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呼吸变得沉重,声音亦变得沙哑*。

    汗水浸湿了额发,疼痛和愉悦交织在一起,唇擦过方寸的肌肤,火热与兴-奋却传遍四肢百骸^,十指交握,睁开双眼,眼前却模糊成一片暗色。

    床帐垂落,遮住了壁灯的光和窗外吹来的海风^。

    视线在不停的晃动,昏沉间*,李谨言不知道自己是清醒着,抑或只是本能的做着回应^。

    记忆的最后,只余下拂过背脊的大手,和触及脸颊的那片温热^。

    熟悉的气息拂过耳际和颈项^,低沉的声音带着在白日不曾有的沙哑*,像是风在耳边的低喃,抓不住,听不清,亦不觉得焦躁*,只有安心^。

    有力的心跳,像是最古老的旋律,伴着熟悉的节奏^,沉沉睡去。

    再醒来时,太阳已经高悬&^。

    半开的窗,带着咸味的风,还有海鸟的叫声^,李谨言恍然记起,这是大连,不是关北。

    坐起身,腰还有些酸,身上却很清爽,另一侧的枕头,还留着睡过的痕迹。

    连日来的疲惫^,焦虑,似乎都在此刻一扫而空&。

    简直像有了定海神针^。

    摇头轻笑&&,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掀开被子,抻了个懒腰,刚拿起长衫^,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人和昨天有些不一样^,长裤*,衬衫,马靴^,没穿军装。

    “少帅,早?!?br />
    “醒了*?”楼少帅走到床边,李谨言才看到^,他手里还拿着马鞭^。

    “少帅去骑马了&?”

    “恩?!甭ド偎Ц┥?,凝视了李谨言一会,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腰,吓了李谨言一跳。

    李谨言扶着腰,瞪着眼睛,“你干嘛?”

    “精神不错?!?br />
    “……”

    不知为何,听到这四个字&,李谨言心中又升起了不妙的预感。

    第一反应,是以最快的速度跳下床穿衣服,甭管是不是还腰酸腿软,也不论其他&,总之,这样会让他更有“安全感”。折腾一晚上,煎鱼似的翻来覆去,早上再回一次锅^,他估计得瘫在床上。

    李谨言的反应被楼少帅看在眼里,他没出声,坐到床上,双臂向身后一撑,衬衫的领口自然敞开,露出了一小截锁骨,漆黑的眼睛微合,难得隐去了军人的严肃,显得有些慵懒无尽冰封&。

    窄腰,长腿,这个姿势……

    李谨言暗地里磨牙,就算和楼少帅生活了几年,也没法完全了解这个男人&^。都该x年之痒了&,却还是会因为他心跳加速。

    这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系好长衫领口,转过身,视线在楼少帅身上扫过,应该是正常吧?面对这个发光体,想保持一颗平常心的确相当困难&。

    李谨言刚换好衣服&,就有下人来报,早餐准备好了。

    这里是楼家在大连的一处房产*,两层的西式建筑,布置得十分舒适。

    餐厅在一楼,楼家人都习惯吃中式早点,粥,鸡蛋^,包子馒头,再加上几样小菜&^,很普通&^,却相当可口。

    一碗粥,两个包子,一个鸡蛋。

    李谨言放下筷子*,自然而然的拿起一个鸡蛋,剥好递过去,楼少帅张嘴*,一口咬去一半。

    两人有几个月没在一起吃过早饭了,从成亲到现在^,也是第一次没在一起过年守岁。忙的时候还察觉不到,一旦静下心来仔细想想&,李谨言就会发现,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所以*^,自己还会看着楼少帅心跳加速*,也就不难理解吧?

    自认为找到了一个十分“合理”的解释,李谨言又拿起一个鸡蛋剥了起来。

    一餐饭^,两人都没说话,看到他们相处情形的丫头却忍不住有些脸红,退出房间,拍了拍脸颊*,少帅和言少爷也没怎么样,可站在他们身边就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正想着,肩膀被拍了一下^,回过头,叫了一声:“兰姐?!?br />
    “想什么呢*,叫你两声都没回我。脸怎么这么红,着凉了*?”

