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初入西凉&*,马惊

    秋雨过后,空气清新&,地面有些泥泞*^^,一辆檀木马车低调的行驶在空荡荡的大路上^,车夫是名年轻男子^*,眸中暗芒闪烁*,普通的衣着掩饰不住他满身的冷冽与锐利。

    “得得得^^!”又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辆华丽马车从旁边的道路上冲了过来*,让人惊讶的是&,这辆马车上没有车夫,马车后奔跑着好几名男家丁&,丫鬟*,嬷嬷**,满面焦急的大声呼唤:“老夫人*,老夫人……”

    “砰^!”狂奔中的马车轱辘狠狠撞到了一颗石头上*&,马车骤然一停&*,一道浅灰色的身影从车厢里甩了出来&*,在半空中挥划出优美的弧线^,径直落向坚硬的地面。

    “老夫人*&*!”看着那快速下坠的灰色身影*,下人们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哭喊的撕心裂肺。

    檀木马车轻垂的帘子突然掀开*^,一道窈窕的白色身窜了出来^,在灰色身影落地的瞬间&,伸手接住了她,清灵的声音响在空气中:“老人家^,没事吧*^?”

    灰色身影是名五六十岁的老夫人,头发花白*^,面容慈祥*,站稳后,晕眩的头脑渐渐清醒&,目光也慢慢恢复清明&&*。

    一袭白衣的年轻男子出现在她眼中**,眉眼如画&,容颜俊美^,尤其是那双眼睛,清澈如泉&,又清冷如天山雪&,让人一看再也移不开眼睛,她慈爱的微笑:“老身没事,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老夫人言重了*!”白衣男子*,确切一点儿说&,是女扮男装的沈璃雪&^,微微一笑,对着老夫人略略抱拳&,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优雅*^,高贵^&。

    “老夫人*,老夫人^!”惊魂未定的丫鬟,嬷嬷全都围了过来*^,看着安然无恙的老夫人^,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老夫人没出事。

    见她的衣服有些皱了*,她们手忙脚乱的整理着。

    “老夫人^,老夫人^^!”一名满身泥泞的中年男子一瘸一拐的急步走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老夫人面前&,不停的认罪:“小的该死&,没驾好马车,害老夫人险些出事……”

    “路滑,马惊&^,不关你的事,先起来吧!”老夫人揉揉额头,有些疲惫的说着*&。

    “谢老夫人&!”车夫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车旁去察看马匹*^^。

    老夫人感激的目光落在沈璃雪身上:“请问公子尊姓大名^^,老身他日定登门拜访*,以谢公子救命之恩&*!”

    沈璃雪礼貌微笑:“区区小事&&,老夫人不必放在心上^^!”

    “对公子来说是小事*,对老身而言,救命之恩大于天&!”老夫人看着沈璃雪^,言词诚恳*^*。

    “在下家离的很远,此次是路到这里&,恰巧救了老夫人&&,老夫人已经无碍*,在下还有要事待办&*,不便久留&&,告辞!”说着**,沈璃雪行了告别礼&,转过身,大步走向檀木马车。

    “公子!”身后**^,响起老夫人的呼唤声&*,沈璃雪置若罔闻&,双足一点,瞬间跃到了马车上*,掀开帘子进了车厢,子默一扬缰绳*,快马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快速向前奔去*^。

    马车里,温暖如春,东方珩坐在车窗前&^,轻抿一口茶水,看着身旁穿他衣服,头发高高束起,俨然美男子一名的沈璃雪&,蹙了蹙眉:“你穿男装穿上瘾了*?”

