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一百八十九章

    柿子要捡软的捏,世人皆知,俄国人同样也不例外***。

    勃鲁西洛夫深知俄国军队的优势与劣势,也了解俄国的敌人,他没有选择去撞德国这块硬石头,而是将矛头对准了同俄国一样外强内中干的奥匈帝国^。

    从进攻计划被通过的那一天开始,欧洲东线的俄国军队就干起了和法军一样的活,他们开始抡起铁锹挖掘地道**,修建掩体,目标直指奥匈帝国境内^。

    德国人忙于准备发起西线凡尔登的进攻^*,即便察觉到俄国人的动作,也只是通知了盟友奥匈帝国,希望奥匈帝国至少能抵挡住俄国人的进攻**,不要轻易被击败,等德国从西线取得胜利后腾出手来,再一起对付这头北极熊^*。

    奥匈帝国军队的指挥官答应了,他甚至保证*^^,只要俄国人敢进攻,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他认为^,俄国人“错误”的将战场选定在奥地利境内^,凭借四通八达的铁路和交通系统***^,奥匈帝国能十分快速的得到援兵和补给。

    况且在一战的整个过程中*^,防守永远比进攻占据优势^。

    但让奥地利人和德国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勃鲁西洛夫不只是个勇敢的军人^,更是个天才的指挥官^,他的进攻计划**^,本就是针对德国和奥匈帝国境内发达的交通系统而制定的。

    于是**,在长达几个月的时间内^,俄国人像是土拨鼠一样的挖掘地道*,奥匈帝国的军队则在冷眼旁观,同时开始大量向前线调集军队和物资^。这种自以为是的“以逸待劳”*^^,让奥地利人在六月的战争开始后就吃了大亏。

    当然*,战争的双方并无法提前几个月预料到战场上会发生什么^,他们只是各尽所能*,为争取己方的胜利而努力着*。

    沙皇能够顶住各方压力*^,甚至是来自皇后的压力^,任命勃鲁西洛夫为前线进攻总指挥^**,为的就是能取得一场胜利,为此,他将不惜代价*。

    沙俄驻华公使库达摄夫接到沙皇直接从前线发来的电报^^,尼古拉二世“允许”华夏按照之前的约定继续使用西伯利亚大铁路*,作为交换条件^,俄国希望能从华夏购买大量的武器和战略物资。

    对于在远东被华夏军队逐步蚕食的领土*,沙皇也采取了默认的态度^^。

    一则,海兰泡条约中已经写明,这些土地重新归属华夏*。之前让尼古拉二世气得拍桌子的条款*,此刻恰好能“挽回”一些他的面子*。

    二来*,只要能在欧洲战场取得一场决定性的胜利,一切都是值得的*^^。西伯利亚很大,这些地方可以暂时被华夏人占据^^,伟大的俄罗斯早晚有一天会再夺回来^。

    库达摄夫遵照尼古拉二世的意思*^,照会华夏联合政府^,外交部第一时间报告了楼大总统,楼大总统也没有片刻犹豫,很快给关北发去了电报**。

    在远东和俄国人死掐的是楼逍的军队^^^,就算他楼盛丰是楼逍的老子*,也不会在关乎军事行动和国家利益的事情上独断专行。

    “父亲的意思,我明白了?!?br />
    楼大总统的电报只有寥寥几句**^,楼少帅却能轻易看出隐藏在字里行间的意思,父子俩都很了解彼此*。

    很快^*^,在远东的第二师就接到了楼少帅攻击暂停的命令。

    命令下达得没有预兆,却也很好理解。再过几天就是国人的传统节日,春节。在这个本该合家团圆,共祝新年的日子里*,大兵们也会想家*^。

    第二师的进攻脚步停在了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沿线城镇^,斯科沃罗季诺**,不过杜豫章也没闲着^,他和新编第十七师一同配合军政府派遣官员,开始着手整顿之前占领的土地^。

    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俄国为了彻底占领这些本属于华夏的土地,不只修建了远东大铁路^,还大量的移民。国土庞大有好处也有坏处,从欧洲迁移来的俄国人,散落到广阔的远东西伯利亚*^,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哪怕有不断流放来的罪犯*^,也无法填补这个空缺。

