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第二百二十八章

    八月中旬,以英法为代表的协约国*^,首次明确向华夏提出出兵要求*。

    一个多月前,首批美国大兵抵达法国*,并在巴黎街头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阅兵游行。与群众的欢呼声相反,协约国首脑和指挥官们,对这支牛仔队伍并不看好。

    率领这支军队的是有“黑杰克”之称的约翰潘兴,他强硬的要求美国军队必须有独立作战的权力,打破了英法将美国牛仔当炮灰的算盘??刹坏迸诨?这些美国大兵根本就不“适合”欧洲战场,独立作战^?去战场上送死还差不多***。

    在“独立”作战之前^^^,这些美国牛仔必须进行军事再训练^,一训就是几个月,直到一九一八年初,美国大兵才真正打响他们到达欧洲大6后的第一枪*。

    训练期间^,如何克服对毒气的恐惧**,是这些美国牛仔最难-跨-过的一关*^。

    一九一五年后,交战双方都会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向对方的阵地发射毒气弹^。无论是防毒措施还是毒气种类,德国人一直领先。一九一七年七月^,德军首次将芥子气使用在了战场上^*^,毒气之王的出现,让协约国彻底落了下风*^。

    英法士兵的惨状^,加重了美国牛仔们内心的恐惧^,毒气成为了比重炮和机枪更可怕的东西^^。

    哪怕协约国的军官告诉他们*,有防毒面具和更好的防护措施^^^,美国牛仔们依旧半信半疑,这不只拖慢了他们的训练速度*^,也拖延了美国大兵走上战场的时间。

    欧洲的战况不容乐观,东线的炮声再次停了,俄国国内的乱局,使临时政府无法支撑前线的进攻**,奥匈帝国军队完全可以独自应付*,德国得以从容调派部队在西线发起进攻。协约国西线军队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法军,士兵哗变随时可能发生。英军独木难支,意大利在南线也不好过^,其他参战的欧洲国家也差不多灯枯油尽*。追随美国脚步对同盟国宣战的拉美国家,深谙打酱油的精髓,嘴上叫得再响,也坚决不派兵,连“支援前线”的物资都是应付了事^。

    华夏^*^,成为了英法最大的希望。

    “派兵?”展长青见到英法两国公使*,听到他们的要求^,并不感到吃惊。

    在对德宣战之后*,华夏联合政府的几个头头便关在小黑屋里开了一场秘密会议^**^,楼盛丰,宋舟和司马君等皆是军人出身^,具体分析欧洲的战况之后*,他们更倾向于派兵。

    “财不露白不假^,可总躲在家里,别人也不知道你的拳头到底有多硬^*?!?br />
    “日本矬子和老毛子算什么^*^?只有让这些欧洲人服了,咱们才算‘赢了’**!”

    一为展示国威,二为掐死欧洲佬分出胜负之后,再到华夏来分蛋糕的妄想,三来*^,打完仗总要“分东西”吧^?若想分到最好的一部分^*^,不只要打得敌人没脾气^^,更要让“自己人”服气。认真论起来*^,华夏和那帮欧洲人着实算不上“自己人”,可该分到手的也不能让出去^,分不到的^,能抢也不能放^*!

    和这些老兵痞子“借兵”^*^,欧洲人自以为得计,实际上却是在与虎谋皮。打退敌人之后^*,恐怕连他们的“老窝”都有被掏的风险。

    “出兵也要看怎么出*^^?*^!彼沃勖衅鹆搜劬*,“要让洋人求着咱们*^,再多出点血*,这事才有得商量****?!?br />
    “再有,出兵就要打仗^^,带兵指挥的必须是咱们自己人*,不能让那帮洋人在咱们头顶上指手画脚^^?!?br />
    “这些都能做到^*,但是^,”司马君顿了顿^,“第一仗必须打赢^*^,还要赢得漂亮!”

