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公历1912年9月13日,明治天皇殡葬*。

    当天,秘密潜回日本的小山庆化妆成一个浪人,藏在路边的人群中*。在送殡队伍经过时,猛的冲上前*,朝队伍之中礽了两颗炸弹,并朝为首几人连开数枪&。

    场面顿时大乱,和小山庆联络上的一些激-进派人士借机将事先准备好的传单大肆散发,一个人还爬上了一家居酒屋的屋顶,从上方将传单抛洒向人群。

    警察尖锐的哨声响起,参与此次行动的只有一人侥幸逃脱,其余五人都被当场抓捕,小山庆更是身中十余枪当场身亡。

    在临死前,他大声高呼:“为了国民!为了国家^!”

    慌乱的人群中*,不知是谁高喊一声:“小山庆,他是小山庆!”

    在下层民众中,小山庆和一些文人在报纸上为贫苦大众伸张正义,代表了穷人的公理*,几个工人马上朝倒在地上的小山跑了过来,一时间场面更加混乱。

    直到卫戍京师的第一师团下属联队赶来朝天鸣-枪示-警,又射杀了冲在最前方的几个工人,混乱的场面才渐渐平息^。

    原本隆重庄严的葬礼成了一场血腥的闹剧^。更加“不幸”的是,乃木希典,这个号称日本“军神”,却被后世日本人叫做愚将的人^,死在了这场刺杀行动中^^。他被手榴弹的破片划开了脖子,送往医院的途中便气绝身亡。

    这个曾在华夏犯下滔天罪行,旅顺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之一,没能同妻子一起为天皇自杀殉葬&,而是死在了一个华夏人的手里。日本的军国主义者更是少了一个可以大肆宣扬的“国之忠臣”。

    事件最终的结果是,西园寺内阁比历史上提前三个月倒台**,内大臣桂太郎在日本军部长老山县有朋的支持下组阁。军部支持的势力上台后,立刻奏请大正天皇,对国内的新闻界激-进人士&,进步文人以及怀疑同第二国际有关的人进行搜查逮捕。

    其中和小山庆有联系的人更是重点的搜查对象。被逮捕的人中有与小山和今井同为旅日华侨的井口,由于受刑不过^,将小山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被娜??!”

    负责审讯的警察立刻将这个重要消息上报,当天就得到命令,迅速以刺探日本情报的罪名抓捕在日本的华夏留学生和商人,被抓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监狱。

    这件事传回华夏,报纸上一经刊登,舆论大哗,群情激奋。在日本失踪的华夏人名单不断出现在报纸上,到了九月二十日&,学生,市民,商人纷纷走上街头,联名请愿^,要求政府对日本人的疯狂行径加以制止。高呼“打倒日本”的口号并自发抵制日货,后期更是发展到了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一些日本纱厂主利用打手和日本浪人对工人施以殴打,压迫,逼迫他们回去工作,此举更是激怒了华夏人,连一些政府官员都走上了街头,参与了对日本的游——行与抗——议。之前日本企图灭亡华夏的“民四条约”再度被提起,有人高呼“日本灭我华夏之心不死,我等岂能坐以待毙!”

    事态的发展渐渐不受控制&,南方临时大总统宋舟和北方大总统司马君先后通电全国,必将尽全力给国民一个交代&!

    日本公使伊集院的公馆与各地的日本领事馆也遭到了围攻,奉命?;ち焓鹿莅踩木毂环吲娜巳喝恿耸泛筒艘?,不少人的头都被砸出了血。

    到最后,这些警察终于忍受不了责难*,脱掉警服加入到了游——行的人群之中。

    几个年轻学生冲出人群,将石头扔进了公馆,门里突然响起了枪声,一个学生倒在了血泊之中??吹角缴系纳浠骺?,有人高呼:“日本人开枪了^!”