    相比起沙俄前期^,如今流放到西伯利亚的大多是政-治-犯*,大量有着“政-治--错-误”的人聚集到一起^^,共同为推翻沙皇残暴统治的伟大事业架柴堆火,添砖加瓦,

    基洛夫领导的反抗组织彻底在伊尔库茨克站稳了脚*,从华夏军队离开之后^,他们便开始向附近的村民宣传布尔什维克主义,号召大家共同起来对抗沙皇政府的残暴统治*,不少生活困苦的村民加入了他们^,进一步壮大了反抗组织的力量**^。

    喀山已经成为了基洛夫身边最值得信赖的朋友*^,最勇猛的战士和最好的同志*^。

    长成了大姑娘的米尔夏*^,也负担起了基洛夫秘书的工作,她识字,并且会读写,长得又漂亮^,赢得了不少年轻小伙子的注意。托洛茨基新派来的联络人员,是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战士*,同样是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他从见到米尔夏的那一天开始,就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可惜的是*,米尔夏对他毫无兴趣^。

    这让他相当沮丧,又从别人口中得知米尔夏的心上人是那个同样有着鞑靼血统,名叫喀山的男人*^,这让他很不服气**^^,不由得开始关注起喀山。因此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每隔半个月,喀山就要带着一些人离开驻地,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即便知道^,也会在自己的面前三缄其口**。他们的来去总是显得很神秘,这里的人却都习以为常。

    他同样注意到,基洛夫领导的反抗组织从来没有为武器和食物发过愁,他们还组织附近的村民去发现金矿的河中淘金^,并且利用简陋的设备开采煤矿,淘出的金子和开采出的煤却很快都不见了踪影。

    这个联络员想起了他的前任,在同沙皇军队的一场战斗中英勇牺牲的谢廖沙,他曾向托洛茨基密报*^,基洛夫领导的反抗组织和华夏人走得很近*,他甚至怀疑^,基洛夫身边的喀山就是华夏人的间谍!

    这封密报发出之后*,谢廖沙就战死了^,托洛茨基为了查明真相*,才将他派来了伊尔库茨克^*^。

    年轻的联络员无法下定决心**,难道基洛夫的信仰真的产生了动?*??他们真的和华夏人勾结在了一起?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房门的门被敲响*,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科尔奇同志^,基洛夫同志要见你*^?*!?br />
    在另一个房间中^,基洛夫拿起一把喀山从华夏军队手中换来的俄制手枪*,面露喜色,这是只有军官才能使用的手枪^^。

    “喀山,做的好!”

    他们彼此之间的称呼变得很亲密^,喀山彻底得到了基洛夫的信任*^。对于他提议,只要是他提出的意见^*,基洛夫总是会认真考虑*。

    喀山提议,将他们同华夏军队交易的事情透露给从彼得堡来的联络员科尔奇*^,基洛夫起初不同意*,但在喀山的说服下,还是点了头*^。

    随着反抗组织的发展*^,基洛夫手中的力量也在壮大^,声望不断的提高*,权力会在不经意间使人产生变化,最明显的表现是^,即便信仰依旧坚定^,但对托洛茨基的“指手画脚”^^,他渐渐变得不耐烦了*。

    喀山将基洛夫的变化全部看在眼里*^,他清楚的知道,不和的种子已经种下*^^*,很快将会发芽?***;宸蛄斓嫉姆纯棺橹敲裰鞴さ衬壳拔ㄒ徽瓶氐奈渥傲α?^,哪怕同属一个党派*,党派内部也存在分歧,否则就不会有孟什维克的存在了。

    喀山通过和华夏军队的“交易”*^,可以正大光明的传递情报*^,这支武装力量里*,斯拉夫人只占少数,大多是有鞑靼血统和蒙古血统的游牧民族*,随着喀山等人的潜移默化*^^^,他们对于华夏的态度与其他俄国人截然不同*^、

    这就是喀山想要的^^^*^,也是当初李谨言让喀山化名打入基洛夫反抗组织的首要目的。沙皇俄国必将被推翻^,一个由亲华力量所领导的俄国政府^*,对华夏未来发展的好处显而易见**。

    这种友谊或许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也足够李谨言运作了*。

    就算他没能力^^,不是还有楼少帅吗?