    进入西凉国后,沈璃雪就换成了男装,平时&^,也不怎么用胭脂水粉了^,刚才还穿着男装出去救了人*^&。

    “穿男装做事方便??*!”沈璃雪端起一杯不冷不热的茶水&*,一口饮尽^*,润了润喉咙:“那位老夫人的马惊了,被甩出车厢*^&,如果我穿着女装救她,她肯定会惊的目瞪口呆^^*?&!?br />
    进入西凉后,沈璃雪发现**,西凉人的思想也很封建,在他们眼里,女子都应该是温温柔柔的&*^,在内院里相夫教子*,如果她们和男子一样&,习了武^^,在院子里飞来飞去*,那就是惊世骇俗&**,指责,批判的文章*&,就会像雪片一样落进院子里*,上面写满各种各样的谴责之语^。

    “郡王*,郡王妃,西凉京城到了^*!”车外&,响起子默的禀报声^&。

    沈璃雪挑开车帘向外望去&&,青色的城墙高达三四米&,长的看不到边^,上面每隔一段距离就建有一间炮楼状的小屋*,巍峨的城门上方*,悬挂着一方牌匾&^&,上书龙飞凤舞的两个字:京城*&!

    “东方珩,我们在哪里落脚*?”

    东方珩放下茶杯,沉着眼睑&,薄唇淡淡吐出两个字:“别院&^&!”

    见到那只华盛的当天*,东方珩就派了暗卫来西凉京城置办^&*,打探&,落脚的别院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座落在京城近郊**,四周人烟稀少^^*,绿树环绕*^,环境极是优美*。

    沈璃雪,东方珩来到别院里^,早已有暗卫等在那里^,恭敬的禀报打探到的所有事情:

    “夜千媚的母妃名叫沐紫欣&,芳龄三十六^,是沐国公府的嫡女*,十五岁进宫^,五年后位列淑妃*&,很得皇帝宠爱*,沐国公府满门将才^,嫡长子&,嫡次子皆身负将军之职……”

    沈璃雪凝深眼眸:“沐紫欣是皇宫宠妃*&,轻易不出宫^,那支华盛的来源应该有三种,一种是皇帝宠爱,恩赐于她^,一种是家人关怀,送给她&&,还有一种是,其他人巴结^,送给她的讨好之物&?!?br />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沐紫欣都是查清华盛来源的最关键,想知道华盛是从谁手里流出来的,就必须接近她,调查她&。

    事情有些复杂*^*,想要查明真相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细心的抽丝剥茧*,换言之&*^,需要一定的时间*,慢慢调查^。

    皇宫戒备重重&^,不好混入,沐国公府也是戒备森严^,沐国公生性又多疑*,乔装改扮成下人^*,接近不到核心人员,想要打探到确切的消息还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当然^,如果东方珩,沈璃雪以郡王&,郡王妃的身份来西凉,可以直接接近淑妃^^^,做事固然方便&,却会打草惊蛇,敌人加强了戒备^,他们想查出真相可就难了*^,所以^*,想要稳妥的查明最真相^,只能暗访*。

    两人暂时想不到调查的突破口*^,便出了别院&*,进京城来逛**^。

    西凉京城繁华似锦,一眼望去&^,高楼林立*^,各种商品琳琅满目*,许是靠近西域的缘故^^,这里有许多西域稀有物**,弯弯,长长&,扁扁的奇特形状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夺人眼球&&。

    东方珩^,沈璃雪并肩走在大街上,看两旁的人来人往^,两人衣着不俗,容颜俊美**,就像一对出色的兄弟&&^,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

    东方珩望一眼穿着男装的沈璃雪^,看向不远处的成衣铺:“璃雪&,要不要试试西凉的服饰?”西凉和青焰风土人情不同^,衣着也不一样^,这里的衣服以轻纱为主&,上面配有美丽的环配*,有些西域的风格,非常漂亮&&^*。

    “好?*&!”女孩子喜欢个性的美丽衣裙&,沈璃雪也不例外*,看着成衣店门口摆放的美丽衣裙,她美目弯弯^,急步走了过去*。

    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闪过一抹亮光,终于可以让她换回女装了&^&,两名大男人一起逛街*,他不能拉小手*&,也不能搂小腰,真真别扭。

    “快来看&,快来看^&,镇国侯府万金求神医*,各位神医^,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癪?^&!”

    敲锣声伴随着男子高亢的喝唱声传来,沈璃雪奔向成衣铺的脚步猛然一顿*,万金求医&?怎么回事?美眸沉了沉&,改变方向*,走向人群快速聚集的地方。

    走进人群*,看到正前方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告示&,上面书写,镇国侯府老夫人患有头疼症,若是能医好者*&,赏万金为谢礼!

