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第二百三十九章

    燃烧了四年零三个月的战火突然熄灭,在这场波及到整个世界的战争中,欧洲的战胜国和战败国同样损失巨大。国库亏空,工业凋敝,农业减产,人民生活困难。战时的军工转向民用&,又是摆在各国面前的一道难题。兵工厂停产,势必有一部分工人面临失业,在战争结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法国就爆发了两次罢工游行。

    来不及品尝胜利的果实,就要面临接踵而至的麻烦,法国政府有苦难言。英国比法国略微强些,遍布世界的殖民地&,足以为大不列颠提供恢复经济所需的养料&。

    德国成立了魏玛政府,却受到军方的排斥&。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德军&,看到签订停战协议的全部是政府文官&&,感觉到了背叛。

    大多数军人都认为德国没有战败&,他们完全有能力继续和协约国军队对抗下去,是新成立的临时政府懦弱胆小&&,才让德国面临如今窘境。这种思想&,伴随着战后协约国定下的苛刻条件和巨额赔款&&,在德国愈演愈烈&,也促成了纳-粹和小胡子元首的最终上台。

    唯二从战争中获得好处的&,就是美利坚和华夏。

    两国的工业生产力成倍增加&&,尤其是华夏,出现了大量以出口为中心的新兴工厂,除轻工业外,采矿,冶炼&,造船&,机械等工业也得到了长足发展&。

    在一战期间,华夏造出了第一辆汽车&,第一艘万吨货轮,第一艘潜艇。

    在战争期间,美国成为了英法的债权国,华夏却并未向各国提供贷款&,似乎对争夺“世界霸权”没多大兴趣,只是闷头发展国内经济,军工企业被控制在一定规模&,重点发展军工技术,战后自然不需要为企业转型苦恼。

    一定时期内,被战争摧毁经济的欧洲各国仍需大量进口商品&&&,伴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内需进一步拉大&,华夏的工厂不用担心马上没了生意&。部分工厂或许会被淘汰或是兼并&&,但这并不全是坏事&,竞争,同样是经济发展的催化剂&&。

    新一届国会成立后&&,审议通过了多项决策,其中一项,就是发行纸币。

    从华夏经济发展势头来看,继续使用金属货币已经不合时宜&。很多经济方面的学者都看到了这一点&。议案递交国会后,经过讨论&&,很快表决通过&。

    李谨言接到楼大总统发来的电报,就算肉疼,也以最快的速度将北六省官银号中储备的部分黄金装上火车,由荷枪实弹的大兵押送进京。任午初随车同行,临走之前,李谨言向他透露出了部分“高尔察克黄金”的消息&。语义有些含糊,任午初却抓住了重点&。

    “百吨之数?”

    “恩&,大概是这个&?!崩罱餮蕴甯种?&,“不过要等少帅回来才能安排?!?br />
    “言少,给我句实话?!比挝绯醯谋砬楹苎纤?&,“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不会是少帅打劫了欧洲各国的国库?”

    “怎么可能?!崩罱餮悦Π谑?,“那帮洋人国库里都能跑马了,就算少帅想动手,也得有钱给他抢啊?&!?br />
    “那……”

    “总之&,任先生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也给我舅舅提个醒&。事情没成之前,还要暂时保密&&?!?br />
    任午初点点头,没有继续多问。心下打定主意&,的确该和白宝琦好好商量一下&,有了这批黄金,可运作的事情就更多了。

    十一月底,华夏远征军从欧洲启程归国。很多兵哥在外一年&,思乡心切,恨不能前脚上船&,后脚船就开到华夏。

    此时协约国已经在商讨战后“分红”的问题&,接到楼少帅的电报,展长青即刻动身前往法国,接替了几个年轻人&,与英法和美国人周旋。

    华夏远征军出发的日子,送行的人中有不少联军高层,英军前线总指挥黑格,法军前线总指挥芒让&,美国远征军总指挥潘兴,联军统帅福煦元帅未能亲自前来&,委托芒让向华夏年轻的将军们致意。

    战争结束后,联军内部“论功行赏”,除了军衔表彰,各级勋章也像分萝卜似的批量发&&。不提几名少帅,光是一名华夏远征军的团长&,被授予的战斗勋章就能论打&。除了授勋当天,华夏军人鲜少将这些勋章佩戴在身上&。

