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第二百一十九章

    十二月初,比历史上多“支撑”了一个月的大隈内阁倒台,在军部元老山县有朋的授意和支持下,原朝鲜总督寺内正毅被召回国内^*,组建下一届内阁^。虽然寺内在朝鲜的表现引来不少反对之声*,但有山县有朋的赏识,就足以为他扫清大部分选举中的障碍。

    朝鲜总督由6军大将,并于不久前升为伯爵的长谷川好道接任。

    原本寺内不需要如此快的“卸任”**,只不过,如今的朝鲜已经成了一块烫手山芋,能尽快“甩”出去*,那是再好不过**。

    长谷川伯爵接任朝鲜总督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寺内组织的清-缴行动升级,同时下令驻平壤的第十九师团主动对李东道领导的朝鲜救国军发起攻击。

    “不过是一群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乌合之众^^!”

    长谷川好道对于救国军的评价很低,他和寺内思考问题的方式不同,寺内更像一个政客,而他则是个军人。与其费力去清-缴“嫌疑者”,不如直接朝“源头”下手**^。长谷川并非没想过华夏人的反应*,但情势所逼^,他没有其他选择*。就算他不下令第十九师团进攻朝鲜救国军**,日子也未必好过^。

    新任总督,总要有所表现*。

    命令刚一下达^^,在新义州的北六省第三师就接到了密报^*。

    在送信人离开之后,赵越下令第三师各部集结,随时准备参加战斗^。

    “少帅就要朝库页岛下死手了,咱们都得弄出点动静来。这个新总督着实是‘不错’^*,倒是省得让李东道主动挑事了*^^?!?br />
    “师座英明!”

    “少拍马屁^^^,做事去^!”

    “是*^!”

    传令兵傻傻一乐,笑出一口白牙^,原本板着面孔的赵大师长^,崩不住也乐了^。

    在长谷川好道计划吞掉李东道的队伍时,赵越这只黄雀也做好了准备^。

    前者新官上任三把火^**,还要收拾寺内正毅留下的烂摊子。后者却是为了给楼少帅进攻库页岛的计划打掩护**。朝鲜弄出的动静越大越好*,这样才能转移日本人更多的注意力^^*。

    十二月十日^,驻平壤的日军第十九师团,遵照新任总督长谷川好道的命令^***,主动对朝鲜救国军发起了进攻。

    事先收到消息,并得到华夏武器援助的朝鲜救国军^*,和日本军队展开了一场艰苦的鏖战^。虽然救国军上层争权不断*,可绝大多数加入这支武装力量的朝鲜人*^^,都怀抱纯粹的救国梦想^,发誓要把日本殖民者从朝鲜赶出去^。

    战斗打得很惨烈**,双方都没有重炮^,掷弹筒和少量的七五山炮是唯二的重火力^^*,机枪太过浪费子弹,第十九师团的军官和士兵都接到命令,子弹要省着用^*,而朝鲜救国军的弹药补给是要花钱的,不节省,数量也有限^。在第十九师团的攻势变得愈发猛烈*,冲锋的队形密集起来后,李东道才下令所有机枪开火^^*。

    必须用更少的子弹*,杀伤更多的敌人***。这是李东道从日本人那里学来的*,回国头来被用在了日本人的身上*?;蛐碓谖蠢吹哪囊惶?,朝鲜人会宣称^,这种“战术”和“战略思想”是他们发明的,也并非没有可能^*^*。

    金正先亲自带着一个团上前线,李东道闻听消息,立刻招来心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心腹点头,转身离去**。李东道咬了咬牙,他不信,金正先每次都有好运气!

    从战斗打响,李东道就深信朝鲜救国军不会被消灭*,因为华夏人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果然**,在第十九师团用老式村田把朝鲜救国军杀得节节败退时*,炮声响了*。

    不是七五山炮*^,也不是掷弹筒*,而是12omm的重炮*!

