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二百二十九章

    民国八年,公历1917年11月底&,经过近两个月的航行,穿过德国潜艇出没和水雷遍布的海域,华夏运兵船和护航舰队,终于抵达欧洲大6。

    此时,法国北部斯海尔德河畔的康布雷战役已经打响&&,英军集中了三百多辆坦克,五个军的兵力和一千多门大炮,对防守的德军进行了猛攻**。

    在平坦干燥的土地上,坦克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德军猝不及防,阵地很快陷落。英军攻陷了康布雷*&,并向瓦朗谢讷挺进,很快便向纵深推进了十公里,抓获了七千多名俘虏。

    战场上的消息传回^,伦敦所有教堂钟声齐鸣&,这是一战中仅有的一次^&*,乐观的情绪开始蔓延&,好像协约国已经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现实很快给了英军一记重击,指挥坦克作战的宾爵士希望能增派援军^,给德军更有力的打击&^^*,英军前线总指挥黑格却在犹豫之后,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十二月,寒冷的天气即将到来&,西线不再适合作战*。发起康布雷战役的目的也不是为歼灭德军,而是为吸引伊普雷德军的注意力,减轻防守该地联军的压力。

    黑格告诉宾爵士,没有后备军^,因为大量的部队被调往南线,支援在卡波雷托战役中遭受惨败,士气低迷的意大利&。

    宾爵士很沮丧^&,却也毫无办法&。面条军习惯于拖盟友后腿^,插盟友一刀的属性*,再次表露无遗。

    华夏军队到时,正赶上一场可怕的暴风雪。

    狂风卷过已被战争摧毁成焦土一片的欧洲大6,如美军到时的欢迎仪式直接“省略”&,入城时的阅兵自然也不会有^,五万华夏大兵,换上厚实的冬季军装和棉衣*,列队从船上走下*&^,坦克,飞机&,大炮,行进间,一种沉默与肃杀的气氛在风雪中弥漫^。

    本还抱有轻蔑心态的英法军官*,看到这支军队**,心下同时一凛^&,对政府上层千方百计从华夏弄来一群“黄-皮-猴子”的不满情绪,瞬间一扫而空。

    毫无疑问,这是一支军队,并且经历过战场厮杀的军队。如果这些华夏军人的枪法,和他们严守纪律的品格一样出色^,那么*,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就相当值得期待。

    该将这支军队调到自己的防线上!

    冬季*&,是“休战”时间^,四年的战争之后,协约国和同盟国有了共同的“默契”^**。

    利用短暂的几个月,双方士兵可以得到休息和补给,可随着战争的持续胶着,“休息”的时间也越来越短&,看着被送上前线的新兵^,老兵们都在咒骂&,还只是一群孩子,这是在犯罪!

    可是,欧洲的人口是“有限”的^,不是年轻的男孩*,难道让女人和老人到战场上去和壮年男人厮杀吗?

    美国大兵的到来,曾让协约国“欢欣鼓舞”**,牛仔们的表现,却在协约国首脑们的头顶浇了一盆冷水^。有美国人的先例,前线的联军指挥官对华夏军队不抱任何希望,他们讥讽道:“该感谢政府^,至少为我们送来一群挖掘战壕的劳工?!?br />
    训练营中的美军,同样对华夏军队不抱”好感“*。在美国&*,种-族-歧-视-比欧洲更甚^^。一个只因黑人拳击手卫冕便发生-种-族-骚--乱-的国家*^,会对华夏军队释放善意^?何况这个国家还将“排-华”堂而皇之的写进了法典!

    华夏士兵在码头列队*,厚实的棉大衣,棉鞋*,军帽还有手套^,让欧洲人也不免侧目&。

    哪怕有了美国的物资补给&,欧洲人的日子依旧不好过&。

    楼少帅最后从船上走下,过膝的呢子大衣&,黑色的军靴,宽大的黑色帽檐染了雪霜*,衣领镶着黑色的皮毛,领口上的金色将星^,在黑色的衬托下格外醒目。

    乌黑的眉^,冰冷的眸子^^,抿紧的嘴唇&。

    一瞬间^,法国人和英国人还以为站在面前的是一名日耳曼军人*。

    随即&,他们才察觉自己错了&。这个男人,比起刚毅的日耳曼男人*,更多了一种东方式的神秘和沉静&。

    “女人肯定会喜欢他^?!?br />
    法国人嘟囔了一声*,英国人不置可否,一同前来的美国人^,脸色却不太好看*,显然,他想到了在训练营中抱怨连天的美国大兵^*。

    “年轻的将军&^?!?br />
    这是英国人给楼逍的评价&*&*,下一刻^**,他们见到了更多“年轻的将军”。

    同样肩扛将星的宋少帅&*,马少帅,龙少帅鱼贯走下^&,四名年轻的华夏将军站在一起&,法国人愣了半晌^,再次抱怨:“上帝^,真该庆幸我的妻子和女儿都不在这里*!”