    话落,室内顿时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楼大总统身上。

    楼大总统一摸光头,一咧嘴*,不必说**,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

    在英法公使找上门来之前^^,华夏联合政府的几个头头就商定了出兵计划*,给各联省督帅发了密电,秘密集结军队分批换装*,加紧训练^,即便只是通过军事观察团成员和部分情报人员口述的战术总结**,比起只凭“英雄主义”走上战场的美国大兵*,华夏军队的准备着实是充分多了*。

    步兵*,骑兵*,装甲兵*,飞行员*,凡接到命令的省份*,均不敢有丝毫懈怠^*^。

    出国作战^,扬军威*^,壮国威^*,为华夏在世界争得话语权^^,为兵者^^,为将者*,责无旁贷^!

    当英法两国公使再次登门时*,展长青提出了华夏出兵的最基本条件*。

    “海关在十月前全部移交^,同时**,香港澳门也必须于九月前归还华夏^*!”

    之前交还租界时,港澳并不内,英国人耍了个心眼,葡萄牙人则心存侥幸。

    如今*,展长青撕开了窗户纸,收回“租界”,便要收回彻底*^*,华夏没有耐心再等*。要想华夏出兵*,就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

    最终*,英国人妥协了^,葡萄牙人也没有坚持的底气*,澳督*,港督^,均将在九月一日前“卸任”*。

    三方在八月二十二日达成最终一致^*,并于八月二十三日签订正式条款*,废除两国与清政府签订的相关条约^^,华夏收回最后被占国土的时间,进入了倒计时。

    当华夏政府接管香港澳门两地*,并为军队远征欧洲做准备时*,李谨言正为楼二少上学一事头疼^*。

    按照楼二少的年龄*,该上蒙学??梢勒账摹把丁?^*,上小学都没有问题*^。

    “蒙学,还是小学?”李谨言就像后世为孩子择校的家长,哪怕学校是自己办的,考虑到自家小豹子^,还是各种不满意*。

    “言哥?”

    楼二少正在沙发上玩填字游戏,他认了不少字,白老开始教他习楷书^,毛笔字还写不太好^,用铅笔写出来的却是横平竖直^。

    “都猜出来了^^?”李谨言低头看着楼二少手中的硬纸板^,上面画着方格*,空出的格子都已经被填满*,“睿儿真聪明^?**!?br />
    “言哥过奖?^^!?br />
    楼二少“面不改色”的放下纸板^*,又拿起一张^,李谨言可以清楚看到^**,柔软黑发下的两只小耳朵都变得通红。

    “睿儿^,言哥觉得^^,还是先上半年蒙学再上小学比较好?!?br />
    “为什么?”

    “睿儿不想和同龄的朋友玩吗?”李谨言笑着点了点猜字板上的两个格子,“睿儿知道朋友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甭ザ俚阃穅*,认真“考虑”了一会*,才开口道,“可我想上小学**^?!?br />
    “为什么*?”

    “我要快点长大?!?br />
    “……”上小学就是长大*?他该怎么和这宝贝解释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张张嘴,看着楼二少*,李谨言只能一捂脸^,老天,孩子果然不好养,再听话的小豹子也是一样。

    白老回关北的日子推迟到九月***,楼少帅还在西伯利亚**,李谨言也没人可以商量*,给京城的楼夫人打电话^*^^,丫头却说*,楼夫人不在,出去了*。

    去哪了*^?

    “夫人和宋夫人*,司马夫人看电影去了^^?!?br />
    拿着话筒*,李谨言四十五度角望向屋顶,再度无语^。

    当天傍晚^,楼夫人给李谨言打来电话^,“既然睿儿想上小学,就让他去吧*^!?br />
    “可……”

    “没关系^?!甭シ蛉说纳糁写判σ鈄**,“当初逍儿到父亲身边*,和大他几岁的表哥也相处极好?!?br />
    当真不是楼老虎“霸气”使然*?