    第三师的炮兵营集合了两门12omm重炮和四门七五山炮,开始对进攻中的日军进行炮击。

    原本士气高涨的日军顿时被炸得人仰马翻,长谷川没想到华夏人会这么快就行动*,但他也有准备*,一门从老式巡洋舰上拆下来的舰炮**,在炮声中展开了回击^^^。

    港口封冻*^,军舰开不进来*,但拆下来的舰炮却没问题*。

    海军的战舰开不出海港^,老式的巡洋舰也逐渐落伍*,与其留在军港基地发霉^,不如为缺少重炮的6军做些贡献。

    日军的炮击在赵越的意料之外,“大意了*?^^!?br />
    轻视敌人,哪怕是再“虚弱”的敌人^**,也是战场上的大忌。何况日本矬子还没真正虚弱到无力还手的份上**。

    “下令第二炮兵营加入进攻?!?br />
    炮兵们也打出了火气*^,继两门12omm重炮之后^,两门15omm榴弹炮也被推了出来*^,另有一门2o3mm重炮**,这是北方兵工厂目前为止^*,造出的最大口径火炮^**,刚运到时,赵大师长都看得眼睛发直。

    战场上的主角已经不再是朝鲜救国军和第十九师团的步兵*,而是第三师和第十九师团的炮兵。

    炮弹不停的炸响^,75mm口径的火炮已经退出了攻击序列*^,第三师的一门12omm重炮也被炸毁^,加上炮兵的死伤^^,让炮兵营的两个营长心疼得眼睛发红^*,在十二月的天气里*,一把甩掉军装上衣*,推开耳朵已经被震出血的炮兵,亲自操控火炮*,“小日本^,我x你爷爷*!”

    此时^,两架华夏战斗机出现在天空^,飞行员还是新兵*,刚从北六省空军军官学校毕业不久**。由于大多数有经验的飞行员都参加到对库页岛的轰炸行动中,能增援朝鲜第三师和西伯利亚戍边军中的**,只有毕业不久的学员和刚从新兵营中出来的“生瓜蛋子”^。

    两架战斗机的载弹量并不多,升空之后,锁定日本的炮兵阵地*,先后呼啸着俯冲而下^*,机枪口喷射出可怕的火焰,立刻有十数名日本炮兵倒在了地上^*。

    日军的防空火力依旧薄弱,只能拿起步枪对空射击*^,子弹打在机身上^^,穿过木头却被钢板挡住^,没有加装钢板的机翼^,也不是老式村田步枪能轻易打穿的。

    两个年轻的兵哥在日军的炮兵阵地上空盘旋*,盯准了下边的炮兵*,见一个打一个^,打一个少一个^。

    起初悍不畏死的日本兵,在目睹被机枪子弹打成筛子的同僚之后^*^,终于感到了害怕*^,就算军官在后边踢打^,用枪托砸^,他们也不肯起身去操控火炮*。在军官亲自上阵*,被一串子弹打死之后^,他们更是死死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是真的“死尸”一样*^^。

    一架飞机锁定了日本人堆放在火炮旁的弹药箱^,机身倾斜*^,扔下两枚十磅的炸弹^^,然后拉起操纵杆*,以最快的速度升空,可还是被炮弹殉爆腾起的烈焰波及,机身尾部冒起黑烟^,不得不在另一架飞机的护航下掉头飞走^,临走不忘把机翼下挂着炸弹全都扔到第十九师团的头上^^**,炸不死太多人^,听个响也好^*。

    只有两架飞机^*,却摧毁了日军的炮兵阵地……说炮兵阵地不太恰当^,毕竟满打满算只有一门火炮*^。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在欧洲人来看,这简直就是个笑话^,可在华夏兵哥和日本矬子的共同“努力”下,这个奇?^;故浅鱿至?。

    谁让长谷川总督只想着带来一门舰炮就万事大吉,却忽视了防空火力?

    长谷川犯了和库页岛驻军一样的“错误”^^,不过以日本6军能得到的军费来衡量,他想不犯错*,比犯错更加困难^*。

    日本人的炮声哑火,华夏炮兵却在继续轰击,李东道趁机鼓舞朝鲜救国军的士气*,同时不忘宣传华夏人的“友好”和鼎力相助**^。第三师的炮声停下^*,没有再响起之后,他亲自带领鼓起勇气的救国军冲向第十九师团^。

    “冲?*?!跟我冲!”

