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颠鸾倒凤*,丢官掉职

    “砰!”紧闭的宫殿门被大力撞开,大批侍卫急步冲了进来,将沈璃雪和那名绿衣宫女重重包围^*,寒光闪闪的利剑出鞘^,剑尖对准了最中央的沈璃雪*。

    淑妃扶着一名宫女的手^,袅袅婷婷的走进宫殿*^,看到沈璃雪,故做惊讶道:“沈公子?^!?br />
    “淑妃娘娘^!”沈璃雪轻轻颔首,笑容浅浅***,清冷的目光扫过屋内二三十名大内高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宫女失身之事*,是淑妃故意设计的^*,如果设在长乐宫^^**,沈璃雪会不会入局倒在其次*,长乐宫宫女先是与侍卫私通^,再是被人强占^,宫女频频出事*,淑妃这个一宫之主*^,当的未免太无能了些^。

    如今,局设在乾清宫^^^^,和淑妃撇清了关系*^,侍卫们武功高强*,人数众多^,沈璃雪被抓当场,如果想逃跑^,一定会有激烈的打斗,更坐实了她强占宫女的罪名^^*,淑妃趁机杀了她*^,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呵呵**,淑妃为了拿下她*^^,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娘娘*,求您为奴婢做主?**?!”绿衣女子哭哭啼啼的爬到了淑妃脚边*^,一手紧拢着自己凌乱的衣衫^^,一手紧扯着淑妃的裙摆,哭的凄凄惨惨。

    “绿枝^*,你这是怎么了^*^?”淑妃像是才看到狼狈不堪的绿衣宫女*,望着她凌乱的衣衫^,哭肿的眼睛^,美眸中闪烁着浓浓的震惊*^。

    “回娘娘^*,奴婢正在为太子殿下铺床,他突然闯了进来*,不顾奴婢的哭喊*、哀求**,强占了奴婢……”绿枝手指着沈璃雪*,歇斯底里的控诉着^*,嚎啕大哭*^^,就像真的被沈璃雪强占一样*^^*,痛不欲生*。

    淑妃凌厉的目光猛然的射向沈璃雪**,怒道:“沈璃^,想不到你满腹才学,满口的仁义道德*,竟是个伪君子,居然做出这么卑鄙无耻之事……”

    沈璃雪勾唇冷笑,清冷的目光扫过绿枝,淑妃*,这主仆二人配合的倒是天衣无缝:“淑妃娘娘,您听信一面之词**^,就妄下定论*,判草民重罪*,未免太过武断**^!”

    “绿枝衣衫凌乱^,失身被强占^,还会有假?”淑妃语气冰冷**^,目光锐利。

    沈璃雪挑挑眉**,不慌不忙的道:“绿枝姑娘的确失身了,但这皇宫里男子多多*^,娘娘为何认定强占她的人一定是草民?”

    “这是太子殿下的乾清宫**^,侍卫们都守在外面,不敢乱闯^,本宫刚进来时,宫殿里只有沈公子一名男子*,受害者绿枝也亲眼所见*^,亲口所说,还冤枉了沈公子不成?”淑妃目光一凝*,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个音调,满目严厉。

    沈璃雪瞟一眼衣衫不整,哭的梨花带雨的绿枝:“她就是冤枉草民了^!”

    “你强占我,我看的清清楚楚^^!甭讨ε勺派蛄а?,哭的凄凄惨惨:“伪君子**,无耻之徒!”

    “你与她无冤无仇^,她为何要冤枉你*?”淑妃也挑眉看着沈璃雪*^,饱读诗书!能言善辩!无妨*,沈璃已经掉进了她的陷阱里*^,休想再安然无恙的出去^。

    “草民仪表堂堂^,相貌英俊^,又文武双全^*^^,菊花宴上打败了沐涛将军*^,得诸多女子爱慕,就连千月公主^,好像都对草民有了几分朦胧的心思*,若说绿枝被丑八怪强占*,看上了草民的相貌,故意诬陷草民也不无可能*?!?br />
    沈璃雪下巴微昂^,语气傲然*,一副自恃清高的模样*,沐涛身为边关将军^,败给名不见经传的沈璃雪,是整个沐国公府的耻辱*,沈璃雪故意提起这件事情*,是为刺激淑妃^。