    虽然很怀疑楼夫人话中的真实性**^,李谨言还是没问出口^*^?悸窃偃齘,决定“尊重”小豹子的意见,将他送进了子弟小学*。

    碰巧的是^,国文先生是杨聘婷。

    一年多不见^*,杨聘婷的外表变化不大^,身上的气质却更温和**,也更容易让孩子亲近。

    “杨先生*^^,好久不见^?*!崩罱餮岳怕ザ俚男∨质謂,“我家孩子还请先生多费心^*?!?br />
    “哪里,三少客气*?^!毖钇告媒臣毡叩暮诜⒁吹蕉骬*,弯腰,和楼二少视线平齐**,“楼睿*,你好**^!?br />
    在她眼中*^,面前的孩子不是楼大总统的公子*,只是她的学生^。

    楼二少恭敬的行礼^^,口中道:“先生好**?^^!?br />
    或许是楼家的基因优良*,楼二少年纪小^,个头却比同龄人高^,和比他大一两岁的孩子站在一起也显得不突兀^*。

    “好?!?br />
    杨聘婷笑了^,直起身,“三少^^,要上课了^?!?br />
    “啊,那……”李谨言忙蹲下--身,“睿儿*,好好上课*^^^*,言哥下午来接你*?!?br />
    “恩*?!?br />
    等到教室门关上,李谨言还是站在门前,脚步怎么也挪不动^*,直到半堂课后^,才转身离开*。

    情报局安排专人进入子弟小学,专门看护楼二少*。虽然想让楼二少过一段普通孩子的生活^*,可家庭因素还是决定了***,他不可能真正成为一个普通的孩子。

    回到大帅府^*,李谨言突然觉得空落落的^,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这种情况以前从未有过。

    不过是将小豹子送去学校罢了……难道只因为是自己亲自把他送去的吗?

    李谨言想不通这种情绪是因为什么^*,既然提不起精神***,干脆毫无形象的摊在沙发上^*,旷工一天^,天也塌不下来^。

    闭上眼睛^,各种思绪在脑海中翻腾^*,不知不觉间竟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喉咙有些干*^^,掀开被子*,看到房间中还坐着一个人*。

    军装挺拔^^*^,漆黑的发^,墨色的眼,两条长腿交叠,靠在沙发上*,手中翻着一本德文书。

    揉揉眼睛*,“少帅?”

    “醒了?”

    “我不是做梦?”

    男人放下书站起身*^,几步走到床前,托起李谨言的下颌^,低头,在他下唇上咬了一口*。

    “嘶……”李谨言捂住嘴唇^,“少帅^!”

    “恩^*?”楼逍单手撑在床上,“还以为做梦^*^?”

    “不是*?^!崩罱餮灾辶艘幌旅济?,舔舔嘴唇**,下一刻^*,唇便被堵住*,丝丝的疼*,却愈发的热。

    良久,直到有些喘不过气来^,唇才被放开,背已经抵上床铺,楼少帅的军装领扣亦被扯开^,额发有些凌乱*,眼眸益发的黑^^,只是看着*,就让人心乱*。

    墙上的自鸣钟突然响起,李谨言一惊^*^^,连忙推开楼逍^^,“几点了^?”

    见才下午两点,稍稍松了口气^**?;购?,没睡过头^。

    “少帅,我三点要去接睿儿^^?^!?br />
    楼少帅不说话。

    李谨言下床整理衣服^*^^,长衫下摆有些皱*,干脆换了一件,“少帅一起去*?”

    楼少帅还是不说话^^。

    “说起来,少帅,你不是在西伯利亚吗?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李谨言“自言自语”好一会,始终没得到回应*,一边扣着扣子,一边回头,“少帅?”

    不知何时,楼少帅已经站在他的身后,手臂搂在他的腰间,“九月底^*,我去欧洲^?*!?br />
    “欧洲^^?”李谨言的手一顿^,“决定出兵了**?”

    “恩?**^!?br />
    “一定要去^?”

    “担心*?”

    “对^!崩罱餮岳ド偎У母觳?,转过身^,“我担心你^^!?br />
    静静的看着李谨言,楼少帅突然笑了,李谨言的心^,因为这个笑容漏跳了一拍。

    txxd,没事笑这么迷人干嘛^?!

    “谨言*,”温热的气息拂过李谨言的耳际,“清行?!?br />
    李谨言只感到一股热气从头顶往外冒,连忙捂住耳朵,这是犯规*!

    “清行^*?”

    “别叫了!”李谨言抓住楼少帅的军装衣领,一呲牙^,“信不信我办了你^?!”

    楼少帅挑起一边的眉毛^,示意李谨言看看墙上的自鸣钟^^。

    李三少磨牙^*,谁说楼少帅从头到脚的刻板正经^,军人铁血*,他和谁急!