    “这侯府老夫人的头疼症患了几年了吧&&,一直就没治好!”

    “人老了嘛^*,难免会得病*,侯府子孙们孝顺*^,万金为祖母求医……”

    路人的窃窃私语声传入耳中&^*^,沈璃雪眼睑微沉^^,清冷的目光看向那张告示^&,患病几年&,一直没医好么&&?

    “你想去侯府为那老夫人治?^?&?”东方珩一眼看穿了沈璃雪的想法。

    沈璃雪不自然的笑笑:“我觉得侯府老夫人的头疼症^,是个不错的契机^!”镇国侯府是西凉的名门贵族*,她以医者的身份进去*^,会受到尊敬,也能时常接触到侯府的主人^&,对调查华盛之事^&&,非常有利*。

    “你能保证治好那名老夫人的头疼症吗^^?”东方珩锐利的目光看向那张告示^,不是他不相信沈璃雪的医术,而是*,患了几年的头疼症,各国大夫都没有对策&&*,沈璃雪治愈的可能性也极小^。

    再加上,西凉的镇国侯府*,他完全不了解**,西凉的局势也有些复杂&,沈璃雪离开他身边,随时都可能会有危险。

    “不敢保证^!”沈璃雪只是看完了南疆鬼医的医术手记&,并没有拜师学艺^,她的医术不算精湛^**,对那老夫人的头疼症,没有百分百把握^。

    “侯府只说治好了病赏万金^**,没说治不好的就是诈骗吧,咱们一时半会找不到突破口*,你就让我去试试*&,如果我治不好她的病*^*,找不到契机*,咱们再另想办法&^*?^!?br />
    如果她治好了老夫人的病,侯府就欠了她几分人情^,他们在西凉做事*,也会方便许多&*。

    夜千泷身为西凉太子&&,对西凉很了解&&,照理说&*,找他帮忙是最合适的,但她已为人妻*,夜千泷对她又曾有过男女之情^,高傲如东方珩,肯定不愿意接受情敌的帮助^^,沈璃雪也聪明的没有提他^&。

    “我和你一起去&&!”沈璃雪执意要去**,东方珩不想强拦^^,在陌生的西凉京城*&,他不放心她独自一人前行^。

    沈璃雪打量东方珩&,剑眉斜飞入鬓**,白玉雕的容颜*,雪玉般的面孔让天上的骄阳为之失色*^,森寒冷漠的沙场气息让人望而生畏,白色的衣袂随风轻舞,俊美*^*、高贵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美眸中满是戏谑:“安郡王*,你气势太耀眼了^,聪明人一看就知道你不是平凡人,你陪我去镇国侯府&,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咱们为人治病是别有用心^&?*!?br />
    东方珩的面色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却也不得不承认*&,沈璃雪说的没错,他跟去镇国侯府^,就算不会暴露两人的身份&,也会让人起疑。

    “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就让子默陪我去^,你回别院等我们消息*&!”沈璃雪眨眨眼睛^^,清澈无辜的眼神&,让人不忍拒绝。

    东方珩叹了口气^,慎重的叮嘱着:“多加小心*&!”

    “我知道!”东方珩首肯^,沈璃雪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在众人的注目礼中&&,缓步走到墙壁前*,伸手揭下了告示&&。

    “公子揭榜,是要为侯府老夫人治?^?*^?”一名男子提着铜锣来到沈璃雪面前&*,仔细打量她一眼*&,这公子好年轻。

    沈璃雪微笑:“那是自然!”揭榜*^*,就是为给人治病的&。

    男子收回目光,礼貌的指向旁边道路:“请随在下来!”

    镇国侯府座落在相对安静的街道^*,府邸巍峨,宏伟*,占地面积颇广,沈璃雪随那名男子走进侯府&,未经通报&&,直接进了客厅:“夫人,有神医揭榜了&^!”