    楼少帅看到来“迎接”他们的军官*,挑起一边的眉毛,上校&?

    不只是楼逍&,宋武的眼睛也眯了起来&&&,龙少帅则是勾了勾嘴角&,而马少帅伸手摸向腰间&,却发现自己没带鞭子。

    “您好,阁下&!”

    一名中将,三名少将^*,再傲慢自大^,军人也有军人的规矩。

    英国上校率先向楼少帅等人敬礼,随后是法国人,最后才是美国人。

    四名年轻的将军回礼,不过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冰冷&*,想起临行前家里那些老兵痞子说的话^^,这帮洋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个的欠教训。求着他们来&,却摆出这副“阵势”,怎么,下马威?

    很快^,在西线的联军都知道了华夏人抵达的消息*,而对面的的德国人也知道了。

    “华夏军队^?”一名德军中校从军装上衣的口袋中取出一包香烟*&,敲出一根叼在嘴里,“里奥^,你熟悉他们吗^*?”

    “不,”另一名少校摇头,“凯尔曾在华夏军校中任教,他或许知道一些*?^!?br />
    “是吗?”中校点燃了香烟^,“同他们打一场^,一切都会明白?!?br />
    “或许*?!?br />
    少校拿起望远镜,透过风雪^,穿过无人区&,望向了对面的联军阵地*。

    冬季,还是春季&?总是会遇上的&。

    比起德国人的“悠闲“,此刻的协约国首脑们又遇到了难题,前线的英军指挥官黑格和法军指挥官芒让*&,都希望将华夏军队归于麾下^*,华夏军队却明确提出&&,他们要”自己行动“。也就是说^,华夏人和美国人一样&&,对于充当欧洲人的炮灰一点兴趣都没有^。

    被任命为华夏军队总指挥的楼少帅^,态度比美国的“黑杰克”潘兴将军还要强硬^。

    “华夏军队^,必须在华夏军官的指挥下&!”

    简言之*,华夏军队作战,只能“自己人”说得算。联军军官^?哪凉快哪呆着去*^。

    楼少帅说话时&,其他三名少帅要么在填装子弹^*&,要么在擦拭马刀&^,年龄更大的师长旅长们却是正襟危坐,很明显*,在这里^,一切都是“年轻人”说得算*。

    “没有商量的余地?!毙脊啄悦堑恼撤路鹞扌菸拗?,有的时候,他们或许只是为了争吵而争吵,“就让他们去康布雷^!”

    众所周知,十一月下旬,英军在康布雷取得“大胜”*,随后,又被德国援军打得丢盔弃甲&^,而且&,德军还在不断增兵*,这让伦敦教堂里的钟全都白敲了*。

    什么很快就能取得胜利,都是一场笑话^。

    对于联军上层的决定&,华夏军并无任何异议&,再次集结队伍,开赴阵地*。

    纵深九公里,绵延十几公里的突出地带,之前全部由英军防守&。在德军集结几个新锐师发起反突击之后^,大部分阵地都被夺去,形势变得岌岌可危。如今换成华夏人接防&^,包括联军和对面的德军^,都很“期待”华夏军队的表现。

    只是双方都认为,最早也要等到明年春季^,这么寒冷的天气,傻瓜才会端着枪冲上战场。

    可惜**,他们都错了。曾在西伯利亚作战的华夏大兵&,还真没将法国北部的这场“暴风雪”看在眼里。

    等着看好戏的法国人^,轻敌的德国人&,态度模糊的英国人*,还有在训练营里,日夜期盼向世界播撒“自由”的美国人^^,很快都将跌破眼镜^。

    到达阵地之后*,华夏军官们立刻开始巡视防线^&,虽然比不上德国人&*,但英法两国修筑的堑壕也算是中规中矩?*;谋缑谴耸币龅?^,就是派出观察哨*,拿起工兵铲,将堑壕“修理”得更加舒适一些。然后,除了被派出的侦察兵,所有的作战队伍都开始休息*,忙碌的只剩下后勤和炊事兵*。