    片刻的静默之后,人群爆发出了更加愤怒的吼声,不顾飞来的子弹&,硬是砸开了大门。

    日本公使伊集院侥幸从后门逃脱,公馆内的其他人员,包括一名武官和一名书记官,都被打成了重伤。

    消息传到东交民巷,各国公使聚集到一起,开始商讨该如何应对此次事件。

    “这是华夏人和日本人的事情?!钡鹿顾档溃骸拔颐俏扌璨迨??&!?br />
    “对,”美国公使和德国公使的意见一致,“黄种人的事情^^,就该让黄种人自己去解决?!?br />
    法国公使和意大利公使同时看向英国公使朱尔典,朱尔典愈发的苍老了,“拿破仑曾说过,华夏是一头沉睡的狮子&,不要叫醒他。很可惜,日本人犯下了一个愚蠢无比的错误。就和我们的俄国朋友一样&?!?br />
    俄国公使昂起下巴,对朱尔典的话十分不满,刚要开口,朱尔典却接着说道:“不过&&,我们也应该知会华夏政府*,必须控制事态的发展,不能损害到我们的利益。至于日本人,他们和华夏人的争端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br />
    隔日*,南北政府分别接到了各国公使的照会&*,希望他们能控制事态的发展&。司马君和宋舟对此采取的态度出奇一致,不给予肯定的答案,也没做出明确的反对,总之,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听着,但想让我照着你的意思做,还要斟酌斟酌**。

    此时的欧洲局势已经十分紧张,各国都在防备自己的邻国,像庚子年那样组织一支联合军队攻进北京,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他们能调动的只有在租界内的驻军&,而他们肯为了日本同华夏开战吗?

    “做梦去吧!”楼大帅将收留的一封电报递给楼少帅:“这是潘广兴发来的。他现在和一些日本人混得不错,从他们嘴里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br />
    虽然北六省的日本谍报人员都被清理得差不多了,但日本领事馆和侨民仍在,包括那些肯为日本人卖命的华夏人,潘广兴借助川口兄妹提供的消息和渠道*,成功的和某些日本侨民建立了“友谊”^。之前为他和川口怜一牵线搭桥的徐广治,已经被楼少帅砍了脑袋,不会有知情人暴露他的身份。

    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为楼家奉献半生&,却被一脚踹开的可怜虫^,这样的人是最容易被收买的&&。

    “南满铁路的日本人也开始不老实了^?!闭驹谝慌缘南粲械滤档溃骸按笏桨参奘?,他们内部似乎产生了分歧,自从少帅的独立旅和第三师换防,他们的挑衅活动也突然停止,不过近段时间好像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br />
    “是吗*?”楼大帅拧紧了眉头^&,“逍儿,若是你来决定*,你打算怎么办?”

    “打?!甭ド偎Ъ负跷炊嗉涌悸荿,一个打字冲口而出,“就算他们不挑衅,也要打一场!?br />
    “有把握吗^?”

    “纵死也要给日本人一个教训!”楼少帅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气,“杀我国民,辱我华夏,欺人太甚!”

    于此同时,乔乐山主动找上了李谨言,看到乔乐山的样子^&,李谨言吃了一惊。衣衫不整,头发乱得像鸡窝*,脸上胡子拉碴,还挂着两个黑眼圈。抽抽鼻子^,这家伙有几天没洗澡了*?

    “李,我……”乔乐山一着急,刚学会不久的国语就说不利索&,一连串的德文掺杂着英文,李谨言听得直翻白眼。

    “停!”连忙抬手阻止乔乐山继续说下去,李谨言叫来一个丫头,让她去看看少帅从书房出来没有,要是没出来,就把季副官找来。

    丫头答应后离开了&,李谨言回身见乔乐山已经坐在沙发上,抓起一块点心就塞进嘴里,吃得急了点&,灌下一大口茶水才不再咳嗽。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西瓜!”乔乐山听李谨言问,立刻抬头说道:”西瓜!“

    李谨言也是精神一振*,难不成是研究出结果了?*!

