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李谨言当真给楼夫人拉了一车香瓜回家,虽然香瓜在北方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农场出产的卖相格外好&,不用切开就能闻到一股清香味。

    “你怎么想起来种瓜的?”楼夫人叉起一块送进嘴里,“这东西虽然好吃,到底只是应季的,还有西瓜,听说有经验的老农才能种好&?!?br />
    “地方那么大*,光种粮食太可惜?!崩罱餮孕ψ潘档溃骸霸偎倒尥烦е蛔鋈夤尥菲分痔ヒ?*&,我想尝试着做些水果罐头,例如苹果,橘子,香瓜一类的&?^!?br />
    “是吗?”楼夫人点点头,不再追问&。厂子里的事她很少过问&,只是在李谨言遇到麻烦时才会指点几句,也大多是关于家世背景&,姻亲好友一类的^*,简单几句话却能帮到李谨言的大忙&。

    往往是看着不起眼的一个人,身家背景却能吓人一跳&。就如刚从牢房里出来的沈泽平沈老先生^,跟随楼大帅起家的政府官员和军中大佬,他几乎都能说上话&^?鞯谜馕焕舷壬挥猩鲆煨?&,否则还真是不好办。

    李谨言学不来楼夫人的文雅,也不耐烦一小块一小块的吃&^,擦干瓜皮上的水^^,囫囵个的啃,咔嚓咔嚓^,跟个咬果子的松鼠似的。

    楼夫人看得直笑&*,李谨言却莫名其妙,鼓着一边的腮帮子,怎么了^?

    “娘,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甭シ蛉艘⊥?,可看着李谨言吃瓜&,还是忍不住的乐。

    李谨言:“……”

    楼少帅刚迈进客厅的大门^&,就听到了楼夫人的笑声*^。等他走到沙发前^,楼夫人还是没停住笑。

    “少帅,你回来了?!崩罱餮约铰ュ?*,忙招呼他^,“外边热吧*^?快过来吃瓜&。农场里摘的^,脆甜&?!?br />
    楼少帅先向楼夫人问了安,坐到沙发上**,拿起一个洗过的香瓜&,一声不吭的咬了下去*??纯绰ド偎С怨系难?,李谨言好像明白楼夫人为什么发笑了^。

    差不多的吃相*,放在楼少帅身上会让人想到男人的豪爽,在他身上却会让人发笑^?

    李三少忧伤的四十五角望天*,同样是吃瓜*^&,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吃过了瓜*,回到房间,楼少帅脱下军装外套^&,李谨言才发现,他穿在军装里的衬衫几乎湿透了&。

    “少帅^,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李谨言皱眉*,走过去拿起搭在衣架上的军装上衣*,布料不厚*,透气性却不好,难怪了。

    “没事?^*!甭ド偎严鲁囊?,拿起毛巾擦着身上的汗&,手臂和背部的肌理随着他的动作绷紧舒展&,不夸张^*,却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

    李谨言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胳膊,无奈只能叹气*^^。

    有些人^,天生就是给人羡慕嫉妒恨的。

    正在羡慕嫉妒恨中的李三少,压根没注意到楼少帅何时走到了自己身边,从他手里拿过军装上衣,“怎么了^?”

    李谨言被吓了一跳**,却还是开口问道:“少帅^,你这身军装是谁做的^?”

    “不知道&&?*!甭ド偎Щ卮鸬酶纱嗬?,见李谨言瞪眼睛,又补充了一句:“得问姜瑜林?^&!?br />
    “姜部长&?”李谨言摸了摸下巴^,虽然被服厂之前也做了几批军装*,但样式和料子都是军队定的,具体操作都由李秉负责&,大多做的是普通士兵穿的军装^&,将官服还真没做几套^。如今看来&,这军装除了样式不怎么样^,料子也同样不好。天气凉的时候还好^,天气一热,穿上不就是受罪吗^^?

    难怪姜瑜林一个劲的压价呢^^,李谨言腹诽^&。

    “想什么呢**?”

    “少帅,我给你换一身军装吧*?!?br />
    “哦?”楼少帅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怎么换?”

    “从上到下^*,通通得换*!”

