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第二百一十八章

    民国七年,公历1916年1o月27日,库页岛南部,丰北村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惊动了正在编修补渔网的五原真郎*,他疑惑的抬头朝天空中望去*,旋即张大了嘴巴,巨大的可怕的“怪物”正如一团乌云一般,遮天蔽日的从他头顶飞过^。

    “天照大神&!”

    五原真郎一把丢掉手中的工具*,大步朝家里跑去,他曾经见过日本舰队的水上飞机,但空中的那些“怪物”^*,个头大得惊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俄国人&*^,一定是俄国人来了!”

    从上个世纪起,库页岛上的杀戮就从没停止过&&。

    俄国人对岛上赫哲人的屠杀^&,俄国人和日本人对岛上原住民的劫掠*,以及俄国人与日本人之间的战斗,杀戮一直在持续*。

    沙俄曾为彻底占据库页岛将千岛群岛北部划给日本,而在赢得日俄战争后&,日本人马上撕毁条约占领库页岛全境&。很快^*,俄国人又卷土重来。至今^&,库页岛被中部山脉分为南北两个部分,俄国在北部设立首府&&,日本在南部建立桦太厅*,这种划界是双方妥协的结果&&。俄国忙于欧战^&,连西伯利亚都没办法维持充足的兵力,日本的经济已经濒临崩溃*,6军和海军正为争夺有限的军费闹得不可开交^^,岛上的日本驻军要靠掠夺原住民和朝鲜移民才能吃饱&,少部分时间,他们也会搜刮“自己人”&*。

    库页岛最初是被沙俄用来流放强盗和罪犯的*,北部的俄国人可一点都不好惹。有日本军队在^^,俄国人才不会随时杀过来。为了能得到军队的?&;*,库页岛南部的日本人和朝鲜人主动将食物让出&,而其他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和少数民族只能忍气吞声^&。

    “飞机^,巨大的飞机&&!俄国人来了&^!”

    五原真郎的喊声惊动了村子里的其他人&^,他们纷纷从房子里跑出来,抬头朝五原真郎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用刻意寻找,就能看到天空中的机群&。

    “天照大神&!”

    村子里的日本人都被吓得脸色发白&,临近村子里的朝鲜移民也产生一阵骚-乱*。被驱赶到贫瘠土地^,或是在林间生活的岛上原住民看到了天空中的机群^,第一反应和五原真郎一样^,以为是俄国人&*。

    生活在岛屿中部的俄国人&*&,远远见到飞往南部的机群**,疑惑的自言自语,“是我们的飞机吗&&?”

    可惜,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俄国人全都猜错了,这些轰炸机和战斗机不属于俄国&&&,也不属于任何欧洲国家*,每架飞机的机身上都绘有五色国旗^,它们属于华夏!

    很快&,两架轰炸机发现了目标^,十六架战斗机分散开^,搜索地面是否有防空火炮和高射机枪威胁^。

    轰炸机的机舱打开*,一枚又一枚炸弹从空中落下,爆炸声和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日本人也不是傻子,不会傻傻的等着挨炸,他们立刻开始寻找一切能够躲避的地方,之前为躲避俄国人的炮轰挖掘的地道和几次战斗中留下的战壕^,如今都派上了用场^^。

    附近村子里的朝鲜人也背着包袱跑来了,可地道的空间只有那么一点,日本人是不会和朝鲜人“分享”的。何况他们还每个人都背着包袱*!

    “高-丽-猪&,滚出去^!”

    朝鲜人的哭求不会引起丝毫的同情心,此时此刻&&,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日本军队也开始组织“反击”。

    说是反击,实在是有些抬举他们,高射机枪和高射炮都是先进的武器,对于还拿着十三年式和十八年式村田枪的日本6军部队来说*,想都不要想。

    野炮和山炮都只有75mm口径^,迫击炮也只有一门。每个步兵小队倒是都配有数量“充足”的掷弹筒&*,但是&,关键是现在袭击他们的是飞机^,用掷弹筒去打飞机吗?!

    军官们只能组织士兵举起步枪,同时将机枪架起^^,朝空中射击^。现在不是吝惜子弹的时候&,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飞机降低高度时&^&,用步枪将它们击落。

    可惜^,村田枪使用的子弹和欧洲步兵的步枪子弹口径不同&*,很难效仿欧洲-鬼-畜-用步枪-打-飞机&*。何况华夏飞机机舱下都加装了钢板^,别说6mm口径,就连德国的毛瑟和英国的恩菲尔德也未必能打穿。

    有些日本兵已经发现空中的飞机不是俄国人的,机身上的标志*,分明是华夏的国旗*!

