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一百九十一章

    想要查清一个人的底细,对李谨言来说,不难*。

    但查清之后该如何处理?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李庆云&^,李谨言抿了抿嘴唇*,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谨言&,三叔知道你想说什么?!崩钋煸瓶嘈σ簧?,“说到底*&,锦书这事也是她自己……都是三叔和你三婶惯坏了她^?!?br />
    李谨言没说话,无论点头还是摇头都不合适。但他心里的确也对李锦书很失望,原本送她出国读书是为了尽量减少沈李两家退婚事件的影响^^,也是希望能转转她的性子,不想如今却成了这样*^&。

    看样子**,除非李三老爷和三夫人能狠下心^^,否则这性子是扳不过来了**。

    李谨言也学乖了^,有些话只适合放在心里*,不管是不是好意^^^,说出口都要得罪人*。就像李谨铭扇了李锦书一巴掌^,李庆云夫妇也只认为是哥哥教育妹妹^,这扇巴掌的换成李谨言,十成十得被人怨恨*。

    世事皆如此^&^,也并非只有李家是这样*&。

    送走了李庆云,李谨言派人去了情报局一处*。

    萧有德卸任后举家迁往京城&*,新局长尚未正式任命,局里上下都在猜测&*,这局长一职*,十有八--九会落在豹子头上。

    有乐见其成的,也有不服气的^。

    李谨言的确想提拔豹子^,但他并不想豹子也被权力影响^&,成为下一个萧有德。而且,比起萧有德&,豹子的资历尚浅&,就算有李谨言的支持也很难服众&^。

    关于这一点^&,豹子本人也一清二楚**。

    他想借助李谨言往上爬不假^,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凡是看不清自己的&&,爬得越高&,摔得就会越厉害。萧有德离任*,情报局里有不少资历高*,能力也强的同僚,他凭什么后来者居上^?只凭言少爷的赏识**?

    所以**,这个情报局局长^,即便他想当^,也不能当*。

    经过仔细考虑,李谨言和楼少帅商量&,情报局局长暂缺,只将豹子提拔为情报局一处处长*,另增设二处三处,处长分别是之前表现出色,并具有一定资历的情报人员^。

    这样既按原计划提拔了豹子&,也同时消弭了情报局里,因萧有德离任而形成的一股暗流&。

    哑叔的人并入情报局四处^,但他们并不归军政府管理^*^,倒像是“挂靠”在情报局的一股编外力量^,只对李谨言负责。

    江湖人行事自有本身的一套规则*,比起“科班”出身的情报人员,倒显得另类。这也让情报四处甫一成立^,便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后世不乏对北六省情报局的各种“揭秘”*,可一提到情报四处,却没有一份资料或文件&&,能确切说明这个情报局中最神秘的部分,究竟是何出处,里面都是些什么人&,都在做些什么。

    调查李锦书“丈夫”的工作**,李谨言交给了豹子*,只有一个人名*,简单的资历,连张照片都没有,调查起来并不容易^。

    但豹子的反馈却很快,不到一个星期^,有关这个人的详细资料就摆在了李谨言的案头*。

    一共三张纸&,就把这个许逸文的生平写得清楚明白。包括他的籍贯,家庭^,在国外求学的经历&^,以及回国后的一系列动作^&^&。

    纸上还附有一张照片^,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相貌很斯文*。

    许逸文家境并不差,父亲和大哥经营着一家纱厂&*,借着欧战没少赚钱^,他本人先后留学法国和美国^,和李锦书是在美国认识的^,李锦书能甩开两名情报人员&&,他可是帮了大忙。除了写诗撰文*&^,他也有些经营才干,李锦书所在的报社就是他一手创立^*^^,如今在上海也算是小有名气^。

    可是&&,李谨言翻到资料的最后一页*,脸色沉了下来**,他家中已经有了一房明媒正娶的夫人,在他去美国之前,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这件事,李锦书知道吗?

    从调查出的资料来看^&,这个许逸文并不具备成为间谍的条件和背景,相反*,他和这个时代的大部分人一样*,心怀家国^*,忧国忧民*,他所创办的报纸,其上刊载的文章^,也多是对民生艰难和社会黑暗的揭露*,只不过*,他对于军阀和如今的联合政府持反对情绪,倒是对已经成为历史的南方政府和下野的謂&;扯鞔型?^。

    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是间谍。但这比他是个间谍更难让李庆云夫妇自处。

    有家有室&,还有了孩子,只要父母不承认^*^,他在老家的妻子也不松口&*,李锦书别说嫁给他,连个姨太太恐怕都捞不上&。就算捞上了又怎么样*?李家的女儿**,李三老爷的嫡女,上杆子去给人做妾^,还是无媒媾合&,传出去的话&^,他一家都抬不起头来*&!