    淑妃果然被气噎,相貌堂堂*,自信满满的人她见过不少,但像沈璃这样^,自我感觉这么良好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沈璃的相貌的确英俊^,却像女人一样*,十分阴柔^^*,没有男子的阳刚之气,她没有半分喜欢*。

    “娘娘^,这贼人做了恶事还沾沾自喜*,侮辱奴婢^*^,求您一定要为奴婢做主癪?!”绿枝歇斯底里的哭喊着^,满脸泪痕,梨花带雨^。

    “沈公子真是能言善辩^,深更半夜,公子应该在镇国侯府休息才对*,为何出现在太子的乾清宫?”沈璃强词夺理,淑妃就找出所谓的证据*,让他心服口服。

    “娘娘明鉴^^,太子殿下传召*,草民才会来乾清宫参见?^!鄙蛄а┎换挪幻?^^,轻轻笑着据实回答^。

    “散宴后太子殿下一直在皇上的御书房^,至今未归^,何时传召了沈公子?”淑妃挑眉看着沈璃雪^,美眸中暗带了几丝尖锐与嘲讽^*^。

    沈璃雪目光一凝,礼貌微笑:“具体时间草民也记不清了**,淑妃娘娘命人问问太子殿下便知!”

    淑妃冷冷一笑^,傲然道:“皇上吩咐^,他和太子谈事期间,任何人不得前去打扰^,否则^^,杀无赦!”

    夜千泷一时半会回不来,皇上那边又不能冒然打扰,淑妃笃定自己逃不出她的手掌心*,才敢在乾清宫明目张胆的设局陷害自己^。

    “淑妃娘娘^,若是草民没有记错^,现在管理后宫的是德妃娘娘*^,您已经被卸掉了六宫管理权,绿枝姑娘一事*,应由德妃娘娘来审^,您质问草民*^*,是在越俎代庖!”沈璃雪清灵的声音一字一顿,暗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淑妃微笑,笑容明媚如百花开放^*,沈璃已经被逼的开始慌乱了^**,她要再接再厉*,阻掉他所有求救门路:“德妃姐姐操办菊花宴*^,身心俱疲,已经睡下*^,本宫不才*^,暂代姐姐管理六宫*!”

    “草民从来不知^^,六宫管理权还可以随意轮换*!”沈璃雪冷冷凝望淑妃*。

    “西凉后宫的规距,你一名平民*,不知道也不奇怪!”淑妃仪态万方的坐到红木椅上,抬眸看着沈璃雪,笑的意味深长:“沈公子,你可知绿枝的身份?”

    “乾清宫的铺床宫女嘛*,她自己都说出来了*^,草民岂会不知^*!”沈璃雪漫不经心的回答着*^*,隐隐猜到了淑妃接下来想说的内容*。

    “在后宫**,皇子们宫殿里的铺床宫女,将来都是要纳为妾的,沈公子强占了绿枝^,就是抢了太子殿下的妾*,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却不是窝囊无能,任人欺负的主^,你强抢了他的女人,你说他一气之下^,会怎么惩罚你?”沈璃已经被逼进了陷阱深处*^^^,淑妃准备再加上一把火^,让他彻底陷入绝境。

    她强点夜千泷的小妾?被夜千泷知道*,肯定会笑死的*。

    沈璃雪心里冷哼着,面上却是苦下小脸,眸中凝了几点晶莹的泪光^,声音凄凄^,仿佛濒临绝境:“应该是五马分尸*,或大卸八块吧*,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啊*,可我真的没有强占绿枝姑娘?^?!”

    “绿枝是受害人^,是最好的人证*,沈公子再狡辩,也逃不掉罪名*!”淑妃一字一顿,语气严肃、冷冽^。

    沈璃雪重重叹息^,抬眸*^,对上淑妃笑意盈盈的眼眸^,神情萎靡的道:“若是淑妃娘娘处置*,会判草民何罪***?”