    门被敲响,季副官走了进来,没等他说话,李谨言一把拉住他,对乔乐山说道:”都说给他&!“

    乔乐山仿佛找到救星一般*,一连串的德语脱口而出**。季副官听完,脸上呈现出了一个十分形象的“囧”字。

    “季副官,他说什么?”

    “他说,言少爷之前送他的西瓜很好,非常好?!奔靖惫僖槐咚?,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还说*,如果言少爷还有烂西瓜,或者是其他腐烂的水果,只要是长绿毛的都可以送给他&,他十分需要?!?br />
    “他真这么说&?”

    “真的?!奔靖惫倏纯囱劬Ψ殴獾睦罱餮?,再瞅瞅一边吃点心&,一边朝李谨言比手画脚的乔乐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成^,我知道了?!崩罱餮缘阃匪档溃骸扒抢稚?^,只要你真能把我要的那个研究出来,别说加薪了,我直接给你西药厂的股份!”

    “一言为定!不许赖账!”

    “……”这假洋鬼子就只有这两句说得顺溜^。

    乔乐山吃完一整盘点心*,又打包两盘^,才被季副官送回实验室&。李谨言直奔厨房&,想看看有没有长绿毛的水果。

    厨子被李谨言吓了一跳*,长绿毛的水果?这从哪说起^,厨房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言少爷,我在楼家干了十几年&,可不敢留着这些。您放心,家里的菜饭和水果都是最新鲜的*?!?br />
    李谨言叹气&,他要的就是不新鲜的?^?!

    结果倒是一个丫头从佣人房里给他找来了一件发霉长毛的衣服,“言少爷*,水果什么的真没有,你看这个行不行?”

    长绿毛的衣服?李谨言抓抓头,这也行吗&?他真不知道。不过青霉素的发明者曾经从土壤里找到过青霉菌倒是真的。这衣服上的绿毛……算了^,送去给乔乐山&,有没有也是他说了算。

    让丫头和楼夫人说一声,李谨言直接坐车去了农场。沿途见到不少店铺打出了“正宗国货,抵制日货”的条幅*,想起李秉之前告诉他,他手里两家布庄的生意越来越好*,近期一些卖洋布的布庄都是门可罗雀,就算他们说自己在卖的不是日本布,老百姓却分不清到底是英国布,美国布还是日本布*,总之都是洋布,而李家布庄专卖土布是有名的,哪怕比不上洋布的花色*,人们还是会去买土布^。

    布庄的管事将这事上报给了李秉,光是这半个月卖出的土布,都及得上之前半年了。

    “言少爷是个福星??!”

    福星吗^^?

    李谨言不觉得,想到引起这一切的原因,李谨言的心里就憋了一股火,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把这群日本矬子都赶出华夏?!什么时候自己的国家才能真的直起腰杆屹立东方**?什么那时候华夏人才可以对任何人说不?^!

    从后视镜中看到李谨言的神色不对,跟着他的副官有些担心的问道:“言少爷^,你没事吧?”

    “没事&*?^!崩罱餮砸∫⊥?*,示意车子靠边停下,让前边游——行的学生队伍先过去,“这些都是关北的学生吧^?”

    “对??此堑男7⺗,大多是关北中学和北方大学的&,军校生倒是没有?^!备惫偻3抵?,转过头对李谨言说道:“不过昨天军校生在长宁街搭了台子&,表演了话剧,还做了演讲^,很多人都去看了?!?br />
    “哦?这是谁的主意?”

    “是沈和端,军校的教导处副主任,沈泽平沈老先生的孙子?^!?br />
    “是他?”楼夫人之前和他提,想给沈家和李家做媒,隔日李谨言就和李三老爷通了气&,李三老爷说回去想想,不过这些天都没什么消息,八成这事没戏,“听你这么说,我倒是对这个人挺好奇的&。他好像才二十一?”

