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接到楼少帅发来的电报,楼大帅半晌无语。

    “大帅&&?”副官站在办公桌前,试探着问道:“是否回电?!?br />
    “回tnnd回^!”楼大帅虎躯一震,破口大骂:“尽给老子惹麻烦!你说收几个兵就算了,排长连长招回来也成,他竟然给老子弄来两个师长^!还不是一个地方的*!”

    副官:“……”

    “现在正和谈,这让老子怎么办*????!”楼大帅气得直拍桌子&,“广西的唐广仁和广州的薛定州是好惹的?为这两个师&,老子不知道得被宋舟那老小子怎么挤兑!”

    楼大帅的声音在书房外都听得清清楚楚,楼夫人站在书房门口,丫头扶着她的胳膊*,见楼夫人蹙眉,忙道:“夫人,刘大夫多次嘱咐您可千万不能生气。要不过会再来?”

    “我没事?!甭シ蛉嗣蛄嗣蜃旖?,上前敲了敲门,“大帅,你在忙吗?”

    书房里登时没了声音,紧接着书房门被从里面拉开,楼大帅出现在房门口*,“夫人^*,你怎么过来了?大夫不是让你多休息?身体好点了?”

    楼夫人笑了笑,“好多了,我有事才来找大帅的*。要是大帅忙&,我过会再来&!?br />
    “不忙&,不忙!”楼大帅小心翼翼的扶着楼夫人^,见副官还站在书桌前,眼睛一瞪*,“还戳在这里干什么&?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可是大帅^,少帅……”

    楼大帅眉毛都立起来了,“那混小子自己捅的篓子让他自己想办法^,老子不管!”

    “大帅^^,逍儿出什么事了^&?”楼夫人开口问道:“什么事还能难倒大帅不成?”

    “快别提了^?!甭ゴ笏О谑秩酶惫傧认氯?,楼夫人使了个眼色,丫头也跟着退了出去,等书房里只剩下夫妻两个,楼大帅才继续说道:“那混小子能耐大,把唐玉璜和庞天逸的两个师给弄来了?*!?br />
    “大帅是说&&?”

    “就是粤军和桂军的那两个师?^!甭ゴ笏ё铰シ蛉伺员?^,“当初老子和他们都打过&*,这是两头倔驴^,却个顶个的能打仗&?!?br />
    粤军和桂军这两个师楼夫人也知道&,当年北方闹独立&&,南方讨逆军北上^,楼大帅带着手底下的几个师和他们打了几场,最艰难的一战就是和桂军打的&&。虽然最后打赢了,可从战场上下来的几乎没有囫囵个的。不说钱伯喜和杜豫章&,连楼大帅的脸都是一片青白,根本就不像打胜仗的样子。

    如今想起楼大帅当时的样子,楼夫人仍心有余悸&^。

    “大帅真没有办法了&?”

    “夫人是将我^*?”

    “大帅说是*,那就是吧!甭シ蛉讼蚝罂苛丝?,“咱们儿子敢这么干&,还不是仗着有大帅吗?”

    楼大帅哈哈一笑*,摸了摸光头,“夫人,被你这么一说,我想不管也不成了?!?br />
    “就算我不说,大帅也不会不管啊*?!甭シ蛉诵ψ虐鸦胺嬉蛔?&,“光顾着说这个了,我来找大帅是为了另一件事&?&!?br />
    “什么事还要夫人特地来跑一趟?让丫头带话不就行了^?&!?br />
    “这个月二十九是言儿的生辰?!甭シ蛉说溃骸八渌邓『⒆蛹壹业牟皇室舜蟛俅蟀?^,也没这个规矩^,可我想着&,他自从进了楼家也没少受闲话,明面上没人说^,背地里说嘴的却不少。他是个好孩子,为人处世我都喜欢,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给他好好办办,也把逍儿叫回来?!?br />
    “7月29^?”