    现如今的确是有“新派”人家不注重这个^,联合政府里也有抛弃发妻另娶的*&??烧庋娜?*&,哪怕工作能力再强*,在大部分人眼中&&,其德行依旧有亏&。

    李谨言觉得手中薄薄的几页纸有些烫手*&^,这件事和他扯不上关系*,他本该松口气的,可……

    良久之后^,李谨言还是把有关许逸文的资料装进牛皮纸袋*,封好^&,派人送去了李家^。

    房间中安静下来*^,李谨言却愈发烦躁&^,总觉得心里憋了一股郁气。起身走到书房桌&,铺开宣纸,起手磨墨&^,随着墨香散逸&,浮躁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些。刚拿起笔&,房间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略带焦急的说话声:“二少爷*,您走慢点,别急^&!”

    下一刻^&^,脚步声停了&*,房间的门被敲响*,李谨言笑了*^。

    来人是谁,不用猜都知道&&^。虚岁还不满五岁的楼二少被教养得极好&*,从日常行事中便可看出一二。这么小的孩子,从不忘记敲门^^&。虽说对楼大总统和楼少帅时常摆冷脸*&,该行的礼却从来不忘。

    白老很喜欢他^,只道此子将来必有所成^。

    毫不夸张的说^,凡是见过楼二少的&,极少有人会不喜欢他。至于总是把他从李谨言身上撕下来丢开的楼少帅……或许这也只是另一种表达兄弟友爱的方式*?好吧&,李谨言连自己也说服不了。

    不过楼少帅对这个弟弟的确是疼爱的&,举例来说&^,楼二少手里的马鞭*,没开刃的小匕首,还有一匹枣红色的小马驹,可都是楼少帅送的。

    “言哥?!?br />
    见到亲自开门的李谨言*,楼二少顿时眉开眼笑^,抬起胳膊要抱^。

    按照楼家的教育方式,楼夫人以及女眷已经极少抱他,倒是李谨言,觉得楼二少还小,每次都要抱抱他&。

    楼二少已经开始习字了*&。

    千字文,三字经*,这就是小豹子的启蒙读物***。

    白老爷子说^^&,孩子幼小^,手骨尚且柔软*,不适宜练字*,等再过一年才会教授他写字^^。现在只会读识意即可&。

    老人家身体硬朗^,到底已是古稀之年^^,偶尔也会精神不济^,结果教楼二少认字的责任就落在了李谨言的身上。

    白老的说法是:“身为兄长&,当负此责&*&?!?br />
    一句话&,拍板定音&^。

    至于楼二少的“正牌”父兄&,成天忙得不见人影^,遑论教他读书识字了。

    楼夫人对李谨言教导楼二少是乐见其成^,还曾笑言:“男孩子还是得有父兄教导才是正理^&,混在脂粉堆里总难成大器&*。咱们女人家难免心软*,还是言儿来教的好*&^?&&!?br />
    李谨言苦笑&*&&*,心软*?面对这么一个可爱的生物^,谁能真硬得下心来*?但让他教楼二少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要把这头小豹子留下了*?

    见李谨言抱着他走回桌边**,半天也不说话,楼二少搂住了李谨言的脖子^,蹭蹭^,“言哥?”

    轻轻晃了晃怀里的小豹子&,李谨言把脑子杂七杂八的念头都抛开,笑着说道:“昨天教的字**,睿儿可都记得?”

    “记得&?!?br />
    楼二少拍拍李谨言的胳膊&,示意放他下来*,脚一落地,便端正的站好&&,认真说道:“言哥&^^,可以考我?&*!?br />
    咻的一声*,李谨言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一箭射中,他很想控制脸上的表情&&,可嘴角还是有朝耳根咧的趋势^^。

    片刻之后*,房间里响起了读书声&^,一问一答*^,问者温和且耐心,答者声音稚嫩,却语意清晰。

    楼夫人在门前驻足良久*,示意丫头不必通报*,唇边带笑的转身离开,遇上迎面走来的楼少帅&,开口道:“逍儿^,之前和你说的事考虑得如何**?”

    楼少帅站定,回答得干脆利落,“不行&?*!?br />
    “怎么不行&&?你没见言儿和睿儿相处?”