    除了送行的军人,码头上还有为数不少精心打扮过的夫人小姐&&,以及大量的记者&。

    镁光灯响个不停&,香水的味道浓得有些“熏人”?;拇蟊钦肓卸拥谴?,年轻将军们的脚步格外急促有力,从和联军送行的军官道别到登船&,头也没回,就像在躲着什么一样。

    回忆起那些可怕的香水味,不只是几名少帅,离得近些的兵哥们都控制不住想打喷嚏。

    十二月,许二姐抵达莫斯科,和潜伏在那里的华夏情报人员取得了联系。

    紧接着,喀山也从圣彼得堡发回电报&,弗拉基米尔的身体健康出了问题&,为了平衡苏维埃上层人员之间的权力,托洛茨基再次成为革命导师最亲密的“战友”。斯大林也越来越受到赏识,加上取代托洛茨基&,成为苏军缔造者的基洛夫,弗拉基米尔相信,他已经为苏维埃的政权稳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至于无法通过光明正大手段解决的问题&,契卡,可不是摆设。

    加冕为沙皇的塔基杨娜女大公,依旧愁颜不展&。之前遭受的一切&,加上皇太子的血友病,让姐弟俩对任何人都警惕万分&,除了伊莲娜。

    “忠心的伊莲娜&,一定是上帝派来的天使&?!?br />
    塔基杨娜女大公对伊莲娜格外的信任,在与高尔察克谈起黄金一事时,也没有避开她。相反&,有伊莲娜在房间里,塔基杨娜会感到更加“安全”&。

    经过那个充满了枪声&,血腥&,和亲人惨叫声的夜晚&,伊莲娜就成为了塔基杨娜唯一能抓紧的浮木。

    “黄金在喀山?!鄙郴誓峁爬涝桥分拮罡挥械木?&,留下了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除了国内的黄金&&&,还有瑞士银行中的巨额存款和宝石,将这批黄金交给高尔察克,塔基杨娜并没多少犹豫。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复兴罗曼马诺夫王朝,向叛乱者复仇。

    伊莲娜静静的听着,脑海中却浮现出了久远的记忆&。

    儿时,她时常听父母提起先祖的事情&&&,喀山,曾属于鞑靼人,三百年前&,俄国人打败了他们的军队,冲进了他们的家&,占领了他们的土地,杀死了他们的家人……

    垂下双眸,耳边仿佛还回响着父亲的叹息&,发顶依稀还留存着母亲掌心的温热&。

    年幼的伊莲娜,只将父母话中的一切当做一个故事,早被岁月湮没的过去&。当故事中的一切突然降临到她的部落,一切的美好和宁静都在瞬间灰飞烟灭&。

    表情平静,仪态端庄的侍女引起了高尔察克的注意&。和塔基杨娜不同,高尔察克是名军人&,战场上的生活让他对危险的感知高于常人。

    他从这个女孩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危险。只有一瞬间,就消失无踪&。

    高尔察克认为是错觉,毕竟&,这个姑娘是被皇室所信任的。

    喀山位于莫斯科以东,是沙俄时期一座重要的工业城市&。如果想要从喀山国库中取得黄金&&,就必须进攻莫斯科。在离开房间后,高尔察克便召集最信任的军官们,为免消息泄露,必须做好详细计划。

    盘踞在西西伯利亚的不只有白军和拥护皇室的军官团&,还有从战争中抽--出手来的协约国干涉军。英国,法国,美国,波兰等国都在不久前派出的军队。日本也想掺一脚&,只是被国内国外双重麻烦给掐灭了念头。

    高尔察克将进攻莫斯科的时间定在了一月下旬,组织军队和调集物资都需要时间。在他抵达鄂木斯克之前,白军各部简直就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军官无能,士兵懈怠&,哥萨克能打仗,却也是不折不扣的刺头。指挥这样一支军队,打胜仗不是一般的艰难。

    想成功打下莫斯科,并从喀山国库中取得那批黄金,高尔察克要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治军”。

    高尔察克治军期间,李谨言得到了黄金的确切消息&&&,楼少帅也抵达了青岛港。

    按理来说,楼少帅本该进京向楼大总统复命&&&,结果到京的只有一封言简意赅的电报&,他本人早就乘坐火车返回关北。

    接到电报&,楼大总统除了无奈就是无奈,到最后,也只能摸摸光头,“x了个巴子的&,这混蛋小子!”