    到最后^,李三少也没能把楼老虎“法办”***,毕竟小豹子第一天上学堂,李谨言答应去接人,不能食言^。楼少帅也跟去了^*^,只是没下车^^。等楼二少站在车门前^,看到车上的楼少帅时^,眉头很明显的皱了一下,还是中规中矩的叫了一声“大哥”^。

    “恩^,上车*?*!?br />
    车座前的司机和季副官努力克制回头的欲--望*,就算百爪挠心*^,也必须忍着**!

    意外的,楼家兄弟相处的很“和平”^,或者说,太和平了^。

    楼少帅问了楼二少第一天上学堂的“感想”,楼二少的回答简单明了,每句话都能抓住重点***,他甚至记住了所有同窗的名字^,还对楼少帅和李谨言道^*,和大家都交了朋友^。

    只不过^,和楼少帅说话时,楼二少的表情格外“严肃认真”*^,同单独面对李谨言时的发面团子样***^,相差十万八千里*。

    李谨言看得稀奇^**,却没发言,楼少帅听着楼二少的话^^,偶尔点头或是提点几句^*^,车子开到大帅府,兄弟俩的谈话也告一段落*^。

    “很好^*^,继续保持?!?br />
    楼少帅“表扬”了楼二少*,楼二少突然对着楼少帅笑了^,“是**,大哥*?*!?br />
    在某一瞬间*,楼少帅的表情成功定格两秒。楼二少却仰头对李谨言道:“言哥,睿儿饿了^*^,何时开饭^^?”

    “饿了^?马上!”

    李谨言一把捞起楼二少*,想想^^*,又塞进楼少帅的怀里^,直接将楼二少口中的“外祖父教诲”抛到脑后*,反正白老还在京城*,天高皇帝远^*^。

    “少帅^**^,你抱着*^,我去厨房看看师傅准备了什么^?^!?br />
    话落,几步没影了^。

    楼家兄弟大眼瞪小眼。

    楼二少:“大哥*^?!?br />
    楼少帅:“恩*^?!?br />
    楼二少:“……”

    楼少帅迈开长腿,登上台阶。

    下车的季副官脚步一顿^,他是该跟进去蹭饭还是转身离开*?安全起见^^,蹭饭一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饭后*,楼少帅和楼二少在书房进行了一场兄弟式的交流,李谨言被拒绝旁听^**。

    李三少也只是耸耸肩膀,不让听就算了,他回房去数大洋。

    自从华夏对德国宣战,德国军官团回国,北六省也断绝了明面上同德国的来往。但在瑞士的尼德商行**,依旧和德国军部做着大笔生意**^。想到欧洲战场,李谨言抿紧了嘴唇^,既然华夏要出兵,楼少帅要去欧洲^*^^,该通知尼德**^*,卖给德国的货物必须限量*。

    欧洲人打生打死不关他的事,牵扯到自家人*,那就必须重新考量^^。

    楼少帅去欧洲*,俄国的事情怎么办^?那么大一笔黄金*,该交给谁来接手*^?还是说*,真等布尔什维克把沙皇一家咔嚓掉^*^^,去截高尔察克的胡?那样一来^,至少还需要两年*。

    正想着,房间的门被推开,楼少帅和楼二少先后走了进来^。

    “少帅,睿儿,谈完了?”

    “恩**!?br />
    一大一小**,动作一致,应声点头。

    李谨言想笑*^,他也真的笑了。

    “言哥*?”

    “没什么^?^!崩罱餮孕ψ爬ザ?^,让他在身边坐下,回身把一本画册递给他,又吩咐丫头去切个西瓜送来*,八月*^,正当时^。

    丫头很快送上了果盘,退出房间**,李谨言叉起两块红色瓜瓤放进碟子^,推到楼二少跟前*。

    “少帅,你去欧洲***,俄国的事情怎么办*?”

    “父亲会安排,钱师长和杜师长都去西伯利亚?*!?br />
    “情报局要再派人吗^?”

