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第二百三十五章

    民国九年,公历1918年5月23日,一艘美国客轮开进华夏上海港。

    乘客中,百分之八十以上是东方面孔,其中有完成学业的留学生,也有归国华侨,另有远赴美洲的生意人。余下的大多数是到华夏来“淘金”的美国人和墨西哥人**&。

    船长是生活在美国的苏格兰人后裔,留着两撇漂亮的胡子,受雇于约翰创办的船运公司&,和他手下一百多名船员共同为约翰船运公司服务*。

    像他一样的人还有许多^,约翰不只购买了五艘货轮^,还雇佣了不少外籍船只&,这些货轮的船主大多拿钱办事,报酬适当,他们会尽职尽责的将货物运送到目的港。借助身份和国籍的便利&&,还可免去不少的麻烦?&;纳檀赡芑崾艿降牡竽?&,这些船主总能想办法避免^。

    百年积弱,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只有华夏向全世界亮出拳头*^,这种不公平才会彻底改变&*&。

    每次抵达华夏^^*,船长和船员们的心情都会很好^,这代表着他们又有大把的钞票可拿&。今天^,船员们的好心情却打了个折扣。本次航行期间&,有一半的船员生了病,他们感到头痛*,发起高烧,浑身都没有力气&^。一些乘客也被传染,当船抵达上海时^*,已经有四名乘客和两名船员死去&。

    他们并不是第一艘遇到这种情况的货轮,四月初开始^,从美洲和欧洲大6开来的货船和客轮&,十艘里至少有两艘会出现相同症状的患者*&,幸运的会活着从船上下来接受治疗,不幸的,在航行期间便停止了呼吸^&&。

    华夏国内也6续出现了相同症状的患者*,起初并没多少人在意,只当是受了风寒,喝碗姜汤*,发一发汗就好了。严重些的&*,到大夫那里开副药喝过也就罢了&。却没想到*,随着时间推移&,染上类似病症的人越来越多^*,先是上海*,然后是青岛和大连,多是重要繁忙的港口城市。

    当时国内还没有“流感”这个概念,一些病患高发区传出了“瘟-疫”的流言&。经历过民初的“鼠-疫之患”&^,联系当下*,很多人都脸色发白。

    幸亏患者大部分好转&,也极少有人死亡,否则,一场混乱在所难免*。

    北六省也出现相同的病例&,但其最初症状和普通感冒并无太大区别*&^,就医之后很快便能痊愈**。

    最初,李谨言并没将其与一战末期的西班牙大流感联系到一起^。当获悉上海等地的消息后^&^,才悚然一惊&。

    “该不是这个吧*?”

    李谨言听着广播里的消息&,越想越不对*,再也坐不住了**&,叫来司机^,立刻赶往乔乐山实验室&。

    西班牙大流感最初在美国发现&,殃及十亿人,夺走近四千万人的生命。欧洲和美国都是重灾区*^,西班牙更是“重中之重”,连国王都被感染了。

    若真是这个……李谨言的喉咙发干,心里开始打鼓。楼少帅和几万的华夏士兵,可都在欧洲&!

    乔乐山和丁肇也获悉了相关消息,对李谨言的到来并不感到奇怪&。

    “放心.?!鼻抢稚降幕挠镆丫档煤懿淮?,就是语调听起来还有些奇怪*,“会有解决办法&*,丁在这方面很擅长?!?br />
    丁肇放下手中的试管,朝李谨言笑笑&,“美人,别担心?!?br />
    “……”他不担心才怪&&^。

    离开乔乐山实验室^*,李谨言没回大帅府&,直接驱车去了关北子弟小学。他知道关心则乱,可还是要亲眼看到小豹子才能放心&&。

    李谨言离开后^^,丁肇和乔乐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丁,你有多少把握?”

    “很难说,”丁肇拿起一旁的培养皿^,“只能尽力^?^!?br />
    “真没办法&?”

    “办法总能想出来的?*!倍≌乜醋排嘌?&,表情变得严肃&,他不是医生&,只懂得化学和药物^*,只有辨认出病株^,才能找到最终的解决办法。

    但是&,这需要时间。

    到了子弟小学,李谨言先去见了校长,将他的担心和盘托出。

    “郑先生&&,或许是我杞人忧天**,但总要防患于未然。若真有学生生病,事情就难办了&?***!?br />
    听完李谨言的话*&,郑校长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放学的钟声敲响^&,楼二少只在校门口看到了大帅府的车和司机,却没看到李谨言&^。

    “王叔,言哥呢?”