    “对?^!?br />
    楼大帅沉吟了一会&,“我明天就要去京城,这南北和谈也不知道要持续几天,我不在家的确该把那混小子叫回来?!?br />
    “大帅,我和你说言儿过生辰的事情^*,你怎么又扯到政事上去了*?”

    “夫人莫怪&,不是一时想起来了吗?”楼大帅讪笑两声*,“我等会就叫人给咱儿子拍电报,仗都不打了&,就早点回来吧^。有第十师和十一师在&,山东那边出不了什么乱子^?!?br />
    楼大帅有句话没告诉楼夫人,司马大总统又往山东派去一个师,昨天开进了济南。韩庵山气得险些翻白眼*,却一点办法没有^,他手里那些军队已经不太听调遣了^*,司马大总统和楼大帅都在私底下活动,想把山东吃到自己嘴里,却也都知道吃相不能太难看,在这个敏-感时刻,北方内部绝不能再出乱子&。

    楼逍留在山东未免太显眼*,立在那就是个靶子。不如将他先叫回来,有北六省的两个师在山东^*,南方的部队也没走&,就算司马君想动手也得掂量掂量&&。

    至于宋武,虽然他是宋舟的继承人,可比起楼逍,此时在国内并没有太大的名声^,无论是司马君还是楼盛丰都没将他放在眼里。

    只是让楼大帅没想到的是,楼少帅招呼都没打一声就把桂军和粤军的两个师给吞了*。楼大帅头疼啊,这不明摆着招人忌讳吗^?不过事情都这样了*,怎么样也不能把吃进嘴里的肥肉再吐出去*。

    招人忌讳就招人忌讳吧,他楼盛丰招人忌讳的时候还少了吗^^?不过那个混小子能把唐玉璜和庞天逸给降服了,还真不简单??^!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电报里没说&,等他回来得好好问问*。

    “大帅,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咱们这个儿子比我强啊&?!?br />
    “大帅,逍儿再强也是你的儿子&?!?br />
    “对,老子的儿子,我楼盛丰的种^!”楼大帅搂住了楼夫人的肩膀*,大手轻轻的放在了楼夫人的肚子上^,“夫人^&,再给我生个儿子吧^?^!?br />
    “恩*?^!甭シ蛉舜瓜卵哿?*,靠在楼大帅的肩膀上没有再说话。

    李谨言刚从被服厂回到家^,就被丫头叫住,“言少爷,夫人请您过去?^!?br />
    “娘叫我^?”李谨言刚抬脚^,马上又收了回去^&,“我在厂子里忙了一天,先去换身衣服*,你回去告诉夫人说我一会就过去?*!?br />
    “是?!?br />
    李谨言回到房间,也没让丫头送热水,直接用凉水擦了擦,换上一身淡色的长衫,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楼夫人孕吐很厉害*,哪怕一点汗味或者是油味都能让她干呕*。虽然这几天情况已经渐渐好转^,李谨言还是不敢掉以轻心&*。闻闻身上没了汗味**,只有一股淡淡的香皂味,才放心的去见楼夫人^。

    “娘,你找我*?”

    “恩*?!甭シ蛉丝孔谏撤⑸?,丫头们捧着一些布料给她过目,见李谨言进来脸上露出了笑容&,“言儿,快过来看看这料子好不好?!?br />
    李谨言坐到一旁,端起桌上的凉茶喝了一口,“娘*,这个我不懂,你觉得好就成&?!?br />
    “这哪行?”楼夫人不清不重的拍了一下李谨言,“这是给你生辰做的衣服,你总要自己觉得好才行?^!?br />
    “生辰^*?”李谨言愣了一下。

    “是啊,你这孩子忙糊涂了吧?”楼夫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个月29^,农历六月十六是你十七岁生辰。我和大帅说要给你好好办办,也让逍儿回来*。你们成亲后在一起的日子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br />
    过生日什么的李谨言倒不在意&,但是把楼少帅叫回来……李谨言下意识的正襟危坐&,他开始考虑^,如果他和楼夫人说^,他不过生日也别把楼少帅叫回来&,成功的几率有多高^?