    李东道此举**,非但让救国军士气大胜^,还将金正先之前亲自上前线奋战的英勇变得微不足道。此役,让他彻底奠定了在救国军中的声望*,也为今后成为朝鲜的最高权力者奠定了基石。

    第十九师团的士兵已经被炮弹炸得七荤八素**^,加上失去了火炮支援^,他们只能凭借步枪和刺刀去和朝鲜人硬拼^^。

    在人数相当的情况下,这就是一场混战和群殴*。

    赵越看到炮兵营送上的战损*,也叹了口气^**,战争总要死人的^,不过吃了这个亏,下一次^,第三师绝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

    发生在平壤的战斗断断续续了六天**^,惊动了整个日本朝野。长谷川好道非但没有达成预期的作战目的,反而让朝鲜救国军和华夏人彻底占据了平壤^^*。

    昔日参加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的6军大将成了一个笑话,只有刚卸任朝鲜总督的寺内正毅深知其中滋味*。不过^^,就算同情长谷川,寺内也不会再去碰朝鲜这个烂摊子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日本人同样熟悉*^。

    在日军第十九师团被“赶出”平壤之后,朝鲜救国军正式进驻,平壤的市民接连走出家门,拿出家中最好的食物犒劳救国军^,当华夏军队出现时,同样受到了热烈欢迎。

    之前投靠日本人的“朝-奸”*,还没来得及逃走的*,都被从藏身处找出来^,他们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却难逃死亡的命运^。

    就在朝鲜的战斗让长谷川总督和新内阁首相一起头大时*^,库页岛的上空再次响起了飞机的轰鸣声。

    生活在库页岛南部的日本人如今学乖了*,一旦听到飞机声^*,无论士兵还是平民^*,全部立刻朝林子里跑^^。赫哲人和鄂伦春人都住在林子里^,凡是有他们在的地方^^,华夏飞机不会轰炸。

    不过这一次,生路却变成了死路^*。

    刚闯进林子,有人就察觉到不对*^,想要出声提醒,却已经晚了^*。在他们“逃命”的路上,布满抓捕野兽的陷阱,严寒的冬季,地上却挖出了两米的深坑*,坑里还插着削尖的木刺,就算是大型野兽掉进去^,也休想活命。

    随着惨叫声,有人掉进陷阱^,还有人被绳索缠住了脚^,瞬间就被吊了起来。

    “放我下来*^^!”

    被倒吊起来的一个日本兵大声的喊着*,帽子和手中的步枪一起掉在了地上*。没等下边的人帮他,一枚弓箭就射中了他的喉咙^,鲜血从半空滴落*,随即^*^,更多的弓箭和子弹从密林深处飞出。鲜红染红林地*,惨叫声很快响成一片。

    这里是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土地*^^,他们世代生活在这里,繁衍生息。

    突然有一天,强盗来了^^*,先是俄国人,然后是日本人,还有日本人带来的朝鲜人,劫掠^^,屠杀,一同降临在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头上,他们居住的棚子被烧毁*,猎物被抢走*^,白发苍苍的老人^,牙牙学语的孩子*,有着乌黑长发和爽朗笑容的妻子^,兄弟*,姐妹,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些强盗^,毁了他们的生活**,毁了他们的一切*!

    复仇!

    哪怕只有弓箭和落后的火枪,一息尚存,就要为家人和族人复仇!

    赫哲和鄂伦春的汉子没有孬种^^^,必须让侵略他们的强盗血债血偿^!

    枪声愈发密集,日本人一边还击*,一边朝森林外退去**,至于落在陷阱里的……他们都已经自身难保*,哪有余力去救别人?

    可是^,在森林外等着他们的^,是死神张开的另一张大网^^。

    一个营的华夏士兵突然出现在慌不择路的日本人面前*,枪声响起^,泼洒下的弹雨*,结束了一个又一个生命。

    这里只有强盗^,没有无辜者*,在库页岛的日本人*,几乎每个人的手上都沾着赫哲人和鄂伦春人的鲜血*。

    这些华夏士兵的出现让日本人绝望*,拿着枪的日本人还在还击,有的还抽--出身上的倭刀*,大喝着冲了上来^^*?;褂幸徊糠秩?^,在枪声响起后就立刻趴到地上^,用日语大声喊着“投降^^,饶命”^,聪明点的^*,藏在土石后,不聪明的**,直接暴--露-在弹雨中^,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

    同样的场景不只发生在川上村*^,凡是日本人占领聚居的地方*,如丰原、真冈*,大泊,敷香等地*^,都出现了华夏士兵,都响起了可怕的枪声^*。

    这一天注定是库页岛永载史册的一天^,也是日本人更加倒霉的一天。

    北六省军队通过赫哲人的帮助登6库页岛*,在登岛之前**,还和岛上的俄国人进行了交涉,华夏可以允许他们留在库页岛*,并保留所有财产*。但是,他们必须接受华夏的管理*,军队也必须解除武装**,如果不想留在库页岛*^^,可以自行离去,华夏军队不会阻拦*。

    日本人的前车之鉴,让这些俄国人不再心存侥幸***。通过与国内的电报联系^^,他们已经知道现在国内的情况有多糟糕,沙皇的统治已经陷入了困境**,继黑海和波罗的海舰队水兵起义之后*,俄国6军内部也出现了不稳^,全国各地接连出现罢工和游-行^*^,光是处理国事和欧洲战事,就足够尼古拉二世头疼的,哪有余力来关注一个远东岛屿?

