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第二百二十五章

    三月二十五日,德国驻华全权公使辛慈离开京城,乘火车南下,将于上海乘船返回德国。

    登船前,辛慈与滞留在华夏的德国驻上海总领事克里平进行了密谈,并授意克里平^,在他离开之后,继续加强与北六省的联系,尤其是在三所军官学校中任教的德意志军人*,在履行教官职责之余,必须设法使这些未来的华夏军官更加倾向德意志,至少不要让他们倒向协约国一方*。

    “我已经向国内发出电报,希望能解除他们的军职?!毙链仍缭诮拥交牧险饨徊砍ふ钩で嗾栈岬牡比?就开始谋划,政府断交并不意味着民间也断绝来往,最多堵住了德国与华夏结盟的道路。

    “阁下,在北六省不只有德意志帝国的军人?!?br />
    “这一点很麻烦?&!毙链纫参烁械揭藕?,如果没有英法横插一脚*,事情会好办许多*,“为了德意志,尽力而为^。日耳曼人从不畏惧任何困难*&?!?br />
    “我一定尽力**^,阁下*?!?br />
    辛慈离开了,上海公共租界内的一些报纸,却并未因华夏政府与德国断交偃旗息鼓*,反而开始大肆鼓吹对德国进行报复。

    这其中有英法等势力在背后的推动&^^,也有华夏人自发的行为。随着华夏对外作战接连胜利,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断增强^,连续收回大片失土,国人的思想也开始发生转变。

    华夏再不可欺&*!

    在经受百年屈辱^&,一朝挺直背脊&*,扬眉吐气之后&*,这一观念比任何时候都深入人心。

    很快*,京城和沪上等地再次出现了群众的游行活动,还有人发表演说,号召群众向政府请愿&,对德宣战^。

    游行的队伍经过东交民巷,各国驻华公使都派出代表&,其中英国公使朱尔典&,法国公使康德和美国公使芮恩施还亲自出现在游行队伍面前^&&,随行的武官一边护卫他们的安全^^*,一边向游行队伍宣传德国的暴--行,并出示了照片和一些报纸。

    “我们站在华夏这边&&,德国必须付出代价^*!”

    人群中忽然有几个声音喊出:“美利坚万岁*!英吉利万岁**!法兰西万岁^!“

    一个穿着学生装的青年攀上高处^,举臂高呼:“政府罔顾民意&&,迟迟不对德宣战^,必有卖国者从中作梗&^&&!声讨卖国者*&!”

    “声讨卖国者*!”

    “华夏万岁^!”

    “华夏万岁&!”

    青年从高处跳下&&^,立刻有十几个和他一样穿着学生装的男女聚拢过来&&&^,他们拉起了准备好的横幅*,掉头朝政府官员所住的街巷走去*。

    在他们身后&*&,三国公使互相看了看,脸上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俄国公使始终没露面,沙皇倒台^,库达摄夫的身份变得十分尴尬。至于日本公使林权助,朱尔典压根就没想让他露面,日本人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几个带头的青年学生并非毫无目的的走,他们的目标,明显是华夏政府外交部长兼国务院总理展长青的住处&。沿途所经官员宅邸^,大门和墙上都被贴上了标语^,街边的小贩纷纷走避*,店铺里的伙计看得直啧舌,年逾不惑的店铺老板却摇头叹息道:“这就是一群娃娃&^^,被人给利用了尚不自知^&?&!?br />
    “老板^?”

    “行了,别想着去凑热闹,到时出了事,我都保不住你^&。在这里好好盯着*?*&*!?br />
    话落^*,老板转身上了二楼*,雅间里&,萧有德和一个二十多岁的精壮汉子正临窗而坐。

    “萧先生,处座&?&!?br />
    “都看清了吗^?”

    “看清了&?&!崩习逡桓耐盏暮推?&,眼中带上了一抹阴沉*&,“领头的几个^,有南苑航空学校里的学生,也有京城大学和其他几所大学堂里的*,咱们的人混在队伍里都认得真真的^?!?br />
    “恩&^?*!?br />
    萧有德没说话,坐在他对面的豹子开口道:“继续盯着,我带人过去*?*^!?br />
    “是^&?^!?br />
    游行队伍距离展长青的府邸只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领头的几个人加快了脚步,不时号召大家快一些,可以清楚看到他们脸上的兴奋&*。

    队伍中的情报人员也有些急了&,说好的人呢^?处座怎么还不来?