    大锅被架起&,热水开始在锅中翻滚,蒸腾的热气中,面条*,咸菜和挖成块的罐头被投入锅内^&,还有整筐的卤蛋。这些“好料”,在船上时,压根没给那些洋人看到。

    寒冷的冬日,一碗热汤,一份热面条,都是难得的享受^、

    热汤的香气很快开始飘散,被留在康普雷的一千多名德国俘虏,也闻到了这股诱人的味道*,英国人自己的日子都不好过^&*,自然也不会给俘虏多高的待遇^。所谓的绅士精神和贵族作风^,在1914年时或许还存在&*^,到1917年*,就全部成了浮云*。

    在己方士兵也只能依靠黑面包充饥时*,谁能期望俘虏会吃饱肚子^?

    “保罗&,华夏人在做什么?”

    被俘虏的还有几名德军厨子,兵员不足的情况下,就算是厨子也得上战场。

    “不知道&,好香^^?!?br />
    香气越来越近,德国俘虏们看到二十多个华夏士兵^^,抬着大桶的面条走过来^。一名会说德语的士兵,告诉他们,这是给他们的食物&*。

    “上帝!”

    捧着手中的热汤^,德国人以为自己在做梦&。当然,他们不会用筷子^,勺子和叉子同样可以解决问题,再不行^,直接徒手上阵*。

    德国俘虏狼吞虎咽时^,会说德语的华夏士兵走到一名德国军官跟前,递过去一根香烟&,德国人也没有客气。随后&,华夏兵哥从德国人口中知道了一些英国人没告诉他们的“东西”&。

    华夏人的“友好”态度让德国人很疑惑*,他们是敌人^^,不是吗?

    “我有两名德国朋友^^?^!被氖勘档溃骸拔沂蔷?*,我遵从国家的意志到欧洲作战&,若是在战场上遇到*,我会向他们开枪&&?!?br />
    德国人点点头,没有再问&*。

    隔日^,这些德国俘虏就被带往后方的战俘营,他们中的很多人,直至战后才有机会回到德国**。

    十二月十五日^,持续了一个多星期的暴风雪终于停了,气温依旧很低^,几架黑色的战斗机出现在天空中,它们组成战斗队形&,护卫着位于最中央的一架飞机^,朝德军阵地飞去*。

    “警戒&!”

    德军阵地中的观察哨很快发现空中的异常&,黑色机身^,机翼下醒目的五色国旗,都表明这不是他们熟悉的任何一种飞机!

    机群开始降低高度,地面上的高射机枪和高射炮被架了起来,但德国人发现^,这些飞机飞行的高度,远高于他们曾击落的英法两国飞机^,速度也更快。

    “华夏人的飞机^?”

    机舱中&^,华夏兵哥谨慎的观察地面,拉起操纵杆,他们的目的不是对德军阵地发动袭击,而是观察地形^。

    英国人和法国人的确给了他们一些“建议”,但是^,通过那名德国军官的口^,楼少帅发现*,英国人给的建议存在一些“问题”。

    战斗机被派出执行侦查任务^,面对陌生的土地*,欧洲一流的军队,兵哥们手心捏了一把汗,当飞机升空时*&,紧张却变成了兴奋*。

    机群在空中呼啸而过,德国人的反应相当迅速&^,十五架德国双翼机升空进行拦截&。

    十二对十五,华夏飞机处于劣势^,但是,黑色的机群却没有后退,怯懦,只会让敌人看轻自己。

    就像是两群嗅到血腥味的鲨鱼&&,黑色的战机和木质双翼机迅速绞杀在一起。

    德国的空中马戏团开始表演^,华夏的黑色旋风无畏迎战^,机枪声&,内燃机的轰鸣声,火光中^&,一架飞机直接在空中爆炸,另有两架飞机尾部和机翼拖着黑烟&*,从空中坠落^*。

    一架德国飞机攀升到高处^*,俯冲而下*,密集的子弹击中一架华夏飞机^^,却没发现^^,在他身后,紧咬着另一架黑旋风……

    空中不断爆闪出的火光,地面上腾起的黑烟^,昭示着战斗的激烈**。

    谁都没有想到,一次空中侦察^,竟然会突变成一场空中战斗&^。

    华夏军队和德国军队的首战,在空中上演*。

    战斗结束得很快**,德国人损失了六架飞机和六名飞行员&,华夏人则损失了八架,飞行员却只牺牲两人^,所有的华夏飞行员都备有降落伞*,德军空军*&,只有轰炸机飞行员才有这个待遇^。