    “言少爷有事去见校长了^^?&!彼净玫嚼罱餮缘姆愿?^,一直在校门口等着楼二少,“二少先到车里等言少*?”

    “不了&&,我在这里等言哥&?!?br />
    楼二少的小身板站得笔直,司机也没再劝**,陪着楼二少一起在校门口等人&。

    李谨言走出校长室^,一路有先生和学生认出他,和他问好*,走到校门口&,小豹子已经等了有一会了&。

    “言哥^!?br />
    李谨言将楼二少一把抱起,“言哥刚才有事&*,睿儿等急了^?”

    “没有*?&!?br />
    车子一路驶过长宁街,楼二少的肚子突然叫了两声&,小豹子正襟危坐&,没出声^。

    “睿儿饿了^?”

    “恩^?*!甭ザ俪鲜档阃?*,今天上了体育课*,先生带着跑步,楼二少还好**&^,很多孩子在放学前,肚子就开始叫了*。

    李谨言本想让司机停车&,路旁就有一家饭庄&^,想了想*,又作罢&,还是回家再说吧。

    回到大帅府,李谨言马上吩咐厨房做饭,让楼二少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画册*,马不停蹄给欧洲发电报,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一封电报比得上一封长信,按照大洋计算*^,几百块不在话下^&。

    当夜,李谨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整晚都没有睡好,干脆坐起身,掰着手指头琢磨,就算乔乐山和丁肇还没研究出特效药^,消炎药和感冒药一类的还是先送去一批^。再询问一下刘大夫,是否能想办法预防*。

    隔日&,将楼二少送去学校^,李谨言马上去见了二夫人,又给京城的楼夫人打了电话^。然后就守在大帅府的电报机前眼巴巴的瞅着&^。

    负责收发电报的兵哥压力山大*,恨不能下一刻就有信号传来^。被李三少这样盯着&,他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最先回电的不是楼少帅,而是许二姐^。欧洲的情况还不像李谨言想的那么糟糕&^^,各地相继发现了类似病例*&,却都算不上严重^^,比起每天在战场上的伤亡&,因病而死的人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大部分欧洲人*,此刻并没意识到这场传染病会产生多大的破坏力&。

    就算如此^,李谨言也没敢放松&,毕竟,历史上那几千万的死亡人数不是捏造的。

    楼少帅接到李谨言的电报时*&,西线德军正发起第三轮攻势。

    在康布雷,德军的攻势虽然猛烈^,却没采用毒气弹等手段^,只是“常规性”进攻**,战斗强度虽大,华夏军人的伤亡却不多^&。相比之下*,美国大兵防守的那片阵地就惨了点,还没适应堑壕战的美国牛仔,也只能依靠斗志来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

    好在牛仔们大多醒悟了“正义和自由”与“鲜血和生命”的关系&^^,面对德军的进攻,也能咬紧牙关撑住。

    英军的表现可圈可点*&,就算失去了大部分精锐,英国人的韧性也值得称道*。

    法国人的防线是最先被突破的*&&,虽然没发生联军上层最担心的士兵哗-变^,问题同样不小。此时的法军几乎丧失了斗志^,和死守凡尔登一步也不后退的那支军队简直是天壤之别*&。

    柿子要捡软的捏^,这个道理人人皆知&。

    德军在法军防线的突破&,对联军的打击是可想而知*,在进攻的最后*,德军的的一支部队距离巴黎不到三十七公里&^!

    在这种情况下,联军指挥部强硬的下达命令*,华夏远征军与美国远征军必须支援法军!

    “这是真急了^&?!?br />
    宋武放下电话*,转过头*&,外边炮声轰鸣,楼少帅却八风吹不动的靠在桌边看电报^。

    电报很长^,楼少帅看得也相当认真**,宋武抬头望天*,又和坐在一旁的龙少帅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知趣的没在这时出声打扰。

    小别胜新婚?这词不太恰当。

    距离产生美&?这话好像还是楼长风他媳妇说的。

    那该怎么形容现在的状况*?