    “真的?”伴随着欣喜的女声,一名三十多岁的美少妇在丫鬟的轻扶下走了过来,侯府老夫人的病^^^,京城附近也是人尽皆知**,告示贴出许久^,都没人来揭^,如今听到有神医前来&^,她自然高兴*。

    可就在她看到沈璃雪的瞬间*,满目的喜悦微微一凝:“这位就是揭榜神医&?”怎么这么年轻^^?

    在她的认知中^&,医术高超的神医都应该是胡须长长,满面苍桑的老者^,一生行医***,经验丰富^*,能治各种顽疾*^,这位年轻人^,看着还不如她儿子大,就算行医,也没有多少经验&,能治好老夫人的病吗*?

    沈璃雪看出了美少妇的疑惑*&,微笑道:“在下不才&,自小随家父习医*,医术不算精湛*,也略有小成&,尤其在头疼方面&&&,有些研究,老夫人的病情^,在下还未见到*,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好&,适时的缓解病情,还是没有问题的^!”

    她的谦虚有礼&,不骄不躁^,瞬间赢得了在场下人的好感^,美少妇也不好意思的笑笑^&^,人家说的如此谦逊^*,她再怀疑人家医术&*,便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婆婆在后院*,公子这边请&!”看这位公子的模样*,温文儒雅*&,满腹经纶*&&,不似平凡人,说不定真有办法治好老夫人的病^。

    后院内室*&,一名老妇人微闭着眼睛躺在躺椅上&&*,一名嬷嬷站在躺椅后^,轻揉着她的太阳穴,时而轻轻叹息^,老夫人的头疼病得了好几年了&,发作时,疼的生不如死&&^,何时才能找到神医*,彻底治愈啊^*。

    帘子挑开&*^*,刚才那名美少妇缓走了进来*&,见老夫人闭着眼睛躺在躺椅上*&,放低了声音道:“婆婆可是睡着了?”

    “没有*,我是头疼了,想眯一会儿*!”说话的不是嬷嬷^,而是那名老夫人,睁开眼睛^,看着美少妇^&,和蔼道:“可是有事^^?”

    美少妇笑着走到躺椅前^&,轻揉着老夫人的手背道:“刚才有位神医揭了榜……”

    “唉&!”老夫人轻叹一声*,坐直了身体^*,目光黯淡:“我这病&,也不是得了一年两年&*&,从各地请来的大夫^,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了*,没人医得好^&,不要再浪费精力请大夫了&**!”

    大夫一个接一个来*,有了希望^&,瞬间又变成失望*,来来回回的又得又失^,老夫人对自己的病已经绝望了^。

    “婆婆^^,那都是些庸医&*,不值一提*,这世间总有神医能治好您的病的,别灰心*?*^*!泵郎俑靖糇糯白油谎弁馐夷堑老讼傅陌咨碛埃骸澳巧褚蕉荚谠鹤永锏茸帕?,咱们不让他诊脉,就直接赶他走*,也不合适是不是&!”

    老夫人又是一声轻叹:“那就请他进来吧&,不过^,这是最后一个了,以后不许再找什么神医^*!?br />
    “是^!”美少妇笑着应下^&,搀扶老夫人坐到了床塌上*,同时对着屋外呼唤:“公子请进^**!”

    沈璃雪站在外室,清冷的目光透过大开的房门,欣赏院子里种的海棠花,听到美少妇的呼唤^,挑开帘子走了进去*&。

    抬眸*,正对上老夫人审视的目光:“公子&^^,原来是你!”看清沈璃雪的容貌,老夫人惊喜异常,没错,她就是在大道上被沈璃雪救过一次的老夫人*。

    “老夫人*!”沈璃雪也是一惊&,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救的人会是镇国侯府老夫人^&,回想当时那辆马车&*,很普通*^,上面也没有任何贵族标志^。

    美少妇微微错愕:“你们认识?”

    “这位公子^*,就是我那位救命恩人!”老夫人急声吩咐身旁的嬷嬷:“快给公子搬张椅子^*,上茶&!”