    地面的军队也开始出动&^,华夏兵哥们是为营救落在无人区的飞行员^,德国人则希望能抓获俘虏,空中的战斗让他们对华夏军队产生了警惕,这支军队貌似和法军英军都不一样&。

    同样端着冲锋枪,戴着钢盔的大兵在战场上相遇,后方的机枪是他们的掩护&,冲锋枪和步枪的子弹在耳边飞过,死亡和受伤^,随时都可能出现^*。

    救人的华夏士兵不愿意放弃,已经救回了四个,还差最后两个*!

    德国人同样不会放弃^,他们距离两名受伤飞行员比华夏人更近&!

    枪声更加激烈&*,一名腿部受伤的飞行员掏出了手枪,没有任何犹豫的扣动扳机*^,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另一名飞行员动作稍慢,德国人已经冲到近前&,一枪托将他砸晕*。

    华夏士兵们红着双眼,德国人却用最快的速度撤退^,他们继续向前冲只能是送死。

    带队的班长握拳狠狠的锤击地面,“该死*&,混账^!”

    在欧洲大6的第一场战斗,甚至称不上战斗,只是小规模的冲突^,却让双方都对彼此产生了新的认识。

    接到初战报告后,楼少帅环视众人,“如今之德军&^,远不及战始&!?br />
    无论哪个国家&&,打了四年仗,几万几十万的死人*,精锐部队也要差不多打光了^。德国统帅部^^^,接连从6军的战斗序列中划去三十二个师,这代表什么,凡是带兵的人都一清二楚&。

    新兵**&,大量的新兵。

    楼少帅站起身,所有人的目光也随着他的动作而移动*&,“诸位^&^,第一战,自今日始!”

    所有人军官同时起身^,“是^!”

    就在华夏军队将在欧6掀起一阵狂风时&,华夏各省,开始了“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人口普查。

    新的户籍制度颁布,延续自清时的人口户籍被废止*,家家户户重新登记造册,联合政府宣布,将效仿北六省模式*,6续在各省实行福利政策,而在华务工的“外劳”*,属本次普查的重点对象&。

    北六省,南六省和西南几省的工作量最大&&,俄国人和菠萝头&*,以及东南亚几国的外劳逐月增加*,在普查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缅北的部分村庄^&,竟然整村人都跑进了华夏&*,还有很多菠萝头^,拖家带口&,赶都赶不走*。

    北六省的情况稍好&*,但六省查下来**,总结的数目让李谨言都吓了一跳,他怎么不知道北六省内都这么多的外国人?

    从事技术工作的^,开商店做生意的*&,在农场里干活的&,在工厂里打工的,除了俄国人,还有比利时人,英国人&,法国人*,荷兰人^,葡萄牙人等等等等*。甚至还有不少拉美人^。

    李三少眼睛一眯*,嘴角一勾,回头给京城发去了一封电报,楼大总统接到后,找来展长青,商量妥当&&,隔日递交国会^。

    国会就“移民制度”和所谓的“绿卡”问题商讨期间*,楼二少的求学生活也走上正轨&&,李谨言在关注欧洲消息之余,也掌握着俄国国内最新的情报。

    十月革命爆发**,联合政府垮台^&,克伦斯基逃亡国外……高尔察克回国^,白军出现,叶卡捷琳堡的枪声响起,沙皇一家九死一生***,只有塔基杨娜女大公和皇太子安德烈活了下来*,正在华夏情报人员的?*;は?&,在西伯利亚逃亡&^,伊莲娜跟在女大公的身边。

    李谨言可以预期,那批可观的黄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可他现在关注的不是黄金,而是欧洲西线的战场*,准确点说^,是法国北部的小镇康布雷。

    十二月二十八日^&,华夏军队主动向防线后的德军发起了进攻^,这场进攻出乎协约国和同盟国双方的预料^^,也在一战的历史进程之外&,却对整个一战战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后世称这场战役为“康布雷战役”的延续,却也有另一种说法*,这场完全由华夏军队发起和主导的战斗**,奏响了欧战最后一幕的序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2922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29第二百二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29229并对谨言229第二百二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2922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