    “八嘎,支-那-人?!”

    如今的日本&,几乎失去了在华夏的全部势力范围,不提东北的大连&,五个日本租界也都被收回&,挤在上海公共租界中的日侨已经达到一万三千人&。

    日本政府和国民都穷得揭不开锅,和英国的借款只能缓一时之急*,朝鲜成为日本重要的粮食,矿产和木材来源,可从去年开始,朝鲜也变得不太平*,朝鲜总督寺内正毅几次清-缴,起义军反倒越来越多,日本人发现,之前屡试不爽的手段渐渐不再管用了^。

    库页岛南部和北海道隔宗谷海峡相邻,库页岛上的渔产和其他物资对日本来说相当重要。为此^,日本特地向库页岛南部增派了一个步兵联队^,不只提防俄国人*,也在警惕鞑靼海峡对岸的华夏人。

    华夏的改变让日本人瞠目,又感到恐惧**。他们对大6的渴望依然强烈,但现今的日本政府上层并未全部被狂-热的军-国-主-义冲昏头脑*,有人认为,如今的华夏正在崛起*,甚至超过了明治时期的日本^。如果不能让华夏内部动-乱-分-裂^,或是再出现一次庚子之乱,联合欧洲诸国对华夏发动进攻^*,仅凭日本是无法实现侵吞华夏这一宏愿的*。

    “我们必须改变观念,现在的华夏已经完全不同了&?!?br />
    可惜&*,这样的声音只占少数^&&,更多的日本人还是对隔海相望的大6充满了贪婪。

    这种贪婪,必将让这个民族自食恶果!

    “射击^!”一个举着指挥刀的日本矬子大声的吼叫着,他的军装和雪亮的指挥刀太过显眼^**,三架战斗机组成的编队,飞离机群*,俯冲而下^,一阵机枪子弹泼洒&**,这块高地上的枪声顿时哑火,刚刚还高叫的日本矬子倒在地上,抽搐两下便没了声息。

    两架平行飞行的战斗机驾驶员同时举起大拇指&,另一架战斗机飞过,里面的飞行员比出了一个v字*,可惜没人理他^,只能摸摸鼻子*^,归队&。

    轰炸仍在继续**,丰北村^,川上村&&,丰原市及附近的几个村落和日军驻地都被“清扫”一遍**。设立在丰原市的日本官署接连被炸弹光顾,又被战斗机上的机枪一阵扫射,彻底成了一片废墟*。不能怪飞机中的兵哥们太过“火眼金睛”&,只能怨日本人把官署建得太“奢华”,一片茅草屋子和木头房子中间^&,就这么一栋水泥砖石建筑^,还-骚-包的是多层*,不炸你炸谁?

    轰炸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油料所限,又是跨海行动*,在将携带的炸弹全部“扔”干净之后,机群掉头返航,中途^,一架战斗机将挂在机翼下方的最后两枚炸弹抛落^,加起来只有十磅的炸弹,爆炸后却燃起一阵大火*。

    火焰和热浪平地而起&*,险些把投下炸弹的战斗机机翼烧着*,还差点波及整个机群^。

    “怎么回事?谁干的^?&!”

    轰炸机中的兵哥大吼一声*,可惜现在飞机中还没有无线电通讯设备^,他只能吼给自己和旁边坐着的另一个兵哥听。

    投下炸弹的兵哥却在愣了一下之后满脸兴奋,差点驾驶飞机在空中表演出三百六十度大翻转&?*?囱?,被击中的不是油料库就是弹药库^,这场大火一起*,足够下边的那帮日本矬子哭死^。

    看到火起的日本人的确要哭死了,被兵哥炸起火的地方*&,正是日军的一处秘密军火仓库&,那里储备了岛上日军一半的战略物资^,如今全都没了。

    这些物资,都是6军部和海军部死掐之后才要来的^,竟然被一把火给烧了&?*!

    “灭火^,快灭火?!”

    一个日军大佐急得跳脚^,不顾士兵的阻拦就要冲上去,可一阵接一阵的爆炸声阻挡了他的脚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越烧越旺,烧得他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和绝望。

    “完了*,全完了……”

    华夏的飞机编队只轰炸了库页岛南部&,炸弹也只落在丰原一带,即俄国人口中的萨哈林斯克。岛屿北部,较远地方的俄国人还不知道在岛屿南部都发生了什么&,而在岛屿中部,靠近日本统治区的俄国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即便看不到冲天的大火&&&,也能听到那可怕的声响^&。

    大地都在颤动^,有些人还以为是地震了*。实际上,这只是一千五百公斤炸弹和日军火药库共同造成的结果。

    “不是我们&^?!?br />
    在库页岛北部的俄国人得到南部被轰炸的消息后,立刻向国内发电报确认,当他们得知根本就没有轰炸计划后*,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相当可怕的结论^。

    “是华夏人^?!?br />
    上帝*,华夏人已经能制造出轰炸机了吗&?