    沈璃中计了^!她的计划成功了一半^。

    “一般情况下来说,强占太子女人,犯了大错之人*,都是直接斩首的……”淑妃淡淡说着^,成功看到沈璃雪的小脸悲伤欲绝^^,嘴角轻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嘴唇动了动,放缓了声音:“不过,本宫一向大度**,沈公子会得到哪种惩罚*^,要看沈公子的态度*?!?br />
    沈璃雪一怔:“草民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沈公子文武双全,又得了太子殿下青睐^,正是平步青云的大好时机^,本宫爱才惜才*^,也不忍看将才陨落*^^,只要沈公子肯投靠本宫^,本宫会帮你瞒下这件事情*^^!”

    淑妃仔细调查过,镇国侯府上数三代^*,就没有姓沈的亲戚^^,沈璃这名远房亲戚^,肯定也是八杆子打不着的,机缘巧合之下^*,寻了过来^,和镇国侯府的关系算不上多牢靠*^。

    世人都是贪心的^,唯利是图^,她许以重位,加以利诱,恩威并施*,不怕沈璃不屈服……

    沈璃雪嘴角轻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心中明白,淑妃算计她*,并非想置她于死地,而是想拿捏她的把柄*,让她受制于淑妃*,在镇国侯府做奸细*。

    镇国侯府和沐国公府斗了数十年^^,一直都没分出胜负,沈璃雪颇受侯府之人的重视*,平时也能接触到侯府相对重要的事情^,如果她倒戈帮淑妃*,淑妃就能掌握侯府众人的一举一动,扳倒侯府手到擒来*,呵呵,利用她^,远比杀了她更有意义^^。

    “怎么样沈公子?要不要与本宫合作*?”淑妃望着沈璃雪嘴角的微笑*,目光灼灼,她可是想通了*?

    沈璃雪抬眸看向淑妃**,在她期待的目光中,樱唇轻启^,一字一顿:“淑妃娘娘^,草民想说*,草民一直都是清白的^,虽然身份低微^^,却不代表别人可以肆意设计陷害^!”

    “你^!”淑妃瞪着沈璃雪^^,美眸中怒火翻腾*,不识抬举的东西^,他想找死^*,她就成全他:“沈璃强占太子侍妾*,品性恶劣,拉出去*,斩了^^**!”

    “慢着^!”一道威严的男声突然响在众人耳边。

    沈璃雪一怔^*,准备出招的动作猛然一顿,抬头看去*,夜色中,一名男子缓缓走了过来*,他四十岁左右^,长着一张国字脸*,剑眉英挺^,英武不凡^,身着深蓝色的长袍**^,威武大气*,目光凌厉^**,不怒自威*,皇室特有的高贵与傲气尽显。

    “燕王爷!”淑妃望着来人,礼貌微笑,笑容有些僵硬,乾清宫的门已经关上了,他是怎么进来的^?沈璃强占宫女一事^*,她只想悄悄的处置了,不想让别人知道,没想到被燕王发现了*。

    西凉燕王么!

    沈璃雪目光一凝**^,听闻这是西凉最厉害的一名王爷,权利仅次于皇帝。

    燕王锐利的目光扫视宫殿里的每一个人,看到沈璃雪时,微微顿了顿*^,随即又转到了淑妃身上:“淑妃娘娘,你不在长乐宫休息^,跑来太子殿下的乾清宫做什么^?”

    “燕王爷有所不知,有贼人跑来乾清宫,污了太子殿下的铺床宫女*^,本宫方才来乾清宫抓人^!”淑妃轻轻笑笑**^,淡淡讲述着刚才的事情*。

    燕王剑眉微皱,目光锐利:“后宫不是德妃在管吗^*?大权什么时候又落回淑妃手里了*^?”

    “德妃姐姐连日劳累*,已经睡下了**^,本宫不想打扰她^,方才带了侍卫前来处理恶人*^!笔珏α诵?*,笑容有些僵硬^^^,用同样的理由敷衍燕王。

    “王爷,娘娘*,那登徒子污了奴婢的清白,求你们一定要为奴婢做主啊……”绿枝眼睛转了转^^,配合着淑妃^,高声痛哭*,歇斯底里的哀嚎^,魔音穿耳^^,吵的人心烦意乱。

    燕王微微皱眉*,侧目望了绿枝一眼:“你失了清白*,不能再留在太子殿下身边*,既然沈公子喜欢你^^,本王就做主**^^,将你赏给他!”