    “见着了&*?!甭ド偎Т鬼?&^,在楼夫人期待的目光注视下,还是之前的答案*&,“不行?!?br />
    “逍儿*^,你总要为言儿考虑&,”楼夫人蹙了一下眉头,“这对你们兄弟也好^?^!?br />
    “有我在^?&!甭ド偎鹜?*,不容置疑*&,“足够了&?^&!?br />
    话落&&,向楼夫人行礼&,大步离开&^。

    “这孩子&&!”

    楼夫人摇头,父亲曾说过^^,睿儿的路和他父兄都不同&,却也注定要沿着他父兄踏出的足迹前行&。她和大总统都已上了年纪&,睿儿还年幼^,教导他成才的责任必定要落在兄长的身上。

    至于大儿子,楼夫人是不指望了,她有一个总是板着脸的儿子&,不想再出另一个&&。倒是谨言,就像父亲说的,赤子真性,德言清行^*,有他在&*^,自己足以放心。

    但大儿子总不松口^&,这事闹心啊&。

    楼夫人蹙眉&,打算去和白老讨一下主意*^。

    李谨言正教楼二少认字^,听到声音,抬起头,见到迈步进来的楼少帅,开口道:“少帅^^&?!?br />
    “恩^?!?br />
    楼少帅走到桌旁*&,负手而立*&,楼二少愈发坐得挺直^,板起小脸*^,学得认真&^&,这几乎成了本能反应&&。

    兄弟相处,虽少了李谨言的温和&,在外人看来^,却有另一种默契。李谨言见楼少帅修长的手指点在书页上,楼二少煞有介事的点头,神思有些飘远&&,血缘&*&,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恍然回神*,发现楼少帅和楼二少都在看他*,一样漆黑的眸子望过来^^*,李谨言勾起嘴角^,这兄弟俩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像&。

    楼家兄弟在房间中“友爱学习”^,楼夫人去见了白老^。

    白老难得靠在躺椅上^,收音机中正播放一段评书*^,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说到精彩处却是戛然而止,只留一句*^,且听下回分解^。

    评书之后&,是一段姑苏小调^,北方人听不太懂曲子里的吴侬软语,倒也听得新奇&^^。

    “父亲?^!甭シ蛉耸疽庋就烦鋈?*^,亲自为白老倒了一杯茶,“请用茶&*?!?br />
    白老接过茶杯&,“和逍儿说了&&?”

    “是^*?^&!甭シ蛉说溃骸叭绺盖姿??^*!?br />
    “太急,时机也不合适**^!?br />
    对于楼夫人提及,把楼二少留在楼少帅和李谨言身边&&^^,白老是同意的,但观其行事&*,却认为楼夫人有些操之过急。

    “睿儿太过年幼*,且逍儿夫妻如今百事缠身*^,即便逍儿松口*^^,也不宜把他留下?^!?br />
    楼夫人点点头^^^,也觉得自己是有些急了*。

    “再等等吧&?*^!卑桌舷瓶?&,吹了吹&,“等睿儿满了六岁^^,送他到关北来读书?!?br />
    “读书?”

    楼夫人仔细斟酌^*,白老却已放下茶杯&,悠然靠向躺椅,不再多言^。

    李家

    三房中,一片愁云惨淡*&。

    李庆云脸色铁青^,三夫人哭肿了双眼*,李谨铭坐在一旁,看着李谨言送来的资料&,眉头紧皱^,气得手都有些发抖^&,见父母的样子,想要开口*,却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咳嗽**。

    “谨铭^?”三夫人也顾不得哭了^,连声让丫头送上温水*。

    “娘,先别管我^*,我没事&^^?**!崩罱髅鹊娇人缘貌辉倮骱?,转向李三老爷,“爹&^,锦书这事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李庆云的嘴里一阵阵的发苦^,“我只当她在外头死了**^!”

    “老爷?”三夫人顿时一惊,这是要……

    “不然怎么办^*?!”李庆云猛的一拍桌子&^*,“我的女儿,怎么能去给人做妾&^?*!”

    “爹*&,”李谨铭出声道:“这个人有家室的事&&,锦书知道吗*?若是能想办法让锦书对他死心&,再把锦书送走,说不定……”

    李谨铭的话没说完,门外就响起了丫头的声音:”老爷^,夫人,出事了!“

    房间里的三人都是一惊^,原来&,李锦书见父母兄长铁了心的关她,竟然拿着一枚簪子抵住脖子^^^,逼丫头来见李三老爷&,要李三老爷放她出去*。

    听到丫头的转述&,李庆云的脸色更难看了。三夫人的神情也变得怔忪*,李谨铭见父母都没出声,干脆让丫头把李锦书带了过来,当着她的面*,把李谨言派人送来的资料全部摊开^,不想李锦书却说,她早就知道了*。

    “你说什么^?你早就知道那男人家里有妻有子*?*!”