    “暂时不用?*!甭ド偎У懔说阕雷?**,“晋军和冀军已经出兵^,为防消息泄露^*,不要轻举妄动^?^!?br />
    西伯利亚太大,为了稳住之前占领的地区^,继而彻底消化,必须增加驻军^*^,加上后期移民*,调进他省军队势在必行*。

    “那欧洲的事……”

    楼少帅和李谨言谈话时^^,楼二少吃完了两小块瓜瓤^,看完了画册,端正坐着,认真听着。等李谨言注意到**,他已经听了有一会了。

    “睿儿能听懂吗^?”

    “能?^**!甭ザ俚阃?,“大哥要去叫欧洲的地方打仗*,有事情托付给父亲*,是为了很重要的东西^**^*?!?br />
    “少帅*,”李谨言吸了一口凉气,“你小时候也这样吗?”

    “不记得*?*!?br />
    “……”骗人*!

    李谨言发现自己错了^^,真心不能将楼二少看成六岁的孩子,哪怕他实际上才五岁^^^。

    “睿儿^^,这些话不能说给外人听**?!?br />
    “睿儿知道*,外祖父教过*!?br />
    李谨言:“……”

    精英教育**,厚黑教育,果然要从娃娃抓起**?

    九月二十八日^*,华夏正式出兵欧洲*。

    首批五万军队,将从青岛乘船出发。运兵船全部出自华夏,包括约翰船运公司的所有货船与客轮,及南六省和其他沿海省份可调集的全部大型船只。

    护航编队由英国远东舰队及部分美国战舰组成*,华夏原有的四艘巡洋舰^,除了老旧的镇海号*,其余三艘^,有两艘加入护航^。另有一艘华夏自造的轻巡洋舰*,也出现在了护航的队伍之中*。

    这艘巡洋舰的吨位和舰上火力根本不被英国人看在眼里*^,但从造船的钢板到船身设计,却全部出自华夏人之手。巡洋舰上的华夏水兵^,面对英国的无畏舰,也未见丝毫动摇^,他们要向世界证明^*,华夏海军虽弱^,仍存^*^!

    出航前^*,只余一臂的刘海龙和几个老北洋坐在海边^,喝得酩酊大醉^,醉后又哭又笑^,能活到今天*^,亲眼见到这一切,就算是死了*,也能对海底的弟兄们有个交代了……

    刘海龙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踏进水中^,将一碗酒倒尽*,仿如支持不住的栽倒在海里*,口中涌进咸涩的味道*,不知是海水,还是二十多年来未流尽的眼泪^*。

    老北洋的梦想^,希望,仇恨^*,都被茫茫大海埋葬*。

    但是^,华夏的年轻一代^,会将他们的梦延续下去,华夏海军**,会在他们的学生^,他们的后辈手中发展*,壮大^!

    二十八日上午十时,青岛港,华夏士兵开始登船*^。

    北方大兵**,南方大兵,汇聚成一股,自这一刻开始*,他们不再有地域之分,省份之别^*,他们只有一个身份*^,华夏军人*^。

    坦克*,装甲车^,火炮^,机枪^,都被运上货船^,另有三架轰炸机和三十五架被漆成黑色的战斗机。这些战斗机有个新名字*,黑旋风^。

    为何会有这个名字?只因战斗机飞行大队的队长^*^,随同司徒竟一起归国的华侨青年曾笑言:“言少给轰炸机起了好名字,战斗机也不能落后*!”

    所有战斗机飞行员集思广益之后,新式华夏三型战斗机终于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黑旋风^*!

    据称,这是一名读过水浒传的飞行员提出,飞行员们全体投票,赞成通过*。就算飞机设计师气得要撞墙,他精心设计的飞机还是被冠上了李逵的外号**^。

    比起设计“鬼见愁”的同僚,这位仁兄还是可以安慰自己^,至少*,黑旋风这个词^*,听在不了解“内情”的人耳中,还是很“威风”的^*^。

    在华夏兵哥们踏上欧洲大6时*,丑八怪*,鬼见愁^^^,黑旋风*,将让欧洲大6见识到*,何谓华夏武器的风采*!

    它们的威力,将和它们的名字一起^,在世界历史上,留下深深的一笔。

    这一天,很快即将到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2822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28第二百二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28228并对谨言228第二百二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2822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