    李谨言走到桌边,拉开抽屉^,取出纸笔^,在纸上画了起来&&。虽然画工实在糟糕,但也能看出衣服的大致样子,还在一旁注上一些说明,包括武装带,军靴&,军帽,甚至连手套都没忘记&。

    等他画完后抬起头*,却见楼少帅正拿着他之前写好的工业区计划翻看着。李谨言写好这份计划后,一直放在抽屉里^,刚刚取纸笔的时候恰好被楼少帅看到了^。李谨言本就打算找楼少帅商量这件事,干脆也不出声^,等他看完了再说^。

    楼少帅一页一页的翻看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表情也越来越严肃^,等他看完最后一页^&,李谨言迫不及待的问道;”少帅,你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

    “异想天开*?!?br />
    “……”要不要这么打击他?

    李三少郁闷了,楼少帅却一把搂住他的腰**,狠狠的在他嘴边亲了一下,“这种异想天开*,很好*?&!?br />
    李谨言:”……”原来楼少帅不只少言寡语*,说话还喜欢大喘气&&?

    “你怎么想到的*^?”

    “怎么想到的啊*,”李谨言抓抓头&,“我厂子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就算赚得不少**,比起洋人的大厂还是不够看*。俗话说独木难支,一根木头不成气候,那干脆多找几根?!?br />
    说着&,李谨言将计划书拿过来,指着上面的条款,一条条给楼少帅详细的解说起来^。

    “我想在城外划出一片地方,进行整体规划,平整道路^,专门用来建厂^。整个过程就能吸收不少闲散的劳动力*。工业区建成后,可以在报纸上发布消息,吸引更多的人来投资建厂&&。商人都是逐利的,一旦嗅到商机,很少有人会不动心。北六省商会里就有不少人打算到关北来建厂^^。这么多的厂子建起来*&,工人吃饭穿衣都是生意*。无论是退伍军人,流民还是移民^,都不愁安置*,恐怕到时候还会缺人^&?*^!?br />
    李谨言掰着指头开始算:“像是被服厂*,家化厂*,火柴厂,蜡烛厂,玻璃厂,制革厂&^,罐头厂”顿了顿,“对了&,还有酿酒厂^,全都大有可为。不过在那之前^,先建一家发电厂是必须的*。我们可以自己投资,到时又能赚一大笔^?!?br />
    “恩?&!甭ド偎У阃?,终于问到了关键问题&,“需要多少钱&?”

    “前期的投资可能要大一些&*?&!崩罱餮悦亲?,“不过咱们不是从德国人那里借到钱了吗^*?这点钱应该不成问题*!”

    楼少帅:“……”

    “少帅^,你可不能在这件事上抠门**?!崩罱餮哉溃骸熬こЦ脑炷橇咎箍?^,不只主意是我出的^&,连费用都是我出的&^!”

    楼少帅:“……”

    “我要的也不多&,一千万马克&,其余的钱我会另想办法筹集&*,你看怎么样*?”

    “一千万马克?”

    “对&&^,就一千万,不多吧**?我知道少帅一向很大方,对不**?”

    一向很大方**?楼少帅眯起了眼睛&。

    下一刻,李谨言突然被楼少帅拦腰抱起*,来不及惊呼就被扔到了床上&。没等他回过神来,衣服就被一把扯开了^。

    “少帅^,咱们说正事呢^*!”李谨言握住了楼少帅的手腕^,“这‘话题’转得太快了点&^*,我……唔&!”

    所有的声音&,都被堵回了嘴里……

    从傍晚到深夜,李谨言被折腾了三回&,却还是没弄明白楼少帅突然发作是为哪般***,唯一能确定的是&,楼少帅貌似十分的不爽,肩膀上那个牙印就能证明^!

    虽然他也咬回去了,不过,李三少宁愿自己没咬那一口……

    第二天醒来,楼少帅已经离开了^,连同放在桌子上的那份计划书也带走了,李谨言趴在床上*,懒洋洋的不想动弹^。自鸣钟响了起来,已经是上午十点*,想起今天要去看二夫人*&,李三少还是强迫自己爬了起来,一边揉着酸麻的腰,一边咬牙琢磨,要不要和楼夫人建议晚餐的菜全做苦瓜?