    萧有德人在热河**,喀山传回的情报便被送到豹子手中*。对于萧有德的离开^^*,情报局中不是没有不满的声音*^,毕竟萧有德在情报局中经营多年^^,曾深受楼大总统的信任**^,但他离开是必须的^。

    萧有德的确有能力,可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做事不再有年轻时的锐气*^,却渐渐变得疏忽大意,缩手缩脚,瞻前顾后和稀泥,若他只是一般的政府官员^^*,这些尚且算上大错,但对一个情报人员*^,尤其是掌控全局的情报局局长来说,其中每一样都是致命的**^。

    一两次的失误可以原谅,但次数多了,就没法再轻易揭过去了*。

    对于萧有德之前所做的一切*^^,李谨言心存感激,也同样佩服*^,提拔豹子也是他权衡之后下的决定。萧有德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再适合他所处的位置了*。

    楼大总统也看到了这点,才把萧有德调去京城*^,萧有德同样意识到自己的疏漏^,对于职务的变动并未多言。他也深知,做他这样行当的^***,能全身而退,得以善终*,算是相当不容易了。

    在赴京之前,萧有德给李谨言写了一封信^,信中希望能把他的家人也接去京城。

    李谨言将信给楼少帅看过*,答应了萧有德*。

    在萧家人赴京前一天^^,最受萧有德宠爱的一房姨太太突然失踪^,最终在城外的一处林子里发现了她的尸体,她的身上只有薄薄的一件衫裙,身边却散落着一包大洋***,很明显,她是被活活冻死的。

    是谁杀了她*^^,为何杀了她?

    萧家人对她的死表现得很冷漠*^,只是一副薄棺,草草了事。萧有德接到消息后也只是哦了一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多说**。

    这个女人跟了他两年多^**,但也就是这样了^*。

    李谨言却从豹子嘴里得知,这个死去的女人,貌似和戴建声那个外室有些关系**^,不过戴家的事已经“收尾”^,那个俄国间谍也被处理了^,如今死无对证,萧有德已经离开关北*^^,此事也只能以为“卷-财-私-奔”盖棺定论。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一团乱麻**,哪怕找到了线索,也只能继续装糊涂*。

    相比起外头的风风雨雨^,李谨言这段时间过得倒还算惬意*^。

    恢复了同俄国人的生意*^,工厂里的订单又堆起了一摞,为防止工人们过度劳累^,工厂里严格规定每个人每天的工作时间和加班时限^,同时规定^^^,每周必须有半天到一天的休息时间。

    这样的规章制度*,从楼氏商业集团旗下工厂带头^,关北工业区内的工厂纷纷效仿*,李谨言还以北六省总商会会首的身份,召集北六省商界众人^^,当众言明,希望大家都能照此办事。

    “若想机器不停,可以多招些工人,安排工人们三班倒^。工人加班要给加班费^?^!?br />
    “是给工人合理的工钱和加班费*,还是要压榨逼迫到工人罢工,进而造成更大的损失?”

    “不是李某不尽人情,也不是拦各位的财路^*,只是希望诸位明白,钱是赚不完的^*^,爱财,却要取之有道^。当然,若有人贪心不足*,故意挑起事端^,查明后,诸位也能得到说法?^!?br />
    李谨言的话很直白*^,却更能让人接受。

    进入1916年*,华夏民族工业的发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伴随着发展,也出现了相当多的问题,一旦处理不好,大规模的工人罢工将无可避免^*。

    如果能提前预防*,尽量照顾到工厂和工人双方的利益*^,将可能造成的损失减到最小^,何乐而不为*^?