    绿枝身体一震^,尖锐的哭闹声戛然而止^^,美眸中满是震惊,这是个什么情况?她被强暴了^^,主人不但不为她做主惩?**;等薧*,还将她赏给恶人**^,还有没有天理了^^?

    淑妃也蒙了*^,她知道燕王一到,事情会脱离她的掌控,却没想到会脱的这么离谱^,燕王的做事方法*,天马行空,让人不敢苟同:“王爷,绿枝是乾清宫太子殿下的人,外人没有权利将她赏赐别人!”刻意加重的语气提醒燕王*,不要逾越了身份。

    “忘了告诉淑妃*^,是太子殿下请本王来乾清宫*,全权处理宫里的事情^*!”燕王长身玉立*,傲气天成**,他绝对有权利处置乾清宫的任何一人^^*。

    沈璃雪微笑^^,子默随她一起进宫的*,察觉到那名小太监不对的时候**,她已经让子默暗中想办法通知夜千泷**,和淑妃说那么多话*,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夜千泷***。

    夜千泷脱不开身,无法赶来营救,求了燕王来乾清宫帮她,当然^,如果燕王^,夜千泷都赶不回来^,她也有方法自保,不过那样一来^*,她的女儿身就要暴露了。

    淑妃咬牙切齿^*^,眼看着就要成功杀掉沈璃*,没想到燕王居然跑来搅局,她辛辛苦苦的计划^,只差了那么一步^,无声的宣告失败,可恶,可恶。

    燕王看着沈璃雪*,目光炯炯:“沈公子,绿枝是你的了*,可以带走了^!”

    “王爷赏赐*,草民没有推脱的道理,可是,这名绿枝姑娘并非草民强暴*,草民不想为别人背黑锅^*!”沈璃雪字字铿锵^,淑妃设下阴谋诡计陷害她,局势对她有利了,她才不会让事情善了^*。

    燕王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目光锐利如刀:“究竟怎么回事?”

    “这就要问绿枝姑娘了^!鄙蛄а┍涞哪抗饷偷纳湎蚵讨Γ骸拔伪槐鸬哪凶悠屏松?**,却诬陷到草民身上?”

    “绿枝^^!”燕王低沉的怒喝吓的绿枝一个踉跄,摇摇欲坠的身体瞬间趴到了地上,目光闪了闪^**^,头磕的咚咚作响:“王爷明查^,确是沈璃玷污了奴婢^*,奴婢身份低微*^^,哪敢冤枉他……”

    沈璃有没有玷污她,别人都不知道^^,她的清白已经被毁^,只要她咬死了不吐口,沈璃就是污她清白的恶人*,燕王也没有证据治自己的罪*^。

    沈璃雪看着绿枝,勾唇冷笑:“你真的亲眼看到我玷污了你^^?”

    “奴婢对天发誓^*^,若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唯恐别人不相信^^*,绿枝拢紧衣衫*,郑重其事的对天发誓,满脸的愤愤然像是对沈璃雪敢做不敢当的严厉指控。

    “绿枝的眼睛不花,不瞎,岂会看不清玷污她的人是谁*!”淑妃慢条斯理的轻品着茶水*,红唇轻启,配合着绿枝,指证沈璃雪^^^。

    “燕王爷^,奴婢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一心想着服侍太子殿下的,被人污了清白,已是痛不欲生^**,岂会再胡乱攀咬人**!”绿枝也配合淑妃的话*^,动情的哭泣着,声音悲伤难过^^,可谓是见者伤心,闻者流泪,就连沈璃雪都快要觉得,她真是被自己玷污了**。

    燕王看着沈璃雪^^*,没有说话,目光严厉。

    沈璃雪轻轻笑笑^,看向绿枝:“请问绿枝姑娘^,我是在何时*,何地玷污了你?”

