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二百零三章

    少帅们的礼物自然不能白拿,当初宋武送了李谨言两把匕首,南六省就效仿北六省模式建起了工业区**,合作共建了无线电广播公司^。如今一下收了七份礼,不做点什么^,着实是说不过去&*。

    “少帅,咱们推迟几天回关北吧?^^!崩罱餮阅闷鸱旁谧郎系穆淼?*,金质的手柄,刀鞘上还镶嵌着宝石&,雕刻着带有异域风格的花纹^,显然,这不是华夏的东西^^。

    出鞘的马刀,刀身雪亮,刀刃锋利,李谨言试了一下重量,“鎏金的吧?”如果是全金的*,不会这么轻。

    “哥萨克的东西&&*?*!甭ド偎Т永罱餮允种薪庸渡?^&,看了片刻,马刀重新归鞘,发出一声擦响&*。

    李谨言搓了搓胳膊&^,“少帅*,不如你替我收着吧^^!?br />
    虽然他对刀枪一类的也挺感兴趣,收集起来摆着也不错*,但这柄马刀肯定不在范围之内。凶器级别的,他消受不起。

    没听到楼少帅回答,李谨言也没在意,和楼少帅说话&,这样再正常不过。顺手拿起一把勃朗宁*,没装子弹&,估计不是随身的配枪,那他收起来毫无压力^。

    正想着^,下巴突然被马刀的刀鞘挑起,李谨言疑惑的眨眨眼,“少帅?”

    没有回答,背对灯光而立的男人*,俯身&,唇落在了他的鼻尖^,轻触&,下滑,吻住了他的嘴唇*。

    李谨言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把勃朗宁往桌上一扔,探出胳膊搂住楼少帅的肩膀,另一只手握住马刀的刀鞘*,向一旁推开^,吻得更加用力&。

    不亲白不亲&。

    客厅中的丫头在少帅们离开后就退了出去**,只剩两个人的房间*&,温度在不知不觉间升高&^,就在楼少帅的手扯开李谨言长衫的领口&&,指腹擦过略显单薄的锁骨时,门外却响起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声音。

    “言哥,言哥!”

    在楼二少之后*&,还有楼夫人和楼大总统的说话声*。

    楼逍无声的将头埋入李谨言的颈项&&^,呼吸依旧灼热,李谨言梳过楼逍的黑发*,也在尽量平复有些--燥--热的身体和情绪^,他险些忘记了^,这里是京城总统府^,不是关北大帅府*。

    声音越来越近^,李谨言推了一下楼少帅^^^,想要整理长衫衣领,幸好这次没撕*,“少帅^,先放开我?*!?br />
    楼少帅抬起头,就在李谨言以为他会放开自己时,俯身将李谨言拉了起来^,直接扛上肩头,几步走到窗边^。

    视线顿时颠倒,李谨言被吓了一跳^。

    “少帅?”

    楼少帅没出声*,单手扣住他的腰,单臂撑在窗沿&*,迈开长腿跳了出去*。

    幸好这是一楼……这是楼少帅落地后*^,李谨言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等大总统夫妇和楼二少走进房间时^,看到的就只有留在桌上的手枪^,匕首和马刀*。

    楼二少在房间中四处张望,没看到李谨言*,颇为失望*^。楼夫人拉着他坐到沙发上^&,貌似压根没注意到放在桌上的那些凶器*,叫来丫头&,开口询问:“少帅和少夫人呢?”

    “刚刚还在的?!毖就芬彩锹忱Щ?,“客人离开后*^,少帅和言少一直没离开过客厅^^,外边也一直有人守着的&?*^!?br />
    “我知道了^,先下去吧?&!?br />
    看出丫头说的是实话^,楼夫人也没继续问,茶点送上后*,挥手示意丫头下去^,用手帕擦了擦楼二少的手,才允许他吃点心,转头见楼大总统正拿起一把手枪,轻轻拍了他一下,“大总统*^,看那边**?!?br />
    听到楼夫人的声音^,顺着她的手指,楼大总统看向了窗口^。半晌之后&^,明白了*,随即目瞪口呆^&。

    “夫人*,咱们这大儿子,可真是&!”

    楼夫人笑了笑,擦擦楼二少嘴边的点心渣^,”睿儿*,你长大后,可不能学你大哥*^?!?br />
    “不能学大哥?”楼二少仰起头*^,卷翘的长睫毛呼扇两下,“为什么^?”