    “真的?”美少妇一怔**,随即笑道:“真是太巧了,请问恩人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大于天^,老夫人的恩人,她们定要好好招待。

    “在下姓沈&,单名一个璃字&&^!”沈璃雪笑着坐到床塌前&,纤指抚上了老夫人的脉搏:“老夫人,先让我把把你的脉^*!”

    老夫人本是不愿看大夫的^,但来人是沈璃雪&,就令当别论了^^,看着她认真的模样*&^,欣喜道:“老身还以为救命之恩无法报答了^,没想到沈公子竟是神医*,还恰巧提了告示&,来为老身治?&*?**!”

    “老夫人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放在心上!”沈璃雪微微笑着^^,仔细把脉*^,感受着手指下的脉搏轻轻跳动,柳眉微微蹙了蹙*!

    “沈公子&*,婆婆病情如何?”看着沈璃雪微皱的眉头,美少妇的心跳了两跳&*。

    沈璃雪收回手指&,凝着目光沉声道:“恕我直言^,老夫人的头疼症是因气血淤结所致*^,疏通气血就可无碍&,不难医治&,大夫们怎么都治不好?”

    瞬间^,整个房间变的鸦雀无声^*,众丫鬟们悄悄望一眼老夫人^,满目无奈*,再看老夫人^^,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眸中隐带了点点怒气*。

    美少妇望了老夫人一眼^*,走至沈璃雪旁边^,悄悄压低了声音:“沈公子有所不知^,我婆婆她*,怕针……”

    沈璃雪一怔&&,惊讶的看着老夫人,疏通头部气血&*,需要内服中药^,再以银针刺穴做辅助,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就可治愈^,她怕针不肯刺穴&,难怪治不好病&&。

    “银针刺在头上^,只是想想*^,我就头疼&,哪还能再治好我的头疼??*!”老夫人理直气壮的反驳着^,见美少妇&,丫鬟&,嬷嬷们都低了头*&,不说话&,她的目光转到了沈璃雪身上*&,眸中的强势却转为点点怯意:“沈公子&,您不会也要为我扎针吧&^?”

    “当然……不是*!”老夫人怕针^,她再说扎针^,这病也就不必再治了:“我家祖传的方法是刮痧*,我可用刮痧代替银针刺穴^^*,不知老夫人意下如何?”

    这家的子孙真是孝顺*,老夫人怕疼&,不扎针&,他们也不强迫&&,就顺着她的意&,到处找不扎针就能治好病的神医。

    “刮痧可以*,可以刮痧*!”老夫人连连点头&,只要不扎银针,随便怎么医治^。

    “那就这么定了,我开个药方,让下人去熬药^,等老夫人喝了药*,我再为您刮痧*&!”

    沈璃雪坐到桌前写了一张药方*,吹干墨迹*&,递给了美少妇:“这些药材要按照一定的顺序入药,我亲自煎一遍^,让丫鬟们在旁边看看清楚!”

    “有劳沈公子了!”美少妇仔细看过上面的各种药材^,递给了旁边的嬷嬷:“我立刻命人准备药材&*,小桃,带沈公子去药庐!”

    老夫人头疼几年&,每天都会喝药,侯府就专门辟了一座小院为她熬药。

    沈璃雪出了老夫人的院落,顺着青石路一直前行,边走边看着府内的格局^*,景致,没看到旁边的小路上走来一名年轻男子^*,当她察觉到附近有人时^*,那名男子已经近在咫尺*,与她擦肩而过^*^。

    男子雪青色的衣袂轻轻飘飞,扬起淡淡的海棠花香^^,衣料是名贵的云绫锦*,身份高贵^^。

    沈璃雪正准备回头看看他是谁,一道温雅的男声自身后响起:“姑娘,你的东西掉了^!”

    沈璃雪一惊^,快速转身望去^,男子乌黑如锦缎的墨发简单束起*,优雅的容颜俊美不凡^,漾着淡淡的笑意*,雪青色衣袂轻飞,好似翩翩浊世佳公子,风姿独秀,纤长的手中拿着一块玉佩*,看着她*,温和的微笑。

    沈璃雪震惊着*,低头一望,她腰间的玉佩的确不见了^,但是^*^,她现在明明穿着男装*,这男子却叫她姑娘,是看穿了她的伪装^?还是只是在怀疑她的身份^?