    就在这时^,一名身着长衫的儒雅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游行队伍中的很多人都认出了他*&。

    “陶老&?“

    “陶部长……”

    “陶先生&^^^^!?br />
    这位儒雅老者&,正是教育部长陶德佑。

    陶德佑没有出声^&&,只是负手立于街上*,一改往日慈祥&,目光冷峻的望着眼前一张张年轻的面孔^。

    游行人群的脚步慢了下来*,口号声也越来越低。

    混在其中的情报人员暗地里松了口气,虽然和计划不一样&&&,但总算是没让这群人冲到展部长的家门前*。否则他们各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领头的一个青年却在此时高呼:“陶老为何阻拦我等^?莫非想要包庇国贼*?&!”

    “陶某醉心教育四十余年^,自以为有所成,不想却大错特错&?&&!碧盏掠拥幕吧⒉桓?*,却仿似一把重锤*,每一个字落下&,都能撼动人心*&,“何谓教育?何谓学习?何谓做人*?诸君可否教我?”

    “陶先生……”

    “教育,在于立人^,学习,是为做人^?*^!碧盏掠咏ソヌ岣吡松?**,“诸君可否告知陶某,何为立人&&,何为做人*?似诸君这般,大喊他国万岁^*,不问青红皂白&*,只经微言挑-动便与官员定罪?”

    “没有**!”青年反驳道:“我们只是为了惩治国贼!”

    青年的话引起了游行人群的共鸣^,口号声再次响起*。

    “国贼?谁是国贼^?^!”陶老的声音倏地严厉*,“不与德国宣战&**&,便是国贼&?^&!不合你们心意**^,便是国贼&?^&!陶某亦不赞成贸然对德宣战^&,在尔等眼中^^,老夫亦是国贼?^!”

    这番话一出*,人群中又是一静*。

    陶德佑当真被激怒了,面对这些热血青年*^,老人有心痛*,也有无奈^^,这些年轻人*,即便是学业上佼佼者&,其他方面却反如稚儿。

    可叹^&,可恨&^!

    最可恨者&,唯其中挑衅滋事之人&,用心险毒,该杀*&!

    这时&,展府的大门突然打开*^,楼大总统和展长青接连走出&&&,展长青几步抢到陶德佑跟前,深深鞠躬*,“陶老受累^&,长青惭愧*?!?br />
    楼大总统则三两步走到学生跟前*^,很多人只在报纸和《名人》上看到过他的照片*,如今面对面&,只觉一股杀伐之气迎面扑来&,刚刚叫嚣得最厉害的几个青年,脸色也是一变&*&。

    他们并不知道楼盛丰也在展家&,若没有受到阻拦^,闯了进去&,非但无法达成目的*,反而会弄巧成拙*!

    多家报社的记者也匆匆赶来&,被游行人群堵住街尾,车子太慢,记者们只能扛起箱子撒丫子跑*,对于这个时代的记者来说^,体力可是相当重要的&。

    各所学堂里的校长^,先生也6续赶到^,他们开始劝说学生,希望大家散去&。

    学生们却留在原地不肯走*^&,他们或许不再如之前激动&&,却固执的想要得到一个答案^。领头的几个青年^,更是对着展长青大骂国贼^,甚至还污蔑他同德国人勾结*^。

    “展某与德国人勾结&?”展长青朗然一笑^&,“展某所行诸事,无愧于国家,无愧于民族*,无愧于天地^!国贼二字,展某不敢当^&!”

    楼大总统开口道:“楼盛丰曾于万民前发誓*^,为国为民**,振我华夏,必不会自食其言**^。外战乃是国事,需递交国会*,楼某身为总统&,且不可自作主张&,何况外交部长^^*?”

    “当真?”

    楼大总统这番话一出*,许多人都露出了恍然的表情&,的确^&,华夏如今为民主共和国,非一人--独--裁*,此等大事&*^,自然要经国会商讨。领头的几个青年察觉出不对^,递交国会?不过是借口!北六省对外作战,哪次递交了国会&&?