    “等你长大就明白了^?!甭シ蛉丝醋判《?^,忍不住捧住他的小脸^,重重的亲了两口*,在胖娃娃的脸蛋上留下两个胭脂印^*&,“总之&,听娘的没错?!?br />
    楼二少严肃的板起了胖乎乎的小脸^,“娘^,外祖父和舅舅都说我长大了*?!辈荒茉僬庋姹惚?,随便亲了&。

    “长得再大也是娘的儿子*!甭シ蛉擞智琢艘豢?^,看着小儿子蹙起的眉头*,心情顿时大好&。白宝琦在京城^*,白老自然要跟着儿子住^,之前楼大总统夫妇就是带着楼二少在白宝琦的家中叙话^,展长青也凑了个热闹。

    坐在一旁的楼大总统看看夫人,再看看板着小胖脸的发面团子&,总觉得小儿子越来越像大儿子了*,错觉,一定是错觉&!

    回到房间后^*,李谨言趴在床上&,肩膀不停的抖动,在楼少帅将他扳过来时*,才发现李三少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少帅,你跳窗……”李谨言话说到一半又笑了起来,手按在肚子上&,很明显,肚子笑疼了^&。

    不怪他笑成这样^,楼少帅跳窗,说出去谁信??&!

    笑着笑着&,李谨言突然觉得有点冷*,看着站在床边的楼少帅,缩缩脖子&*,他好像^,捅马蜂窝了&。

    “不笑了*?”

    “恩&^?!辈桓伊?。

    “那好*?!?br />
    没等李谨言反应过来&,身上的长衫就被一撕到底,他带来京城的五套衣服*,已有四套寿终正寝。

    撩拨了老虎须子的某兔子,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衣服寿终没关系&,他本人不在这张床上正寝&,才要无量寿佛&*,谢天谢地……

    或许是哪路神仙听到了李三少的祈祷&*,隔日*,李谨言“神奇”的出现在早餐桌上,虽然行动间还是能看出端倪*,可比起以往的日上三竿^,今天当真是个“奇?*!?,奇迹到楼夫人都忘记掩饰脸上的讶异。

    早餐桌上很安静^,楼家人都很沉默*^,李谨言喝了两碗粥,吃了两包子一个鸡蛋才放下筷子。吃完了&,又拿起一个鸡蛋剥干净,放进楼少帅的碟子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就成了两人的习惯&^。潜移默化间*,他们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带上了默契*。没长辈在身边时&,他们的相处会更加随意&。

    楼夫人也放下了筷子,正在照顾楼二少用餐&。楼二少的勺子已经用得很好,喝粥不会洒到外边或是沾到脸上,但他还不会用筷子^,吃饭时,还是要旁人“帮”一下&。

    用过了早餐^,楼大总统和楼少帅都没有外出,李谨言也和楼夫人一起陪着楼二少看画报&?^?垂追蛉怂偷摹兜闶ā分?*,李谨言认为&,文老板的报社也可尝试出版类似刊物。

    时政新闻之外&,趣谈报刊登的内容就极适合编成画册,民间的小故事&,街头巷尾的趣味,世间百态,无一不可入画*??勺龀珊诎椎牟嶙?,也可绘彩页*&??煞律瓯ㄋ婵剿?&,也可独立售卖*。

    《点石斋画报》让他清楚看到国人于绘画中的创意&,类似上海月份牌里那样的民国美人,也是这个时代独有的特色^。如果能将这些因素集合起来&,财源滚滚生意兴隆,绝对不成问题*^。

    廖祁庭也在阅兵式前抵京&,他是和廖老一起来的&。和李谨言见面时,他特意提起上海最近兴起的一种月份牌&,还给李谨言带了一份^,上面画着着古装的仕女&,不是传统的水墨淡彩或重彩^,也不是西洋的油画^,而是由一名姓郑的画家独创的擦笔画法。

    里面的人物已颇具二三十年代老上海广告和年画中旗袍美人的样子&,仔细询问,李谨言才得知*,这种画法出现的时间不过两年&,如今已逐渐在上海兴起。

    “很多商行和工厂的老板都请郑先生为他们画广告牌&,郑先生执笔的年画销量也极好,有不少人模仿郑先生的绘画技法,却往往不得精髓?!?br />
    廖祁庭的话让李谨言对这位郑姓画家起了极大的兴趣,若是趣谈报要发行画报增刊,这样的大手是肯定要请上几位的*。