    楼家的七位小姐和姑爷已经6续离开,热闹了几天的楼家突然安静下来^,李谨言突然有些不习惯,敲敲脑袋*,这是什么古怪心理?

    楼夫人得知李谨言要去探望二夫人,特地让他带上几匹时新的布料^*,说都是苏州来的*,夏天做衣服穿最好。

    李谨言代二夫人谢过*^,也不用旁人帮忙^,自己抱着几匹料子上了楼家的车^*。

    车驶过长宁街,沿途的商铺有几家已经换了门面&,之前卷入川口香子事件的和家*,已经将和丰楼兑了出去*,现在那里新开了一家酒楼&,叫做顺风居^*。顺风居的老板李谨言认识&^*,也是北六省商会中的成员。酒楼开业那天^*,李谨言亲自去道贺,送了一个半人高的花篮*^,其他人看着稀奇&,围着研究了半天。

    除了和丰楼换成了顺风局*,一家临街的茶楼也换了老板&,就是跟着哑叔做事的李老五。这事李谨言隔了几天才知道*&,哑叔告诉他&,今后要谈什么机密事,直接去鼎顺茶楼^,保管他说的一个字都传不出去*。

    李谨言对哑叔的好意是感激的^,可也想和哑叔说,他是正经生意人,不是搞情报工作的^&?;蛐硭媒樯苎剖搴拖粲械氯鲜?^,他们应该很有共同语言。

    关北城有句俗语*^,八月天*,小孩的脸。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楼家的车子刚停在二夫人居住的洋房门前,天空中就划过了一道闪电,响起了雷声。李谨言前脚走进大门&,斗大的雨点后脚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李谨言没料到会在这里看到三夫人,问好之后,让丫头把他带来的香瓜拿去洗净,切成块送上来&^,又把楼夫人交代他送来的布料交给了二夫人。

    “娘,这是大帅夫人送的?!?br />
    二夫人接过料子^&*,摸了摸,说道:“这是苏州来的吧?”

    “对&,娘怎么看出来的^?”

    “当初你爹就经常往家里带各地的料子?^!倍蛉松裆溆行┗衬?,也有些黯然,“我箱子里有两匹苏绣,都是珍品&,是你十三岁那年^,你爹从苏州带回来的。据说当时有人出价上百两银子都买不到*?*!?br />
    李谨言有心想岔开话题,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得朝三夫人使了个眼色,三夫人示意他别担心*,笑着对二夫人说道:“二嫂*,你别说*,这南方的料子确实好。摸着就不一样*^,正好做夏天衣裳?!?br />
    “是啊^^?!倍蛉吮蝗蛉瞬砜嘶?,心思也收了起来^,说道:“这么多我也穿不完,你挑挑看,若有合眼的也做两套衣服?!?br />
    三夫人一拍手:“嫂子这么说*,我可就不客气了。侄子^*,你可别嫌婶子眼皮子浅啊?&!?br />
    “不能*!崩罱餮粤σ⊥罚骸拔以趺锤倚叭?^*?^!?br />
    二夫人和三夫人在一旁说起了料子和时新的衣服样式^,三夫人说^,京城兴起了新的裙子款式^,穿起来显得极漂亮^^,三老爷认识个裁缝,就是京城来的,手艺极好^,等着让裁缝来量身&,给她和二夫人都多做几套。

    这样的话题李谨言实在是不感兴趣&&,也插不上嘴^*,只能拿起一个洗好的香瓜,咔嚓咔嚓咬了起来&&。

    等到两位夫人的话题告一段落,李谨言已经吃空了半个盘子,三夫人瞅着他:“侄子^,你这是给你娘送的吧&*?怎么自己都给吃了?”