    “就在刚才,太子殿下的床上!”绿枝恨恨的瞪着沈璃雪,眼睛哭的肿成了桃子^^*,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无人会怀疑她说的话^。

    绿枝和某个男子乱来*,还滚到太子夜千泷床上去了,真是胆大包天,肆无忌惮**^,私睡太子的床,也是大罪一项^^。

    “绿枝被人强暴时,肯定挣扎了吧*!”沈璃雪嘴角微挑^**,目光诡异。

    “那是自然*!”绿枝声音尖锐,被强暴时不挣扎^^,那也就不叫强暴了*^*。

    “看绿枝姑娘^*^,指甲长长,上面还沾着少许的红色^,想必是挣扎时在那人脸上*,或身上,划下了伤口*,那人为了制止绿枝的挣扎^,肯定也在你身上留了伤^?*!?br />
    沈璃雪挑眉看向绿枝,笑意盈盈*,声音却冷若冰霜:“只要对比过我的手印和绿枝身上的伤痕吻不吻和^*,再看我身上有没有伤口,就可知道绿枝究竟是不是被我玷污……”

    绿枝一惊,一张小脸瞬间惨白的毫无血色,低头看着指甲尖上的点点红,她破身时^^,疼的撕心裂肺**^^,的确像被强暴那样**^,拼命挣扎了^^,但她的指甲是划到了要她身子的男子身上,不是沈璃身上^*,如果脱衣检查,沈璃身上肯定没有伤,足以证明*^,沈璃没有强占她*,那她的谎言岂不是不攻自破了*。

    “绿枝姑娘怎么不说话?可同意我说的方法?”沈璃雪的笑容明媚,璀璨,看到绿枝眼中**^,就是浓浓的嘲讽与挑衅:“他……是从身后强占奴婢的^*,奴婢没有伤到他……”

    “既然是从身后强占,你怎么知道那人一定是我*?不是别人?”沈璃雪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你对我施暴行时,我回头*^^,看到你了……”绿枝目光闪烁着*,强词夺理*^。

    沈璃雪冷哼一声^*,看向燕王:“燕王爷*,女子被人强占,痛不欲生^^,再加上初次的疼痛^^,肯定会将床铺弄的异常凌乱,上面也会有挣扎的痕迹,不如请宫里有经验的嬷嬷来验验*,就可知道草民和绿枝的话究竟谁对谁错^!”

    燕王低沉着眼睑,冷声道:“来人^,去请宫里的老嬷嬷,多请几名,一起检验!”

    侍卫领命而去^,绿枝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嬷嬷们经验老道,她和其他男子在夜千泷的床上颠鸾倒凤^,床上的证据肯定也是直指另外一名男子的。

    燕王来了,淑妃计划失败^^,她留在床上的证据^,本是用来算计沈璃的^,没想到却成了她做坏事的证据,怎么办?怎么办*^?

    淑妃望着惊慌失措的绿枝*^,也是面色苍白,纤手紧握成拳*,长长的指甲扎进了肉里,大床上肯定留了证据,真是一群蠢货^*,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心思烦乱间*^,后宫嬷嬷们来到了乾清宫,仔细检查床塌后^^*,得出结论:“禀燕王爷^*,根据床塌残留的痕迹,男欢女爱时,女子是面朝上躺着……”

    淑妃目光一凝:“嬷嬷确定没有查错**^*?”

    “回娘娘,如果女子面朝下*,双手应该是放在面前或胸前^,那床塌上的划痕应该很靠前^**,但现在床塌上指甲的划痕在按近中间^,也就是腰身的位置^^,女子初次疼痛^,欢爱时紧揪着身下的床单,致使塌上出划痕,老奴绝不会弄错……”

    绿枝身体一软**^*,整个瘫在了地上,目光呆滞着*,心里不停的响着一个声*,谎言被拆穿了,她完了……

    “检查检查沈公子身上可有伤势^!”淑妃横了绿枝一眼^,柳眉紧紧皱起^*,没用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愿沈璃身上有伤痕,大小多少都好***,只要有^*,她就可借题发挥**。

    沈璃雪瞟一眼绿枝*,傲然道:“淑妃娘娘,绿枝说恶人是从身后强占她,嬷嬷检查的结果却是从正面^*,足以证明,她在撒谎,她说的话*^,已经没有可信度了……”

    “沈公子毕竟是嫌疑人,检查检查**,确认一下,总是好的^?^!笔珏⑽⑿ψ臹*^,和蔼可亲*,无论如何**^,都要查查沈璃身上有无伤痕*^。

    沈璃雪的肌肤细腻如瓷**,没有半点伤痕*,但她不想暴露自己的女儿身^,绝不能让人检查身体*。

    “娘娘,有件事情我一直觉得奇怪!”沈璃雪看着淑妃,目光盈盈^*,笑的意味深长。

    淑妃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心里升起很不好的预感*^,目光沉了沉^^,淡淡道:“什么事情^^^?”