    总之*^,当马少帅顶着钢盔&,抓着一把冲锋枪走进来时,宋少帅继续望天,龙少帅正研究地面,楼少帅专心致志的读电报。

    “不是说洋鬼子下令了*?”

    马少帅摘下钢盔,长腿一迈*,走到桌边^,拧开水壶咕咚咕咚灌进嘴里,“怎么没动静&*?”

    “不是*?!彼挝涫疽馑タ炊恋绫ㄖ械穆ド偎?^,“国内来电报了?!?br />
    电报^?

    马少帅愕然转头^,十几张纸的电报?这是南北又开打了还是洋人又在背后鼓捣事*?他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吧**?

    “不是&&*,他媳妇发来的?!?br />
    马少帅恍然大悟&,没等说话^,楼少帅却在此时抬头,目光似电,不发一语*,将手中的电报折好^,收起&&,上衣口袋装不下^,就装到衬衣口袋里。

    看他此举^*^,其他三人同时无语*。

    就算他们好奇电报中写了些什么**&,也用不着这么防备吧^?

    实际上^,楼少帅并非“防备”^,只是“习惯”使然^。

    “下令各部,固守阵地*&!甭ド偎д酒鹕?,“另派第五十师增援法军*!?br />
    “一个师*?”

    “再加两辆坦克^,”楼少帅戴上钢盔,“足够了&?!?br />
    德军的进攻虽然猛烈,却已经是强弩之末,继续推进就有被联军拦腰截断的风险*。对方正收缩兵力,显然在为下一波进攻做准备,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和德国人死掐^。

    宋武领会了楼逍的意思,转头对率兵增援的师长说道:“告诉弟兄们&,这场仗不必太拼命*&?!?br />
    没好处可捞,用不着和德国人拼命,就为给法国人擦-屁-股&。

    同时出发的还有一支美军部队*,美国牛仔们学乖了*,开始“紧跟”华夏兵哥们的步伐*&,在抵达法军防线后,见德军后撤,也没脑袋发热的往前冲&,倒是让华夏大兵们看得稀奇&。

    “这帮美国佬什么时候学聪明了?”

    正如楼少帅所预料的那样*,德军在攻破法军防线之后,没有再继续进攻,而是重新调部署。不过&&,留给联军喘口气的时间并不长^。

    六月九日,德军的第四波进攻开始&^。

    这一次&,华夏远征军的压力陡增&*,德军的火炮,坦克*,飞机&^,分散开的士兵冲锋,让华夏大兵真正见识到了欧洲一流6军到底是什么样子&&。

    从东线调回的部队^,补充了西线新兵的不足,在同他们作战时&,华夏大兵们时刻不敢掉以轻心&,一个不留神,子弹就会招呼过来&&。

    德军发了狠**,不只夺回了在1916年失去的大片防线,还企图将亚眠和马恩河的突出点集中起来&&,以进攻巴黎^^。

    英军*,法军和少量的比利时军队死守马恩河*^,华夏远征军和美军则被抽调大部防守亚眠^。

    成吨的炮弹砸落,大地仿佛都在颤动*。

    硝烟弥漫,坦克的内燃机声^,飞机的轰鸣声*,机枪声交织成一片。

    战场上只有两种人*,活人和死人*。

    华夏的坦克和飞机出现在战场上,这是在1917年的康布雷进攻之后,华夏坦克的第二次集体亮相,第二批的华夏飞机也运送到欧洲&,联合英法支援的六百架战斗机,与德国飞行员在空中展开激烈的厮杀*&。