    “是^?!崩罱跏榈谋砬槊挥兴亢帘浠?*,甚至带着一丝轻蔑*,“不过是封建包办&,不值得一提*^?!?br />
    “你*,你……”

    三夫人被气得再说不出话*,看着李锦书的目光^**,带着震惊和不可置信^,这真是她的女儿^*?这哪里是大家女儿会说出的话!

    “锦书^,你难道还没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吗&?”

    “错*?”李锦书看向李谨铭^,手抚上一侧的脸颊,“我还真不知道错在哪里*,不如你告诉我?但只一件事&**,二哥打我这一下^,我会一生都记得&?*!?br />
    “你*!”

    李谨铭的胸口剧烈起伏*,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三夫人和李三老爷都被吓到了,三夫人忙不迭上前扶住李谨铭**,李三老爷大声叫门外的丫头去请大夫。

    整个过程^&^,李锦书都只是冷冷的看着,没说话,也没任何动作*。

    老太太被春梅扶着,站在门外^^^,表情平静,无喜无怒的看着自己的三儿子一家&,“庆云^!?br />
    “娘&?”

    不怪李庆云和三夫人惊讶^,老太太已经很久没出过后院佛堂了^。

    “我来^,只是和你说几句话?^!崩咸氖酉呱ü⒃诜考渲械睦罱跏?^,在李锦书梗起脖子的同时*^^,又把目光转开了&^,“子不教*,父之过&。孩子不好,从我到你们夫妻都有责任**?&!?br />
    李庆云夫妇羞惭的低下了头*,李谨铭也支撑着站起来^,李锦书的表情却始终没多大变化。

    “错已铸成^^,你们想要如何处置*,我不插言*,但只有一点&,李家不能有与人做妾的女儿^&&!”

    “娘的意思*,庆云明白*,李家没有做妾的女儿?^!?br />
    李三老爷的声音艰涩**,可他既然说了^&,作为一家之主^,就不可能反言&。

    三夫人的泪水也流干了,对女儿的疼爱&,于此刻都变成了麻木&*。

    老太太离开了*,李庆云背对妻子和儿女伫立良久,才哑着声音说道;“清荷&,给锦书拿五百块大洋&?&^!?br />
    三夫人没有出声&^,转身走回内室,李三老爷回身看向李锦书&,“生你养你十八年*,如老太太所说,没把你教好,是父亲不对^。但事已至此,再没别的选择*。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也不再管&。只是从今往后^^,你不再姓李*^,我不再有你这个女儿*!”

    听到李三老爷的话&^^,看到三夫人送到她面前的五百块大洋,再看李谨铭变得陌生的目光&&&,李锦书的表情才彻底变了^**&。

    她敢闹&,所依仗的不过是家人对她的宽容*&,为的是出了胸中的一口怨气*,如今爹却说不认她了&*?

    “爹^?”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李庆云的女儿*^!”

    李三老爷留下这句话^,不再看她*^,走到门旁叫来管家^&,吩咐他安排人*,明天就送李锦书离开&,至于她想去哪^,他不管了。

    李谨言得到消息时*,李锦书已经被送上前往上海的火车*&^,嘴上说不管她,李庆云还是派人将她安全送到上海*。至于她“嫁”的那个人*,李锦书被带回关北这么久&*,这人都没见露面*&,只要是头脑清醒的,就能意识到这个人不可靠*&。李锦书今后会如何,就全靠她自己了*。

    李锦书抵达上海不久,就登报言明同李家断绝关系&&。李庆云看到留在上海的下人发来的电报*,一个人坐在书房里一整夜&,隔日便做主开了祠堂&,将李锦书的名字从家谱上划掉&^^。

    本想给她个教训&,等她遇了挫折&,未必不能回转&^,可谁能想到……既然要断^,那就断个彻底吧^^。

    李庆云也不在乎名声了,出了这样的事&,李家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李家开祠堂的当天^,李谨言也去了*^,即便他现在姓楼&,也是李家的子孙*^?&?醋欧路鹨幌χ洳岳狭硕?,头发都已斑白的李庆云**,李谨言也只是叹了口气&。

    在从李家返回之后*^,李谨言接到从欧洲发来的消息,2月21日清晨**,德国的炮声终于在距离巴黎一百三十五英里的小镇响起*&,被称为凡尔登绞肉机的西线战役,终于打响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92191》,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92第一百九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92191并对谨言192第一百九十一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9219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