    她是以男子身份来侯府为老夫人看病的^*,看那男子的目光,应该只是怀疑*,她绝对不能承认*。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姑娘**?”沈璃雪怒喝一声,清冷的声音带着愤怒。

    男子嘴角的微笑凝了凝^*,温和道:“你不是姑娘?对不起^,我弄错了*^^?!?br />
    沈璃雪皱眉看着男子*,他已经看到她一段时间了^*,她现在是男装^,如果没有怀疑她是女子*,早就应该纠正自己的错误才对**,为何要等她吼了他以后*^,他才相信她不是姑娘*,还给她赔礼道歉^*。

    阳光下*^,男子微笑着,一步一步走向沈璃雪^*,眼眸看着正前方*,深如一汪幽潭^,却没有焦距*!

    沈璃雪猛然一惊^,男子眼盲^,换言之,他的眼睛看不见*!

    “公子*,玉佩*!”男子纤长的手指拿着玉佩*,垂在沈璃雪面前。

    “多谢^!”沈璃雪接过玉佩**,素白的小手在男子眼前轻轻晃了晃*,男子没有丝毫反应**,他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三少爷**,夫人请您去梨园^!”一名丫鬟缓步走过来,轻声禀报着*。

    三少爷!沈璃雪目光一凝^^,仔细看着男子**,他是侯府的主人。

    “好*!”男子笑笑^**,转过身*,走向梨园*,不必任何人引领,他就独自一人,走在七拐八拐的路上^,优雅的缓缓前行^。

    “沈……沈公子……”站在前面的桃儿走了过来,拍着胸口,暗暗松了口气^^。

    “你们家三少爷他是不是……”沈璃雪指了指眼睛*^,虽然知道真相*,她还是想听桃儿讲讲具体内容。

    桃儿做了个禁声的姿势,压低声音道:“三少爷三岁时发高烧*^,烧坏了眼睛^**,他看不到东西的,府里人也都对眼睛,看见,看不见之类的词很敏感^,在他面前,从来不讲^!”

    沈璃雪吼出那句‘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姑娘’时,桃儿吓坏了^,她以为三少爷会生气*^,发脾气^*,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还客气的还了沈璃雪玉佩。

    沈璃雪知道身患疾病之人^,都对所患之病十分敏感,别人一提,就是在刺激他^,如果她早知道那男子眼盲*^,也不会那么说:“我看你家三少爷,不像是眼盲之人???”

    院子里的路那么复杂^,他独自一人**,走的有条不紊,刚才他从外面回来时*,身边也没带引路的小厮^。

    桃儿掩嘴微笑:“沈公子有所不知^,三少爷眼盲后^,听觉,嗅觉都变的非常灵敏,平时用膳*,写字*,走路什么的*,和正常人完全一样*,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出他眼盲!”

    沈璃雪扬扬唇^^,看着那男子消失的方向^*^,失去了眼睛,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确实是个厉害角色。

    他刚才称自己为姑娘*^,并不是看到的^*,应该是嗅到的^,沈璃雪没有熏香*,但她是女子*,身上有体香*^,和男子身上的阳刚之气完全不同^^,想不到她完美的伪装,骗过了许多眼明之人^,却被一个眼盲的人一语道破。

    夕阳西下,沈璃雪熬好了药*^,端往老夫人的院落^*,挑开帘子的瞬间^*,她看到美少妇,(镇国侯夫人)丫鬟,嬷嬷*,陆江枫(三少爷)早已聚在内室^。

    见她走进来,目光齐齐落到了她身上^,陆江枫的眼睛看不到^^,却也望着她的方向:“沈公子要开始为祖母治瞊*?*?”声音轻轻的^*,柔柔的,温和动听*,让人如沐春风。

    “是!”沈璃雪点点头*^,放下药碗^*,走到了躺椅前^,老夫人的病^,是全家人最关心的事**,她为老夫人医治*,他们不放心*,亲眼观看^,也在情理之中。

    老夫人头靠在躺椅背上*,看着沈璃雪手中那片钝钝的刀,询问道:“用它来刮痧*^?”