    李谨言咧咧嘴&,这不没注意^,一下子就吃了这么多&。摸摸肚子&,他中午可还没吃饭呢*^*。

    “好了&,你别排揎我儿子*?!倍蛉瞬嫫鹨豢楣系莞蛉耍骸翱斐砸豢?,堵上你的嘴*?^!?br />
    “三婶*,这些香瓜都是我农场里种的^,要是你吃着好,回头让三叔直接去农场里摘&,给二哥和两个妹妹也带去尝尝^。祖母那里也帮我送一些&,就当是我尽了份孝心&?!?br />
    “婶子就在这多谢你了?*!?br />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实在当不起三婶一声谢^?!?br />
    “谁说当不起?难得的是你这份心意?!?br />
    李谨言在二夫人的住处吃过了午饭才离开^*&,临走之前&,三夫人拉住他^,对他说道:“谨言*,婶子有件事要和你说^^?!?br />
    “什么事*^?“

    “我娘家哥哥想见你^?!彼档秸饫?,三夫人顿了顿^,“他是宋舟手下的一个师长,也和宋舟是连襟*。你若是为难,我就去回了他&!?br />
    “因为什么要见我*^?”

    “只说要见见亲戚&?^!比蛉嗣飨砸仓勒馐歉鼋杩?,但娘家大哥求到她这里,她总不好一口拒绝。李谨言若是为难*,她也不能强求。毕竟李三老爷还在家化厂里做事*,李家三房能有今天,李谨言功不可没*。现在南北虽然不打了,但因为楼大帅的事情和谈也暂停了*,什么时候再打或是再和谈都没个准&,若是因为这件事给李谨言惹上麻烦*,她心里过意不去&。

    李谨言沉吟了一会^,答应了三夫人去见孙清泉*。

    “侄子,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三婶,我考虑过了&,就是去见个亲戚^,没事?!?br />
    “可万一楼家知道了……”

    “没事的^,你放心吧?!?br />
    三夫人见李谨言没有一点勉强的样子,便把心也放下了*。只说回去就告诉孙清泉*,具体的见面时间和地点,就按照李谨言说的^*,两天后,鼎顺茶楼二楼。

    李谨言坐在车里,双手交握放在腿上,要是他没记错,孙清泉是和宋武一起来参加楼大帅的葬礼的。真的是孙清泉想见他^*?还是想通过他和楼家人搭上话?毕竟现在南北局势不明^,若宋家人直接上了楼家门未免太惹眼*,通过他就隐秘得多了*。旁人说起来,也有借口遮掩^。

    说起来&,他还得叫孙清泉一声舅舅,而孙清泉又是宋武的姨父,那宋武不就是他的远方表兄?这岂不是表明楼少帅和宋武也算是亲戚^?

    想到这里,李谨言突然有一种囧囧有神的感觉*,华夏人的姻亲图谱^^*,果然威武霸气!

    回到楼家^&,李谨言将孙清泉想见他的事情告诉了楼夫人,楼夫人的想法和他一样,觉得这事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你把这事告诉逍儿*^?!甭シ蛉说溃骸叭盟湍阋黄鹑?^?!?br />
    李谨言点头^,他原本也是打算这么办&,来和楼夫人通个气*^,不过是想借楼夫人在楼大帅那里备个案。他自己去说太过正式,万一事情不像他想的那样&,未免显得小题大做*^。

    “你这孩子**?^!甭シ蛉说懔艘幌吕罱餮缘亩钔?,“聪明得很呐?!?br />
    李谨言摸摸额头^,咧嘴笑了^*。

    孙清泉得知李谨言答应见他^*,立刻回旅馆告诉了宋武*,宋武坐在桌旁&,正拿着一份报纸看,孙清泉扫了一眼,发现不是什么时政新闻,而是之前报道楼大帅遇到隐世高人的那份报纸&。

    “阿武,你怎么看这个&?”孙清泉坐到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报纸上写的没一个靠谱&?!?br />
    “是吗?”宋武将报纸折起来&,笑了笑&^,“只是当个消遣罢了。姨父,那件事怎么样了?”

    “答应了*,后天&&,鼎顺茶楼二楼?!?br />
    “恩^&?*!彼挝涞愕阃?,“见过了楼家人^,我也好向父亲交差?*!?br />
    “阿武^,这样七拐八拐的&,楼家人真能明白咱们的意思^*?”

    “会明白的^?!?br />
    楼家都是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困难^,却又异常的容易^*?^!?/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7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七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79并对谨言第七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7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