    俄国人感到不安,今天能轰炸日本人&^,明天就能来轰炸他们*?&;暮投砉木哟勇蘩镏缶鸵恢蹦Σ敛欢?&^,华夏那块长脚的界碑已经深入东西伯利亚境内&,可为了能得到重要的补给物资&,沙皇依旧允许华夏人使用西伯利亚大铁路*^。

    这是相当奇怪的^,更奇怪的是^,没人对此提出异议?;囊谰杀3肿哦耘氛街辛⒌牧⒊?,而俄国也从没想过主动向华夏宣战。

    东线的战斗已经让俄国精疲力竭,国内的工厂绝大部分已经停摆,除了军工企业^,几乎没有工厂的机器还在运转。

    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被送上战场*,女人和老人都扛起锄头也无法种出更多的粮食^*。

    以弗拉基米尔同志为首的革命党人不失时机的起义宣传^,号召民众起来推翻沙皇&^。罢工频频出现&&,九月十月接连发生的水兵起义,几乎架空了沙皇的权力^,无论是国内的经济还是欧洲的战场,他都失去了控制力。

    此时的俄国,就像一战爆发前的巴尔干半岛^,成了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火药桶。

    只不过,巴尔干的火苗引燃了整个欧洲&*,而烧到尼古拉二世身上的这把火,却会让他失去皇位^,进而性命不保。

    与此同时&*,深入俄国境内的戍边军在东西伯利亚再次发起进攻&,东西伯利亚边境军总指挥安德烈^,和皇位上的尼古拉二世一样,对边境军失去了控制**,他只能用金币和宝石去收买哥萨克骑兵&,可惜,多次同戍边军交手的哥萨克骑兵很难再被轻易打动。

    哥萨克第九骑兵团团长谢苗诺夫公开宣称,不能得到足够的报偿*,他是不会去和华夏人打仗的*&。

    坦克如今不再是秘密,丑八怪已经出现在西伯利亚战场。

    这片广袤的平原*,会使坦克的威力发挥到极限*,只需要三辆坦克和一个步兵团,就能够击溃甚至全歼俄军一个步兵师^&^。

    内忧外患的俄罗斯^^,不只失去了之前抢占的华夏土地,还将从强盗变成被“抢劫”的角色*。广袤的东西伯利亚&&,很快将从沙俄的版图上脱离出去。

    在伊尔库茨克的基洛夫反抗组织此时出现了内部分歧*,对于华夏军队在东西伯利亚的行动&,反抗组织中的成员分成两派,一派以托洛茨基派遣的联络员科尔奇为首^,认为必须对华夏保持警惕^,另一派则认为&^,他们反抗的是沙皇&,只要能够对抗沙皇,他们都将视对方为朋友^^。

    喀山并没在基洛夫面前发表太多的意见^^,对基洛夫说出的话&*,他总是毫无疑义的表示坚决支持,从而获得了基洛夫更大的信任^,而托洛茨基却同基洛夫渐行渐远**^。

    科尔奇在反抗组织中的活动让基洛夫十分警惕&*,他开始担忧&^,托洛茨基是否也在打这支武装力量的主意^^。

    一旦掌控了权力&&,就不会允许任何人威胁到的自己的地位,就像是苏联时期的维萨里奥诺维奇^。

    最终^?;故嵌匀Φ目释季萘松戏?,基洛夫一边宣称会考虑科尔奇等人的建议,另一方面却调集军队&*,从伊尔库茨克向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移动,和华夏军队正在进攻的东西伯利亚地区,完全是相反的方向&^。

    戍边军的廖习武坐在坦克车上,手持冲锋枪和步枪的士兵分散开跟在坦克四周^,一列被解除武装的俄军俘虏,双手抱头&,老实的跟在行进队伍之后。

    驾驶坦克的兵哥掀开顶盖,对坐在坦克上的廖习武说道:“师座*,能换个地方吗*?”

    “老子坐这挺好^?!?br />
    “可您老挡住了机枪射击口^?!?br />
    “……老子愿意&!”

    兵哥:“……”配发给师级军官的桶车就在一旁,后边还有运兵的卡车*,堂堂一师之长非要坐到坦克上*,堵着射击口&&,这算怎么回事*^*?

    几匹快马从前方奔来*,马上的侦察兵向廖习武报告,前方发现俄军要塞^。

    廖习武单手撑着从坦克上蹦下来&,几步跳上北方汽车厂新设计生产出的桶车,大手一挥:“准备进攻^^!”