    “不是,就是……”丫头捏了捏衣角,凑到兰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话落,脸更红了。

    “我当是什么事^?!崩冀闱嵝σ簧?,“少帅和言少爷都是人中龙凤,不奇怪。不过我可提醒你,看看也就罢了*,不该有的心思可千万别有,有些事更是不能想的*?!?br />
    “哪能??!兰姐当我是什么人?!毖就妨σ⊥?。

    “那就好,好好干活,楼家给的工钱本就丰厚^^,丢了这份工&,可是后悔都来不及&?!崩冀愦妨舜芳绨?,“我那还有活忙,你这边收拾好了也过来帮忙吧&?!?br />
    “哎?!?br />
    两人的对话只是个小插曲,在楼家做事的丫头下人,凡是新来的&,总是会被提醒一两次,对于还转不过弯来藏着心思的,大多会发一笔工钱后辞退*。

    外边想往大帅府送人的也不是没有^,就算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可有句话怎么说,富贵险中求。

    时至今日*,楼逍的威望和名气丝毫不逊于楼大总统,在欧洲更是一战扬名,这样的男人本就是个发光体^。李谨言也是个引人注意的,只不过在这些事上&,他的神经一向有些粗,媚眼和抛给瞎子无疑。而楼少帅,远远看着还好,靠近了^,一眼就能冻死人。

    前赴后继是有条件的,若是连边都摸不着就被冻成冰块,也该好好思考一下这样做值不值得。

    又有楼夫人在,很多麻烦*,没来得及沾上楼少帅和李谨言的边*^,就被消弭于无形傻王的倾世丑妃。

    至于楼大总统……若是没有楼二少,或许还会有人想试试,事到如今,但凡不是傻到冒烟的,就没人会去触这个霉头。楼夫人不论,楼家那几房姨太太也不是吃素的?;ü嵌渌频牡呐徒?,谁知道会不会没开花就打蔫?

    眼瞅着楼家的路走不通*,凡是想通过联姻更进一步的人家,开始转移目标^,宋家*,司马家^^,白家,展家^^,各省督帅 ,甚至是一介商人的廖家,上门说亲的人都络绎不绝^。

    西北的三个马大胡子家门槛差点被踩平^,无他,儿子多啊。

    可惜,马少帅们和一般人的审美观有点不一样,长相随了母亲,挑媳妇的眼光却随了父亲。

    骑马打枪,舞刀弄剑*&,英姿飒爽,鞭子甩得虎虎生风,揍倒一两个汉子不在话下&。这才是马少帅们心目中的贤妻标准。三个马大胡子举双手表示赞同,这样的媳妇好,这样的媳妇才能生养,能旺夫!马家的媳妇就该这样。

    光这一条,不少名门闺秀和新女性就被打了回票,也浇灭了不少还没燃起的火苗。

    归根结底*,各省的督帅府不是想结亲就能结的。这些老兵痞子哪个不是眼光毒辣的老油条?真心实意想结亲,还是单纯想从他们身上捞好处会看不出来?少帅们也不是什么善茬,不管有媳妇还是没媳妇,都不是看到个美人就迈不动腿,走不动路的*&。

    当然也不乏有这样的*,可这样的人,十有八--九站不到高位。

    汲汲营营的大多成了笑话,不过倒也传出几桩喜讯,少帅们李谨言不熟,廖祁庭的喜帖却让他感到有些意外,廖祁庭的岳父竟然是孙清泉!