    过了九点^,6续有访客上门^,李谨言也没空再陪楼二少玩了*。

    来访者有政府官员&,也有各省督帅*。大家就像事先约好一般^,大多错开了时间&。国人做事^,总是有一套自己的规则,初看让人不解**,细思*^,其中的奥妙才会浮出水面&*。

    政府官员还罢,各省督帅&*,尤其是和楼家关系不错或有利益往来的,李谨言都要见一见^,而这些人*,来时是没有一个空手的。

    “长者赐&,不可辞^*?^!?br />
    老兵痞子们乍一看不通文墨*,几句应对之后,就能让李谨言无话可说,无论他们给什么&,都得收下&,不收^?绝对不行*。

    好在督帅们送的礼物大多很“正?!?&,金银玉器^,笔墨纸砚居多&*,样式精美*,一看就是送给小辈的*。虽名贵,却并未太出格^^&。只有云南督帅龙逸亭的见面礼特别些,他送给李谨言的^,是一块拳头大的墨绿色翡翠^。

    “这次进京也没带什么好东西,这块石头拿去玩吧&^?!?br />
    捧着这块隐约能看出苍鹰形状的翡翠^,饶是不差钱的李三少,也半天没说出话来。

    一块拳头大的翡翠^*,拿去玩?龙督帅可真是财大气粗啊……

    事实上*&,直到清慈禧之前*,翡翠都算不上太名贵的东西*,李谨言用后世的眼光来看,自然觉得盒子里这块翡翠不得了&,但在龙逸亭等人眼中^*,一块翡翠罢了&*,的确算不上什么。

    不是太贵重,也能拿得出手,用来给小辈做个见面礼&,刚好合适。

    这些督帅拜访总统府^,为的不只是政治上的利益,阅兵式前收到的罐头手枪^,阅兵式中展示出的装甲车^,都引起了他们极大的兴趣*,有几人还看上了摩托车^。

    李谨言没有自己做主,而是转头去看楼少帅,罐头被服一类都没问题^,但涉及到枪械和装甲车*,还是需要楼大总统和楼少帅点头*。

    “可以&?*!?br />
    楼少帅之前就和楼大总统谈过这件事*^,阅兵式后*,各省实权派肯定会因武器的事情找上门^。步枪,机枪&,手枪*,关北都可以出售,这笔生意不只关北自己做*,和山西河南合办的兵工厂也能分到一杯羹&&,连同湖北宋琦宁的汉阳兵工厂^,都能再赚上一笔。至于装甲车^,由于数量少^,目前还不能对外出售*,等到明年&,就绝对没问题^*。汽车厂已经从兵工厂的车间中独立出去^,开始自行制造卡车&,有了卡车,装甲车还会远吗?

    “枪支弹药都没问题*,若要建设兵工厂^,楼家必须参股^&?!?br />
    楼少帅的条件提得直截了当*^,当然^*,股份也不是白拿,北六省会在建厂期间提供技术支持和生产设备&,关北机械厂的规模和产能,已经是当初建厂时的两倍有余^,加上宋武手下的机械厂&,联合起来&,完全可以供应国内的大部分需求。

    欧洲因为战争不再出口机器给华夏&^,李谨言想要扩大生产,只能从美国进口机床,价格比原本要高上一截*,李谨言没少肉痛。就算如此^^,没有美国洋行的约翰在其中活动,这批机床也未必能运到华夏*&。毕竟^,在欧洲的的生意上&*&,华夏和美国可是竞争者的关系。

    不过&,现在的美国也并没强到哪里去&,美国的海军的确比华夏强^*,6军却只是打酱油都未必够格的角色^。十一万的常备军^,只是河北一地,就差不多平齐。大量的美国人也只将目光盯在赚钱和做生意的事情上^。一切向利益看齐&,黑帮势力激增^,不久前司徒竟从在美国的总堂收到消息^*,大佬刚下令帮众收拾了一群上门挑衅的白人帮派&*,混战中*,从华夏走-私过去的冲锋枪&,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华夏的冲锋枪已在欧洲战场上赢得一席之地,不只是德国人*&,英法两国也逐渐重视起冲锋枪在堑壕战中的作用&。

    血淋淋的战损就摆在眼前,不重视能行吗*?