    “长信宫距离乾清宫路途遥远**,淑妃娘娘怎知乾清宫出了事*,还那么凑巧的带来前来*,将草民抓个正着**^^?”沈璃雪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在寂静的乾清宫里格外清析,聪明人仔细一想^,不难猜到事情有蹊跷*^。

    燕王微微眯起了眼眸,

    淑妃轻咳几声^^,故做镇定道:“有人听到乾清宫宫女惨呼^^*,禀报了本宫^,本宫觉着事情不对^^,方才带人前来查看*!”

    “若草民没有记错,后宫管理权归德妃娘娘^,那宫人听到惨呼,应该去找德妃娘娘才对**,怎么会去寻了淑妃娘娘*?”沈璃雪皱起眉头^*^^*,义愤填膺^,指桑骂槐:“哪个无知奴才^*,居然陷害淑妃娘娘越俎代庖*?”

    淑妃一口恶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呛的连连咳嗽*,美眸中寒光闪烁,沈璃居然借势嘲讽她*^^,好^^^,很好**。

    沈璃雪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转身^,狐疑的看向淑妃:“娘娘*^,草民记得,沐涛将军手腕受伤,在您的长乐宫敷药**,还未回府对吗**?”

    “是又如何?”淑妃没好气的回了沈璃雪一句^,沈璃的聪明,出乎了她的意料,燕王的出现,也在她计划之外,这两个变数^****,造就了她的失败,可恶^!

    “沐涛将军年少气盛**^^*,手腕被废^*,胸中郁结*^,需要做些事情来发泄……”沈璃雪清冷的目光瞟向瘫软在地的绿枝^,暗中的意思,不言而喻:沐涛和绿枝做了苟且之事*,为防被人揭穿**,东窗事发^*,淑妃方才赶来乾清宫*^,诬陷沈璃雪,想要平息事情……

    “沈公子,你不要血口喷人,本宫并不知道太子殿下请你来乾清宫,如何设计陷害你?”淑妃目光锐利^,冷冷凝望沈璃雪,眼瞳深处*,却凝了一抹异样的光华,沈璃确实是个厉害的角色^^^,她低估他了。

    沈璃雪冷冷笑笑:“草民初入皇宫*^,并不知道乾清宫在哪里^,是一名小公公引领草民前来*^^^*,我们走的很慢,又走了大半个后宫,娘娘的人看到草民不足为奇*^*^!?br />
    “想知道娘娘有没有陷害草民^***,很简单^,请来沐二将军^,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指甲伤痕,一切就可真相大白……”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沈璃雪话未落*,一阵高亢的怒喝声传了过来,随即,她便看到怒火冲天的沐涛不停挣扎着,被四名侍卫押进了乾清宫***。

    沈璃雪嘴角扬了扬,看向燕王**^,这位燕王爷*^,手段高明^,心机也颇重,她刚刚说到怀疑沐涛*,他已经命人将沐涛绑了过来*。

    淑妃的面色^*,已然惨白的毫无血色,美眸快速转动,事情真相,她一清二楚*,绝不能让他们检查沐涛的身体,可是,要如何阻止^?理由^,她需要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

    沐涛是沐国公府嫡子^*,身份尊贵?

    燕王是皇室王爷^,身份更加尊贵,看沐涛的伤势*,是他的荣幸。

    沐涛手腕有伤*?手腕伤关检查身体什么事。

    这些理由都不能阻止别人检查沐涛**^,怎么办^?怎么办**^?淑妃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再看沐涛^^,面色铁青^,他堂堂边关将军,居然被四名侍卫压制的毫无反抗之力,耻辱啊^,耻辱!都是因为他的手,手废了,他也就成了肺人^!

    抬眸*,看到了沈璃雪*^^,他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双目赤红,咬牙切齿:“沈璃**,又是你干的好事^^!”

