看着报社中人加紧印刷刚写好的报道。

    文老板拿起一张印好的小报&,嘴边的胡子抖了抖,小报上全都是关于楼少帅和南满铁路

    日本人打仗的消息&。

    “日本人极端无礼&,以追查失踪士兵为借口冲-击独立旅驻地,并开枪打死一名华夏士兵

    ,态度嚣张,用心险恶……”

    “言少爷&,”问老板揪了一下胡子,“这没凭没据的,发出去能有人相信吗?”

    李谨言冷笑一声,“反正日本人素行不良,什么事干不出来&?”在另一个时空中,日本

    人在宛平城外不就干过同样的事吗&&?

    就算战端是楼少帅挑起的,李谨言也要想着法的推到日本人身上。等到大部分人都相信

    了&,日本人就算跪在地上哭,也甭想翻身了。

    这帮矬子没一个好东西&,造日本人的谣,李三少表示毫无压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86》,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八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86并对谨言第八十六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8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