    “是的^!”沈璃雪微笑着点点头:“刮痧时,还请老夫人闭紧眼睛*,以免伤到!”

    “好*!”只要不用银针刺穴就好^,老夫人非常配合的闭了眼睛,任由沈璃雪那把钝刀在额头两侧用力刮着*,钝刀所过之处^,热热的*,还有些疼*,渐渐的*,都要疼麻木了^,无妨^,刮的只是表面^^,没有刺银针到头里。

    沈璃雪看着老夫人被刮的通红的鬓角,嘴角扬了扬^,打开银针包,拿出两枚银针扎了上去*。

    屋内响起丫鬟^^,嬷嬷们的低声抽气声。

    镇国侯夫人也怔了怔*,随即恢复正常*,轻轻揉了揉额头:

    先以刮痧让肌肤麻木^*^,再扎银针*,婆婆也感觉不到针刺的痛苦*,可以正常疏通气血^^,这么简单的方法^,以前的老大夫们怎么就没想到,真的是英雄出少年啊^。

    沈璃雪的动作很轻*,没发出什么声响^,陆江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着下人们的抽气声^^,心中非常疑惑,镇国侯夫人对他轻声低语几句^,他的眼眸平静无波^,浓眉却是轻轻蹙了蹙*,看着沈璃雪的方向^,多了一抹沉思。

    半个时辰后*,针灸完毕^,陆老夫人睁开眼睛*^,顿觉神清气爽,头一点儿也不痛了^,欣喜的看着沈璃雪:“沈公子医术真是高明*,只是刮痧^,我就觉得病情好多了^!”

    “老夫人谬赞*,喝过药**,多休息^,病情就无大碍了^!”沈璃雪望望窗外渐渐黑下来的天:“时候不早了^,我先告辞^,明天再来给老夫人刮痧*!”

    她在镇国侯府逗留了大半天^,东方珩肯定着急了,她必须尽快赶回别院,不然*,他会非常担心她的。

    “晚膳时间已到*,沈公子忙碌大半天,肯定很累了,用过晚膳再走吧^!”老夫人挽留间*,帘子打开,一名名丫鬟端着一盘盘精致的饭菜走了进来*^,如果沈璃雪执意要走^^*,真的是拂人家面子啊*。

    “好**!”沈璃雪无奈,只得答应下来*^*,她和镇国侯府的人刚认识**,关于华盛的事情*,她暂时不宜问**,先和他们熟悉熟悉^*,以后再旁敲侧击也不迟*。

    饭菜摆了满满一大桌^,非常丰盛,阵阵香气扑面而来**,让人垂涎欲滴*,用膳的人居然只有老夫人^^,侯夫人^,陆江枫^*,沈璃雪四人*。

    老夫人味口极好*,吃了一大碗饭^^,席间还不停让沈璃雪吃菜*^,可谓是宾主皆欢**。

    沈璃雪微笑着应下老夫人的好意*,有一口没一口的用着饭菜^,心里想着**,东方珩应该还在别院等她消息^,她要尽快找个理由回去才行*。

    余光看到陆江枫也是自己夹菜,没用丫鬟服侍*,每一筷子都夹得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她挑挑眉**,饭菜有热气冒出^^,陆江枫嗅觉很灵敏*,是凭借饭菜香气夹到饭菜的吗*?真是与众不同*。

    突然*,陆江枫抬头朝她看了过来*,沈璃雪躲闪不及*,被他抓了个正着,明知他看不到她,还是有些心虚*,眼睑沉了沉,放下筷子站了起来:“老夫人*,侯夫人*,三少爷,时候不早了^,我先告辞了!”