    据说这门亲事还是宋舟亲自保媒,背后有没有宋武的手脚*,不得而知*。

    孙夫人和宋武的母亲是姐妹,孙清泉又是宋舟手下的得力干将,按照这个时代的观念&,宋家和孙家联营算是亲上加亲,之前也传出了一些风声,可宋家没结这门亲,却把廖家扯了进来……廖祁庭是楼氏商业集团的副总经理,他的身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相当“敏--感”的。

    这件事可好可坏。

    好的话,会将楼家^,宋家^,廖家,再加上一个孙家,彻底绑到一起。

    坏的……李谨言就不得不为楼氏商业集团另外寻找一位副总经理。

    李谨言不想深究*,但就像是??吭诖罅鄣亩砉⒍右谎?,事到临头,想装鸵鸟都不成。

    楼少帅抵达大连的第二天,就接手了同俄国舰队谈判的事^。李谨言无事一身轻,兴致来时,会海边走走*,踩在沙滩上,眺望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心也变得开阔起来。

    海浪声,海鸥的鸣叫声^,远处轮船的汽笛声,所有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思绪放空*,这一刻,他什么都不再去想。

    有人走过来,站在他的身边,不用看^,就知道来人是谁。

    李谨言突然笑了,“我不是第一次看大海*,却是第一次发现,大海原来这么美?!?br />
    “哦?”

    “我说真的*?!崩罱餮宰?,眼中都盈满了笑意,“很美?!?br />
    楼逍凝视着他,片刻之后,拂过他被海风吹乱的额发,在他的额际落下一个轻吻。

    李谨言闭上双眼,没等他“感动”一下,“罗曼蒂克”一下,楼少帅的声音将刚冒出粉红泡泡的气氛一下敲碎。

    “试过在海边骑马吗?”

    啥&?韩娱之我只爱少时最新章节!

    睁开眼*&,一个兵哥正牵着一匹通体漆黑的高头大马走过来,不用靠近看就能知道,这匹马有多么的神骏。

    李谨言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少帅,能不能打个商量?”

    昨晚刚被折腾过&,不到一天就要骑马,不是腰肌劳损也会腰间盘突出。

    “怎么?”

    楼少帅接过缰绳和马鞭**,拍了拍马的脖颈,高大的黑马摆动了一下修剪过的鬃毛,打了一声响鼻。

    “少帅,我真不成?*!崩罱餮园诎谑?,“腰酸?!?br />
    “那好?!?br />
    没有勉强李谨言,楼少帅踩住马镫,翻身上马,动作干脆利落,靴上的马刺轻磕,骏马嘶鸣*,先是一阵慢跑,速度渐渐加快,马蹄踏进了涌上沙滩的海浪^,溅起一阵阵浪花。

    碧海*,蓝天,黑马,骑士。

    李谨言看得出神,下一刻,马头调转^,径直朝他的方向冲了过来。

    到了近前,楼少帅俯底,侧身,长臂一捞,李三少就像个娃娃似的被捞到了马上。

    “少帅!”李谨言被吓了一跳*,紧靠的胸膛却传来阵阵震动&,耳边响起了一阵笑声。

    李三少磨牙^,笑什么笑?!

    “不用担心&,抱紧!”

    笑声渐歇,马的速度再次加快,李谨言没敢开口让楼少帅放他下去,这个速度^,一张嘴准咬舌头。

    他早就学会了骑马&,却从没像此刻一般策马奔跑,唯一的一次^,同样是楼少帅带着他,只不过^,那一次不是在海边*,而是在关北的城外的雪地上。

    被熟悉的气息包围,海风,海浪声^,全部隔绝在外。

    马奔跑的速度更快&,骑在马上,仿佛是在飞翔。

    渐渐的*,速度慢了下来^,展眼望去,天际变得更加辽阔,极目远眺,仿佛能看到大海的另一边&&。

    楼少帅翻身下马,却将李谨言留在马上*,一手牵着缰绳,另一只手突然握住李谨言的脚腕,沿着小腿向上,掌心的温度*,透过布料熨帖在皮肤上^,李谨言动了动,却被握得更紧。

    最终,视线被那双漆黑的眼睛纠缠,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驻。

    松开手&,楼少帅牵着缰绳,沿着海岸走了一段路^,中途停下,抬头看向李谨言*,“凡事,一切有我?!?br />
    没有原因^,只有六个字的承诺&。

    李谨言张张嘴*,他想说些什么,脑子里却组织不出任何成形语句^。

    他想说*,事到临头,他不会推脱*,也想说,、很多事,他能够处理。

    可最终也只吐出一句:“能让少帅牵马,我是世上独一份吧?”