    一个青年刚要开口*,腰间却被枪口抵住*&,侧过头*,一张清秀的娃娃脸正对他笑,“同学&^*,麻烦安静点^&,大总统正在讲话&*,你出声我就听不清了*?&!?br />
    和他遇到相同情况的*,还有之前就被盯住的五六个人^。

    情报局早就怀疑京城里有不少外国势力埋下的钉子&,这次捞到了几条不大不小的鱼**,收获算不上多&,却也不少^。

    交差没问题^,想立功^,就得在这几个人身上再努力了……几个被枪抵住的青年同时后颈一凉^&,背后冒出了冷汗*^。

    楼大总统的讲话不长*,聚集到街上的人却越来越多&,许多没有参加游行的学生和进步人士也纷纷赶来&。

    一名报社记者想往前凑一凑^,听得清楚些^,不想却被挤到了人群后方&,刚喊了一句“我是记者”,就听身边的人苦笑^,“老兄*,别叫了^,我也是&?*!?br />
    转头一看&,这位的鞋子都被踩掉了一只*&。

    讲话之后*,楼大总统还接连回答了许多青年学生提出的问题,气氛从最初的剑拔弩张&,变得异常平和,大有在街上开一场“总统新闻发布会”的架势。

    天色渐晚*,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楼夫人摇下车窗,看了一眼窗外&,对坐在一旁的楼二少说道:“睿儿^,和娘出去好不好?”

    楼二少也朝外边看了一眼&*,眉头一皱,“人多&&?!?br />
    “睿儿害怕&*?“

    “不怕*^?*^!?br />
    “那和娘出去吧^?!甭シ蛉讼鲁抵霸偃V?,“记得要和爹笑*?&!?br />
    “恩*?&!?br />
    听到这个熟悉的单音,楼夫人脚步一顿*,要不然^,还是别把睿儿送去关北了吧……

    兵哥们分开人群^*,楼夫人牵着楼二少缓步走来。

    到了近前^&&,楼二少突然笑得像朵花似的,糯糯的叫了一声,“爹^&*?!?br />
    楼大总统浑身一激灵^,表情呆滞两秒*,才弯腰将楼二少抱了起来*^。楼二少这次很给楼大总统面子*&*,脸上的笑容始终没落*。几个记者拍到了这一幕&&。

    一个铁血的总统&^,也是一个慈祥的父亲。

    历史,在这一刻定格&。

    后世史料记载,有政治天才之称的华夏总统楼睿,“成名”时间比他的父兄都早。从军和从政之路,也比父兄更加“顺畅”^。

    彻底应验了一句话^*,成名要趁早*^*。

    这张流传到后世的照片&,也引起了另一个话题*,那就是^^,楼大总统已年过耳顺,楼二少却仍是垂髫……不愧是华夏第一任大总统*&^,果然厉害!

    京城的消息传回关北,李谨言正在翻阅从俄国发回的电报&&。

    伟大的革命导师弗拉基米尔同志比历史上提前十天返回俄国&&,他乘坐的火车刚抵达圣彼得堡,就有无数的工人群众到车站迎接。

    弗拉基米尔同志刚下火车**^&,就发表了一场著名演说&*^,号召工人和农民群众团结起来^*,要求一切权力属于苏维埃^。

    此时&,俄国两种政权并存^*,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却得到更广泛承认*?*^?寺姿够娲蟮刂骼钗址虺晌芾砗?^*,还将获得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的支持^。所谓的一切权力属于苏维埃,在此时并没有太大的“市场”^,只有当临时政府宣布继续参加欧战**^&,布尔什维克接连发动几场起义之后*^&,才会迎来一场更彻底的革命。

    在布尔什维克内部^,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弗拉基米尔武装起义的计划^&。要想达成目的&,弗拉基米尔同志需要有力的支持*,托洛茨基坚定的站在了他这一边*,基洛夫率领的反抗组织也成为了他的“忠实”追随者^*。

    能够掌控一支上万人的武装^,对此时的苏维埃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基洛夫接到的命令是**,立刻率领军队前往圣彼得堡。在他们离开之后^*,得到消息的华夏军队立刻从外蒙出兵*,抢占了西伯利亚从赤塔到伊尔库茨克沿线铁路段。

    由于二月革命^,西伯利亚边境军完全成了一盘散沙,哥萨克虽然宣布“效忠”临时政府**^,却对并存的布尔什维克政权抱有极大的敌意*^,得知基洛夫的反抗组织彻底倒向布尔什维克^&^,又接到临时政府的命令,正一路策马追杀过去&*,“无暇”去理会铁路被占的问题&。