    “是&,不过他十六岁的时候就留学法国,回来之后一直在军政府的政治部里做事。北六省军官学校成立^,他特地被派去教导处工作,工作能力十分出色?!彼档秸饫?^,副官顿了一下,“只不过,听说他和国外那个什么第二国际有关系?!?br />
    “第二共产国际?”

    “好像是这个吧?”副官说道:“这个国际那个国际的^,我一个当兵的也不动这些&。不过少帅好像知道,还曾经在去军校的时候和他讨论过^。别看少帅平时话不多,但句句在点子上,当时问得他哑口无言,少帅想走的时候*,他还拉着不让走,说要继续辨明真理^!?br />
    副官当个笑话在说,李谨言却笑不出来。他真没想到沈和端会是这样一个人,他是不是该去见见他?虽然第二国际和建立在苏联的第三国际之间没太大关系,但伟大的革命导师当年就是第二国际的成员之一。说不定沈和端还认识他。

    说起革命导师,当真是一家都在革命^。哥哥行刺沙皇&,被杀。姐姐反对-政府,被抓。连妹妹也是不折不扣的激-进-派人士。

    所谓的革命家庭当如是?恩,的确。

    游——行的队伍走到近前,有人看到停在路边的车子,上面有大帅府的标志,十分显眼。几个为首的学生纷纷上前敲着车窗,副官看了一眼李谨言,见他同意便摇下了车窗,“什么事?”

    “车里的是谁**?”一个穿着北方大学校服的学生不客气的问道。

    季副官皱了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怎么,不敢露面*?”另一个学生说道:“我们大家都在为国家奔走呼号,身为北六省的的当权者,竟然躲在车子里连面都不敢露?!”

    “胡说!”副官有些发怒了,这些学生做事全凭一腔热血*,胡搅蛮缠起来也让人头疼&。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青年学生继续说道,另外几个学生也随声符合:“这些封建军阀^,整天想着争权夺利,搜刮民脂民膏&,根本就对受伤流血的国民视而不见*!”

    几个学生越说越激动,高举手臂:“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

    其余人高声附和,李谨言皱眉,这事不对劲!

    下一刻,突然从街角冲出几个手持木棒和石头的男人,虽然身上也穿着学生装^,但一眼就能看出他们不是学生*!这些人趁着混乱冲到车前,举起棍子和石头就朝车窗和车顶砸了下去!玻璃的碎裂声让人群更加躁-动,紧接着,一枚冒着烟的炸弹突然被扔进了车里,李谨言和副官都是一惊,副官抓起炸弹就往外扔,看到扔在地上的炸弹,人群轰然四散,纷纷高喊炸弹。

    轰的一声,爆炸声响起,距离近的几个人纷纷倒地,车窗也被震碎,飞散的玻璃碎片划过了李谨言的额角&,几丝鲜血缓缓流下*。

    李谨言之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但这次和之前完全不一样^,扔炸弹的人明显是想要车里人的命!

    是冲着楼家,还是只冲着他?

    警察局的赵局长得知出事的是李谨言,再一次从椅子滑到了地上,老天,怎么又是言少爷&?&!要是言少爷擦破点皮,他这身皮都甭想要了!

    赵局长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却发现有人比他更快,楼少帅站在李谨言的身边&,手指擦过他的额际^^,雪白的手套染上了一抹红。

    “是被玻璃划破的?!崩罱餮悦嗣苌说牡胤絕,“小口子&,没事?!?br />
    楼少帅却脸色冰冷,跟着李谨言的副官已经向楼少帅报告了事情的始末。最先攻击车子的几个青年学生被带了过来*,他们都被刚刚的爆炸吓到了,尤其是看到那些受伤被抬下去的人之后,其中的两个女学生已经哭了起来。

    “我们不是故意的……”

    声音很低^,李谨言叹了口气&,刚想说话,身后又传来了一个声音:“三哥?”