    楼少帅:“……”

    看来^,不只李谨言搞不懂楼逍的脑回路,很多时候,楼长风也弄不明白李清行都在想什么。

    九月十六日,楼少帅和俄国人达成了最终协议,??吭诖罅鄣氖叶砉浇?,全部并入华夏海军,舰上的俄国水兵也可选择继续服役,或是从事其他工作桃运小农民最新章节。

    服役的官兵**,华夏会比照本国士兵的待遇,发放薪水和福利&,选择其他工作的水兵*,也会相应的做好安排。

    协议中写明^,华夏保证不将他们移交布尔什维克政府和西伯利亚政府,前提是这些水兵遵守华夏法律,不做出任何有损华夏利益或是刺探华夏情报的行为。

    同时,在继续在海军中服役或从事其他工作之前,这些水兵必须进行为期一年的语言学习,期间会穿插一定数量的思想教育课程。

    在接收“友邦”留学生之前,这些水兵可以作为试点。

    李谨言很想看一看,沈和端和几名情报人员联手打造出的“思想教育”课程究竟效果如何&。这些水兵中^,有不少都曾是布尔什维克&,若是能在他们身上取得成效,再用相同的手段教育友邦学生,绝对是事半功倍。

    俄国水兵们的落脚点^&,暂时定在大连的原日本战俘营。

    这里的日本矬子已经没剩几个&,表现好的&,大多跟着川口怜一去北海道做警察*&,表现不好的,基本都在西伯利亚的煤矿和铁矿中进行劳动改造。

    战俘营也进行了改建,铁丝网和围墙都被拆掉^,房舍也进行了部分修葺^,食堂很干净,活动的操场也进行了平整*。

    俄国水兵们入住时^,每人发了毯子和一应生活用品^,另外还有两套从内到外的换洗衣物。

    他们身上的那套&^,不说生虱子&,经过长久的海上流浪,也和咸菜干差不了多少&。

    沈和端接到李谨言的电报,带着制定好的教案乘火车前往大连,对于能给这些俄国人上思想教育课,沈先生表示很激动*。

    九月二十日,李谨言和楼少帅乘坐的专列抵达关北*。

    回到大帅府,李谨言将自己在大连的行事一丝不漏的向白老“汇报”。

    白老听后,给出评语“尚可&,仍需努力?!?br />
    能得到这六字评语^,足够李三少乐上几天了*。

    隔日**,楼大总统的电报从京城发来,十二艘战舰,可谓一笔“横财”,就算行事再低调,也会传出风声^。

    “父亲的意思是,编入华夏海军?!?br />
    “都要?十二艘?”

    “恩*?!?br />
    李谨言拿起一个苹果,狠狠咬了一口&^,他还想留下几艘巡洋舰给商队武装护航,这下估计要泡汤了*。

    “不能留下几艘?”李三少不死心,“三艘^,要么两艘?”

    楼少帅摇头。

    李三少无语,靠在沙发背上^,无奈*,他就是个过路财神*,之前从俄国倒腾来的金子也是,这些主动送上门的战舰也是,到手还没捂热*,都发扬风格得送出去^。都有了德国的十艘巡洋舰,这些俄国船就不能给他留一艘?

    坐起身&,对着手里的苹果又是一大口&,没关系,白得的船不归他,他自己造!

    不造过时的战列舰,他造航空母舰^!

    李三少斗志昂扬的一握拳,随即一拍脑袋&,话说那艘改装成航母的白眼巨人号&,是哪国的船来着?英国还是美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45》,方便以后阅读谨言第二百四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45并对谨言第二百四十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4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