    比起第一辆全靠老师傅们手工打造出来的汽车*,如今的北方汽车厂已经全盘机械化^,从发动机到汽车零部件全都实现了自产&^*。虽然造价高,产量也低,但国人依旧以开带有关北汽车厂标志的车辆为荣。

    “这是华夏人的汽车!”

    楼大总统还特地从京城发来电报&^,要求出产的民用型轿车先送去京城。

    “以前是没办法^,可现在咱们自己能造了^^,还开外国人的东西像什么样^^!?br />
    先是楼大总统^^,然后是展长青,白宝琦&,连教育部部长陶老也发来电报,“套”交情&。北六省军政府占着地利人和,甚至先一步于联合政府“换车”&。

    李谨言也为大帅府买了一辆,此举得到白老大加赞扬,隔日^,该车便被几位老先生征用^,出入必乘^*。李谨言想要用车*,还要排号。

    好在第二批古董将到岸&,可以转移一下这些老先生的注意力,否则^,李三少恐怕要顶着各方压力^,到汽车厂截胡了。

    十月二十七日&,华夏空军对库页岛南部日占区进行了首次轰炸&。日本政府蹦高抗议*,并出示了轰炸波及平民的证据^&。

    华夏政府对此的回答是,华夏空军是在“自己的国土”上进行军事演习*,为何会炸伤日本平民&?日本人未经许可跑到华夏的岛屿上,想做什么&?该给出回答的不是华夏,应该是日本&。

    日本人被气得脸色发青,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迫使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的沙俄,通过这两份条约,沙俄从华夏割占了一百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库页岛也包括在内。

    楼少帅几次发动对俄战争^,重新签订的满洲里条约和海兰泡条约,废除了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明文规定收回被沙俄强占的土地&*。

    自此*&,在“法理”^*&&,库页岛的的确确是属于华夏的*&。日本人以平民在岛上被杀伤为由对华夏抗议^,是站不住脚的。

    日本的气焰被掐灭,展长青却提出,华夏军队仍会不定期的在岛上进行实弹“演习”&^,对于库页岛上非法移民的人身安全,华夏政府将不予以保证。若再出现“平民”伤亡*,华夏政府也只能表示遗憾&^。

    也就是说&,华夏没请你来*,你自己跑来*,还赖着不走&,要是倒霉被炸死,那就自己担着吧*,华夏不会负责的^,别说赔偿&,连丧葬费都别想**。

    日本和俄国都以为华夏的海军还很弱^,6地上所向披靡的军队*,对岛屿也束手无策^*。却压根没想到&,楼少帅压根没打算和他们“玩”海战,舰队拼不过^,直接从空中来。

    飞机数量不多,却可以轮番轰炸,反正库页岛的面积也算不上“太大”,目前的攻击目标只是岛上的日本侨民聚集区和军队驻扎区&,开飞机的兵哥们表示&,一天两趟,毫无压力&!

    从十月底开始*&,一直到年末^,除了刮风下雪,不适合飞行的天气*,华夏飞机几乎是每隔一到两天就到库页岛南部转上一圈&^^,扔几颗炸弹^,岛上的日本人被炸得苦不堪言^&,北部的俄国人开始考虑是不是跑路先*?毕竟日本人被-虐-成这个样子,他们看着都心惊肉跳*。

    日本的海军出动了三艘巡洋舰^*,可进入十一月&^,库页岛的几个港口都进入封冻期,水面下有华夏海军布下的水雷*,三艘巡洋舰还没越过宗谷海峡*,其中一艘就触发了水雷,险些有去无回*&。

    不过^^,就算开到库页岛&,日本矬子也将毫无作为*^,飞机在天上飞&^,军舰能做什么&?对着空气开炮吗^?

    轰炸库页岛的消息一出**&,之前关于北六省和外国势力勾结的新闻顿时就被压了下去,尽管还有人不死心&,依旧在报纸上叫嚣&,可国人的注意力*,更多还是放在了华夏军队对库页岛的轰炸上。

    到十一月底^*,华夏的情报人员将两个带着弓箭^&,一身少数民族装扮的壮年汉子带到了伯力,他们是生活在库页岛上的赫哲人,是趁夜从岛上划船过来的*。

    他们的到来&^,意味着岛上的日本人已经被炸得“差不多”了^,也同样意味着,楼少帅制定的夺回库页岛计划,即将进入最后阶段。

    属于华夏人的国土,就算只有一块石头,也要收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18218》,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18第二百一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18218并对谨言218第二百一十八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1821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