    “沐将军别动怒^,请将军前来^*,是为了证明将军和淑妃娘娘的清白!”沈璃雪微微笑着,纤细的身体瞬间来到沐涛面前,在淑妃面色大变,阻止声尚未出口时,大力撕开了他的上衣^,光裸的上半身映入眼帘^^,强健的麦色后背上*^,印着一道道的指甲划痕*^^^,触目惊心*!

    众人眼眸瞬间一凝,看沐涛的目光满是嘲讽:手腕重伤*^*,成了废人*,还有心情和宫女偷情,真是好雅兴^。

    淑妃面色惨白*,恨铁不成钢般狠狠瞪了沐涛一眼,一开始,她准备让侍卫为绿枝破身,沐涛手筋被废,心浮气燥*,听说设计沈璃雪*,自告奋勇帮忙^,卖力的占有了绿枝^^。

    哪曾想沈璃雪技高一筹,反将了他们一军^,事情变成了沐涛和绿枝苟合^,淑妃为了保下自己的侄子,意图陷害沈璃*,沐国公府的脸都要丢尽了**,淑妃在后宫*^,也会被人嘲笑的抬不起头来^^。

    “淑妃娘娘,您看这事情,要如何处理才好**?”沈璃雪笑意盈盈的征询淑妃的意见^。

    清灵的声音听到淑妃耳中,透着浓浓的嘲讽**,淑妃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本宫管教不严^*^^,一切听凭燕王处置*****!”

    这一局她输的非常彻底,她自己都犯了错^,哪还有处罚别人的权利,燕王心狠***,不会手下留情*,可她也顾不了太多了,只能弃车保帅。

    “无耻奴婢,与人偷情*,还敢诬陷旁人^,品性恶劣,拉下去**,斩首***!”燕王目光锐利^**,冷冷下了命令。

    侍卫们应声去拖绿枝^^^,双臂被架起**,绿枝如梦方醒^,拼命挣扎着*,歇斯底里的大声哭喊*,眼泪飙飞:“娘娘^^,救命啊^^*^,救救奴婢……”

    淑妃微低着头^^,置若罔闻*,小手紧紧握了起来,沉下的眸中*^,冷光闪烁^*^,现在的她,自身难保^^,根本救不了别人,她讨厌这种无助无能的感觉,非常讨厌^!

    “沈公子,求你放过奴婢,奴婢做牛做马报答你^^!”淑妃无动于衷^^,绿枝哭喊着改求沈璃雪^,美眸盈盈*^,梨花带雨。

    沈璃雪无声冷笑,如果燕王没来^^,现在的自己肯定在被诸多侍卫围攻,说不定已经没命了,设计陷害自己时*,绿枝可是没有半分的心慈手软,自己又何必对她怜悯:“绿枝姑娘的报答,草民消受不起*^!”

    “求求你了*^,救命啊……”绿枝惊声尖叫着^^,被侍卫们大力拖出了乾清宫,手起刀落*^,哭喊声戛然而止。

    乾清宫寂静异常,侍卫^^,淑妃,沐涛都没有说话^^,气氛静的有些诡异^*^*。

    “沐涛将军**,不顾礼法^*,妄自强占太子殿下的宫女,还推卸责任,诬陷别人,胆大包天^^^,念在你是有功之臣***,重打五十大板***,革去将军之职^^,永世不得入朝为官^*,你可服气*?”燕王冷酷的判决声再次响起。

    “多谢燕王爷*!”沐涛面容扭曲着,大手紧握成拳,虎目光寒芒闪闪,触到淑妃锐利^,警告的目光,他到了嘴边的愤怒之言^,生生咽回腹中,好半天后,方才恨恨的吐出那么一句话^^。

    私自强占太子殿下的铺床宫女^^^,还在太子的床上颠鸾倒凤**^,是对太子的大不敬*,按律,沐涛应被斩首^,燕王饶他一命,已是法外开恩*。

    沐涛也曾是边关将军^^,性子虽暴燥^,却知道轻重^,没有再顶撞燕王*,自认倒霉的领了罚,皇帝最看重太子殿下*,如果被他知道沐涛在乾清宫做的龌龊事,肯定会罚的更重。

    被贬官职*,被打板子^^,还被取消了做官资格*,这一切都是因沈璃起!沐涛喷火的目光恨恨的瞪向沈璃雪:他绝不会放过他!