    战略位置再重要,比得过欧洲吗^*?

    况且,在接连夺回伯力和海参崴之后^^,华夏军队的脚步已经深入东西伯利亚,就算派兵*,沙皇也会先考虑大6上的地盘。

    生活在库页岛北部和中部的俄国人考虑再三,终于答应了华夏提出的条件^。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离开*,更多的却都选择留下,这些人还对沙俄能取得欧战胜利,卷土重来抱有奢望,但事实会告诉他们^*,奢望终究只是奢望*,不会有实现的那一天*^。

    就这样^,在毫不知情的情况的,日本人被俄国人“出卖”了。

    严格论起来^^,俄国同英国共处协约国阵营^^*,而日本与英国缔结了条约并对德国宣战*,两国也算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盟友*,如今库页岛上俄国人的所作所为*,站在盟友的立场上^,的确是一种“背叛”*?*^?煽悸堑搅焦ぞ靡岳丛诳庖车荷系恼醊**,背叛要比合作更简单^*。

    库页岛南部驻守的日军也不过一个联队和由部分侨民组成的武装,面对空中的轰炸^,地面的攻击^,再加上赫哲人与鄂伦春人的偷袭^,他们只撑了不到三天。对于日本矬子**,北六省军队一向没有留俘虏的习惯^^,就算侥幸活下来*,也回像大连战俘营里的那些一样*^,被送去边境挖矿。

    西北的马队已经证实外蒙和西伯利亚交界处有矿藏的消息^,要开矿,可是需要不少人手的*^。

    打扫战场时,华夏兵哥才发现这群日本矬子“穷”成什么样^,他们从一个日本军曹的口袋里发现了一个饭团^^,几乎全是谷糠^。

    攻占库页岛南部的消息当日便传回国内*,但却隔了两天才见报*^。

    在这间隔的两天时间内^,从海参崴机场起飞的战斗机编队*,到日本长崎去做了一次短途旅行,倒是没扔炸弹^,只扔了一批传单^^,毕竟*,楼少帅现在还没打算和日本“正式”开战。

    此举险些让刚组阁的寺内内阁^,成为史上最短时间内倒台的内阁**,也让日本人彻底意识到,光有强大的海军是不够的,华夏人的飞机完全可以威胁到日本本土的安全***!

    日本军部提出*^,需要大力发展空中力量**。

    “日本需要飞机,像华夏人一样的战斗机和轰炸机*!还有防空武器!”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日本人看到了空中力量的重要性^,却无法解决一个根本性的难题,钱的问题。

    没钱^**,别说造飞机^,连个飞机轮子都造不出来!再向英国人借款吗^?他们还有什么可以抵押?

    有了长崎“空投传单事件”^*,在华夏报纸公开宣传“库页岛军事演习胜利完成”的消息时*^,日本人表现得异常安静与沉默^^^。

    即便海军宣称可以在港口的冰冻期结束后给华夏人一个教训**,可连提出这个计划的人也知道,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宗谷海峡布满水雷^,绕过千岛群岛,光是燃料就是个大问题,如此大费周章**,最终也只是为了往岛上轰几炮^?就算把华夏人赶走,说不定也会便宜了俄国人,甚至还会惹来华夏人的飞机报复。

    华夏的飞机可以飞到日本本土,连一向以为“糊涂”著称的大正天皇*,晚上都开始睡不着觉*。

    就在日本人左右为难时,俄国宫廷中也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后的宠臣,受到沙皇夫妇信任的“圣人”拉斯普京*^,被德米特里大公和尤苏波夫公爵等人联手做掉了。

    在死前几个月,拉斯普京曾对沙皇做出最后的预言^,而这个看似荒谬的预言*,却将在俄历十月之后的某一天*^,成为现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1921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19第二百一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19219并对谨言219第二百一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1921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