    楼夫人得知楼少帅归国的消息,念了三声阿弥陀佛,儿行千里母担忧,何况是去外国打仗&。

    其他几名少帅也分别率领军队返回本省,阅兵的日期定在三月&,一个多月的时间&,足够他们休整。经过一年多的炮火洗礼&,这些大兵此刻最想做的不是接受众人的欢呼,而是回家&。

    和家人说一声,我回来了&。

    楼少帅并未乘坐专列,想要得到第一手新闻的记者们就只能守在关北火车站苦等。

    终于等到火车进站,众人精神一振。车门打开&,下来一排杀气腾腾的大兵,紧接着,是肩膀上扛着条条杠杠的军官&&,最后才是一身军装&,身形更显挺拔的楼逍&。

    黑色的帽檐下,一双黝黑的眸子&,像是藏着刀锋&&,扫过之处,只觉得手脚都要被冻僵。

    楼少帅周身的“温差”&,让之前还“斗志满满”的记者们望而却步&。

    楼少帅迈开长腿,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直到他走远,只留一个背影,记者们才回过神来,想要追上去&,兵哥们却挡在面前,还有同样回过神来的警察&。

    良机错失&,记者们只能捶胸顿足,后悔不迭&。

    车站外&,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旁&,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双带笑的眼睛&。

    “少帅&&,回来了&?&!?br />
    落后两步的季副官明显感到,少帅周身气温开始回升&&。

    “大哥&&?!?br />
    车门打开&&,李谨言身边坐着楼二少&&,小身板挺得笔直&。

    楼少帅脚步一顿,气温骤降五度&。

    车门关上&&,季副官摸摸鼻子,和身后几个兵哥互相看看,正打算“自力救济”,车窗再次摇下&,李谨言从车里探出头,“后边?!?br />
    季副官等人这才看到,路边还停了两辆小汽车。

    言少,好人?&?&!

    车子行到大帅府,白老和几位老先生正在客厅中观画&,这是尼德从欧洲发来的最后一批文物,其中几幅宋时的画作让老先生们爱不释手。

    “外祖父?!?br />
    楼少帅走上前&,摘下军帽,向几位老先生鞠躬问候。

    在白老面前,他不是一名军人,也不是声明赫赫的少帅&,只是一个晚辈。

    “回来了&?!?br />
    白老颔首,表情淡然&,一旁的冉老笑道:“山翁早就候于此,观画也是心不在焉&?!?br />
    “咳!”白老咳嗽一声&&,其他几位老先生同时大笑&&,楼少帅依旧笔直站着&,态度恭敬&,李谨言握着小豹子的胖爪&,他是该带着小豹子“撤退”,还是留下?

    晚餐前&&,几位老先生便纷纷告辞&&,饭后&,白老和楼少帅在书房谈话&,楼二少遛弯消食之后早早睡下,李谨言一个人坐在房间中发呆。

    桌子上的书本摊开许久&,他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单手支着下巴,整个人都呈现一种放空状态&。

    丫头们习惯了李谨言貌似“沉思”&,实则“走神”的状态,送上茶水,掩上房门,绣花烤栗子&,该做什么做什么。听到脚步声&,抬头见是楼少帅,刚要出声&,楼少帅已经推开卧室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脚步声让李谨言从“沉思”中回到“现实“。

    抬起头,楼少帅已经走到他的身后&,手臂越过他的肩膀,翻过久久未动的书页,“你在看荀子&?”

    “恩&&?!崩罱餮阅竽蠖?,“外祖父让看的?&!?br />
    “国者&,天下之大器也&,重任也?&!钡统恋牡纳粼嚼丛浇?,温热的气息拂过耳后&,冷冽,却让人着迷,“可有心得&?”

    “少帅,”李谨言没有回头,声音很平静,“你要和我讨论学问?”

    “不可?”

    “可?&!弊邢柑?,似乎可以听到磨牙声,“在这种情况下&?”

    说着&,握住探进衣衫内的一只大手,拉出来,侧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楼少帅,这样讨论?

    任由李谨言握住手腕,楼逍单臂揽住李谨言的腰&,将他轻松从椅子上捞了起来,“有何不可&&&?”

    李三少:“……”去欧洲磨练的不只军事政治技能&&,还有脸皮&?

    沉默几秒,李谨言突然用力揽住了楼少帅的脖子,堵住了他的嘴唇&。

    不就是“不正经”吗?谁怕谁&!