    “沈公子^,老身记得你说过你家在很远的地方*!”老夫人也放下了筷子^*^*,抬头看着沈璃雪,越看越亲切。

    “是啊^,我来京城探亲*,亲戚搬家了^,我四下寻找^^,看到了墙上贴的告示^^!”沈璃雪随口说了个谎言^,仔细想想^*,没什么破绽。

    “那沈公子现在住在哪里?”老夫人的眼眸中隐有光芒闪烁。

    沈璃雪微微一笑:“客栈*!”一般人来京^,没有亲戚朋友的都住客栈*^,她这个谎*^,撒的天衣无缝*。

    “客栈里人来人往的*,住在那里多不方便*?*!崩戏蛉艘∫⊥穅,凝了目光:“侯爷和江枫的两个哥哥都去了边关*^*,我们祖孙几人^*^^,住这么大一座侯府*,有些空荡^*,不如沈公子搬来侯府住^,方便治疗我的头疼病,也能清静……”

    “是啊*,沈公子*,住在侯府*,可就近照顾婆婆,也免得你再客栈,侯府的来回跑了**!”侯府以前请来的神医^,基本都是住在府里的,如此一来,方便随时掌握老夫人的病情^^,侯夫人也很赞成沈璃雪住在侯府^。

    “我是名外男,住在镇国侯府,不合礼数,还是住在客栈里比较好!”如果沈璃雪搬来侯府居住,不但是和东方珩分了房,还是分了家睡*,他绝对饶不了她。

    “若是沈公子有顾及,不如搬去我的江枫院*,除了正房外^,另外三间厢房都可以住人^,沈公子住在那里,别人不会多说什么**!”久不说话的陆江枫居然也开了腔*^,微笑着和老夫人,侯夫人一起挽留她*。

    沈璃雪轻揉着额头*,小脸一片苦涩,三位主人*,同时出言留她^,如果她再推辞*,就是过于矫揉造作了^,可如果同意留下,她就是从东方珩的房间*,搬去了陆江枫的院子*^,到时*,东方珩一气之下*,还不知会怎么折腾她**^。

    如果不想被折腾的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她就必须找个适合的理由挽拒这三位的好意:“老夫人*,侯夫人^,三少爷^,其实我……”

    “夫人*,夫人……”一名丫鬟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累的满头汗,上气不接下气*,高声呼唤打断了沈璃雪的话。

    “大呼小叫的,出什么事了?”老夫人皱起眉头^。

    小丫鬟快速福了福身*,禀报道:“宫里传来消息报,德妃娘娘重病*^,危在旦夕*!”

    “什么?”老夫人猛的站了起来^,眸光是从未有过的凝重:“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说重病就重病了?”

    小丫鬟急忙摇摇头:“奴婢不知**,宫里来人是这么说的^^!”

    沈璃雪目光一凝*,东方珩派来的暗卫*,收集了非常详细的信息*^*,她知道镇国侯府也有女儿在后宫为妃^*,后宫嫔妃们之间斗的非常激烈^*,经常杀人不见血,好好的突然重病**,十有八九是被人算计了^。

    “沈公子,麻烦您随老身进宫一趟*,为德妃娘娘诊诊瞊^!”老夫人看着沈璃雪*,眸中满是希冀^*。

    “这……不妥吧!”镇国侯夫人犹豫片刻*,说出了反对意见^*,老夫人关心女儿^*,病急乱投医,她是清醒的。

    皇宫里有医术高超的御医**,不需要再从外面请大夫,更何况*,深更半夜的*,带一名年轻英俊的陌生男子进宫看德妃^*,万一被有心人知道*,故意泼脏水,污了德妃的名誉*,那就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她了^。

    “老夫人**,皇宫里的御医们医术也很高超,您别着急德妃娘娘一定没事的!”

    老夫人重重叹了口气:“皇宫的御医们……我哪放心的下*!”御医主管为后宫嫔妃们治病,却也是最容易被收买的^。

    沈璃雪沉默,老夫人说的一点儿没错^*,可是,以她现在的男装身份^*,的确不宜进宫*^。

    陆江枫沉吟片刻,轻轻一笑:“祖母*^,您身体不好^,就在府里好好歇息*,我陪母亲,沈公子进皇宫去看姑姑*^!”

    ------题外话------

    (*^__^*)嘻嘻……新和篇章开始了*^,吼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6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69 初入西凉*,马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69并对腹黑郡王妃169 初入西凉*,马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6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