    “至于淑妃娘娘……”燕王的目光移到淑妃身上*^,目光沉了沉:“是后宫嫔妃,本王不好擅自做主惩罚,就由德妃娘娘来判*!”

    德妃也来了乾清宫***!

    淑妃一惊,猛然转身看去,德妃轻扶着宫女的手^,优雅的走了过来,保养得当的脸上^^,满是得意的冷笑:“淑妃妹妹为了娘家侄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设计^,陷害的方法都用上了……”

    “毕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涛儿出事,我这姑姑岂能袖手旁观!”淑妃输人不输阵*^,她为了侄子设计外人^,也落了个爱护后辈的贤名*,并非一无所获。

    “如果淑妃妹妹真是为了侄子好**^^,就应该教好他**^,而不是等他闯了大祸*,费心费力的为他善后*,今日你陷害的是本宫娘家侄子*,本宫大度^,小璃心善^,可以不与你计较*,万一哪天,你设计陷害到了太子殿下身上,皇上岂会轻饶于你……”德妃久居后宫,自然知道淑妃在想什么,害了人,还想博取贤名*,痴心妄想^^*。

    “姐姐所言极是^,妹妹受教了!”淑妃阴沉着面色,咬牙切齿***,败了一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着淑妃失策,吃瘪的懊恼模样*^,德妃心中暗笑,口中无奈的叹道:“偏帮亲人*,设计陷害他人影响很不好^^,若是不加以惩罚^*^,姐妹们有样学样*^,后宫怕是会乱套……”

    “德妃姐姐持掌六宫^,想如何惩罚*,直言就是^!”淑妃眼睑微沉^^^^,美眸中冷光闪烁*,暂且让德妃得意几天,等自己掌了权^*,再狠狠教训她不迟*。

    德妃微微一笑:“妹妹识大体,姐姐很是欣慰^^*,就罚妹妹在长乐宫闭门思过半年*,抄写经书一千遍……”

    后宫女子终日困在皇宫,不得外出*,日子过的极是郁闷*^,在花园里走走*,散散心是最大的消遣^,德妃罚淑妃闭门思过半年,看似平常,实则是想将她闷在长乐宫半年^,半年不出宫殿*,不接触外人,不知淑妃会不会被闷疯^^。

    德妃的手段狠^^,狠的不留痕迹,淑妃的手段*,狠在外面^,在沈璃雪是男子的情况下,如果淑妃计划成功,沈璃雪要么被杀^^^,要么被治重罪*,淑妃成功除去了他这一劲敌,还成功挑拨了沈璃雪和夜千泷之间的关系,更趁机设计德妃治宫不严^**,再次夺回六宫大权,一举三得的好计策啊。

    后宫女子*,果然没有简单角色!

    夜色渐深^,事情解决,德妃*^,淑妃各自回宫^,沐涛也被侍卫们送回沐国公府了,燕王回书房见皇帝和夜千泷,沈璃雪则出宫^*,骑着快马赶回镇国侯府。

    夜凉如水^^,大街上一片宁静**,四周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阵阵风刮过,带着森森的寒意,沈璃雪的马蹄声在寂静的环境里格外清析^。

    沈璃雪刚学会骑马不久^^,策马前行,不敢跑的太快,夜风阵阵*,她的思绪越发清醒^*^,淑妃被关禁闭*^,沐涛手腕被废,还被革去了官职,无法再兴风作浪*^,短时间内,她应该不会再有麻烦*!

    突然^,夜风中传来一阵异样的气息^,沈璃雪目光一凝:好浓烈的杀气*^,凝神细听*,轻微的脚步声急促着*^,越来越近^**,嘴角轻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有人想要杀她^!

    “嗖*!”漆黑的夜幕中,一只利箭划破长空^,径直射向快马上的沈璃雪……

    ------题外话------

    (*^__^*)嘻嘻……亲们国庆快乐哈!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75》,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75 颠鸾倒凤^,丢官掉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75并对腹黑郡王妃175 颠鸾倒凤^,丢官掉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7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