    纽扣崩裂声&,布帛撕裂声,伴随着一两声并不清楚的-喘--息,皮肤触及柔软的被面,瞬间的凉滑,很快便化为了一片炙人的热度。

    满眼都是仿佛能将人湮没一般的黑,汗珠顺着下颌和颈项滑落,扯开军装衬衫的领口&,可以看到-滚-动的喉-结,如着魔一般咬了上去……

    一切,都不再被自己掌控&。

    李谨言很佩服自己,在被折腾得快要昏过去之前&,仍不忘对楼少帅提起黄金的事&。

    最直接的后果&&&,他被折腾了第四回&&。

    隔日,大帅府的早餐,李谨言理所当然没有出现。白老摇头,看着楼少帅的目光,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意,楼少帅处之泰然,楼二少默默喝粥。

    李谨言卧床不起,送楼二少去学校的人换成了楼少帅&&。

    在子弟小学的大门前,楼二少绷着小脸&,“一丝不苟”的和楼少帅道别。

    “大哥,走好?!?br />
    “恩?&!币簧砭暗穆ド偎Я⒃谛”由砬?&,背负双手,“放学&,我来接你?&!?br />
    楼二少点头,转身,迈步走进校园&,不知为何&&,脑子里却浮现出白老教授“官场厚黑学”时,道出的一句话:“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当此时,则如五雷轰顶?&!?br />
    小豹子的脚步&,立时有些飘。

    如果李谨言在场&&,肯定会慎重教导楼二少一句话,成语不能“乱用“。

    一月十八日&,战胜国在巴黎召开和会&&,说得好听点&,是为重建战后秩序,维护世界和平&,难听点&,纯属为了取得战胜国红利,分赃&。

    在之前的准备会议中,英国,法国,美国,意大利和华夏被定为“有普遍利益的交战国”&,可参加和会期间的所有会议,也就是说,凡是能分的蛋糕,五国都能切一块。

    同样为战争出了大力的比利时和塞尔维亚等国,只能在和本国有关的问题上发表意见。其他和德国断交,或是紧跟美国步伐对同盟国宣战的拉美国家,即使被邀请参加会议&,也被允许发言&&,却没有任何表决权&&。他们提出的问题,只有五国点头&,才作数&。

    至于日本,非但没有如历史上成为能主导会议的国家之一,反而被美国提交到”被审判席”。

    在“可以容忍”的时间内,日本没能就袭击商船和菲律宾事件做出解释&,美国媒体对此紧追不放,参加和会的威尔逊总统,短暂回国期间也被国会质询&?;氐桨屠韬?,直接提出将日本列在“同德国有勾结”一方。若不是碍于没有更切实的证据&,日本参加和会的代表,八成会被直接赶出凡尔赛宫,和只能在外边传递纸条的德国谈判代表作伴。

    巴黎和会最初以威尔逊的十四点纲要为基准,但在磋商过程中&&,各国之间的矛盾难以协调&&&,很快&,十四点和平原则就被抛到一边&, 比起理想主义&,实际利益更加重要&!

    与此同时,没有被邀请参加和会的苏俄境内,燃起了战火&,高尔察克的白军进军莫斯科&&,基洛夫奉命率领军队与高尔察克作战,喀山也率领一个师加入了战斗&&。

    许二姐和三名华夏情报人员也开始行动,他们的任务,就是紧盯前往喀山国库运送黄金的队伍。

    朝鲜也发生了一件大事,朝鲜前国王李熙暴-毙,日本总督府对外公布的消息是:病亡&。这个理由没人相信&&。

    之前还活蹦乱跳和反抗组织眉来眼去,转眼就一命呜呼?

    一定是日本人干的&!

    朝鲜群情激奋,三一反日大起义很可能提前爆发&。驻扎在新义州的第三师接到命令&&,必要时,可对苦难中的朝鲜人民提供“帮助”&。

    二月三日,和白军攻占了莫斯科,大部分的苏军被击溃??ι铰柿斓氖Ω涸鸬詈?,经过激烈的战斗,开始向莫斯科东部撤退。

    同日&,在巴黎和会上的展长青接到国内的电报&&,一改之前旁观姿态&,正式参与进了战胜国红利争夺&&&&,并就“日本问题”提交了议案。

    历史的进程&,于此时,又拐了一个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3923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39第二百三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39239并对谨言239第二百三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3923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