    何况,去和反抗组织作战,总比对上几乎武装到牙齿的华夏军队要轻松许多^^。在过去几个月的战斗中&&,凡是和华夏军队碰过面的哥萨克,全都学乖了*。

    华夏人*,再不是任由他们宰杀的羊群了^。

    随着春季到来^&,华夏军队又开始了对东西伯利亚的蚕食进攻*,触角还伸到了中西伯利亚&&。此时的俄国政权正风雨飘摇*^*,还在准备继续对协约国作战*^,向西伯利亚派兵,几乎不太可能*。

    有了前期的物资和各种好处做铺垫^,赤塔等地的火车站守军*,几乎没做太多抵抗&,就将火车站交了出来*。

    杜豫章的第二师顺利抵达雅库,正转向西,进入勒拿河沿岸高原^。楼少帅亲自率领的独立旅也从满洲里出发,乘火车向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进发^。

    沿途车站已经没有了俄国人的面孔^,全部都是荷枪实弹的华夏大兵*,除了中途补给,火车一路没停&,根据喀山传回的消息&,基洛夫的反抗组织离开不久^,只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留下了少量的武装人员^,其中就有曾在基洛夫身边担任秘书工作的米尔夏*,她熟悉反抗组织内部的一切^*,加上早已秘密潜伏的情报人员和孟二虎等人&^*,独立旅占领该地没有任何悬念&。

    不过,楼少帅的目的并不是继续向西进军**^*,而是转向北部的通古斯高原,与第二师会和&,同时调派第六十一师进入西伯利亚^。参与此次行动的还有西北三马的队伍,由马少帅亲自带队,目的便是趁俄国内乱&,占领广袤的东西伯利亚和中西伯利亚更多地区。

    西西伯利亚^^,太过靠近俄国欧洲部分^&,楼少帅暂时没有动手的打算^&。

    在楼少帅临行前**,李谨言也曾担心华夏兵哥们太过勇猛,一口气打到欧洲区*,如果真是这样^^,高尔察克的白军还在哪里建立政权*&?沙皇的金子还怎么往贝加尔湖运*?

    李谨言仔细回忆^,始终想不起高尔察克到底是在哪建立政权的&&&,鄂木斯克还是托木斯克&^?总之^,甭管是哪个斯克,要想得到黄金^&*,就得给高尔察克留出“造-反”的地盘!

    楼少帅登上火车之前*^&,李谨言千叮咛万嘱咐&,“少帅&,千万别打西西伯利亚&**?*!?br />
    面对这样的李谨言*,楼少帅正了正军帽,挑起一边的眉毛^,“清行以为^,西伯利亚有多大^*?”

    什么意思^?

    李谨言脑袋刚闪过一个念头*,楼少帅却俯身,温热的气息拂过李谨言耳畔和脸颊*,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放心&,等我回来&?^!?br />
    话落转身,只给李谨言留下一个修长挺拔的背影*。

    摸摸耳后*,好吧*,脑子又成浆糊了。

    此时*,美国已经以墨西哥事件和无限制潜艇战为借口对德宣战&。伍德罗威尔逊总统也在国会中发表了中心思想为“上帝保佑美国,美利坚别无选择”的重要讲话。

    英法等国公使再次拜访展长青*^,英国公使朱尔典提出,华夏不正式参战&,可否向欧洲派遣劳工*?而华夏军队正对西伯利亚发起的进攻,朱尔典提都没提&*。沙皇被推翻,新的俄国政府是敌是友&,还要留待观察*。

    展长青告知朱尔典&,华夏政府可以考虑。

    四月十二日,在大西洋上^,又有一艘华夏商船被鱼雷击沉&。

    英国情报部门比华夏更早接到商船沉没的消息&^,出现在法国的马尔科夫^*,又拿到了一张数额相当可观的汇票。

    与此同时**,前日本关东都督大岛义昌&,恭敬的站在一名身着短打的男人身后**,用华夏语说道:“阁下*,下一批人已经选好^&^*!?br />
    男人转过身&,赫然正是哑叔^。

    又有商船被击沉的消息传回国内,楼大总统兑现了他之前的“承诺”,正式向国会提交了战争计划^*。英法等国公使闻听消息后^&,甚至比华夏国民还要紧张**^,他们期望能听到“好”消息&。

    留在华夏的德国领事克里平&,立刻向国内发出密电*,华夏,很可能对德宣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25225》,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25第二百二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25225并对谨言225第二百二十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2522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