    不断有飞机在空中爆炸,燃烧*,坠落^^。

    地面上***,坦克^,装甲车,碰撞在一起,高射机枪被放平,重机枪的哒哒声不绝于耳^&*,穿着不同军装的士兵&,打光枪中的子弹&,用刺刀和拳头继续战斗&。

    战场上不存在慈悲和怜悯*&,无论被杀死的是敌人还是朋友。

    鲜血弥漫了整片土地,亚眠的防线却一直没有被突破&。

    这里*,是一片死亡之地^。

    在战斗最激烈时*,旅长师长抓起冲锋枪&,楼少帅也出现在了前线^,意外的,美国远征军总指挥潘兴竟领先他一步^,一名美军师长正在向他报告战况。

    两人见面&,只是礼貌的互相致意^,随后各自专注于眼前的战局*。

    华夏远征军和美国远征军共同防守亚眠,双方的交流却并不多^&,“独立作战”四个字,在这里得到了最彻底的贯彻实施&。

    只是在作战过程中*^,美国大兵和华夏士兵倒是产生了一定的默契^,就像一些美国大兵说的那样:“忘记子弹会避开勇敢者这句蠢话*,看看那些华夏人怎么做,这样才能活得更久*&?!?br />
    德军的进攻持续了五天*,六月十三日,联军终于暂时挡住了德军的攻势&&,但却失去了大片在1916年夺去的阵地^。替代霞飞担任联军总司令的福煦将军^^,建议联军对德军反攻&&,可惜*,协约国首脑的意见却一直没有得到统一^*。

    从六月中旬到七月上旬,德军和联军都没有再发动大规模进攻^^,西线偶尔有枪声响起^&,也只是部分阵地的小规模冲突&。

    第二批华夏远征军抵达欧洲^,美国远征军的数量也增加到了三十万^*^,同时,装有大量药品的卡车开到了亚眠*。

    这次负责运送物资的不再是马尔科夫*,而是一身男装的许二姐,乌黑的长发被编成了一条辫子^,婀娜的身资让前线的大兵们全都眼前一亮&*。

    许二姐跳下卡车&&,将清单交给楼少帅^,用华夏语说明了这批物资的重要性&^,其中大部分都是药材*。交给马尔科夫^,许二姐并不放心,至于身份是否-暴--露,也不再那么重要*&。

    她和尼德在欧洲的任务已基本达成^,尼德商行与华夏有联系早不是秘密。

    若没有特殊渠道,尼德商行的货源从何解释?华夏罐头和药品在欧洲可是紧俏货^,大批量收购东方古董文物的行为也足够引人注意^。

    欧战进行到现在&,能捞的好处基本已经到手*&,接下来的,就要放到战后的巴黎和会上去“讨论”了*&。

    李谨言不久前给尼德发来电报,在最后一批古董装船之后^,他可以选择留在欧洲^,或是返回华夏*&。许二姐则要在十月前离开欧洲,前往俄国***,在那里*,有新的任务交给她*。

    在临走之前^,许二姐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解决马尔科夫的问题*。

    至今为止,马尔科夫还没有出卖华夏的迹象,为了以防万一^,李谨言还是下令欧洲的情报人员将他“请”回华夏,至于是先礼后兵还是先兵再兵&^,完全交由许二姐等人决定^。

    此举^&,也是为了留马尔科夫一命*,他的身份-暴--露或是为钱出卖华夏,都只会给他带来一个下场^*,送命*。

    一战和二战中的王牌间谍^,双面间谍或是多面间谍*,有好下场的可没几个&,遑论一个骗子出身的冒牌货&。其实&,最简单也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让马尔科夫和大卫一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李谨言考虑再三&,却没有这么做*。

    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一套准则^,李谨言的准则^,或许会被说成心慈手软**,但在没有被触及底线之前^,他并不会轻易举起屠刀^。

    当然,日本矬子绝对是例外^^。

    许二姐的到来,让不知内情的人产生了多种猜测,这个魅力十足的东方美女&,到底是什么身份?

    对于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尤其是几个敢对着她吹口哨的美国大兵,许二姐的回答很直接&,几拳揍倒&,再踹上两脚*,抽--出锋利的匕首&,对着美国牛仔的脖子和腰部以下腿部以上的某个部位比划了一下,勾起饱满的红唇,“姑奶奶昨天刚磨过刀*,想试试有多利吗?”

    美国牛仔浑身僵硬*,脸色发青&^,直到许二姐离开&&,半天都没动一下&。

    物资送到后^,华夏远征军中的炊事兵和医务兵又忙了起来。

    很快*,华夏远征军的堑壕里就传出了一阵阵的中药味^,隔壁的美国大兵看到那些黑乎乎的药汁*,直接退避三舍*&。

    老天,华夏人在做什么*?&&!

    直到西班牙大流感在欧洲彻底爆发,美国牛仔们才会知道**,这些黑乎乎的药汁^,是救命的良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35235》,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35第二百三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35235并对谨言235第二百三十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3523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