    早知道打死他也不会为图一时之快给楼少帅写那封信……

    “言儿,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那个*,娘*,”李谨言语气干巴巴的说道:“不用这么兴师动众的吧?再说少帅在外边是忙正经事&*,不能因为我过生辰就把他叫回来*,这不好?!?br />
    一番话说完*,李谨言自己都觉得牙酸&。

    “我知道你懂事?!甭シ蛉伺呐睦罱餮缘氖?,“但这一码归一码,大帅也同意了*。这事就这么定了*?!?br />
    李谨言:“……”话说死刑犯被缓期执行的心情&,估计就和他现在差不了多少吧&?

    山东^,兖州

    粤军第五十六师和桂军第六十一师整队集结开出了兖州城&,唐玉璜和庞天逸骑在马上&,都有些感慨。

    “庞兄*,没想到此次来山东*,会是这个结果^?*!?br />
    “谁又能想到?”庞天逸笑道:“不过这样也不错*,我给唐广仁出生入死那么多年,到头来又得着什么了&?还不如改换门庭,至少能让手下的弟兄吃上几顿肉^?!?br />
    “说得也对&,良禽择木而栖。在薛定州手下*,我也就是个师长到头了&,投了楼家怎么说也能更上一步*?!?br />
    “你是说?”

    “从龙之功啊&,庞兄?!碧朴耔α艘幌侣肀?,“想想之前那些游-行的学生都举着谁的画像?一个督帅&,却与南北大总统并列,你还看不出什么?这如今又要组建联合政府,这今后的日子,嘿,走着瞧吧?&!?br />
    庞天逸点点头&*&,回头望向兖州城的方向,粤军和桂军的驻地已经空了,兖州城里只剩下南六省的第二十二师和宋武的一个团^。

    “老唐,你说这宋家&?”

    “庞兄^,别的我不敢说&,只说这楼少帅和宋少帅,你觉得哪个更胜一筹*?”

    庞天逸没说话,不过他和唐玉璜心中都早已有了答案,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声望还是领兵方面*,楼逍都更胜宋武一筹^&,只是这一点,楼盛丰就甩宋舟两条街。

    不过庞天逸一直看不透宋武&^,总觉得这个年轻人的心思很深,唐玉璜也和他有一样的想法,因此^&,两人从一开始就对宋武都采取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这种情况或许连宋武本人也预料不到。

    所以说&^,有的时候高深莫测未必是件好事,还不如摆一张冷脸更深得人心。

    粤军第五十六师和桂军第六十一师开进了独立旅的驻地&,楼少帅也接到了楼少帅发来的电报,通篇只有六个字:媳妇生日&,回家^。

    放下电报,楼少帅的手指擦过军装上衣左侧的口袋,嘴角边^,一抹弧度转瞬即逝。站在一旁的季副官从头至尾看到了这一幕*,生生打了个哆嗦*,少帅竟然会笑,今天太阳肯定是从北边升起来的!

    青岛

    在总督府的晚宴上&,展长青和德华银行的行长劳鲁士相谈甚欢*,加上总督瓦尔德克不停的敲边鼓&*,两人初步达成了借款的意向。

    “展先生&*,其他都没有问题^?!崩吐呈壳崆峄味啪票?^,“只是希望贵方能答应我一个条件?&!?br />
    “请讲?!?br />
    “若借款合同达成,我希望在合同上签字的是楼盛丰先生或者是他的继承人?!崩吐呈克档溃骸罢獠⒉皇潜硎疚也恍湃文鷁,只是为了更好的保证双方的利益安全^?&!?br />
    “我能理解您,劳鲁士先生?!闭钩で嗔成系男θ菸幢?*,背在身后的一只手却越攥越紧^,“我会向大帅转达的&?!?br />
    “那很好&,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br />
    劳鲁士和展长青同时举杯,将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P>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67》,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六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67并对谨言第六十七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