    德国的mp18还没问世*,美国的芝加哥打字机尚在研发,如今最好的冲锋枪^,全部来自华夏。

    华夏的帮派有了这些利器^,除可保障自身的安全以外&*,同其他美国黑帮“结盟”和“做生意”时*,也有了相当大的底气*^。

    李谨言不清楚司徒竟的帮派在美国都做些什么生意&,但帮派势力在不断增强却是不争的事实&。

    二十年代*,美国的禁酒令一下,黑帮的发展将进入“黄金时期”,到那时^,判断彼此的地位高低标准,可不再是所谓的“肤色”&,而是手里的家伙*!

    约翰不只帮李谨言进口了大量机床^,还为他租赁了另外五艘英国商船*&。

    “李,我计划创办一家船运公司*?*!痹诮逅一趼纸桓妒?,约翰这样对李谨言说道&^,“你是否有兴趣参股?”

    李谨言以为自己听错了^,约翰打算向“船王”进军,邀请他参股*?

    “是的,你没有听错&?&!痹己沧炖锏鹱叛┣?&,手中握着文明杖^,身材也有了横向发展的趋势^。如今的他&^,相当符合讽刺漫画中资本家的最经典形象,“我的国籍是美国,但我也是一个犹太商人*。聪明的犹太人永远知道,自己的钱来自哪里&,该用在哪里?!?br />
    “我可以认为,你是打算从我这里赚走更多的钞票*?”

    “不&^*,我的朋友,我是在给你送钱?*!痹己材每┣?,大笑两声&,“明白我的意思吗,李?你的生意头脑^,你如今和未来的身份地位&&&,值得我用全部身家投资&?!?br />
    “你这么相信我&^?”

    “不*^,我相信我自己*?!?br />
    “好吧?^!崩罱餮匝ё旁己驳难铀柿怂始绨?&,“送上门的钞票,谁会往外推^?”

    “李*,有的时候,你可真像一个犹太人^?!?br />
    “我是华夏人^?!崩罱餮砸∫⊥?,“不过,我会将你的话当成恭维*。约翰&,希望我们能继续合作愉快*?!?br />
    “我的荣幸?*!?br />
    约翰的船公司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美国可怕的生产和制造能力*,已经在这个时代初露端倪*,两艘万吨巨轮很快将打上船公司的标签^。

    李谨言在赚钱之余^,也产生了相当大的警惕。

    归根结底,华夏的工业基础还是太过薄弱^,要想和欧美这些强国竞争^,加快发展的脚步已经刻不容缓。

    六月三日,北六省初步达成和西南几省实现工业和农业多方面合作的意向^。

    北六省将向西南几省提供先进的农具*,高产良种以及开办工厂所需的机械,并根据实际需要,派遣少量的专业技术人员*。

    至于这个“少量”的限定*^,李谨言也实在是没办法^,他手头的专业人才都是一个当几个人在用&,能拨出少量还是看在高额“外遣劳务费”的份上,再多的话……要知道^,地主家也没余粮?&!

    同北六省达成这一系列的合作意向,龙逸亭和刘抚仙等人也是下了血本的,大洋花出去,眼睛都不眨&,让李谨言怀疑,他们这些钱*&,真不是从约翰牛和菠萝头手里抢来的吗^&?

    六月四日^*,日德兰海战的相关情报从欧洲传回国内^,因为战斗发生在海上*,为取得详细的情报&*,许二姐颇费了一番脑筋*&,而在瑞士的马尔科夫也没闲着*,同样给李谨言传回不少有用的消息^。

    据悉^,英法德等国,都已经开始仿制出现在阅兵式上的华夏装甲车&,尤其是德国&,十几辆由卡车改装的装甲车已经出现在了凡尔登的战场上,强大的机枪火力之下^,尽管法军早有准备^,还是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好在这种仓促改装的装甲车,威力没有坦克那么逆天&,否则*&,凡尔登战役恐怕会提前结束&,贝当也当不成一战的英雄^&,一战的历史*,也会在拐弯之后再拐个弯。

    李谨言拿到电报,咂咂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同日,完成土木作业的俄军&*,终于在欧洲东线战场^&,对奥匈帝国军队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203203》,方便以后阅读谨言203第二百零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203203并对谨言203第二百零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20320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