    “你是?”李谨言转头过,半天才认出跑过来的人是李三老爷的嫡女李锦书:“锦书,你怎么在这?”

    “我和同学们一起来的?!崩罱跏樗档溃骸叭?,你别怪吕茵他们好不好^^?他们不知道车子里的是你。其实大家都很佩服你&,说你创建了那么多的厂子是振兴民族工业,连我们老师都在课堂上夸你呢&?!?br />
    小姑娘说话的声音很脆,李谨言却皱了皱眉^,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事情真相如何要交给警察来办**。你放心,只要他们和这次的事情无关是肯定不会有事的。你和我来^?&!?br />
    “三哥,我要和同学们在一起!”

    “你出来的事情,三叔和三婶知道吗?”

    “……”李锦书低头不说话了^,李谨言不由头疼,光是李锦琴去前院见到外男就不得了了,锦书这样,还不知道三叔和三婶会怎么生气。虽然他不认为女孩子一定要关在家里,可现在的社会风气是这样^,如果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她甭想再找个好人家了&。

    李锦书还想争辩^^,楼少帅却翻身上马,又把李谨言拉了上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对之前跟着李谨言的副官说道:”开车送她回李家?!?br />
    “少帅^,不能就这么送锦书回去?!崩罱餮悦Φ溃骸八退ノ夷锬抢?,再派人去李家通知三夫人^,记着别告诉李三老爷*?!?br />
    “是!”

    李锦书就算再不情愿,也知道李谨言是为她好,坐进车里,由副官开车送去了二夫人住的洋房??吹剿宦ゼ业某邓屠?,二夫人吃了一惊&*,问明了事情的原委*,知道李谨言受了伤,更是忧心忡忡&。若不是李锦书在她这里,她恐怕马上就会冲去楼家。

    “二伯母……”李锦书见到二夫人的神情,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老实的坐在沙发上不敢说话了。

    接到消息的三夫人差点没晕过去,不敢告诉李三老爷^,更要瞒着老太太&,自己带着丫头赶来接人。见到李锦书*,确认她没受伤之后狠狠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啊,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

    李谨言和楼少帅回到楼家之后,楼大帅和楼夫人都等在客厅里,刘大夫也被请到了府里,仔细帮李谨言处理过伤口,又开了药,吩咐七天内不要沾水,应该不会留疤*。

    “谢天谢地^&?*!甭シ蛉怂趾鲜?,她怀孕快七个月了,手脚都浮肿得厉害,“总算是没有大碍。逍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查!甭ド偎ё嚼罱餮缘纳肀?,手指擦过他的额角,“疼吗?”

    “真没事^?;共坏桨胫赋さ目谧?,擦破点油皮流点血罢了?!崩罱餮韵肓讼?,接着说道:“少帅^,这件事恐怕不简单,那些学生肯定是被利用了,真正动手的是后来拿着木棒和石头的人,至于是谁扔的炸弹我没看清楚!?br />
    “我会查清楚?!甭ド偎У氖只夯焊Ч罱餮缘姆?^,“我会让做这件事的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br />
    旅顺^^,关东都督府

    都督大岛义昌看到情报部送上的电报,猛的一拍桌子:“好^!做得很好!”

    “阁下,是否采取第二步计划?”

    “当然?!贝蟮阂宀档溃骸敖馄鸫躺笔录栽吒戏秸?,不用费什么力气吧^?”

    “是*!”

    “只要华夏再度陷入战乱^^,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机会!”大岛义昌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文件袋交给河下,“这几个人就是策划并实施这起事件的情报人员,其中三人是新加入情报科的,之后由你直接领导?!?br />
    “是&!”

    河下恭敬的接过来文件袋**,取出里面的资料,最上面一份资料上贴的照片,赫然正是之前躲进日本领事馆邢五!

    于此同时*,李家的大门前跪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男人的手里还捧着一个盒子。门房听到外边的声音,从门缝里往外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大少爷,大小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84》,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八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84并对谨言第八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8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