    不过李谨言也知道,他如今的影响力仅限北六省*,其他省份实在是鞭长莫及^。

    为此,李谨言特地给天津的宋老板^^,南方的顾老都发了电报*,宋武那里则交给了廖祁庭,至于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不是李谨言所能左右的。

    但他也尽己所能的努力过了。

    对于李谨言这段时间在忙些什么*,白老都看在眼里,暗自点头*^,每天的五篇大字却是照收不误^^。李谨言同样没想过偷懒^,他发现^,一旦拿起毛笔,面对雪白的纸张,哪怕再累,再烦躁^,心也会渐渐平静。

    李三少的字依旧没太大的进步,忐忑的拿给白老看*^^^,白老却点头*,“字虽难看^^,其骨却存?!?br />
    这是损他还是夸他*?

    应该是夸他吧^^?

    白老没有再让李谨言练瘦金体^^,反而让他临摹柳体,李谨言不解其意*^,白老告诉他^^*,据他来看,李谨言更适合练习柳体*。

    “若有不明之处^,可去问逍儿^!?br />
    李谨言点头,拿着字帖退出了白老的房间*。

    向楼少帅请教^?既然老爷子这么说了,照做就是*。说起来*,楼少帅的毛笔字,也是相当不错的*。

    于是*^^^,李三少拿着字帖去找楼老虎了……

    在请教过一次^*,却请教得腰酸背疼之后*^,李三少咬着牙发誓,他就算一天写十篇大字,也不再去和楼少帅讨教书法!

    摸了摸腰后*^*,脑中闪过片段回忆,李谨言只觉得头顶都要冒烟了。

    民国七年**^,公历1916年2月2日^^,农历腊月二十九^。

    总统专列抵达关北*,大总统夫妇及白宝琦夫妇一行人陆续从车上下来^^,在站台上迎接的除了楼少帅和李谨言*,还有夫家在关北办厂的楼四^,先一步抵达的楼六和楼七夫妇^。

    楼六的女儿也随他们夫妇一同来了,只因天寒被留在了家里^,楼四的孩子被留在婆家,楼七却是至今没有消息*。之前看到楼六的女儿*,心下便有些难受*,如今看到从车上下来^,抱着儿子的楼五^,神色间愈发有些黯然*,被楼四拉了一把才回神,收起了外露的情绪^,可也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只是大家都没说什么*,楼五心下叹息*,抱紧了怀里的儿子,不管戴建声如何,她还有宝儿^。

    楼二少下车之后就不要人抱,看到李谨言^,甩开奶娘的手^,跑过去就抱住了他的腿^^,“言哥*!”

    “哎?*!?br />
    见到这只小豹子,李谨言笑眯了眼睛,弯腰一把将他抱起来*^,觉得又比上次见壮实不少*^。

    那边楼少帅正同长辈叙话,大帅府的车也已经安排好*,楼五抱着儿子走了过来^,和姐妹们点头问候,笑着对李谨言道:“谨言*^,一段日子没见了。宝儿,问舅舅好*^*,来之前不是还和娘说想舅舅了吗^^^?”

    “舅舅^!“

    一旁的楼四暗地里一撇嘴*,楼六笑着附和两句,楼七则表现得比以往木讷不少^^。

    楼四的表情楼五也看到了*,却不以为意。她就是让儿子讨李谨言的好,怎么样?这楼家以后谁当家明摆着的,外祖父都亲自来关北了*,据说还亲自给李谨言取字,要是再看不清楚**,那就是眼睛被糊住了***。她夫家也就是那样了*,公公是楼家的老臣^,丈夫却是扶不上墙的*^^,若是能得未来楼家当家人的青眼*^^,他们母子的下半辈子就能远离那些糟心的日子,宝儿也能有个好前程^,孰轻孰重*,她可是分得清清楚楚**。

    至于她这个四姐,谁不清楚,她夫家的厂子还托赖李谨言照顾^,摆出这副样子可真是好笑。

    就在楼白两家人齐聚一堂时**,李庆云也终于把李锦书从上海带了回来,看到咬着嘴唇不吭气的女儿*,三夫人先是高兴,可听到李三老爷接下来的话,她却气得脸色煞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锦书竟然自作主张的嫁人了^*?^!

    无媒无聘*,嫁的是什么人*?!

    佛堂里听到消息的老太太叹息一声,冤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谨言190189》,方便以后阅读谨言190第一百八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谨言190189并对谨言190第一百八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谨言19018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